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對剛開始,我們這個團體就要先去玩鬼屋。
 
對於我的計劃來說,鬼屋是一個大重點,我是打算借用鬼屋來製造出適合表白心意的氣氛。
 
但是,現在六個人去遊玩鬼屋,實在沒有甚麼氣氛可言。
 
不要說是適合表白的氣氛,就連恐怖的氣氛都可能沒有。
 
試想想,兩個人在下雷雨的郊外見到一間古老大宅,單是這樣的描述,已經帶出了一丁點的不安或恐怖氣氛。
 


以這個描述作為小說的開頭,讀者都會猜到接下來肯定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但是,如果是三百人的旅行團在下雷雨的效外見到一間古老大宅,我只可能會想到考古團,鬼怪甚麼的都不會聯想到。
 
如果在大宅裡遇到鬼,似乎更會叫這三百個人感到興奮。
 
「鬼?那裡?在那裡?」-------大家都會喊這一句說話。
 
以此作為小說開頭的描述,我實在會認為這是一個歡樂惡搞性質的故事。
 


所以,我們這麼多個人遊玩鬼屋,實在沒有甚麼氣氛,無論是恐怖的氣氛,或者是適合表白的氣氛。
 
啊!說不定我可以拿着這一個重點,跟大家說我們應該兩人一組的進入鬼屋去玩。
 
突發奇想的我,立即對大家說:
 
「你們不覺得這麼多人玩鬼屋一點都不恐怖嗎?我覺得我們應該分為兩人一組去玩。」
 
走在路上的大家,並沒有因我的說話而停步。
 


而團隊中的思賢認同我的說話,他邊走邊對我說:
 
「這麼說,天從是說得挺有道理。」
 
不只是思賢同意我的說話,就連愛恩都認同,說:
 
「我們一個一個進去,必然會更刺激。」
 
「這…這樣是沒有錯,不過……」
 
不過一個一個排隊遊玩的話,根本就達不到我想要的效果。
 
我想要的效果,是愛恩因為鬼屋裡的每一幕驚嚇而引起了肥宅師兄憐香惜玉的心情,然後爆發出男生想要保護女生的想法,保護愛恩,同時拼發出生死一刻想要表白心聲的衝動。
 
分別進入鬼屋裡玩的話,就只有達到緊張刺激的效果啊。


 
「羅天從,你剛才說不過。」
 
「是的,我想說的是,那個,如果分別進去的話……呃……」
 
「不要吞吞吐吐,有話直說,要像個男人一樣。」
 
愛恩瞪了瞪我,差點就把我的真心話嚇了出來,脫口而出。
 
當下急中生智,我馬上說:
 
「分別的進去玩,雖然刺激,但又很不安全啊,不覺得嗎?誰知道裡邊會發生甚麼意外呢。」
 
我還誇大其詞,說有些女士在單人玩鬼屋的時候被非禮,總之就把單人遊玩這件事有多麼的不安全就說成多麼的不安全。
 


走運的是,我的言過其實的說話被相信,所以分別遊玩的念頭被打消。
 
但是,事情還未結束。
 
「如果說到安全的,那麼三個人進去玩的,應該就又安全的,又不失氣氛的。」
 
肥宅師兄引出了一個炸彈來給我拆解,為什麼大家就不想兩個人一組去玩呢?
 
為了我的計劃,我立即搶着說:
 
「還是兩個人一組比較好玩,三個人一組還是太失氣氛了。」
 
「不,羅天從,我認為在安全及刺激的考慮之下,三個人一組是最好的選擇。」
 
愛恩的和議,把「三人一組」這個炸彈點了火。


 
「我、承澤、愛恩,這樣三人一組吧。」
 
思賢還嫌不夠亂,竟然多放一個炸彈,他這句說話會把我的計劃完全炸燬。
 
如果是我和愛恩及肥宅師兄組成一隊,這樣我還可以在鬼屋裡行走時放慢腳步,為他們兩人製造氣氛。
 
但如果是思賢和他們兩個組隊的話,邱比特的箭沒有亂射已經是最走運的事情,我都不敢去想甚麼氣氛。
 
「不要吧,兩個人一組比較好呢,三個人啊,意味不好,就像探戈一樣,都是兩個人的呢。」
 
我把視線立即移到小翠,希望她和應我的說話,多少幫幫忙。
 
但她只摸着狐狸尾巴在玩,對我的求助視線完全無視。




 
最後,在思賢的另一位同學者和議了「三人行」這個提議之後,這個炸彈便成功被引爆。
 
「不要吧…不要啊…兩人一組不是更好嗎?」
 
我快要哭出來的說着。
 
「羅天從,我要知道何解你執着於兩個人一組?」
 
愛恩突然問道,而我想回答,可是,我不能回答這是因為我的計劃原故。
 
「呃…這是因為…」
 
「羅天從,我覺得你的行為好古怪,我認識的你,不會對這種事執着,反而隨便讓我們決定如何分組。」
 
「呃…我只是覺得……」
 
「你古怪的行為不只是今天,你這週行為都好古怪。」
 
「那…那有呢,愛恩妳多心了。」
 
我苦笑應對,同時心裡一陣慌,腦袋猛地轉動,準備隨時編個故事出來混過去。
 
愛恩直視着我,明亮美麗的一雙眼是滿滿的懷疑。
 
望着我的不只是愛恩,還有肥宅師兄,他是在用警告的眼神望着我。
 
另外,還有思賢,不過他的眼神是在對我說:
 
「兩人一組?莫非!天從你打算向小翠她?」
 
「與她無關啦!!」
 
我立即用眼神回答。
 
事已至此,我只有放棄這個計劃嗎?
 
可是是天意也說不定,肥宅師兄已經叫過我不要管此事,他是有多個理由不想把一直暗戀愛恩的心意告訴她知道,而現在就連上天都叫我不要這樣管閒事。
 
肥宅師兄說得沒錯,我可能是天真的太過份。
 
認為一些感情是應該要流露,而不是收藏在心理,直到時間把感情消化。
 
就像面對有寫小說的心情及衝動的一樣,有心情和衝動就應該立即寫小說,而不是把衪們從肛門排出。
 
但事實是,世間上還有很多事情要兼顧,還有很多事情是需要顧慮。
 
所以感情,是應該要小心收藏,隱沒在心裡。
 
在這個世界上,唯有小孩子,才能夠毫不保留地表現自己的感情,開心、傷心、憤怒、喜歡、討厭、還有愛。
 
而作為青年的我,即將步入成年,甚至已經成年了的我,是應該要小心自己的感情,不要讓感情流露於表面,開心、傷心、憤怒、喜歡、討厭、還有愛。
 
果然,就連上天都不認為我應該插入或理會這件事。
 
應該眼白白看着肥宅師兄對愛恩的那一份感情在未來某一天被消化被排出。
 
我一直在這片思潮中游走,不知不覺間,原來已經來到了鬼屋這裡,甚至已經排到輪到我們遊玩。
 
依然肥宅師兄的提議,我們打算三個人一組進去玩。
 
但在這時發生了意外。
 
化裝成活死人的職員哥哥對我們說:
 
「不好意思,這個遊戲是四個人一起遊玩的。」
 
很好,三個人一組還兼不夠多人,現在是四個人一組了。
 
上天現在是肯定地告訴我知道,不論是現在,還是將來,都不應該去理肥宅師兄暗戀愛恩的這件事。
 
別人的感情,我不應該去插手。
 
就正如我的小說,不應該由別人去控制,我可以控制的,就只有我的小說。
 
唯有小說裡的一切,都可以由我來控制。
 
我要寫健康的內容,還是要寫賣肉賣萌的黃腔內容,我都可以控制得到。
 
有人說,寫小說是一個計劃,那麼這個計劃實在太好,因為作者都可以控制得住。
 
有甚麼好得過,我可以掌控一個計劃呢。
 
………………咦?
 
「不好意思,你說四個人一組?」
 
我立即追問這位職員哥哥,而他點頭並說了聲「是」作為回應,並補充說:
 
「為了加快人流,所以四個人一組,這樣做是會有陌生人加到隊伍中,不過這樣才會認識到新朋友,交新朋友就是聯誼會的目的,所以-------」
 
「行!我們這裡四個人!走吧。」
 
未等職員哥哥把話說完,我就把愛恩和肥宅師兄向前推,推他們兩個和我一起進入鬼屋裡去。
 
這是不讓他們有任何的時間分組,因為分組最有可能把他們拆散。
 
而在把他們兩個推入進去鬼屋裡的同時,我拉起一個人的手。
 
「喂!你發甚麼神經!喂!你這白痴!」
 
是小翠,我拉着小翠的手,把她帶上,一同進入鬼屋。
 
我這樣做是因為我頓時發現,現在還不是放棄計劃的時候。
 
有危才有機,天無絕人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