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換上了古代仙人靈魂的服裝,而肥宅師兄換上了巫師的服裝。
 
當我們都換好服裝,也把換下來的衣物收到儲物櫃後,就步行出更衣間。
 
我們會先跟愛恩會合,然後再去找我爸爸,相信他應該為我們找到一張餐桌了。
 
在步行出更衣間的時候,我在心裡重新確認我的計劃。
 
雖然肥宅師兄叫我不要管他的閒事,但我不能這麼做,我不能任由時間來消化他對愛恩的感覺。
 


就像寫小說一樣,不能任由到來的靈感,因為時間和拖延的關係,使其被消化。
 
靈感到來的時候就應該要緊緊且狠狠地抓住衪。
 
再說,當一個人想要跳海自殺,即使當時人說不要管他,但誰會聽他的說話,真的不去管?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幫助肥宅師兄。
 
要他和愛恩進到鬼屋裡邊去,在吊橋效應之下,引發表白的衝動。
 


不過,情況似乎失控了。
 
「天從,承澤,你們動作太慢。」
 
換上了嗜血女護士服裝的愛恩,雙手抱胸,一臉不滿。
 
愛恩穿上了這套服裝,實在有一種新鮮感,而且也穿得很好看,很漂亮。
 
但是,我的眼睛並未因愛恩這套服裝而被吸引,我反而被她身旁的幾個人吸引住。
 


「嗨,天從,終於和你們會合了。」
 
扮成了南瓜人的思賢和他的一班同行者向我們揮手。
 
太恐怖,真的太恐怖,我簡直是如同看到鬼一樣,感到顫抖。
 
我明明約了思賢他們在我們出發後的一個小時後集合,但現在竟然同步遇上?
 
沒道理,也沒有理由!
 
而更沒理由的是---------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
 
「可笑,與你有甚麼關係,傻B。」


 
打扮成狐狸精的小翠,竟然是思賢的同行者之一。
 
這妖女根本沒有理由出現在這裡,她不是很討厭這種聯誼活動的嗎?她不是很喜歡獨自一人的嗎?
 
再說,她身為一個作家,不是應該專心於寫小說去的嗎?
 
當下我吃驚得快要合不上嘴,思賢看到了後,就對我笑了笑,說:
 
「很有驚喜吧,是我邀請她來的,雖然天從你說不要,但我知道你口是心非的,所以我就自己決定邀請小翠來囉。」
 
「但------」
 
「但甚麼,這是個好機會啊。」
 


「甚麼好機會,說清楚點!」
 
思賢拍了拍我的肩,甚麼都沒有說,我真是要被他氣到吐血,成仙去。
 
我不知道思賢為何能夠在我們出發之後的一小時出發,但依然能夠在當下這一刻相遇。
 
是因為他行動很快,知道錯過時間之後就立即把時間追回來,還是我和肥宅師兄的行動太慢,被他們追上?
 
我不知道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現在我們和思賢他們相遇了,接下來肯定是個團體行動。
 
在這個團體行動中,一定難以製造出甚麼良好氣氛,讓肥宅師兄有表白的衝動。
 
我應該要如何做才好?
 
「思賢的,天從的爸爸好像為我們了個餐桌,我們大家可以坐在一起吃自助餐了的。」


 
「好,自助餐就是要一起吃才高興。」
 
肥宅師兄已經主動提出要團體行動了,我想要出言折散都來不及。
 
沒辦法了,現在唯有摸石過河,見步行步。
 
就這樣,兩方人變成了一個團體,大家也決定了要團體行動來渡過今晚的萬聖節派對。
 
於是,我們幾個人,就先出發去和我爸爸會合,找到屬於我們的餐桌。
 
而在前往與我爸爸會合的途中,思賢和肥宅師兄很投契地聊着天,而愛恩就被思賢的同行者搭訕着。
 
看着他們兩個都沒有言語交談,我為自己的計劃感到煩惱不安。
 


「唉。」
 
我忍不住就嘆起了氣來,而這一聲嘆氣,惹來了扮成狐狸精的小翠對我不滿的說話。
 
「又在嘆氣,你真的好喜歡嘆氣啊,負能量先生。」
 
「我看到妳我有甚麼辦法不嘆氣。」
 
「呵,你真會把別人的對白搶來說呢,傻B。」
 
「所以妳今天是要來做甚麼,如果是來跟我吵架,妳任務完成了,滾回火星吧。」
 
「我的事與你無關,難道你以為我在跟蹤你?想要跟你這傻蛋參加派對?發夢都夢不到!」
 
我瞥了瞥這嘴巴臭得很的狐狸精,然後別開了臉,不想理會她。
 
但即使我沒有回應她的說話,她還是要繼續對我講話,說:
 
「你又如何?小說寫好了嗎?還有這麼多心情參加派對,對自己的小說很有信心啊?」
 
「用不到妳這妖女擔心,我的小說即將要踏入結局篇。」
 
「哈,嫩B,進度太慢了,我已經在進行全篇校對囉。」
 
「哇,妳好厲害,我是不是應該要這麼說?」
 
「與其花這麼多時間在派對上,倒不如專心在小說上,還是說,你這次又想搞甚麼事情出來?」
 
嗚……我的想法有沒有這麼容易被看穿?
 
愛恩之前懷疑我別有用心,而肥宅師兄也認為我有着甚麼計劃,現在連小翠也認為我想要生些甚麼事。
 
現在的人都這麼好觀察力?還是我太過流露於色,還別人看到我的臉,就知道我別有用心?
 
是怎樣都好,我暫時不想知道,我只回答小翠,說:
 
「世界上還有些事情比寫小說重要,而且我有信心自己的小說可以贏過妳,讓我媽媽和妹妹恢復原來的身體,所以我才會到來這裡。」
 
「呵,所以你真的是想要搞出甚麼事情出來?」
 
小翠一臉「被我猜到」的奸狡表情,還用手遮住嘴巴偷笑。
 
我看看肥宅師兄,也看看愛恩,他們都沒有聽到小翠的說話。
 
要是他們都聽到小翠的說話,知道我計劃的內容,事情就糟糕。
 
肯定了肥宅師兄和愛恩並沒有聽到小翠的說話後,我便望向小翠,以只有我兩聽得到的聲線對她說:
 
「我是為了幫人表白才會在這裡。」
 
「無聊,就為了這種事。」
 
「暗戀的心聲,才不無聊,妳這個沒有男生喜愛的傢伙肯定沒有試過暗戀或者被暗戀啦。」
 
「誰說我沒有!」
 
「有甚麼有,充大頭鬼妳最會,沒有人要的妖女。」
 
「你才沒有人要!將來拿着我抱枕跟人說『看呀!這是我老婆』吧,傻B宅男。」
 
「吵死了,總之妳要嘛就幫忙,要嘛就閉嘴,就是這麼簡單。」
 
「好,我選閉嘴,哼。」
 
實在被這妖女氣到爆炸,如果這是卡通片,我肯定在像蒸氣火車一樣噴煙了。
 
不過,冷靜下來,我才發現自己竟然把表白行動的事情告訴了小翠知道。
 
這一件事,我沒有對打從在媽媽肚裡就待在一起的小紫說過,也沒有跟媽媽說過,任何人都沒有說過。
 
但就唯獨小翠,我對她說了,就似是把秘密分享給密友知道的一樣。
 
是因為我在不經意之間把她當作朋友看待?
 
是因為我認為告訴她知道是無妨,因為她是個可以信任的女生?
 
不,絕對不會是以上所講的那樣。
 
我認為自己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小翠知道,完全是不小心所造成。
 
對了,應該是剛才和她吵架,一時火得失去理智,把事情說了出來,肯定是這樣。
 
接下來我們再走了一會,也在餐桌區那裡找尋了一會,才發現到我爸爸。
 
畢竟這個派對的場地實在大,是大到一不小心就會失散的地方。
 
爸爸知道我和學校的朋友相遇,很是歡迎我們組成一個團體,他也為我們找多一張餐桌,拼在一起,還我們一起用餐。
 
雖然小翠在場,讓爸爸感到有些不悅,畢竟她是加害了媽媽和小紫的壞人。
 
但爸爸還是顧全了大局,沒有任何不禮貌的行為和言論,完全不失禮。
 
之後思賢也帶他爸爸到來,兩個爸爸在這裡相見,互相談天說地,還叫我們去拿些想吃的食物去吃,或者去跳跳舞,或者去玩玩鬼屋,做一個健全的年青人會做的事情。
 
聽到爸爸的說話,我捉緊機會,立即就提議玩鬼屋。
 
不,我沒有提議,因為鬼屋是我這個計劃的重點,但目前的團體行動只會讓事情失敗,所以我得要讓大家失散起來。
 
例如提議到舞池裡去玩,學學些簡單易記的舞蹈來跳舞,好讓大家在舞池內跳得失散,然後我就趁機叫肥宅師兄和愛恩去鬼屋玩。
 
但是,這個想法不可能實現了,因為思賢說:
 
「我們來去玩鬼屋好嗎?」
 
思賢已經提議玩鬼屋,而大家都跟着和議。
 
「好的,我們來玩這個的。」
 
「鬼屋嗎?提議不錯,做得好,思賢。」
 
愛恩和肥宅師兄點頭又說好,在場的人幾乎是完全同意思賢的提議,就只有我想要反對。
 
「不如我們先吃點東西,或者去跳舞?那邊的舞池好像很有趣。」
 
「天從,一起來玩鬼屋吧,跳舞以後再玩,而且那裡的大人的世界呢。」
 
「天從的,鬼屋我比較有興趣的。」
 
「駁回異議,異議無效。」
 
怎麼會?這樣的話我的計劃要怎麼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