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如逃命的一樣,我在學校走廊上極速狂奔,向着地面層猛跑。
 
而在我身後,就是急趕過來要追殺我似的肥宅師兄。
 
我所讀的香江中學佔地面積並不小,是一個要顧用到保安的大小。
 
要在這個闊大的學校裡,尋找到一個人,除非是在上課時候,否則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
 
再說,香江中學有在東南西北方都設有出入口,要尋找一個正在離開學校的人,就變得更加困難。
 


但這是對旁人來說。
 
我知道從香江中學前往聖本善私家醫院要怎樣乘車,我也知道距離車站最近的出口在那裡。
 
我可以肯定愛恩是在前往那個出口的路上。
 
我要趕上她的腳步,不能讓她走遠,因為現在是最後的一個機會,是最後一個向愛恩說明所有事情的最後機會。
 
要是錯過了,我不知道肥宅師兄會怎樣對待我。
 


我只知道,他這一份對愛恩隱藏着的心意,將會石沉大海,肥宅師兄到死也不會把這一份心意說出口。
 
心意是應該被及時表達,應該要被適當地表達,而不是被永遠地隱藏。
 
一思及此,我的步伐便加快起來,向着愛恩會在的地方三步拼兩步狂奔過去。
 
在我身後的肥宅師兄緊隨,每步每步都用力地踏在我影子上去。
 
逃亡與追殺所爆發出來的腳步聲,由走廊響至樓梯間,由戲劇社活動室所屬的樓層響至地面層去。
 


每個擋在我們面前的同學,都如同被摩西分隔的紅海一樣,分成兩邊,免得被我們撞飛。
 
即使我路上遇見老師,我也不願減速,那怕只有一丁點。
 
為了把肥宅師兄的心意告訴給愛恩知道,就算在事後被記一個大過,我也沒關係。
 
因為這是作為一個人,作為羅天從的這個我,要做到的事情。
 
「給我站住呀!!」
 
不知道那來的爆發力,肥宅師兄在樓梯間竟然漸漸地拉近與我的距離。
 
有好幾次在轉彎位,我差點就被他抓到了後衣領。
 
不過在最後的一層樓梯,我鼓起出用氣,一次過跳了好幾階樓梯,當中的離心力幾乎把我心臟嚇了出來。


 
這一跳我又再次和肥宅師兄拉開至原本的距離,也因為這一跳,我來到了地面層。
 
着地後,我的腳掌和小腿都感到一陣痛,我但沒多理會,立即就跑,狂衝向學校其中一個出口。
 
從有蓋的地方,狂衝到露天的地方,太陽的光直照着我,光線也把我眼前一個女生的倩影打亮。
 
沒錯,是愛恩!愛恩就在我眼前!
 
為了叫住她,我大聲呼叫出她的名字,而她也因為我的呼叫聲而停住了腳步。
 
「嗯?」
 
愛恩回頭一看,就看到我直奔過來的身影,猶如一架失控的跑車在奔跑。
 


「愛恩!不要走!我有話要跟妳說!」
 
我傾盡了氣力,使得我在全力奔跑的同時,清晰無誤地講出這一句話。
 
然而,這一句話,卻使我露出了破綻。
 
還是說,在危急的關頭,人是能夠不顧一切的去行動。
 
「閉嘴!羅天從!!」
 
「嗚呀!!」
 
明明剛才我一口氣跑了好幾階樓梯,應該拉開了和肥宅師兄的距離,但不知道在何時,他又把這段差距追回來。
 
甚至在這一刻,他拼發出最後的力量。


 
利用奔跑的速度,順勢地跳,「碰磅」的一聲猛虎般把我撲倒在地上去。
 
「閉嘴!閉嘴!閉嘴!」
 
肥宅師兄雖然不是超胖的宅男身型,但卻是有一定的重量,被他壓得死死的我,明白到泰山壓頂是甚麼感覺了。


 
但我會不抵抗嗎?才不會!
 
為了這次的事件,我花盡心思去安排萬聖節活動,也花了時間去手寫小說,也花了氣力和賭上了感情衝到這裡來,我會就在這裡乖乖被壓死嗎?
 
「你這個!你這個!你這個!」
 


我一個反擊,雙手死死地抓住肥宅師兄的臉,抓得他眼鏡也掉下來,並使出全力向後用力推去。
 
「閉嘴!閉嘴!閉嘴呀!!」
 
但有地心吸力的幫助,肥宅師兄依然把我壓得死死,身體一點也擠不出來。
 
我們兩個人互相撕殺,各不相讓,一整個戰況陷入了僵局。
 
不過僵局只存活了一兩秒,然後就被兩個巴掌殺死。
 
啪嗞!啪嗞!
 
回過神來,我的臉上已經有一個紅色的手掌印,肥宅師兄也有一個。
 
兩個男生,當場呆住,以為自己被雷電劈到。
 
「成何體統!兩個人給我閉嘴然後站起來!」
 
女王一聲下令,誰也不禁抵抗,我們這兩個男生如狗一樣乖乖聽令和行動。
 
我們兩個在地上分開,肥宅師兄順便把眼鏡拾回,然後一起站起,再來就是多吃一次巴掌,兩個人都有吃到。
 
「檢討你們的所作所為!學像個流氓一樣!學像個畜生一樣!有沒有受教育!?」
 
「對不起。」
 
「對不起。」
 
「羅天從,給我說話。」
 
我站得直直,叫了「喺」一聲,猶如是一個士兵面對長官一樣,隨後說:
 
「愛恩,其實肥宅師兄他一直都對妳------」
 
「閉嘴!給我閉嘴呀!」
 
肥宅師兄用手把我的嘴掩住,打斷了我的說話,但是愛恩立即把他和我分開,喝令道:
 
「我現在要聽的是羅天從的說話,別給我出聲,我之後會再給你說話的機會。」
 
「嗚………」
 
面對女王,肥宅師兄不敢多發一言,只能乖乖聽令。
 
愛恩對我點頭,示意繼續說,把我要說的話說下去,而我這次一口氣地說出:
 
「其實肥宅師兄他一直都喜歡妳的,愛恩!」
 
青春劇的對白被我叫出,小說一樣的情節在這一刻上演,不過我們的女主角在聽到說話之後沒有多大反應。
 
她望向肥宅師兄,表示現在換他說話,而他說:
 
「不是這樣的,羅天從瘋了,胡說八道,造謠生事,我都不知道在那裡得罪了他,他這個人,其實骨子裡都壞透,他---------」
 
肥宅師兄不斷說話,但愛恩半點反應都沒有,她只直望着肥宅師兄,一句話都沒有。
 
我不知道這是表示些甚麼,或者可能是在表示「說啊,繼續說下去啊,看你能扯到那裡去」。
 
雖然我不知道,但肥宅師兄清楚明白愛恩這個只望着他又不給出半句話向反應的行為代表了甚麼意思。
 
所以,他沒有再講下去,只是承認了一件事。
 
「對,羅天從他說的是事實。」
 
「你承認了,承澤。」
 
「是這樣沒錯啊!其實從小時開始,我就一直暗戀妳,可是,可是,可是我也是一個有自知自明的人!
 
在愛恩妳身邊的追求者,無論身形、學識、運動能力、甚至財務,每一樣都是我拍馬也追不上。
 
試問這樣的一個我,還有甚麼資格對妳說出『我喜歡妳』這樣的說話。
 
特別是和田居相比,我更覺得自己是比不上他,他和妳有默契,害怕的事物也一樣,想法也非常接近,無論在誰的眼裡,妳和他都應該是一對天作之合。
 
妳是應該和田居在一起的,而不應該是要聽到像個這樣的一個肥宅的說話,不過,現在……羅天從他已經把這一切都說出來了。」
 
肥宅師兄在說過後,依然低下着頭,甚至輕微地發出含恨的抽泣聲。
 
而愛恩也只是安靜地望着他,沒說半句話。
 
這刻,我們三個人都沉默起來,但幾秒之後,愛恩便把沉默打破。
 
她伸出了雙手,捧住了肥宅師兄的臉頰,然後很輕的把他的臉捧起,好讓兩人的視線能夠對上。
 
「承澤,我和你認識了幾多年?」
 
「從我有記憶開始…是有十四年。」
 
「原來已經有十四年,不經不覺。我還以為這個十四年,已經讓你清楚了解我,但原來還不是。」
 
「我………」
 
「聽好,我只說一次。一個團隊裡,不需要兩個領袖,一個山不能容立兩雙老虎,君王所需要的並不是君王,而是臣子。」
 
愛恩的話聲落下後,把伸出手的雙手收回。
 
沒有了雙手的捧住,肥宅師兄的頭並沒有因此而低下,反而繼續睜着眼,直望着愛恩。
 
「承澤,對於戀愛,我現在並不希望,現在我只打算升讀大學,所以無論是誰,對於我的追求我一律拒絕。」
 
「……………」
 
「所以,請耐心等待。」
 
我不明白愛恩的說話,但肥宅師兄卻明白,從他在聽完愛恩的說話之後打起了顫抖的反應,我就知道。
 
「羅天從!」
 
「喺!」
 
「以後不准多管閒事。還有。」
 
突然,非常的突然,愛恩竟然,她竟然,吻了我的臉一下!
 
當然是間接的。
 
她用手指按了按自己薄桃色的嘴唇,接着把這隻手指輕按到我的臉上去。
 
原本因為吃下了兩個巴掌而紅卜卜的臉,現在變得更加紅,甚至發燙。
 
「做得好,這是獎勵。」
 
「謝…謝…」
 
我呆住,甚至覺得整件事情非常不真實,即使是如此的間接,我也是受寵若驚,心臟都受不了。
 
留下了這些說話,以及獎勵,我們兩個發呆了的男生,就這樣望着愛恩的倩影遠去。
 
最後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而我們兩個繼續在原地發呆了接近五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