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呢!?」
 
今天的這一刻,在戲劇社的活動室裡,突然傳出這吃驚的一聲。
 
「呀呢!」
 
這吃驚的一聲由原本帶有懷疑感的聲音,轉變成帶有震驚感。
 
「呀呢!!」
 


在最後,這一下叫聲,變成恐慌的叫聲。
 
我雖然是個不怎麼聰明,而且又常常遇到意外的人,但這次的聲音並不是由我發出。
 
相反,這聲音是由一個能幹且比我聰明的人所發出。
 
不是在說愛恩或者田居社長,而是在說肥宅師兄。
 
沒錯,這「呀呢」的三聲正是由他所叫喊出來。
 


「發生甚麼事?」
 
我被肥宅師兄的叫聲吸引住,就連愛恩和田居社長也是。
 
我們三個人都很擔心地走到肥宅師兄身邊,關心他為何會叫得這麼慘烈。
 
如果是看到某個超喜歡的少女偶像的不雅照片,我倒不認為肥宅師兄會叫得如此慘烈。
 
他這一叫,還比較像香江文創的小說創作活動突然宣佈中止。
 


要是香江文創的小說創作活動突然宣佈中止,我想不單單只有肥宅師兄要大叫,就連我也一樣會大叫。
 
還好,這種事並沒有發生。
 
肥宅師兄會叫得如此慘烈的原因,並非小說創作活動被中止。
 
但能叫得出如此慘烈的一聲,也並非甚麼好事。
 
他之所以會叫出這麼慘烈的一聲,全因為他的手提電腦。
 
「我的手提電腦突然就黑畫面的!」
 
肥宅師兄幾乎要哭出來的對着我們說。
 
幾乎哭出來,並不是一個誇張的反應。


 
因為,無論是桌面電腦,還是手提電腦,甚至是平板電腦,只要出一下意外,就表明大事不妙了。
 
不幸中的大幸就會是電量使用完畢,所以電腦自動關機。
 
至於不幸的,當然就是被植入了電腦病毒。
 
叫人更擔心的是,是否有甚麼硬件壞掉了?一旦硬件壞掉了,就有更多的事情要煩了。
 
而且,對於我們利用電腦進行小說創作的作者來說,簡直就是要把我們嘔心瀝血寫出來的作品燒掉一樣,所有心血都付之一炬。
 
因為我們的作品,有很大可能會隨着電腦的壞掉而一起消失。
 
所以肥宅師兄有這樣的反應,實在不誇張。
 


愛恩當下就已經以作品可能要被「燒掉」的前題,立即說:
 
「備份做了沒有?」
 
「有的,我每天都會把小說備份到雲端上去的。」
 
「很好,損失已經減到最低了。」
 
不論是手寫的小說,還是利用電腦寫的小說,都是每個作者的心血。
 
既然如此,就應該要小心保管,以及做好備份。
 
備份自己的小說故事,是每個作者都應該要做得到的事情,可以說是個基本,像利用雙腳走路般的基本。
 
雖然如此,肥宅師兄今天寫的那些份量,顯然是沒有了。


 
只希望他所使用的軟件程式,有自動儲存功能,這樣就真的能把損失減到最輕了。
 
「不要如此悲觀,說不定只是沒有電,接上電源線看看。」
 
對於愛恩第一時間就以電腦壞掉作為前題去思考,田居社長表示不應該,他更提出自己的想法。
 
肥宅師兄聽到了田居社長的說話,雖然覺得是和電力沒有關係,但還是立即接上電源線,試試重新啟動電腦。
 
他按下了啟動電腦的按鈕,但是電腦沒有半點反應。
 
畫面依然是黑色,就連電腦的提示燈也沒有亮起。
 
「果然已經壞掉了的,時候到了的。」
 


看到自己的手提電腦安息般的黑畫面,肥宅師兄感嘆地說。
 
「這部手提電腦已經用了六年,是時候壽終正寢,節哀順變。」
 
「節哀順變。」
 
愛恩拍了拍肥宅師兄的肩頭,田居社長也做着同樣的事情。
 
而我則把手提電腦合起,就似是掃過死者的雙眼,讓死者的眼睛合起來。
 
不知道戲劇社的一班人是在練話劇,還是贈興,這一刻竟然都穿起聖詩袍,還有一個人在用口琴吹奏「友誼萬歲」這一曲。


 
現場的氣氛實在是叫人感到有些傷感。
 
「我和它有了感情的,我不捨得它的。」
 
家屬神情哀傷地說。
 
「修理不好的?有沒有人會修理的?」
 
「承澤,死者已矣,人死不能復生。」
 
「愛恩說得對,現在電腦相比起以前算是便宜,再買一部就好。」
 
「可是的,我接受不了它就這樣離開我的,我和它很有感情的。」
 
在這個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下,竟然還有一個人會對科技產物生出感情。
 
於這個時代,好多的人都是貪新忘舊。
 
每當有新型號的電話推出,好多人都會立即轉售或者捨棄舊有的電話。
 
不單單是電話,還有新遊戲。
 
但我萬萬沒想到,原來肥宅師會對物件生出感情,竟然會因為經常和他的手提電腦在一起,而不捨得掉棄它,或換一個新的。
 
看到肥宅師兄如此重情,我忍不住就說:
 
「肥宅師兄,如果不介意的話,不如讓我把它帶回家,看看能不能修好。」
 
這刻,不論是肥宅師兄,還是愛恩,抑或是田居社長,都紛紛望向我。
 
同時,他們三個人不約而同地向我投來了懷疑的目光。
 
「天從的,我從來都沒聽說過你會修理電腦的。」
 
「羅天從,頭沒很大,就別戴大帽。」
 
「有信心是一件好事,但不自量力卻是相反。」
 
他們三個人以為是由我來修理電腦啊!?
 
在小說世界中,一個在日常生活中是笨蛋的人,卻在一個非常需要腦筋的地方展現出聰明才智,這種事情實在只有小說世界中才會發生。
 
我對電腦的認識,就只有基本。
 
開機、關機、上網瀏覽網頁、看影片、玩玩彈珠台等等的遊戲……
 
硬件在讀書的時候有認識和學習過,但只知表面,不懂內裡。
 
如果要我自己組裝一部電腦,我寧願花大錢一直接買個回家比較好。
 
所以,簡單來說,修理電腦的人,並不是我。
 
「其實不是由我來修理,而是由我爸爸。」
 
「天從的爸爸的?」
 
「其實,我爸爸對電腦是挺有研究的,雖然他不是專業人士,但我家裡的電腦每每出意外,他都能修理好。」
 
不單單是電腦,就連風扇也可以,家裡很多小電器出意外,爸爸都能搞定。
 
這麼可靠的爸爸,怪不得能在當年把媽媽追回來,討得媽媽這小糊塗的歡心。
 
「有其父必有其子。」
 
「虎父無犬子。」
 
愛恩和田居社長很合拍地講出意思差不多的說話。
 
簡單來說就是他們依然不相信我,認為我不怎麼聰明,又怎麼可能會有個並非笨蛋的爸爸。
 
面對他們對我爸爸能力的懷疑,我咳了咳,準備把我爸爸的威風歷史告訴他們知道。
 
不過在這時,肥宅師兄反而說:
 
「那麼的,天從的,拜託你的。」
 
和愛恩及田居社長相反,肥宅師兄反而不抱着懷疑的想法,更立即把手提電腦交到我手上。
 
「天從的,我可是相信基因突變的!」
 
肥宅師兄是相信我是那個突變體,變得不怎聰明的那個。
 
嗯……我是遺傳媽媽的那邊太多了。
 
總之,肥宅師兄現在就是拜託我,讓我爸爸把修理這部電腦。
 
其實他是可以帶去市面的電腦店進行維修,但可能是肥宅師兄信不過那些電腦店,所以才會交給信得過的我去修理,畢竟以前有一波不雅照片流傳的事件就是因為電腦店店員的不誠實而發生。
 
「我就交給我爸爸修理,應該後天就可以修理好。」
 
「那麼的,修理費方面……這是小小心意。」
 
「也太多了吧。」
 
肥宅師兄真的好重視這部陪伴了他六年的手提電腦。
 
他付了這麼多的「心意」,要是失敗了的話,真不知道如何面對他……到時只好把「心意」都還給他吧。
 
「還有一件事的,天從的,假如真的修理好的,請千萬不要打開D盤的。」
 
「啊,好的,我不會打開。」
 
我幻想着D盤裡有些甚麼,並同時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