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鬼屋裡遊玩了十分鐘至十五分鐘左右,我們四個人穿過了在視覺上叫人產生混亂的「旋轉橋」,從鬼屋裡出來。
 
所謂的「旋轉橋」,其實是一個視覺效果的陷阱。
 
橋本身並沒有轉動,但在它附近的東西卻不斷地旋轉,以擾亂視覺和大腦的感知。
 
即使知道原理,知道橋並沒有在轉,但站在橋上,頓時感到自己是跌落了洗衣機裡去,瘋狂地被轉動着。
 
愛恩和肥宅師兄都很聰明,兩人閉起了眼,只用觸覺去應對這個視覺混亂。
 


他們兩個就像平常人走路一樣,正正常常,很輕鬆就走過了橋,把鬼屋遊玩完了。
 
相反,我和小翠,就跌跌撞撞的走着。
 
我們兩個簡直是一個被攪拌着的豬肉,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只知道被攪在一起。
 
我們兩個互相黏在一起旋轉,就似是跳一個只有轉圈的華爾滋舞,而且是速度很快的一個。
 
還好,在愛恩和肥宅師兄的協助之下,我和小翠被順利救出。
 


我和小翠在被救出了後,都站在一起,感嘆着說:
 
「「原來活着是那麼美好。」」
 
說真的,我發誓,這個鬼屋我是以後都不會再玩。
 
我和小翠都玩得這麼狼狽,我要利用鬼屋的恐懼以讓肥宅師兄在生死一線的情況下表白心意的計劃到底有沒有成功,可想而知。
 
計劃完美地失敗!!
 


我以為上天再給我多一次機會,讓我把控制權搶過來,是要讓我完成我的計劃。
 
誰知道,這只是上天對我開的一個玩笑。
 
首先,這個鬼屋,其實是沒有會跳出來嚇人的鬼存在。
 
這個鬼屋其實是用氣氛和心理來讓玩家感到不安及恐懼。
 
場景的佈置,音效與燈光,甚至找不到回頭路,以及以為會有鬼跳出來嚇人的想法。
 
鬼屋的設計者就是用這些手段,把玩家嚇傻嚇懞。
 
一邊面對恐懼和不安,更要一邊用腦去逃離密室,既緊張,既可怕。
 
雖然解謎的部份很簡單,但畢竟要與場景互動,這樣更叫人覺得心神不安。


 
還好,我們這一組有愛恩和肥宅師兄這兩個人。
 
一個運用知識和冷靜來發現謎題及解決謎題,而另一個則運用勇氣和膽量來與場景中叫人不安和噁心的東西互動,讓我們一一渡過難關。
 
「承澤,接下來用釘插在大腦這裡。」
 
「是的!哇!腦汁都噴出來了!」
 
我回想起在醫療間時的情況。
 
「承澤,把洋娃娃掉下來的頭接上身體,在放回床邊去。」
 
「這種洋娃娃被施暴得不輕的……嗯……好,完成了的。」
 


我回想起在之後我們被困在孤兒房間裡的情況。
 
「承澤,我己解讀出密碼提示,第一個密碼是上吊的人偶數目,第二個密碼是流出血淚的人偶數目,第三個密碼是正在瞪我們的人偶數目。」
 
「我數數看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哇啦!這人偶突然就笑起來的,嚇到我了的,剛剛數那裡來着的?」
 
「七。」
 
「八…九…」
 
我回想起我們被困在女體人偶死亡展覽會場的情況。
 
回想起這幾個情況的我,除了肯定我將會有一段好長的時間不敢深夜去廁所之外,就是肯定了肥宅師兄和愛恩真的非常合拍。
 
其實我和小翠也很合拍,因為我們家個全程擁在一起尖叫。


 
雖說男女受受不親,但當時的情況,實在想不了那麼多,現在回想起來都叫我臉紅耳赤。
 
即使小翠是我的敵人,但畢竟她依然是個女孩子嘛。
 
不過,自己當時是因為害怕而捉住她,她也是因為害怕而抓住我,大家都不是有心想要有身體接觸。
 
面臨生死一線的,其實是我和小翠,並不是肥宅師兄和愛恩這兩個人。
 
他們兩個人一唱一和,捉智雙雄般破開所有難關,所以,根本就沒有出現甚麼適合表白的氣氛,加深他們友情和信任的氣氛倒是一堆。
 
雖然我和小翠是面臨生死一線,但當然也沒有甚麼適合表白的氣氛可言。
 
就這樣,鬼屋遊戲結束,我的計劃也失敗告終。
 


再等十五分鐘後,就是換思賢和他的同行朋友從鬼屋裡出來,當然還有素不相識的兩位臨時組成四人隊伍的美少女。
 
「思賢哥,要再聯絡啊,拜拜。」
 
「好啊,再聯絡,拜拜。」
 
好羨慕思賢,竟然可以和兩個美少女組隊,而且還取得了兩個美少女的手提號碼。
 
早知道自己的計劃會失敗,我就先把思賢和他的同行朋友與小翠和肥宅師兄組隊好了。
 
我就和愛恩及那兩位美少女組隊,這樣是最好的。
 
哼!發夢去吧!羅天從你這娘娘腔!
 
我在心裡恥笑我自己的天真想法。
 
「思賢的,覺得好玩嗎?」
 
「簡直是嘆為觀止,他們的佈置造得十分出色,音效和燈光都花了不少功夫,如果戲劇社都能做出這個出準,下年度的學界比賽是贏定了!」
 
似乎思賢的戲劇魂在鬼屋裡飄了出來呢。
 
大家在玩鬼屋,他就當作是一個佈置展覽會,在學習別人的佈置手法。
 
「要不是沒有鬼跳出來嚇人,思賢他一定被嚇到,不過是被化妝技術。」
 
就連思賢的同行朋友都以此來開他的玩笑,惹得我們都笑了起來。
 
不同的角度,看出不到的事物。
 
在思賢眼中的鬼屋,其實是一個展覽會,而在我眼中,那是一個恐懼到極的地方。
 
而關於肥宅師兄對愛恩心意的一事,在各人的角度來看,到底又能看出怎樣的事物呢?
 
從我的角度看,我只看到肥宅師兄在任由他的感情被時間消化,他是應該把心聲告訴愛恩知道,就似是靈感到來,就應該進行創作。
 
但從肥宅師兄的角度來看,這一件事,到底又是怎樣的一件事?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次的失敗,就似是天意的一樣,告訴我得收手,不應再理會此事。
 
而我,其實也沒有甚麼辦法插手此事了,果然只能夠就此罷休。
 
在遊玩過鬼屋之後,我們幾個人開始享用自助餐。
 
有蜘蛛吃,有眼球吃,有大腦吃,也有鮮血可以喝,不過其實是造型而已,其實只是雞肉,魚蛋,豆腐,及用了食用色素的飲品。
 
這可是萬聖節特別版自助餐呢,錯過了今天,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吃到,所以我們幾個人都好不客氣。
 
因為小翠和我們是同桌,而爸爸又不太喜歡她,所以爸爸在我們用餐時和他的同事一同到舞池去玩。
 
他們不知道在跳甚麼舞,只是擺弄身體,沒有節奏,也跳得不好看。
 
但沒有人在意,反正在舞池上所有人都是這樣跳了,最緊要好玩。
 
「思賢,我們也去玩玩吧。」
 
「來來來,走吧。」
 
思賢和他的同行朋友在吃得差不多之後,就走到舞池去玩了。
 
「嗨,美女,賞面跳舞嗎?」
 
「像妳這麼漂亮的女生,應該要和我跳舞呢。」
 
「哥有的是錢,一支舞一百美金,怎麼看?」
 
而愛恩則被狂蜂浪蝶所包圍,不過這種昆蟲,愛恩早就學會了如何應對,那就是充滿了女王氣勢的對他們瞪一眼。
 
幾個男人都被氣勢壓倒,也深深地被愛恩的強氣吸引住。
 
雖然幾個男人最後是撤退了,但愛恩教的信徒又多了幾個。
 
沒想到在這個社交場合也會招到信徒,肥宅師兄對愛恩「呵呵」的笑着。
 
「走,承澤,和我去跳舞。」
 
「呵呵,可以嗎?和我跳舞。」
 
「這是為了趕走這些纏人的男人。」
 
「呵呵。」
 
聽到了愛恩的命令,肥宅師兄很有禮地伸出手,用英文對愛恩說了聲「MAY I ?」,就像個紳士,有板有眼,似模似樣。
 
愛恩「哼」了一聲,但這是露出着笑容同時發出。
 
「古靈精怪。」
 
她還補充了這一句。
 
隨後,他們兩個在到了舞池去玩,好快就消失在一群舞者之中,到底在那兒跳舞都看不到。
 
在餐桌這裡只剩下我和小翠。
 
「喂,妖女。」
 
我叫了叫她。
 
「怎麼了,我可不想和你這傻B跳舞。」
 
「吓?我也沒有這個打算呢。」
 
「嘖!」
 
小翠「嘖」了一聲,不知為何看起來很不高興,就像我做錯了些甚麼惹火了她。
 
「我只是想問妳,為什麼會扮成狐狸精?」
 
「哼,為什麼我得告……算吧,不是因為有一本名著中有個角色是小狐精嗎,而碰巧她的名字叫小翠,而我也叫小翠,所以就決定了是這個裝扮。」
 
「挺可愛的。」
 
「甚…甚麼呀!?哼!那你又如何啊?我到現在還不知傻B你在扮那個鬼怪。」
 
「我本來是想要扮中國僵屍,但拿錯了衣服,變成了這個古人靈魂的模樣。」
 
「看起來是某個寫小說的人死後的靈魂呢。」
 
聽到小翠的這句說話,我不自覺得想起了以前的一部電視劇,更在小翠面前口說了出來:
 
「蒲松齡。」
 
我望了望小翠小狐精裝扮,我也望了我自己這一身裝扮。
 
一瞬間我們都不禁別開了臉去,更不約而同的,我們兩個都臉紅了,我們肯定是想到同一件事了。
 
當下的感覺相當尷尬,但同時卻又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在瀰漫着。
 
「傻B你真的好討厭。」
 
「妳這妖女也是很討厭。」
 
我們彼此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