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天從,等等啊!」
 
思賢叫住把愛恩及肥宅師兄推入去鬼屋裡又同時帶上小翠的我,但我沒有回頭回應他。
 
我只是趕羊似的,不斷把肥宅師兄和愛恩推前去,也帶住小翠一同向前走。
 
職員哥哥這刻已經把在入口處的一塊黑布放下來,同時一陣「隆隆隆」的聲音響起,入口處就被一塊板封住了。
 
猶如是走到了個密室,觸發了機關,一塊大石頭就把入口封死。
 


想要離開密室的探險家,唯有向前走,因為出口就在前邊。
 
現在,我們於鬼屋裡的遊戲開始了。
 
不過首先聽到的並不是鬼哭的聲音,而是抱怨聲。
 
「羅天從,你最好有合理的解釋。」
 
愛恩不滿地對我說道。
 


現場環境非常昏暗,我是無法肯定她是否正在瞪着我,我其實也只是憑聲音而斷判她在那個方位。
 
「解釋?解釋些甚麼?」
 
「羅天從,你現在是未經同意,把我們幾個人推了進來。」
 
「啊,玩遊戲嘛,當然就是要講行動的。」
 
其實原因是我不希望有任何的討論分組情況發生,萬一肥宅師兄被分到A隊,而愛恩被分到B隊,那糟糕。
 


我回答過愛恩的說話之後,她就沒有再說話,沉默起來。
 
不知道是接受了我的解釋,還是正在以雙眼在瞪我。
 
是怎樣都好,既然我們都進入了鬼屋,開始了遊戲,那麼就別再計較。
 
「來,我們走吧。」
 
我像個領袖一樣大叫着。
 
瞬間,嘆氣聲四起,這些嘆氣應肯定是來自我的隊員。
 
我是明白的,我這樣強硬地把大家拉了進來玩遊戲,誰都會因此而嘆氣。
 
但是,為了我的計劃,我只能這樣做。


 
在剛才,本以為計劃泡湯了的我,突然在聽到職員哥哥的說話之後,腦裡打起了個激靈。
 
我想到了強硬手段這一招,就像寫小說一樣,所有事情都要由我來控制。
 
就好像我們本來打算三個人一組玩遊戲,大會卻強硬地要我們四個人一組,事情是被控制起來。
 
於是我先下手為強,來一個突襲,取得分組的控制權,把肥家師兄和愛恩及我分配到同一組。
 
這樣我的計劃依然還可以實行,有我在的隊伍中,我多少有一些事情還可以控制。
 
不過一組要四個人,所以我就拉上了小翠。
 
我可不是隨便在拉人,因為她是小翠,所以我才會選上她,拉她到隊伍中去。
 


會拉她到隊伍中的原因,其實是因為她會巫術的關係。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處,但有總比沒有好。
 
把思賢的同行朋友拉進來也可以,但我與他不熟識,做不出這樣無禮的舉動。
 
至於思賢,我絕對不會把他拉入隊伍中,很明顯他一定會變成一個電燈泡,走在肥宅師兄和愛恩之中。
 
以強硬手段取得分組的控制權,成功讓肥宅師兄和愛恩走在一起遊玩鬼屋,我這個計劃已經成功。
 
而接下來,就要看這個鬼屋的能力了。
 
老實說,單單是看這鬼屋的外觀,感覺相當簡單,不會恐怖,我希望這是只我誤會。
 
「話說回來,這裡太暗了,為免走失,我們要找個人拖着在一起比較好。」


 
「天從的,我拖着你的。」
 
「肥宅師兄,你在那裡?啊!我拖到你了。」
 
「傻B,你拖到的是我。」
 
其實我是故意拖到小翠的手,這樣我就會變成和小翠一同行動,而強硬地讓肥宅師兄和愛恩一起行動。
 
「承澤,過來,我拉着你走。」
 
「呵呵,是的。」
 
計劃成功。
 


找好了拍擋之後,我們繼續前進,而當然,我讓給了愛恩和肥宅師兄走最前邊。
 
我們四個人,在黑佈裡邊走着。
 
在這裡,隔音做得相當好,我們是聽不到來自外界的聲音,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
 
環境也非常地黑暗,我們只能靠散佈在頭上的小型LED燈燈光來走路。
 
那是掛在聖誕樹上的LED燈,光度非常有限。
 
同時,一陣陣的恐怖音樂,偶爾還有剪刀開合的「吀吀吀」聲音,不知道在那裡傳來。
 
當然還有寒得要命的冷風,整個氣氛害我們都神經夸夸,總是覺得有甚麼東西隨時要跳出來。
 
大概是知道這是鬼屋遊戲,會有鬼隨時跳出來,我們都是步步驚心。
 
這種心理恐懼,真要搞都我精神崩潰。
 
唯獨我身旁的小翠,看起來沒甚麼反應。
 
我一邊留意四周,戒備着,一邊輕聲地對她說:
 
「喂,妳不害怕嗎?」
 
「害怕甚麼,不都是假的?只有像你一樣的傻B才害怕。」
 
「妳不是怕鬼的嗎?」
 
「明知道是人扮的,還怕甚麼?」
 
「妳這樣說,我就解釋不了為什麼我的手指會被妳握得痛了。」
 
本來只是拖住小翠的手腕,但越是向前走,就越是緊張,不知不覺間就變成了十指緊扣。
 
我們兩個的心跳聲,似乎通過了這樣的緊扣而感覺到。
 
「愛恩的,妳害怕的?」
 
「嗯,有一點。」
 
「其實我也是的。」
 
很好,氣氛相當不錯,再等一下,有鬼跳出來的時候,愛恩就會害怕得抱住肥宅師兄。
 
然後肥宅師兄就會來一句經典對白------「愛思由我來守護的!」-------然後就把心意表達出去。
 
一切將會依照我的計劃進行。
 
只是,走了一段路的我們,還未有見到鬼,反而來到一個醫院房間。
 
「沒有走錯地方嗎?」
 
我問道。
 
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被嚇暈過去,然後在醫療間醒來。
 
但就算是這樣,也不應該是這樣的醫療間。
 
這個醫療間,中間有一張血跡斑斑的手術床,暗紅色的燈光還把繪畫出磁磚圖樣的布照得暗紅。
 
同時,不知道是怎樣做到,一個個吸血水蛭的影子被投影到布上去,然後如雨水般落下。
 
雖然知道是影子,但身體已經混身不自在,感覺可能隨時混了一隻直的吸血水蛭進去,然後會掉到自己的身上。
 
四周還擺放着各種器官標本,雖然知道是仿造的,但心裡還是很不舒服。
 
一旁還有人腦模型,這個模式一半是人頭,一半是腦,會眨眼,眼睛會轉動,簡直和個半生不死的真人沒分別。
 
試問一個正常的醫療間,怎麼可能是這樣了?
 
說我們走錯房間,但退路已經不知道在向處,似乎被掩眼法封住,讓我們找不到。
 
就算用敲牆的方法找到退路,但我可以肯定會被甚麼板封住,讓我們不能走回頭路,只能向前走。
 
「太叫人感到不舒服的房間的,似乎只有找到機關才能離開的。」
 
「密室逃脫,嗎?」
 
面對眼前這個叫人心裡感到超不安的房間,愛恩和肥宅師兄冷靜得很,我和小翠早就龜縮在一邊去了。
 
「喂,傻B,快想辦法,我不想留在這裡。」
 
「妳用巫術想想辦法看,我不敢去動些甚麼。」
 
當下,大家都感到心神不安,而就在這一刻,更叫人感到心神不安的事情發生。
 
突然,剪刀開合的「吀吀吀」聲傳到耳邊來,聲音時大時細,正確來說,這聲音環繞着這間房發出。
 
簡直是一個最愛活活剪開人的身體然後把其內臟全部掏出的剪刀手在尋找這裡的門一樣,只要被他尋到,他就會殺進來!
 
雖然知道這是假的,但是心理上的不安卻爆發了起來,叫我冷汗直流起來。
 
「傻B!快想辦法!快點快點!」
 
「小翠妳用甚麼巫術都好,快點讓我們逃脫啦!」
 
實在太恐怖了,這種心理上的恐懼。
 
然而,正當我和小翠慌得快要腳軟掉倒坐在地上去時,愛恩和肥宅師兄已經展開了行動。
 
「看,承澤,逃脫的方法是根據這大腦圖的指示,對那邊的模型用釘刺下去。」
 
「這麼殘忍的事情的,就由我來做的,愛恩的,首先要打釘在那裡的?」
 
「先在前額葉,破壞感情系統。」
 
「老天的!竟然還有血水噴出來的……嗯,這是蕃茄汁的。」
 
這兩個人,一唱一和地行動着,對於目前環境一點都不緊張和不安。
 
這樣的話,實在不要說要在生死一線之間表白說出心聲,就連要嚇怕他們兩個都難。
 
相反,我和小翠。
 
「傻B!傻B!傻B!傻B!」
 
「停…停手…妖女…呼…呼吸啦……」
 
媽媽、爸爸、小紫、其實我很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