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底,我現在做的事情是正確嗎?
 
在放學之後回到家中,我反覆地思考這一個問題。
 
我認為肥宅師兄應該要把他的心意告知愛恩知道,這是因為要把握當下,把握當下的這個感情。
 
並不是讓感情隨着時間而被消化,或者愛恩在某日出了意外才對着她說。
 
人生幻變,實在應該要珍惜和把握當下。
 


我是我的想法。
 
但是,我的想法卻和肥宅師兄的想法起了衝突。
 
肥宅師兄對我說這是他自己的事,作為外人的我,不應該插手。
 
他更說了些甚麼「不要想節外生枝」,也說「愛恩應該是要和田居在一起」,甚至各種不同的說話,告訴我知道為何他不對愛恩說出心聲。
 
現在冷靜地想一想,我覺得他說過的那些說話,都只是一大堆藉口。
 


我覺得肥宅師兄是在保護他自己的真實想法,所以就拿出這些藉口來應付這個不怎聰明的我。
 
細心想一想,他的說話是存在各種矛盾,但我現在不去指出來了。
 
現在我最想確定的是,到底自己要插手肥宅師兄的這件事,是對的,還是錯的。
 
今天我已經惹得肥宅師兄非常生氣,讓我第一次看到他發脾氣的模樣。
 
「被綿羊反咬了一口。」
 


我躺在床上,以說話把當時的情況和肥宅師兄的模樣總結。
 
是的,一向性情溫和的肥宅師兄,在那個時候竟然氣得變成這個樣子,實在可怕。
 
假如我繼續插手於此事情,肥宅師兄的這張臉,我肯定會在某一日再次出現。
 
甚至,我以後和他再不是朋友,我們會因為這件事反目成仇。
 
「所以,我應該怎麼做才是好最好?」
 
繼續躺在床上的我,望着天花板問道,不過沒有人回答我的問題,包括我自己。
 
「喂,哥哥。」
 
正當我因為問題沒有得到解答而想要嘆氣時,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叫了叫我,並走進了房間來。


 
我把身子坐直,望着她,問道:
 
「怎麼了?」
 
「聽說,你今天把媽媽搞哭了呢。」
 
「是啊,我不小心就……我是有好好道歉的。」
 
當時真的沒想到會惹媽媽哭了,她當時哭得就似個小孩一樣。
 
不知道的話,旁人以為我在欺負她。
 
「不過,哥哥到底對媽媽做了些甚麼啊?」
 


「我…我只是,對她說了句話而已。」
 
「說了甚麼?」
 
「可以不說嗎?好害羞啊。」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突然就坐到我身旁,用力扭我的耳朵,害我發出「痛痛痛」的慘叫聲。
 
她這個舉動是在叫我不要抵抗嗎?還是先讓我耳赤了,好讓我已經得到了害羞時的特徵,這樣我就不必害怕害羞這件事?
 
總之,她就是想要讓我說出來,於是我鼓起勇氣,說:
 
「我愛妳…」
 
「吓!?」


 
「我是對媽媽很認真說了這一句話。」
 
「哇!戀母情結耶。」
 
「甚麼鬼,我只是覺得,如果當下我不說出來的話,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說。」
 
誰能知道我明天會不會就此結束生命,或者是媽媽她。
 
所以,我才會在當下的一刻有感而發,認真地對媽媽說出這句話,感謝媽媽一直以來的照顧和養育。
 
不過,要我現在再說一次,我應該帶不出當時的那種感覺。
 
那是氣氛和我之前所經歷到的事情所交織出來而生的感覺,可遇不可求,迫也迫不出來。
 


大概可能是太過情深,所以才使媽媽感動得忍不住就哭了。
 
「啊………」
 
聽到了我的說話,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望着我,發出輕巧的驚訝聲音。
 
「總覺得,哥哥好像變得成熟了呢,還是說,變得更土氣?」
 
「妳才土氣。」
 
「不過,土氣的哥哥我還是很喜歡。」
 
「可以不要加上『土氣』這個形容詞嗎?」
 
「不很是很好嗎?正因為哥哥的土氣,所以才有溫暖的感覺,如果這個世界上都沒有人土氣了,那還會有誰突然很情深的說一聲『我.愛.你』呢。」
 
她的話說到最後,突然就把臉迫近我,幾乎是男生把女生壁咚的那個距離,實在嚇到我。
 
把臉迫近過來的她,直視我的眼睛,我已經可以從她的眼睛中,看到自己慌張同時泛紅的臉。
 
「哈,笨蛋哥哥。」
 
我還未搞清楚現在到底是怎樣,就被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用力彈了一下額頭。
 
惡作劇!惡作劇!這個妹妹太頑皮了。
 
成功對我惡作劇的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隨後把臉退回去,並彈起了來,準備離開房間。
 
不過在走到房門的時候,她好像想起了甚麼,因而停下腳步,把臉轉過來對我說:
 
「歐泥醬,大薯嘰。」
 
甚麼「大薯嘰」的,發音都不準就別不要用日文來戲弄我。
 
還對我單眼送出飛吻,這個妹妹啊。
 
不過,即使她的說話對我充有惡作劇的成份,但聽到了後,還是覺得心裡一陣甜。
 
當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離開了房間,回到她的房間裡玩電腦遊戲後,我繼續「大」字型的躺在床上去。
 
繼續去思考剛剛沒得到答案的問題。
 
我望着天花板,而那個天花板,很奇怪地殘留着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的說話聲,這就是繞樑三日?
 
到底是天花板真的殘留了她的聲音,還是我耳朵不靈光,抑或是大腦開啟了重播功能,我實在不知道。
 
我只知道,小紫有一句話我很在意。
 
雖然我是的想法是很土氣,但正因為這樣,才有溫暖的時刻,如果世界上再沒有土氣的人,那麼那裡還會有人突然情深地說一聲「我愛妳」。
 
如果我連我都不去幫助肥宅師兄,那麼還有誰會去幫助他?
 
小紫的那一句話,引伸出我這一句話。
 
而我這一句話,就是我所提問出的問題最好的回答。
 
這次的事情,已經不是對和錯的事情了,更加不只是肥宅師兄的事情,也是關乎到我自己的事情。
 
作為我羅天從這一個人,站在我這個位置,一個只能夠由我去幫助他的一個位置。
 
如果我就此收手,袖手旁觀,那樣的一個我,品德實在低劣了,連我自己都會討厭自己。
 
我認為,人生的意義在於自我創造和體驗。
 
我希望自己是個怎樣的人,我就應該要做怎樣的事情。
 
而我,羅天從,並不是一個無情無義的人,所以,我要去幫助肥宅師兄。
 
身為肥宅師兄的朋友,如果連我都不幫忙他,不推動他去表白自己的心意給愛恩知道,那麼還會有誰去幫助他?
 
社工?老師?保安叔叔?心理學家?
 
不!
 
以上的人都不會幫助他,因為肥宅師兄是絕對不會向這些人求救。
 
他寧願讓這種感覺隨時間被消化,他寧願把這份心意帶到地府去,也不願告訴愛恩知道。
 
我誤打誤撞地知道這件事,作為羅天從這一個人,我是應該要幫助肥宅師兄的。
 
這也是為了愛恩她,不論愛恩在知道肥宅師兄的心意後,是拒絕還是答應,我認為她都應該要知道,這樣她才能夠有選擇。
 
選擇在知道後珍惜對方的存在,還是繼續向對方當朋友,或者其他。
 
總好比在全不知情的情況下,連個珍惜的機會都沒有,就讓這個感覺埋在地下去。
 
「決定了!」
 
我對自己說。
 
同時在心裡再對自己說一次,這次的事件已經與對或錯無關係,而是作為一個人的應該要做的事情。
 
也不單單只是關乎到肥宅師兄一個人的事,也關乎到愛恩,甚至我。
 
而這一刻,我的腦袋清晰了起來,仿佛是下過暴雨後的大晴天,所有烏雲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很清楚我接下來應該要做甚麼。
 
沒錯,做我最會做的事情。
 
利用文字,把我的想法,把關於這件事的一切想法,全部用文字用句子用章節去表達,傳達肥宅師兄的心裡去。
 
這是肥宅師兄教會我的事情,小說是傳達訊息的媒介之一。
 
而今天,我要把我從肥宅師兄身上所教到的觀念,活用出來。
 
我要為肥宅師兄寫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