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幾個年青人,就坐在鋪設於青草地上的大桌布上邊,乘着涼風野餐。
 
大家聊聊天,聊聊地,也說說關係小說的事情。
 
不經不覺就已過了一個小時了,歡樂的時光實在是過得很快。
 
我們幾個人都聊得嘴巴軟了,但一班小孩子被是精力旺盛,都奔跑了這麼久,還是生龍活虎的。
 
家長們有些都已經筋疲力盡,坐在一旁休息去了。
 


關於這次的農場旅行活動,會在黃昏時間結束。
 
而我們派發曲奇餅的時間,也會在活動結束前的集隊時候派發。
 
到時候我、肥宅師兄、田居社長、愛恩,四個人都會幫忙派發。
 
至於明悕,她是以病人的身份出席活動,所以她只會是收到曲奇餅的一個,不會是派發的一個。
 
曲奇餅的數量是剛剛好每位小孩子一個,不會有多,也不會有少。
 


愛恩和田居社長是有說過要多焗幾份,以備不時之需,萬一人數增加了,也有個對策。
 
可惜的是,因為材料已經用盡的關係,所以方案作罷。
 
還好,參加活動的小孩子人數和預期的一樣,沒有多,也沒有少。
 
在野餐的同時我們也重新點算過數量,肯定是剛剛好派得完得,不會有少也不會有多。
 
野餐過後,吹着輕風,就很想要睡覺。
 


明悕已經第一個躺到草地上去,還邀請愛恩一起躺,說躺在草地上很舒服。
 
愛恩想要試試,和她的好姊妹一起躺在草地上去。
 
可惜的是,她不能夠,因為一班小孩子向我們這裡走過來,想要找愛恩一起去玩了。
 
「愛恩姊姊!!」
 
「姊姊,和我們一起去玩啦!」
 
幾個小朋友走向我們跑近來,不過在他們走近了來的時候,因為和田居社長的視線對上,他們都顯得有點驚,只好小心翼翼地走近來。
 
小孩子從田居社長身後溜過,小心的走到愛恩身邊,似是怕用力一點走路就會引爆一個地雷一樣。
 
我看着就覺得好笑,而愛恩也是一樣,此情此景都叫她忍不住輕輕的笑了一聲。


 
自知氣勢強大到叫小孩子感到害怕的田居,只能無奈起來。
 
「愛恩姊姊,這個人是誰,好可怕。」
 
「我有點不喜歡他。」
 
雖然只是童言童語,但對田居社長來說是非一般的打擊呢。
 
坐在田居社長身邊的肥宅師兄,拍了拍他的肩頭,不知道是表示「節哀順變」還是「別氣餒」。
 
愛恩又笑了笑,但隨後敲了敲說話的小孩子的頭,說:
 
「不得沒禮貌,這位哥哥是姊姊的朋友,不是壞人。」
 


「可是,他看起來很可怕啊。」
 
「又高又壯,會是姊姊的保鑣嗎?難道是男朋友?」
 
不是知道是對保鑣這個名稱有反應,還是男朋友這稱呼有反應,總之當小孩子的聲音落下,田居社長就朝愛恩那裡望過去。
 
愛恩也望向他,兩人的視線瞬間對上,可在下一刻又別開了。
 
我望着這一幕發生,肥宅師兄望着這一幕發生,明悕也望着這一幕發生,氣氛頓時有點尷尬。
 
「不行,愛恩姊姊的男朋友是我,長大之後我就要取愛恩姊姊當我老婆啦。」
 
「不,取愛恩姊姊當老婆的人是我才對。」
 
「不對,是我。」


 
「是我才對。」
 
雖然氣氛突然很尷尬,但又因小孩子的童言童語驅散。
 
看着幾個小男孩都爭着要長大後當愛恩的丈夫,明悕忍不住的遮住嘴巴偷笑,還向愛恩投了個「小恩有好多小情人呢」的眼神。
 
面對小孩子的童言童語,愛恩只能夠嘆氣,然後一一扭他們的耳朵,說:
 
「你們剛才不是說要我陪你們玩的嗎?」
 
由誰來當愛恩丈夫的話題被強行終止,然後就回到原本的話題去。
 
一班小孩子像是現在才想起他們此行的目的,立即就抱住愛恩的玉臂,嚷着要愛恩和他們一起玩捉迷藏。
 


真是叫人羨慕呢,竟然可以這樣抱住愛恩的手臂啊,這是學校裡好多男生都渴望的事情。
 
不過學校裡的男生這樣做的話,只有死路一條呢。
 
當小孩子真好。
 
「愛恩姊姊,一起玩啦。」
 
「明悕姊姊也一起玩啦。」
 
「小恩,一起去玩啦。」
 
「「「一起玩,一起玩,一起玩。」」」
 
面對着小孩子的天真和可愛,即使是女王冰冷的心,也會一下子就軟掉。
 
「怕了你們,玩就玩。」
 
當女王宣佈現在是玩遊戲的時候,小孩子和明悕齊聲叫好。
 
這邊的兩個女生,就穿回了鞋子,跟小孩子們一起去玩了。
 
在那邊大草地上,捉迷藏的遊戲立即就開始,而不出我所料,愛恩是當鬼的那一個。
 
愛恩閉起眼睛倒數一百,而小孩子和明悕全部都躲起了來,但不出一會,女王憑着她的眼光,不用一會就已經把所有人找到了。
 
之後又有好多小孩子加入遊戲,如果我沒有看錯,根本就是這次旅行活動中的小孩子都加入了遊戲之中。
 
現在小孩子們都在和愛恩及明悕玩遊戲,家長們都可以休息了。
 
我們三個男生坐在大桌布上,看着她們在和小孩子玩。
 
雖然沒有參與,但看着她們在玩,心裡邊也有一種好特別的快樂。
 
我心中不禁在想,這樣會不會就是當一個爸爸的感覺呢?
 
因為以前我和小紫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每當爸爸媽媽帶我們到公園去玩,爸爸只會坐在一旁看我們跟媽媽在玩,我印象裡他是沒有參與在其中的。
 
可是,我們都能看到他的笑容。
 
現在的我,似乎是沒能夠明白到這是個怎樣的感覺,但不久的將來,說不定就會明白了。
 
「有點意想不到。」
 
突然,田居社長說話,把我從思潮中拉回來。
 
「我以為愛恩是個很冰冷的女生,但原來也有這樣的一面。」
 
「是的,她還有好多個面的,只是從不輕易展露於人前的。」
 
「怪不得她有這麼多小情人,這下我懂了。」
 
田居社長笑着說,他是在開剛才發生的事情的玩笑,也是在自嘲自己不受小孩子歡迎。
 
聽到大家在講話,我也忍不住插句話說:
 
「這麼說,田居社長你也挺欣賞她吧。」
 
我很巧妙地用了「欣賞」這兩個字,而不是直接使用「喜歡」這兩個字。
 
無疑,我這是在試探田居社長對愛恩的感覺。
 
聽到了我的說話,田居笑了笑,說:
 
「我並不討厭她。」
 
可惡,被他巧妙地避開我的問題了。
 
田居社長似乎是察覺到我在給他設陷阱呢,沒能問出他對於愛恩的感覺實在是可惜。
 
在這次後,我們三個男生也加入了遊戲,和一班小孩子及愛恩和明悕一起玩,直到活動時間結束。
 
最初田居社長的加入是嚇到了小孩子,但小孩子只要說到玩,就很容易和任何人打成一片了。
 
所以田居社長也很快就融入了大家當中,但他每次都捉迷藏都是當鬼就是了。
 
終於,來到了黃昏時間。
 
我們所有人都齊集在停車場,等待旅遊車到來。
 
隨團的醫生為各個小朋友進行點名,確保所有人都齊集。
 
而我們這幾個年青人,也在這個時候為大家送上祝福,即是送給一班小孩子曲奇餅。
 
「哇,好開心,收到小恩親手造的曲奇餅了,這些曲奇餅我是不會吃的。」
 
「明悕,這樣本末倒置了吧?曲奇餅是用來吃的。」
 
「小從從曲奇餅給我,我也不會吃啊。」
 
「我說妳啊……」
 
每個收到曲奇餅的人都好開心,無論是小孩子們,還是明悕這個孩子王。
 
看到小孩子們天真可愛的笑容,即使焗製曲奇餅的時候再辛苦,我們都覺得是值得的,我相信愛恩一定也是這麼認為。
 
我望向愛恩,想看看她現在一臉滿足的表情。
 
但是,不對勁。
 
在愛恩臉上,並不是滿足的表情,反而是一張如果沒有夕陽照耀下鐵定是青色的驚慌表情。
 
我從沒見過愛恩這個表情,在學校,還是在那次宿營的事件中,我都沒看過。
 
而在場,並不是只有愛恩一個人是這個臉色,隨團的醫生也是。
 
到底現在發生甚麼事?是有一個小孩子病發了嗎?
 
我這麼猜測,但不對,真相並非這樣。
 
當我看到在愛恩手上還拿着一盒盛載了曲奇餅的禮物盒,我就知道真相比我所猜的還要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