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次打架的事件中,雖然肥宅師兄很不幸地受了傷。
 
但不幸中的大幸是,都只是一些皮外傷,沒有傷到內臟。
 
肥宅師兄說着笑,這是他的脂肪的功勞,但我們誰都笑不出來。
 
愛恩對於肥宅師兄竟然打架這種事,實在是感到很不悅,和憤怒。
 
兩個人在事後的一兩天裡,完全是在打冷戰,誰都沒有和對方說話,或是問好。
 


但之後,他們兩個後來是和好如初,始終他們兩個是青梅竹馬,從小就認識,要關係破冰,不是甚麼大難題。
 
以出乎我意料的是,最先說話的人,竟然是以女王見稱的愛恩。
 
愛恩在事後的第三天,便主動地問道肥宅師兄的傷勢。
 
其實,我覺得愛恩是很關心肥宅師兄他的,從愛恩會因為肥宅師兄打架而生氣這件事中已經可以證明。
 
因為,誰又會去在意一個自己不關心的人打架不打架?
 


愛恩會在意到感到生氣,已經是最好的證明了。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和關係,實在是奇妙。
 
而今天,他們兩個人將會合力當週會的司儀,協助本週週會的演講順利進行。
 
至於本週週會的主題,是特別為高中生而設,主題就是升學與就業。
 
以前還是中四生的時候,我覺得升學和就業這兩件事,和我距離相當遠,感覺就是數百年之後才會發生的事情,遠到不想去理會。
 


就似是數千年之後,海平面就會上升N米,把N個小島和國家淹沒,這種數千年後的事情,會有多少人去理會呢?
 
但轉眼間,這個數百年後才會發生的事情,已經迫到了視線範圍裡。
 
我的意思是,升學和就業這兩件事,已經是我即將要面對的事情了,所以才會有這個講座。
 
至於已經是中六生的肥宅師兄和愛恩,甚至是迫在眉前的事情。
 
如果當年田居社長沒有進到牢獄裡去待了一年,他現在也是一個中六生,升學和就業就是他現在要面對的問題。
 
有些中六生早就決定好升學或是就業,就像愛恩一樣,愛恩已經決定了要升讀大學,因而努力讀書,要考個好成績入讀香江大學。
 
不過還是有些人迷迷茫茫,糊糊塗塗,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走條怎樣的路,所以才會設立這個講座。
 
講座充滿了資訊性,裡面講到了好多升學和就業途徑。


 
也深入淺出的講到各行各業的入職要求,而大學及專業教育學院的要求也是有講到的。
 
甚至有簡單的心理測驗,讓每個學生知道自己適合那個行業,這個互動使得講座不會太悶。
 
「天從,天從,原來我適合教育工作啊。」
 
「媽媽,是育兒工作,也即是全職當媽媽。」
 
「育兒工作就是指全職當媽媽?是這樣解讀的嗎?」
 
總是有小糊塗的媽媽,不知道其實我在跟她開玩笑。
 
我自己測出來的結果,就是與文字相關的工作,例如文員。
 


為什麼不可以寫「例如作家」,因為當一個作家實在太不切實際?所以例子就要寫一些實際的職業?
 
小翠並沒有做測試,因為她覺得做這種事情相當無聊,也可能是她已經知道了自己將來會是當那一個職業,例如作家。
 
活動到最後,還有一個畢業生分享環節。
 
請來當嘉賓的畢業生,都是事業有成的畢業生。
 
所以都很陳腔濫調的說要怎樣努力讀書,要怎樣拼搏和忍耐,然後最終出人頭地。
 
其實我倒是想看看,那些一事無成的畢業生被邀請回來當嘉賓會說些甚麼,至少他們能當個反面教材。
 
雖然一班有所成就的畢業生的說話很陳腔濫調,但當中有一個畢業生的說話我比較在意。
 
除了他有一段說話是其他畢業生沒有講過之外,也是因為他那一段說話讓我很認同。


 
他說:
 
「以前還在母校這裡當學生時,我以為朋友的出現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直到我踏入了社會,我才明白到,並非如此。
 
同樣與我一起在這間母校畢業的朋友們,在畢業後,各自投身於不同的地方。
 
有的於本地升讀大學,有的於海外升讀大學,也有的已經投身於社會之中。
 
最初我們定立了個約定,就是每個月聚餐一次,舉行聯誼活動。
 
這個約定,大家都可以實行得到,但是在最初的時候。
 
隨着時間過去,各自有都有不同的問題要面對,例如讀書的問題,工作的問題,在各方面,大家都沒有辦法相約到一個好時間相見聯誼。
 


即使科技發達,手機裡有各式各樣的聊天軟件,但也沒能讓我們的感情維持於讀書時期般友好。
 
各位同學,各位師弟師妹,我希望各位可以明白到,朋友在我們身邊的出現,並非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我們得珍惜。
 
無論是朋友,還是你現在身邊的每一個人,甚至是現在的時光。」
 
實在是老掉牙的說話,可是我卻很有感覺。
 
至少,這位畢業生在講出這番說話的時候,並非裝模作樣的說,而是真情流露的說。
 
從他的語氣,以及當時的表情,我是可以感覺得出來。
 
雖然我未曾踏足過社會,中學畢業與我還有一段距離,但自己多少是了解到他這一番說話。
 
不知道這是因為我開始了寫小說,想像的能力有所增加從而了解到他這一番話。
 
還是我過去與小學同學的分別,因而了解得到。
 
在我還是小學生的這段時光裡,我是有一兩個要好的朋友。
 
志趣相投,說話也很投機,關係十分友好,甚至可以說是死黨。
 
我曾以為我們三個人會永遠都是這一個關係,但原來,當各自升讀了不同的中學之後,這個關係也隨之而消失。
 
在小學畢業的最初,是還有保持聯絡。
 
但最後因為環境的改變,例如學校的改變、學習上的改變、搬遷、還有新認識的朋友等等。
 
這些的改變,讓我們都失去聯絡了。
 
以前我是可以倒背如流的背出他們家的電話號碼,但現在我連他們家的電話號碼是「2」字開始還是「6」字開始也不知道。
 
他們的名字倒是記得,但如果在街上相見,我應該是認不出他們了。
 
關係會因為環境的改變而改變,友誼萬歲和愛是永恆只不過是童話。
 
對於一個小學生,他因為還小,不懂事,不知道如何維持一段感情,所以很容易就完全地失去。
 
中學生和大學生比較好,因為成年了,懂事了,所以會知道一段感情是怎樣維繫。
 
但又能好得上多少呢?
 
在讀書時,大家朝見晚見,自自然然就會有話題,可以聊天,增加或維持感情。
 
在畢業後,在投身社會後,就連聚在一起也困難,又如何能夠好好的維持感情?更別說增加了。
 
這種事情我多少是想像得到,也可能我在小學畢業後有所體會,所以我對這位畢業生的說話有了感覺。
 
但說到底,他只不過是比起其他畢業生的分享好一些,還未到達有趣的程式呢。
 
「天從,天從,天從。」
 
「叫我名字一次就好。」
 
在這個以升學及就業作為主題的週會快要結束時,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叫了叫我。
 
「天從對於畢業後有甚麼打算啊?」
 
不知道這是出於單純的好奇,還是對於子女的關心,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突然向我如此問道。
 
「啊………」
 
「難道天從沒有想過嗎?」
 
「其實,真的沒有。」
 
「是啊……」
 
「也不用如此失望吧。」
 
「因為我還打算和天從聊天嘛。」
 
「原來妳只是想找個人聊天,解解悶。」
 
「呃?那個,其實媽媽也很關心天從的未來啦,例如女朋友。」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瞄了瞄附近一個綁螺旋卷雙馬尾的嬌小女生,而我則是完全不想理她所以別開了臉。
 
關於我,我對於自己畢業後到底是到升學還是就業,實在是未有考慮過。
 
誰都知道這種事情是應該要緊張一下,但說和做就是兩件事。
 
就好像誰都知道要珍惜身邊人,但誰又能做到?
 
再說,要怎樣做才算是「珍惜身邊人」呢?真希望下次的週會可以以此為題探討一下。
 
我現在只有一個目標。
 
這個目標對旁人來說,可能有些無聊。
 
對於寫實派的人士來說,更是不切實際。
 
但這是我的目標,也是我目前的夢想。
 
我要在香江文創的小說創作活動中贏過巫小翠!
 
唯有這樣做,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才能夠恢復正常,我的生活才能回到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