在飼養區的活動結束,接下來就是有機耕作區。
 
小朋友可以一展筋骨,試試耕作是怎麼的一回事。
 
在區域內還有活動可以一家大小一起去體驗,那就是採集草莓活動。
 
在溫室中長大的草莓,每一粒都好大,顏色也漂亮,實在是叫人想要採摘回去。
 
草莓的數量是有很多,足夠好多人去體驗採摘活動。
 


不過,多歸多,我們還是不能亂採摘,只採摘自己會吃的數量就夠,不然就會造成浪費。
 
該區的工作人員會強迫採摘者把草莓吃掉,要不是就每一粒收取一百元的費用,以示警惕。
 
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父母都會管好孩子,切忌過量採摘。
 
小孩便能從中明白到不應該浪費這一個道理。
 
「田居,這一粒怎麼看?」
 


「顯示還未是時候。」
 
「對,這邊的幾粒是太成熟。」
 
「要採摘的話,就應該是要採這個樣子,這是最好。」
 
「是,多汁,多肉,可惜,我並不欣賞這種水果。」
 
「想法一致。」
 


我和肥宅師兄及明悕一同採摘着一些草莓,而愛恩和田居社長就在一旁交流對於草莓的想法。
 
就如他們兩個所說的一樣,他們的想法真的好相同。
 
他們兩個實在是臭味相投,就像是對方的一個知己。
 
我認為,兩個人在一起,其中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有共同或相似的想法,這樣兩個人就能更好的相處。
 
愛恩和田居社長的想法這麼合得來,他們或許真的有機會發展成情侶呢。
 
「小從,小從,小從。」
 
「怎麼了?」
 
突然明悕叫了叫我,把我落在愛恩和田居社長的線視轉到她的身上。


 
愛恩和田居社長還在那裡聊天,不過因為我的注意力落在明悕那裡去了,所以他們在聊些甚麼,我已經沒留意得到。
 
但是,去留意一對情侶在聊甚麼,這樣是不對的呢。
 
也對自己單身的心靈不好。
 
「小從,有看過倉鼠嗎?」
 
「妳是想要把草莓都放到口裡去含住嗎?」
 
「為什麼小從會知道!?」
 
明悕倒抽了一口氣,一隻手遮住了嘴巴,非常的吃驚。
 


我會知道她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我家也有這樣的一個頑皮鬼。
 
「妳這樣做很容易很意外的呀,如果妳有甚麼事,愛恩她一定會好擔心。」
 
「啊…小從到底是在擔心我,還是在擔心小恩……」
 
話後,明悕盡力去鼓起臉頰,看起來真的好像倉鼠把食物含到嘴裡去的模樣,搞得我忍不住就笑了。
 
我和明悕這邊有講有笑,而愛恩和田居社長有他們兩個人之間的話題。
 
反而只有肥宅師兄一個人,靜靜地找着些好草莓來採摘,甚至走遠去,淹沒於草莓林中去。
 
有機耕作區的活動在不久之後告一段落,然後,終於來到了每位小朋友都期待以久的時間。
 
就是大草地區域活動時間!


 
我們移步來到大草地區域,在導遊宣佈自由時間開始後,大夥就在草地上奔跑去了。
 
草地灑上了驅蚊蟲的藥水,雖然這樣是有點破壞了大自然,但卻換來了大家在大草地上休憩玩樂的空間。
 
小朋友去了奔跑,玩大草地區域內的設施。
 
隨團的醫生和護士在他們之間,看護着他們,或者做着記錄。
 
至於小朋友的父親,要不就到小朋友的群體中一起玩,要不就坐在一旁去,享受現時的清閒。
 
而我們這一班青年人,就做了這一件事。
 
「羅天從,把它鋪好在地上。」
 


我都未來得及反應,一張大桌布就向我迎面揚起,並隨風飄到我的臉上去,把我的視覺奪去。
 
明悕還嫌我未夠狼狽,還把整張大桌布蓋住我整個人,實在可惡。
 
我想要反擊,不過就惹來了愛恩的喝止,她又對我說:
 
「趕快鋪好它,我們現在野餐!」
 
沒錯,現在是下午時間,在風和日麗,陽光柔和而溫暖的這一刻,還有無害蟲的大草地,最好就是來一個野餐。
 
我把還想要惡作劇我的明悕像蚊一樣趕到去愛恩身邊,然後就和肥宅師兄,一同把大桌布鋪在地上去。
 
這張桌布真的有夠大,大到我雙手張開都不能把它完全打開。
 
所以我們只能先鋪好一邊,然後再鋪另一邊。
 
可是,就連上天都要耍我們似的。
 
當我們把一邊鋪好之後而準備去鋪另一邊時,總是吹着的風便把我們鋪好的一邊吹翻。
 
我們的動作重複幾多次,它就吹翻幾多次,氣得愛恩雙手抱起胸來,表示嚴重的不滿。
 
我看她就要懲罰我了,心裡不禁有點怕。
 
還好,這個時候,田居社長出手幫忙,還很巧妙地利用了甚麼方法,讓大桌布不會容易被吹起。
 
他是把大桌布的四隻角都摺了摺,屈了屈,然後風就吹不起桌布了。
 
「好神奇啊。」
 
明悕讚嘆,同時向我投來視線,是在說「你看看人家男子漢啊」,使我不知道怎麼回應的瞥回去。
 
田居社長把大桌布鋪好了,便率先脫下鞋子,在上邊走了走,看看桌布下有沒有些甚麼容易受傷的東西。
 
同時,他把剛才所用的方法說明給我們知道,說:
 
「在這裡,我用了一個物理學的原理,因為說了你們不會懂,所以我不會說就是。簡單來說,就是我做得到,記住這一點就好。」
 
明悕對田居這麼自大的說話輕輕的發笑,說:
 
「雖然我不懂,但感覺好厲害。」
 
而在她身旁的愛恩,則對田居的表現非常滿意,也說:
 
「你本應該第一個來幫忙,而不是出事了才出手。」
 
「哼,別客氣了。」
 
在旁人的耳中,愛恩的說話聽起來是在責罵田居社長,如果我沒留意到愛恩滿意的表情,我也是會這麼認為。
 
不過,田居就算沒有看到愛恩的表情,也是明白到愛恩在感謝他的幫忙。
 
所以田居社長才在說話開前之前,就用鼻子「哼」了一聲,笑了出來。
 
他們兩個人之間,正散發出一種好微妙的感覺,我是這麼覺得。
 
看到大桌布鋪在草地上去了,明悕也脫了鞋子,來到大桌布之上,盤腿坐下,也猛叫大家坐下來,開始吃午餐。
 
我們各自行動,脫下鞋子,來到大桌布上並坐下,準備開始午餐野餐。
 
明悕的負責醫生說他會到一邊去,但不會離明悕太遠。
 
畢竟,我們這一邊是年輕人的活動,有一個年齡和我們差一大段的醫生在場,會很影響我們年輕人的對話。
 
不想當電燈泡的醫生走到一邊去,非常識趣。
 
但是肥宅師兄卻是一個相反,我們所有人都坐了下來,但他竟然站在原地,還未坐下來。
 
「肥宅師兄,喂喂?」
 
被我叫了叫,肥宅師兄才回神,才發現大家都坐了下來準備野餐,但就只有他一個人站着。
 
「啊,對不起的,我剛剛發了個呆的。」
 
話後,肥宅師兄就和我們一樣坐下來。
 
我們幾個人坐成了一個圓圈,我坐在明悕旁邊,明悕坐在愛恩旁邊,愛恩坐在田居社長旁邊,田居社長坐在肥宅師兄旁邊,肥宅師兄坐在我旁邊。
 
肥宅師兄現在正是坐在愛恩的對面,也因此,和肥宅師兄是青梅竹馬的她,對肥宅師兄說:
 
「承澤,身體不適就說,這裡有醫生。」
 
愛恩關心地問,肥宅師兄點了點頭以示感謝關心,回答說:
 
「沒的,我沒事的,只是這麼親近大自然的,叫我思想都遠遊了的。」
 
「這樣就好,你得注意自己身體。」
 
「呵呵,謝謝關心的。」
 
其實我是覺得最近肥宅師兄的反應怪怪,他的樣子看起來滿有心事。
 
雖然有心事,但又有口難言,沒有辦法向任何人說出。
 
不過,肥宅師兄時常的「呵呵」笑聲,又使我覺得自己在胡思亂想。
 
或者,男生也有一個月幾天的煩惱事情吧?
 
田居社長在此刻望了望肥宅師兄,而肥宅師兄也望了望田居社長。
 
兩人並未說話,只是對望了幾秒,隨後肥宅師兄一拍自己的臉頰,並充滿朝氣大叫:
 
「來的!大家來野餐的!」
 
一聲過後,肥宅師兄就把背包裡的各種食物拿了出來,放到桌布上去。
 
背包裡同樣有野餐食物的田居社長,也把食物放了出來。
 
這時我覺得有一件事好有趣。
 
在田居社長還未出現時,如果遇上了現在的環境,所有的野餐食物和即將送給小朋友的曲奇餅,將會全部由肥宅師兄保管。
 
但當田居社長出現後,肥宅師兄的工作,能做的事情,就被田居分擔。
 
我是覺得肥宅師兄有要被取代的感覺。
 
不過這是我自己亂想的事情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