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恩手上有一盒盛載了曲奇餅的小禮盒,這是意味着甚麼?
 
旁人可能不清楚,但我們卻是清楚不過。
 
由愛恩焗製的這些曲奇餅,被放到好多個小禮盒裡,而這些小禮盒,剛好是和今天參加活動的人數相等。
 
因為材料不足的問題,所以並沒有後備。
 
而我們在野餐時也點算過,盛載曲奇餅的小禮盒數量,是和今天參加活動的人數相等。
 


那麼,愛恩現在手上還派剩一個小禮盒是代表甚麼呢?
 
絕對不會是代表神蹟出現,讓本來就沒有的後備突然出現。
 
非常明顯,這是代表了現在並非所有參加活動的人都齊集在這裡,並非所有人都來了集合,還差一個。
 
肥宅師兄和我一樣,留意到愛恩的臉色很差,簡直是跟一個打破了古董的小孩子的臉色沒分別。
 
而他也留意到愛恩手上剩下來的曲奇餅,立即就明白到受恩臉色差透了的原因。
 


肥宅師兄走到愛恩身邊,先抓住她的手腕,讓她定了定神,然後再說:
 
「或者是有一個小朋友還未拿到曲奇餅的。」
 
誰都希望這是個真相,包括我。
 
但是,從一旁隨團的醫生們臉色也發青的情景看來,他們也發覺人數出了問題,似乎我們所希望的,並非事實的真相。
 
隨團醫生們急着重新點算人數,所有人都來幫忙點人數,免得有錯漏。
 


而同一時間,愛恩也大叫着說:
 
「還未拿到曲奇餅的,現在立即舉手!」
 
愛恩下令般的大叫。
 
女王的一句說話,誰都不能不理,還未從愛恩手上拿到曲奇餅的小孩子,現在應該是要立即舉手,並大叫回去,說「我還未拿到啊」。
 
除非,那一個還未拿到曲奇餅的小孩子不在現場。
 
而事實是,我們並未見到有誰舉手,或者大叫。
 
「嗚……」
 
愛恩咬了咬牙,因為她知道事情不妙了。


 
一旁的醫生也證明了愛恩的想法是對的,經他們多次點算人數,發現的確是少了一位小孩子。
 
「陳醫生,現在怎麼辦?先報告院長嗎?」
 
「且慢,現在先按名字點人數,我們要先知道現在是少了誰。」
 
話後,隨團的醫生和護士就開始按名字進行點名,就像是小學班房上點名的情景一樣。
 
進行點名的醫生很聰明,他為了不讓已經齊集了的小孩及其家長感到事情不對勁,因而以愉快輕鬆的聲線來進行點名。
 
小孩被叫到名字,就舉一舉手,大聲說「到」,他們的家長就這樣看着他們的孩子像上課般點名。
 
在點名的過程中,田居已經察覺到到事情不對勁,也終於發現到愛恩的臉色很不好。
 


他走到愛恩身邊,問着發生甚麼事情。
 
而我也走了過去,問着有甚麼可以幫忙,就連明悕也近來了,希望能盡一點力。
 
愛恩盡量壓低聲量,告訴了我們知道,現在是肯定有一個小孩子走失,沒有前來集隊。
 
而醫生在按名字點名過後,也肯定了走失的小孩叫小明,這個叫小明的孩子,今天是獨自一人參加活動的。
 
「陳醫生,現在怎麼辦?報名院長嗎?」
 
「十五分鐘後報告,先別讓事情鬧大,或者小明只是在大草地那邊玩着。留下幾個護士照顧大家,在旅遊車到來後就讓大家上車,別讓大家覺得不安,其他人就跟着我一起去找小明。」
 
醫生的說話,雖然是有些漏洞,句字不是太過完整,但在目前這個危急關頭,他還能說出這些話,已經好厲害了。
 
在話後,醫生和護士就各自開始行動。


 
護士在照顧在場的小孩子,並努力裝出一臉無事的表情。
 
旅遊車到來後,她們就讓每個小孩子和家長到上車後,努力讓所有人不察覺事情大條了。
 
可是,已經知道真相的我們,並沒有被騙到。
 
愛恩現在的臉色很差,快要跟個病人一樣,肥宅師兄搭着她的肩頭說:
 
「放心的,沒事的,醫生們都去找他了的。」
 
愛恩沒發一言,但已經惹得肥宅師兄皺眉,肥宅師兄是想到再說甚麼,叫愛恩依照護士的指示,先到旅行車上去,但在肥宅師兄開口說話的時候,愛恩突然就說出一句:
 
「是在玩捉迷藏的時候走失掉。」
 


「是那個時候的?」
 
「我太大意,我並沒有點算清楚遊玩的人數。」
 
這真是再經典不過了。
 
因為不清楚玩捉迷藏的人數,誤會了已經把所有人捉到,但其實還有一個人一直在躲起來。
 
這種小說上才會出現的經典走失情節,竟然會在現實中出現。
 
「愛恩的,這並不是妳的錯的。」
 
「不,這是我的錯!一班家長把照顧小孩的責任交給了我,放心讓他們的孩子跟我一起玩,但我卻沒能夠盡責任,是我導致了這件事發生。」
 
「愛恩的……」
 
肥宅師兄還想要說甚麼,想要拍拍她的肩頭,給她一些支持,或者說這不是愛恩的錯。
 
可是,田居社長在這一刻捉住了肥宅師兄要拍肩頭的那隻手,說:
 
「愛恩說得沒錯,這是她所犯下的過失。」
 
「田居的,你怎能這這麼說的。」
 
「可是,犯錯並不緊要,重要的是犯錯之後應該要做些甚麼,這是一個傻瓜教會我的事情。」
 
田居望了望我,而我不禁臉紅的搔着後腦杓。
 
聽到話後,愛恩用力地深呼叫了一口氣。
 
然後,她似是下定了決心,直走向在裝作鎮定並同時在計時於十五分鐘後進行報告的護士身前,說:
 
「我們也要幫忙找。」
 
這不是在請求,而是通知,愛恩用她的女王氣勢在說話。
 
護士還未回話,愛恩就已經無視了她,改為向着我們幾個人望過來。
 
不用多說,愛恩是在要求我們幫忙,一起尋找走失了的那個小孩子。
 
田居社長點頭,肥宅師兄看了也隨之點頭,而我也點頭。
 
雖然我和那位小孩並不熟絡,但這個小孩子現在是獨自一個人在外邊去,而且他是個病人,豈有不幫忙之說。
 
「小恩,我也要幫忙啊。」
 
和我們在一起的明悕這麼說,但立即被愛恩叫止。
 
「小悕,妳不要跟我們一起去。」
 
「但是,小恩,多一個人多一分-------」
 
「我要妳在車上陪着他們,不要讓他們感到不安。」
 
「這…這樣啊,好,我會盡力做的。」
 
愛恩很巧妙地把明悕叫了開去,不讓她參加我們的行動。
 
明悕不加入行動是好的,雖然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力,但如果在途中明悕發病的話,這樣就更糟糕。
 
決定好要加入醫生他們,一起尋找走失了的小孩子,我們就立即行動。
 
「喂,你們啊!」
 
在我們踏步出去的時候,護士叫住了我們。
 
她不是想要阻止我們,她只是想要提醒我們,說:
 
「你們要注意自己!不可以去太遠!還有十五分鐘後就得回來!這是讓你們幫忙的條件啊!」
 
我們點頭,然後隨即跑開去。
 
整個農場挺大的,所以我們和醫生分成幾組行動。
 
我和田居一組,在大草地區域進行搜尋行動。
 
肥宅師兄和愛恩一組,在有機耕種區進行搜尋行動。
 
醫生們就會於辦公室區域和飼養區進行搜尋行動。
 
我們的搜索時間只有十五分鐘,因為十五分鐘之後將會向醫院院長報告,然後通知警方來行動,這樣接下來就不是我們的事情。
 
醫生們不希望要驚動要警方,畢竟當今次的活動驚動到警方就會嚴重影響醫院的名聲。
 
同時,也代表了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互外活動。
 
一班長期住院的小孩子,難得能夠到互外活動,他們都顯得相當開心和高興,在他們的臉上有病院中看不見的笑容。
 
如果因為現在這一件事,而導致他們以後都不會再有機會到互外接受這樣的活動治療,這樣實在太可憐且可惜。
 
說不定,因為這一次活動出了意外,將可能會影響明悕說過的那一個秘密。
 
所以,不單單只醫生希望能夠在黃金十五分鐘內找回那一位小孩,就連我也是如此希望。
 
田居社長可能也是如此希望,肥宅師兄可能是,愛恩也一定是。
 
現在,我們抱着這一個希望,於這十五分鐘內進行搜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