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珍惜身邊的一切,家人、朋友、心情、愛意、時間等等的作品,多不勝數。
 
單單是歌曲,就可能有千首萬首是講愛要及時或珍惜時間。
 
會有這麼多作品是以珍惜為題材,除了是因為容易使人有所共鳴之外,就是因為珍惜這件事是非常非常地重要。
 
有香江文創小說創作這一事在身的我,其實是可以借個小說,借一首歌,或者借一個作品,來向肥宅師兄表達我的想法。
 
但始終這些創作不屬於我,沒有我的靈魂在裡頭,所以沒辦法適當地表達出我的想法。
 


在些網路作者,會找一首歌,說這是他小說的主題曲。
 
但因為這首歌在創作的當時,並不是要配合小說或者因它而生,所以所謂的主題曲大多都不到題,或者擦邊。
 
假若真的是想要讓自己的小說有一首主題曲,最好當然是自己創作,而不是在網上找一首歌,說成這是小說的主題曲。
 
這樣做才能到題,才不會是擦邊,才能完好地表現出這部小說故事。
 
所以,即使我有要務在身,我依然會為肥宅師兄的這一件事而執筆進行創作。
 


不過,香江文創小說創作的事情,的確是迫在眼前,所以我不能夠花太多時間去進行給肥宅師兄的小說的創作。
 
我得爭取任何時間。
 
因此我決定不用電腦書寫,而是回到原始。
 
是的,我用手寫。
 
這樣很辛苦,也很高難度,因為寫錯了的過要改正是非常麻煩和困難。
 


但這樣做我可以在不同時候,都能夠進行創作-------
 
在家時,在上課時,在小休時,在午飯時,在社團活動時。
 
我也能在每個地方進行小說創作-------
 
在排隊,在床上,在站着,在躺着,在廁所。
 
利用電腦進行小說創作,雖然在創作時很方便,但就對地點和時間有所局限了。
 
手寫好,還是電腦輸入好,我不在評論,它們都各有好處,也有壞處。
 
總之,我利用手寫,把創作時間縮短,由本來的六天,縮短成四天。
 
剛剛好趕得上在本週的星期五完成,要是錯過了星期五,就得等到星期一了。


 
等到星期一的話,我相信我是沒有心機在星期六日寫香江文創的小說,因為心思都在肥宅師兄的事情上。
 
這件事沒有解決,我就集中不了精神啊!
 
雖然我總算趕得上時間完成我的小說,但代價是我的手側染上了一層黑鉛色,以及半盒自動鉛筆筆芯。
 
當我完成了後,我都沒有做甚麼檢查,因為時間不夠,再說我的精神也相當疲累,拿不出精力去檢查錯字或不通順的地方。
 
我知道我這樣的偷懶,被愛恩知道的話,絕對會被她狠狠地罵一頓。
 
說我不是個稱職的作者,說我懶惰,說我不合格,然後對我思想進行再改造。
 
但職時務者為俊傑,特別的情況,特別的處理,做人總不能一支歌唱到老。
 


結果,在星期五下課之後,我就帶齊所有原稿紙,前往戲劇社,尋找肥宅師兄。
 
說真的,自己是完全沒有想過在他怒不可遏的那天過後,是否還有到活動室去。
 
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大發雷霆後,就會因為怕大家再見面的時候尷尬,從不想再於對方面前出現。
 
我自己在那天過後,就因為手寫小說的事情,並沒有到活動室去。
 
畢竟不可以讓肥宅師兄知道我繼續在插手此事,他一定會氣炸。
 
所以我是沒有到過活動室去,也不知道肥宅師兄在那天之後到活動室去。
 
我應該問問田居社長情況如何,或者愛恩,看看肥宅師兄有沒有在迴避我。
 
但太遲了,因為我現在已經來到戲劇社活動室的門前。


 
到底肥宅師兄在那天之後有沒有迴避我,我推開門就知道。
 
救神拜佛,請不要迴避我啊,肥宅師兄!不然我就得想辦法找到你了!
 
默數三聲,然後我推開了戲劇社活動室的門。
 
放眼過去,所有擔心都煙消雲散。
 
肥宅師兄和愛恩就在活動室裡邊,一如以往地做她們正在做的事情。
 
男的在用手提電腦進行小說創作,女的就在玻璃窗前遠眺。
 
我安心地呼出一口氣,因為肥宅師兄沒有迴避我,相反,這幾天我一直不見人影,看起來似是我在逃避他。
 


在安心的同時,我也在心裡提醒着自己,現在還不是時間讓肥宅師兄讀我的手寫小說。
 
那是因為愛恩在場。
 
如果我讓肥宅師兄讀,那麼愛恩也會自動前來讀我的小說,為我評分和給意見。
 
我總不能只讓肥宅師兄讀,而不讓愛恩讀吧?
 
假如愛恩讀了,我認為她就會發覺到事有不對勁,肥宅師兄一直暗戀愛恩的事情,就會被發現。
 
到時候情況就不是肥宅師兄把心意告訴愛恩知道,而是愛恩自己發現了。
 
這是主動和被動的分別,所得出的感覺大不相同。
 
所以我先把手寫稿摺起來,放在褲袋,然後若無其事的走到他們身邊,說:
 
「好久不見了。」
 
我擠出笑容,和肥宅師兄及愛恩打招呼。
 
肥宅師兄望了望我,然後低頭回去處理小說的事情。
 
果然,即使他沒有迴避我,但經過一次的大發雷霆,我和他始終是起了一個隔膜。
 
不過這樣的一個隔膜,卻能一言道破。
 
我和小紫時不時都會因一些事情大大地吵架一場,然後進入冷戰。
 
但最後還是靠着一般的說話,把關係修復得比以往要好。
 
所以我並不擔心這個隔膜會影響我和肥宅師兄之間的感情,以及我接下來的行動。
 
「羅天從,你好一段時間沒有在這裡出現。」
 
「是的,因為女子網球社有些事情,把我叫了過去。」
 
「你跟我來,我有事問你。」
 
突然間,愛恩拉起了我的手。
 
她的手掌有點涼,也很柔軟嫩滑,這一下拖手,我不禁心跳加速。
 
這個心跳加速有一部份是肌膚的接觸,而另一部份是因為不安和害怕。
 
愛恩把我拉出活動室,帶我到走廊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更把我迫到牆角去,完全不讓我逃走。
 
我既是害怕,但同時興奮,全身的血液沸騰了起來。
 
「有…有甚麼事?」
 
難…難道…我羅天從,在今天,被女神選上了?
 
「先別誤會,我只是對最近發生的事情感到奇怪,所以想問你,請你打消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
 
果然,我就知道自己沒那麼好運。
 
會被女神或者學園偶像倒追,只是那些日本輕小說的公式化情節。
 
「我問你,羅天從,四天前,承澤是不是生你的氣?」
 
「啊…是的,我們因為觀念的不同而有所衝突。」
 
雖然我沒有說明清楚,但事情在表面上就是這樣。
 
「好,我再問你,在這一個月,你有沒有察覺到承澤有甚麼古怪行為?」
 
「呃……古怪行為啊…」
 
和別人打架?看到田居和愛恩在一起時會覺得悶悶不樂?
 
我回答說:
 
「我只知道打和別人打架,以及有時候悶悶不樂,在幾天前還發過脾氣。」
 
我散略了某些細節,沒有向愛恩說,而我也沒有說這一切都是因為她。
 
「嗯,的確,承澤的行為最近十分古怪。」
 
「哈哈…也是呢。」
 
「羅天從,說說看他很為古怪的原因。」
 
愛恩說得好像因為我和肥宅師兄都是男生,所以會了解他的行為反常的原因。
 
雖然我和肥宅師兄同樣是男生,但這樣是不代表我會了解他的想法。
 
我是知道肥宅師兄行為古怪的原因,但難道現在要我說都是「因為愛恩妳」嗎?
 
我當然不會這樣說,所以我回答:
 
「或者,是一個月一次的那種事吧。」
 
「男生也有?」
 
「男生也有男生的煩惱。」
 
是啊,一個月裡邊總有一兩滿腦子裡都是關於女生的事情。
 
我的話說到這裡,愛恩瞥了瞥我,一臉懷疑。
 
「羅天從,我不懂男生的那種事,而且我也不相信你所說,但,如果你對承澤的古怪行為有頭緒,請記得告訴我知道。」
 
「喺。」
 
對不起,愛恩,雖然我知道,但我實在不可以說出來。
 
但是,我相信妳即將知道答案,因為我將要用我的小說,把我的想法轉達給肥宅師兄知道。
 
然後讓他明白到,心聲是應該要被說出來,心意是應該要表達。
 
而並不是要等到後悔莫及的時候才講才表達,也不是讓感覺被時間消失然後排出。
 
無論是感情,還是來自上天恩賜的小說靈感,都應該要好好珍惜,好好把握,然後好好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