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愛恩在走廊的暗處交談過一兩句之後,我們就返回去了戲劇社活動室去。
 
剛回到去,我就感受到來自肥宅師兄的視線。
 
他望着我,也望着愛恩,很明顯這是想知道我和愛恩在走廊上做了甚麼的視線。
 
顯然,肥宅師兄在擔心我會對愛恩說出他的秘密。
 
肥宅師兄不單單用不安的視線來回望我和愛恩,他甚至出言,說:
 


「呵呵,你們去那裡了的?」
 
「沒甚麼,和他聊一聊而已。」
 
愛恩雙手抱胸,並用眼神比了比我。
 
當下,我立即感覺到肥宅師兄帶着猜疑的視線,這種視線來回掃着我身邊,叫我好不自在。
 
「聊了甚麼的?是關於日常事情的?」
 


「適時指導新手,是前輩的責任。」
 
「啊啊,所以是聊了小說的話題的?」
 
「對。」
 
愛恩竟然說了個謊,她明明是問我關於肥宅師兄的事情。
 
為什麼她要對肥宅師兄說謊呢?我實在想不通。
 


在愛恩的話聲落下後,她就擺出一副興趣缺缺的模樣,並走了開去,看來是不想再講這個話題。
 
也是呢,謊話越說越多,就很容易出現破綻和矛盾。
 
如果愛恩想要隱瞞過向我問關於肥宅師兄的事情之事,最佳的方法就是在這刻終止話題。
 
愛恩走了開去,回到窗前,抱着胸,繼續安靜地遠眺窗外的風景。
 
她就似一隻小貓,既美麗,又神秘,當下實在不知道她在想些甚麼。
 
肥宅師兄也沒有去解讀愛恩的行為,他在愛恩走開去了後,就立即向我投來視線,以視線對我說:
 
「天從,別做蠢事!」
 
對於肥宅師兄的視線,我立即別開臉,當作沒看到。


 
同時心裡說了一聲對不起,因為我即將要做一件蠢事,畢竟我不是一個聰明人。
 
接下來,回到之前的狀態。
 
愛恩繼續遠眺風景,而肥宅師兄就繼續利用手提電腦處理小說的事情。
 
而我就學愛恩一樣,遠眺風景,當然,我的心思並不在風景之中,我只是在等時間到,等愛恩離開學校的時間到。
 
只要愛恩從活動室中離開,我才可以走下一步,把我手寫的小說給肥宅師兄閱讀。
 
借助小說的力量,和肥宅師兄溝通,把我想要帶出的訊息,傳達到肥宅師兄心裡去。
 
以往,我總是覺得四時正這個時間很快就會到來。
 


除非有意外,否則愛恩一定會在四時正離開學校,前往醫院去探望明悕這位好姊妹。
 
但今天,卻覺得特別難等到,特別是在三時五十九分這一刻,那六十秒簡直有好幾個小時那麼長。
 
然而,終於,來到了四時正。
 
比報時器還要準時,當秒針走了一圈,當分針和時針同時跳動,愛恩就已經行動起來。
 
「先走,明天見。」
 
愛恩撥了撥她左長右短的後髮,背起了單掛式書包,和我們道別後就離去。
 
我和肥宅師兄一如往常般向愛恩道別,然後目送她離開活動室。
 
隨後,她的倩影就在活動室內消失了。


 
看到她的倩影消失在活動室,一種空虛的感覺便湧了出來,因為和愛恩待在一起的日子又失去一個了。
 
但我立即甩開這空虛感,因為目前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
 
當下,我立即對肥宅師兄叫了一聲。
 
然而,同一時間,肥宅師兄也叫住我。
 
因為我氣勢不及他,所以我想要講的說話被打斷了。
 
「天從,你想要做甚麼?」
 
肥宅師兄沒有用上「的」這個尾語,他現在是認真模式之中。
 


而在這個模式下的肥宅師兄,已經察覺到我將會有所行動。
 
也是呢,畢竟我有幾天沒有到來活動室這裡,但今天又突然地出現,肥宅師兄不可能不察覺到我有古怪。
 
事情敗露,那麼我也沒必要裝模作樣,隱瞞甚麼,再說我也沒有必要這樣做,因為現在正是要亮牌的時候。
 
「肥宅師兄,我想讓你讀一讀我的小說。」
 
我從褲袋裡把摺起來的手寫小說拿出。
 
「我記得,肥宅師兄你曾經教導過我,小說是一個傳達訊息的其中一個媒介,是一個溝通,所以,我寫了一篇小說,希望能夠借此和肥宅師兄你說明我的想法。」
 
老實說,講出這一番話的我,是覺得非常害羞。
 
但現在並不是害羞的時候,如果我想要幫到肥宅師兄,我就不能夠害羞。
 
「天從…你。」
 
「肥宅師兄,請你讀一讀我的作品,讀過了後再作任何的評論。」
 
無論是對於小說的內容,還是從中要帶出的訊息。
 
講話了這句話後,我雙手遞出我的手寫小說。
 
這刻,肥宅師兄「嗚」了一聲,因為他留意到我握筆的那一隻手,被染上了淡淡的鉛黑色。
 
染上了鉛黑色的手,證明了我是用了多少汗水去寫這篇小說,證明了我是多麼想肥宅師兄明白到我的想法,我是多麼想要幫助他。
 
所以,肥宅師兄接下來了,他接下了我雙手遞上的手寫小說。
 
雖然他未有立即看,但雙手已經在激動得震抖。
 
「天從。」
 
突然,他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告訴過你,不要再理會這一件事,為什麼你就是不願意聽我說。」
 
「因為肥宅師兄對於愛恩的感情,我認為-------」
 
「閉嘴!住口!」
 
「嗚……」
 
「你對於這件事又懂些甚麼!?你甚麼都不懂!但還是要來搞風搞雨啊!」
 
「我只是-----」
 
「你就是喜歡強迫別人去接受你的想法,如果對方不接受,你就用上各種手段,那怕這件事根本從頭到尾都與你沒有關係!」
 
肥宅師兄的情緒越來越激動,他幾乎是咆哮的聲音,把正在製作道具的戲劇社成員嚇得愣住。
 
不要說他們,就連我也被嚇得愣住,我從來沒有見過肥宅師兄這麼激動。
 
「那是因為如果把感情------」
 
「煩死了!你這種天真的想法!」
 
這咆哮的一聲,把我嚇得後退,當下肥宅師兄的氣勢有如田居社長一樣。
 
我現在真想逃到田居社長身後,讓他保護一下我。
 
但田居社長今天被女粉絲纏得厲害,到現在都未能夠擺脫她們。
 
「羅天從,我不會再對你客氣,我已經警告過你不要插手這件事,但你不聽!你不聽!你不聽!」
 
情緒激動中的肥宅師兄,突然拿着我手寫的小說,雙手高舉。
 
「很好,既然如此,你那些帶着甚麼訊息的的小說啊!」
 
一下撕裂的聲音響起。
 
然後是兩下,三下,四下,五下!
 
隨後,一片片被寄託着想法和訊息的碎紙從天而降,如雪如霜。
 
也如火山爆發後的灰燼。
 
自己不知用了多少心機和汗水寫出來的作品,連閱讀都沒有,就成了碎片,飛舞在我眼前。
 
當下,我呆住,愣住,連呼吸都忘記,靈魂簡直在我身體中被抽出。
 
「羅天從,現在不是你滾蛋就是我!」
 
他說,在我面前那個我仿佛不曾認識過的肥宅師兄說。
 
我低下頭,含着恨,咬緊牙關,我這是在防止自己失控,但顯然沒有效果。
 
「你這個白痴!」
 
這是我立即叫出來的一句話。
 
「說甚麼不懂不懂!因為你根本從來都不想有人去懂!你甚至連你自己是甚麼想法都不懂!你是想要我看到一個人在自殺,也不去救他嗎?同理,你是要我看到你現在這樣而不出手救你嗎?」
 
「是!正是這樣!」
 
「我做不到!因為這是我作為一個人必須要做的事情!我不去做,就沒有人會做!所以我才會站在這裡!但你,但是你!你竟然!頑固到極點!你這個不明白事理的傢伙!」
 
會叫人打架的火藥味正在散佈,濃烈得叫人被嗆到。
 
戲劇社的各位馬上介入於我們當中,要阻止我們出手打架。
 
但當他們要這樣做的時候,我下了一個決定,決定了要做這一件事。
 
「好,既然你自己不會說,就由我來代替你說。」
 
「羅天從,你有膽試試看!」
 
這刻,局勢向我斜倒過來,肥宅師兄的臉色瞬間發青發慌。
 
愛恩離開了活動室沒多久,現在追上去,一定可以追上愛恩的腳步。
 
只要追上愛恩,我就會把這一切,整件事都告訴她知道。
 
這樣做實在沒甚麼意義,因為心聲這回事不是當時人說就沒有價值,以後要對質,肥宅師兄也可以死口不認。
 
但面對現在這個情況,總比石沉大海來得要好。
 
我下定了決心,立即轉身就跑,奪門奔出活動室。
 
「羅天從你這混蛋!」
 
肥宅師兄狠狠地罵了一聲,以阻止者的身份,拼命追截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