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發呆了五分鐘過後,我們兩個來到了學校的小食部那裡。
 
會到那裡去的原因,其實是肥宅師兄的邀請。
 
我以為,在剛才的事情過後,我和肥宅師兄的友情應該要就此告終。
 
但萬萬沒想到,他還會邀請我到小食部那裡。
 
他點了些燒賣和牛肉球,還有巧克力味的牛奶。
 


我只點了兩份燒賣,還有紙包果汁。
 
我們兩個男生,就坐在小食部旁邊的餐桌前,吃着我們各自所點的小食。
 
與我成對面坐的肥宅師兄,並沒有說話,只埋首於吃,而我也是一樣。
 
兩個男生都沒有說話,只是同樣的埋首吃着,氣氛相當尷尬。
 
而只消一會,我們兩個都把點來的小食吃光,但卻沒有說上一句話。
 


沉默,然後又是一段沉默,再來也是沉默。
 
沉默得叫我們都聽到風扇轉動的聲音、遠處街道上氣車駛過的聲音、樹上鳥兒吱吱叫的聲音、葉落的聲音。
 
兩人的視線都投落在盛載食物的盒子上,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交匯過。
 
當下我在想,是不是應該離坐而去比較好,或者應該要向肥宅師兄道歉,畢竟我是在管他感情上的事情。
 
果然是應該要道一個歉,所以拿出勇氣,說:
 


「對不起。」
 
「對不起。」
 
瞬間,兩人的聲音重疊起來,是我和肥宅師兄的聲音。
 
我想要講的說話,被肥宅師兄的話聲打斷,這刻我先住口不說,讓肥宅師兄先把他的話說好。
 
「明明這是我自己的事,但竟然要天從你插手於其中,我真是很不濟。」
 
「要道歉的人是我才對,畢竟肥宅師兄已經告訴過我,不要理會此事,可是我…真的對不起。」
 
「不過,正因為天從,我才明白到自己原來還不了解愛恩她,甚至明白到各種事情。」
 
「呃……不過,還是很抱歉就是了。」


 
這一刻,我們兩人終於把凝固在食物盒子上的視線移開,四目在當下這一刻對上。
 
肥宅師兄苦笑了一下,繼續道:
 
「雖然天從這次實在是太多管閒事,但是在做一件正確的事情,愛恩對你的獎勵就是最好的證明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隱隱約約地感覺得到殘留的溫度,仿佛愛恩的嘴唇是真的吻過我臉頰。
 
回想起當時的情況,心裡立即小鹿亂撞了。
 
畢竟,這個獎勵,是來自公認的校花,如雪如冰一樣的女王啊。
 
「我不是很懂,肥宅師兄,愛恩既在怪責我,但同時又稱讚我。」
 


「她是怪責你多管閒事的一面,畢竟別人的感情事,你是不應該以這種方式去介入,但同時,愛恩是在稱讚你的想法,以及你的單純。」
 
我的想法……嗎?
 
是指我認為心意是應該要被表達,就似是創作靈感應該要被適當的運用,而並不是讓其被時間消化然後排出,的這個想法嗎?
 
這一個想法我沒有跟愛恩說過,她是怎麼會知道?
 
難道在不知不覺間,我的想法已經被愛恩讀懂了?怪不得愛恩好像都知道我有些時候會幻想我和她有發展的機會。
 
我一邊感到錯愕,一邊聽肥宅師兄繼續說:
 
「正因為天從單純的想法,所以才使我一直收藏在心裡打算到死也不會說的心聲,傳達到愛恩那裡去。」
 
「我…我沒有那麼偉大。」


 
「如果沒有天從,我的心聲便沒辦法傳達,有一些事情,我也永遠不會知道。」
 
「知道了甚麼?」
 
「就是愛恩的想法。」
 
我記得在當時愛恩聽到了肥宅師兄的表白後,是有講過些話,但我完全聽不懂就是了。
 
好奇心讓我想知道肥宅師兄明白了些甚麼,但我覺得接下來已經不是我應該要去插手或者觸碰的範圍。
 
這次我已經插手得太多了,觸碰到的東西也太多了。
 
所以,我不應該追問,也不應該去知道,無論是有意或無意。
 


「自卑的我,並不想向愛恩講出自己的心聲,而且膽小的我也很害怕在講出心聲之後,會對我和她之間的關係造成負面影響,這兩個我,都阻礙着我,讓我聽不到看不到真相是怎樣。」
 
「呃…我腦筋不好。」
 
「哈哈,或者我應該要學天從一樣,讓腦子不怎麼靈光,這樣便能對每件事都有單純和天真的想法,如果從一開始就和天從的想法一樣,事情就不會如此曲折了。」
 
我覺得好像被他說我很蠢很鈍,是我多心嗎?
 
「從今天開始,我再也不要當以前的我了,今天的我是全新的我。」
 
「雖然不知道是甚麼意思,但,恭喜你,肥宅師兄。」
 
「不要再叫我肥宅師兄,叫我承澤吧,天從。」
 
愛恩從社長一位退下來後,我已經要花一段時間去適應對她新的稱呼。
 
而現在,就連肥宅師兄的這個稱呼也要改掉,真不知道又要花幾多時間去適應。
 
不過,承澤和肥宅師兄的差點在那裡呢?
 
我覺得應該是在意境之中。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肥宅」這一個稱謂變成了一個貶義詞。
 
「肥宅師兄」這一個稱呼,對於他來說,可能是一個提醒,提醒他自己只是一個卑微且膽小的肥宅。
 
無論如何,這一個肥宅,都沒有資格去向喜歡的人表達心意。
 
但現在,肥宅師兄已經變成了承澤,選用真名而不是化名,證明了他認同了自己的身份。
 
事實是否如此,我不知道,因為這只是我猜測的事情。
 
但當下,我感覺到,在我眼前的這一個男生,已經和幾分鐘之前的他,全然不同,煥然一新。
 
這個結局,和我想像中真不一樣。
 
我以為,結局會是愛恩接受了肥宅師……承澤的心意,或者拒絕。
 
但現在的這一個結局,完全是超出我的想像。
 
那麼,這是一個好的結局嗎?還是一個壞的結局?
 
我不評論了,反正我要做的事情已經做了,就是讓肥宅……承澤對愛恩說出心底話。
 
而接下來關於他和愛恩的感情事,已經不是我可以去插手的事情。
 
他們兩個的感情,就由他們兩個自己去解決吧。
 
所以,這個結局是好是壞,這一件事就由承澤來決定比較好,身為旁觀人的我不好說。
 
「天從,我來請你吃多一盒燒賣吧。」
 
「吃這麼多我等下就吃不了晚飯。」
 
「嗯…這樣啊,那麼改為天從請我多吃一盒燒賣吧!」
 
「怎麼可以這樣!」
 
「你不是說要為這次的事件道歉嗎?道歉時請對方吃喜歡的東西是常識啊。」
 
「怎麼會!你還是當肥宅師兄比較好,這樣個叫承澤的人,我已經開始討厭了。」
 
「呵呵。」
 
這次的心聲傳達大作戰事件,就在此告一段落。
 
以後,愛恩和承澤要怎樣發展,實在是他們兩個的事情。
 
到底最後兩人會成為情侶,還是各有各生活,抑或是其他我所想像不同的情況,都已經沒有所謂了。
 
最重要是當下這一刻,因為在當下,肥宅師兄變成了承澤。
 
承澤一直因為自卑的心理問題而被「肥宅師兄」阻礙得無法說出口的心聲,現在是確實地傳達到愛恩的心裡去。
 
小說能夠寄託心意以及心聲,我們也可以借助小說的力量,把心意和心聲表達出去。
 
然而,小說的力量實在有限,畢竟小說只能被閱讀時才能發揮出它的力量。
 
比起親自說出口,當面跟對方表白心意,小說的力量是太過微小了。
 
我的意思,其實很簡單。
 
心意和心聲,不應只是被寄託於小說之中,而應該要大聲說出口,適當地去表達。
 
每一個願望和希望,都不能只祈求而不行動。
 
如果想要改變甚麼,或者得到甚麼,就要行動,而不是永遠地縮在後邊,等待所謂的奇蹟到來。
 
就算奇蹟到來,也是需要行動的呢。
 
一個男生甚麼都不用做就被一群美少女倒追,這只是小說裡的情節而已。
 
而更重要的是。
 
無論是心聲,還是靈感,都應該要被適當地表達,被適當地運用及創作。
 
這是我於這次的事件之中明白到的一個道理。
 
當然的,肥宅師兄……
 
不,承澤他也明白到這個道理。




Part 12 
END
(4月7日更新中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