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路上,有一句略帶黃腔的說話。
 
我褲子都脫了,妳現在給我看這個!?
 
這一句說話,要套用在這個情況,大概是非常適合的,當然「褲子」要轉為代名詞。
 
萬聖節入場位我準備好!就連剛才的質疑我都過了關!在一切都準備好的時候,妳現在才跟我說妳不去!?
 
既然妳不去,那妳是為何在剛才要質疑我是否別有用心!?
 


在我提出邀請的時候直接拒絕不就好了嗎!?
 
當下我實在是氣憤得想向愛恩這麼咆哮道,但我努力地按捺着自己的心情,才不至於衝口而出,壞了大事。
 
如果我衝口而出講出這幾句說話,我和愛恩的關係就可能要花時間修補。
 
而且,關於邀請她參加萬聖節派對的事情,一定會化泡,她是不會參加的。
 
但現在,雖然她是說了不打算參加,但應該還不到沒有餘地的地步。
 


說不定跟她談一談,她就會有興趣想要參加。
 
於是,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冷靜好自己的情緒之後,微笑着對愛恩說:
 
「參加吧,愛恩,萬聖節是一年只有一次的啊,而且這次是個派對呢,一定會很好玩。」
 
愛恩望着我,沒有特別反應。
 
「大家扮成妖魔鬼怪,一定很有趣,而且還有鬼屋可以玩呢,還有,這是一個聯合的派對,應該都認識到好多不同的人,是開拓人脈的好機會啊。」
 


接下來的一兩分鐘,我就像個推銷員一樣,不斷和愛恩說明這個萬聖節派對有多有趣,是多麼的好玩。
 
向愛恩重點推介鬼屋和扮演鬼怪的事情,全力集中於有趣好玩的事情上。
 
我實在是佩服自己,竟然可以在沒有準備,也沒有講稿的情況之下,講出這一大堆說話。
 
到底是有我這方面的天份,還是我有些急才?
 
是怎樣都好,愛恩聽完我的說話之後,點了點頭,說:
 
「聽起來實在是很有趣也說不定。」
 
「所以,愛恩,參加吧。」
 
「可是,羅天從,文憑考試即將到來,現在不是玩的時候。」


 
「呃!」
 
的確,來年的三月四月左右,就已經是文憑試開考的日子。
 
對於打算要升讀大學的愛恩及一班學生來說,現在已經不是一個玩的時候。
 
其實在中四的時候,已經有些學生在發奮讀書了,就是為了在這個文憑試上考出理想的成績。
 
「羅天從,我很感謝你的邀請,我對萬聖節派對也很感興趣,不過,真可惜。」
 
我現在才知道,我並不是輸給愛恩對派對覺得沒興趣的這一件事上,而是輸給文憑試這個不可抵抗的事情上。
 
要是沒有這個文憑試出現的話,愛恩已經爽快地答應參加了。
 


「愛恩沒辦法出席的,實在是可惜的,既然是這樣的,不如邀請其他人看看的,不要浪費位置的。」
 
肥宅師兄微笑着說,一點也不在乎愛恩不參加一事。
 
明明他才是男主角,但為何對此事感到在意的人卻是我?
 
現在,這一個可以參加萬聖節派對的位置,送給誰都沒所謂了,反正我的計劃已經化泡。
 
即使萬聖節派對臨時取消,我也不會在意。
 
倒不如說,我比較希望這個派對被取消,因為我參加的原因只因為肥宅師兄和愛恩的事情,而現在這件事化泡了,我也沒有參加的必要。
 
我自暴自棄地說了句「我看看吧」以回應肥宅師兄的說話,然後獨自在苦笑。
 
不過,正當我以為這個話題要告一段落的時候,前戲劇社社長思賢走近了過來,對愛恩說:


 
「愛恩啊,參加吧,只不過是少了一天的溫習時間呢。」
 
「光是一天,已經能完成好幾份模擬試卷。」
 
「讀書是重要,但休息也很重要啊。而且,這是和大家一起在畢業前製造回憶的好機會啊,所以我也參加了,妳也一起來吧。」
 
話說到這裡,我頓時顫了一顫,立即插了句話,說:
 
「思賢,你,也參加?」
 
「是啊,天從,我爸爸的公司是這次聯誼活動的其中一間,我爸爸也問我要不要參加呢,說我可以帶上朋友一起去,所以我也邀請了幾位社員一起去。」
 
突然,思賢對我笑了笑,這是一個意義深遠的笑容。
 


他帶着笑容,在我耳邊以只有我兩才聽到的話聲對我說:
 
「要不要我幫你邀請小翠一起參加?」
 
「不要!!」
 
我震驚地大叫,而思賢就遮住嘴巴偷笑。
 
我不知道思賢是真的打算邀請小翠去參加萬聖節派對,還是只是單純地對我惡作劇。
 
不過我認為她一定不會參加,因為這種聯誼活動太不適合她這隻孤高狼。
 
再說,香江文創再過一兩個月就要截稿,身為專業作家的她,一定會專心於小說的事情上,不會分心。
 
所以,就算思賢邀請她,她也不會參加。
 
不過她參加不參加,與我無關,可是思賢這樣突然出來講話,帶給我一個突破口。
 
正如思賢所說,這次的萬聖節派對,是一起製造回憶的大好機會。
 
在畢業之後,想要聚在一起,都已經是一件困難極了的事情,更不要說甚麼參加萬聖節派對。
 
正因為這樣,還未畢業的我們就應該要珍惜現在能夠相聚在一起參加活動的機會。
 
這些機會錯過了的話,以後就沒有,像童年,像初戀,像潑出去的水。
 
人生不應該只有工作,就像學生時期不應只有讀書。
 
一個學生在學生時期中滿腦子就只有讀書的事情,這個人肯定不會快樂。
 
而這樣也正好應驗了一句話「死讀書、讀死書,讀書死」。
 
我認為我能夠利用「製造回憶」這一點來作突破口,說服愛恩暫時放下讀書,參加萬聖節派對。
 
於是,我立即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愛恩知道,告訴她知道眼前這個機會是一去不復回的。
 
「珍惜現在」、「把握當下」、「友誼可貴」、「難忘回憶」、「無悔人生」、這種種的字眼全部都被我用在對她所說的話語上。
 
以寫作的角度來看,這是一種累贅堆砌,分數會被扣減。
 
但現在,誰要理?全部堆上去就是了!
 
我知道,以我希望為肥宅師兄製造良好氣氛讓他有衝動跟愛恩表白作為前題,現在遇上了思賢和他會帶上的一班人,實在難以製造出好氣氛。
 
但是,這種事情以後再講。
 
如果愛恩都不打算參加,那就更加不要提甚麼製造出良好氣氛讓肥宅師兄把心意告訴愛恩知了。
 
當前最重要的就是讓愛恩參加萬聖節派對。
 
「所以,愛恩,一起去萬聖節派對吧。」
 
我一口氣把自己對於「製造一起的回憶」的想法和感想告訴了愛恩知道,而現在只等待愛恩回答。
 
愛恩雙手抱胸,頭微微低下,雙目閉起,這無疑是一個考慮中的表情。
 
而在最後,她說:
 
「羅天從,我同意了你的說話,你的說話很有道理。」
 
當下我是多麼想要在心中大叫一聲「讚!」,但是我是忍住,因為我怕愛恩在這句話之後會再加上一句「但是」。
 
然而「但是」並沒有出現。
 
愛恩接下來就要把說話講畢,宣佈出結果,她說:
 
「讀書固然重要,但當下這個時刻,與朋友、同伴、重視的人、一起製造回憶,渡過中學生活中最後的一個學期,比起讀書更加重要。羅天從,參加派對的位置,算我一個。」
 
對於現實理論派的人來說,所謂的製造回憶,只不過是一件無聊的事情。
 
沒有名,沒有利,沒有得,他們就自然會認為無聊。
 
而且回憶這種東西,虛無縹緲,不真實,對現實派的人來說根本無聊極了。
 
但對於以感情優先的人來說,這是非常重要且重視的東西。
 
充滿着感情,和朋友及重視的人一同經歷的開心、快樂、歡愉等等。
 
對他們來說是無比的重要。
 
愛恩是個感情派,所以以回憶這一招來說服她,就非常地有效。
 
「太好了,愛恩也參加呢。」
 
我握拳,並大聲說。
 
「沒有值得如此高興,羅天從。」
 
「怎麼會呢,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呢。」
 
現在,男主角和女主角都齊集在舞台之上,我的計劃就能夠實行。
 
不過竟然還走出了幾個意想不到的人,雖然計劃是可以開始了,但是否又會順利?
 
應該沒問題的,船到橋頭自然直,總會找得到辦法解決會面對的各種問題。
 
我會順利為肥宅師兄製造出良好的氣氛,讓他有衝動去向愛恩說出心意。
 
露出着樂觀笑容的我,望了望愛恩,也望了肥宅師兄。
 
而同時,肥宅師兄直瞪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