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十一月,天氣已經開始轉冷。
 
風吹着四周,說是很清涼又算不上,說是很冷其實又不算是。
 
總之現在於十一月吹起的風,只是叫人多穿一件外套。
 
雖然風吹帶來冷意,但卻沒有辦法使得某些人心中的火吹得冷。
 
例如肥宅師兄……承澤對愛恩心中的那一團「火」,無論如何吹也吹不熄。
 


在心意表白大戰作的事情之後,承澤改變了好多。
 
最明顯的是,他沒再配載那粗框的圓圓眼鏡,反而轉載隱形眼鏡,以真面目示人。
 
另外,他再也沒有以「的」字作結尾詞,說話總算正常了。
 
他和愛恩的互動,也沒有因為這一件事而減少,他依然時常待在愛恩的身邊,而愛恩也沒有趕他走,或者刻意迴避他。
 
不過也沒有因為這一件事而增加,愛恩雖然沒有迴避,但也沒有去親近。
 


這兩個人之間的感情,真是叫人不能理解。
 
但這是他們兩個的事情,沒有需要到我的地方,而我也不會再插手他們兩個的事情。
 
沒有被轉冷的十一月風吹熄「火」的人,還有我。
 
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終於完成了!!
 


看到自己在Word文檔裡的最後三個字-------「全文完」-------我的心情既是激動,也是感動,也是覺得難以置信。
 
回頭望,望向自己踏過的萬里路,檢視自己所建立的每個被填上小說內容的Word文檔。
 
這一切都讓我覺得非常不真實,我就似是作了個夢一樣。
 
到底自己是如何從零開始一路走過來?到底我是怎樣克服途中的困難?到底我是如何寫好每一個章節?
 
這是一個成就,我應該值得為自己感到自豪。
這麼一來,我的小說主角,愛文,也即是小嗯她,就能夠作一個完整的小說世界裡生活了。
 
不過,還不是時候,現在還不是應該要感到自豪。
 
要感到自豪,是應該要在我在香江文創小說創作中擊敗小翠的一刻。
 


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雖然完成了,但只不過是本文。
 
修改,校對,檢查,這種種的事後事情,作為一個作者的我,還是需要做的。
 
距離香江文創小說創作的截稿時間是十一月最後一日。
 
看看月曆,其實現在已經是十一月中旬,距離月底大概還有兩週多一些。
 
時間多少是有些緊迫,但我相信這一切都會很順利,我是可以在截稿前遞交。
 
我和小翠的小說對決,即將要分出勝負了。
 
這一團決戰之火,無論是十一月的寒風,還是十二月的暴雪,都沒辦法弄得熄滅。
 
沒辦法弄得熄的決戰之火,不單單只有我心中的這一團。


 
還有各個運動健兒心中的那一團決戰之火。
 
難道是校際網球比賽又再展開了?
 
不,這場比賽將會在下一年的農曆新年後舉行,現在還未到開始的時候。
 
那麼會是甚麼原因,會令各個運動健兒心中的那一團決戰之火燒旺得無法吹熄呢?
 
答案是本月尾的學校活動。
 
每兩年一次的香江中學陸運會。
 
一般學校的陸運會,是一年一次,但我所讀的香江中學,卻是兩年一次。
 


會有這樣的安排並不是因為瞧不起運動一事,反而是希望讓比賽更加刺激。
 
就好像選美會一樣,每年都選,先不說根本沒有這麼多美女,這樣一年一次,更覺得是循例的事情。
 
但兩年一次,除了有更多的時間讓每個選手去準備把上屆的王者推翻。
 
更因為報仇雪恨要再等上兩年,天生就愛決戰的男生,就自然會爆發出更多的力量。
 
所以其實當十一月來到的時候,每個運動健兒都已經在努力鍛煉,希望能夠取得本屆王者的獎杯。
 
記得自己剛入讀香江中學的時候,剛好是碰上了陸運會。
 
自己看到了那個王者的獎杯,便忍不住報名參加了多個比賽項目。
 
結果可想而知,而在那天之後,我決定以後不再參加陸運會比賽。


 
陸運會是運動好手的競技場,而不是我們這些文弱書生可以踏足的聖地。
 
因為學校的陸運會是一連兩天,這兩天都不用上課,我們這些文弱書生只好趁機休息。
 
我家妹妹,她已經參加了兩屆的陸運會,中三在一百米短跑的比賽項目也得到了銅牌,陸運會是她這樣的人才適合去參加的呢。
 
不過今年……
 
「天從,我想去報名參加一百米跨欄比賽啊。」
 
「一百米短跑還好,為什麼要加上跨欄?」
 
「因為感覺是很有挑戰性嘛。」
 
我已經可以想像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會出現個怎樣的洋相。
 
「一百米短跑其實更有挑戰性,高手都會挑戰這個。」
 
「真的嗎?天從。」
 
「沒錯,挑戰這個就對。」
 
我只不過是因為不希望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跨每一個欄時都跌倒在地上,然後像小孩子一樣哭,所以才如此說。
 
當然,我其實不希望她參加,免得有意外。
 
但學園生活是媽媽一直憧憬的事情,如果我阻止她,未免太不近人情了,所以才推荐一百米短跑。
 
總是糊里糊塗的媽媽,聽完我的說話之後,就立即改變初衷去。
 
她雙手握成了拳頭,放到胸前,一副幹勁滿滿的模樣。
 
看到她這個小孩子的模樣,我忍不住苦笑起來。
 
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上學途中的我,就一直和她聊關於陸運會的事情。
 
說着說着,我們便與上學大隊會合,也很快的,我們兩個便回到學校裡去。
 
雖然陸運會在即,但學校的表觀沒有改變。
 
這是當然的,即使香江中學再大,也只是一間學校,而不是體育館,設備無法做到完善。
 
所以,陸運會並不是在學校裡進行,而是租用體育館。
 
屆時,每個學生都需要自行前往體育館,學校是不會租旅遊車送學生去體育館。
 
不過,即使學校外觀沒有改變,但在這個時候,已經可以看到想要取得王者獎杯的選手在鍛鍊去了,有男的,也有女的。
 
但王者獎杯只有一個,不分男女,也不分年級,男女都在競逐同一個在殊榮。
 
看到在操場上練跑的男生女生,我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說。
 
雖然完成了本文,但也不可能懈怠於校對。
 
接着,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走廊上走着,向班房前進。
 
走着的同時,也聽到從身邊經過的同學聊天的內容,內容幾乎都是與即將到來的陸運會有關係。
 
例如本屆能夠得到王者獎杯的大熱門,還有班際四百米接力賽的事情,還有社團四百米接力賽。
 
身為文弱書生的我,已經決定過不要參加陸運會的事,所以對於聊天的內容沒有去記住。
 
不過現在學校是吹着陸運會風是錯不了。
 
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回到課室,馬上就見到各個同學都在私私細語。
 
很明顯也是在講陸運會的事情。
 
「喂喂,小明,有沒有聽說今天會來個插班生?」
 
「呃?又來一個?」
 
「聽說是女生啊。」
 
「哇塞!希望是個美女呢。」
 
咦?話題好像和我想的不一樣。
 
「吓!?真的假的?又來一個插班生?」
 
「是呀,根據路邊社消息,今天是有個女生會插班入來啊。」
 
「路邊社?」
 
「就是學校裡的神秘社團,主要是通傳各種消息,要找男朋友靠它也可以啊。」
 
我以為自己有幻聽,聽到並非關於陸運會的事情。
 
所以我重新去留意同學們在講的主題,但事實是,大家真的不是在講關於陸運會的事情,而是在講另一件事。
 
「啊,說起來呢,那個呢,小美她們說過會有個插班生會來呢?天從知道嗎?」
 
「呃…連媽媽妳都知道?」
 
媽媽總是糊里糊塗,但得知道事情的速度,居然比我要快。
 
還是說我太遲鈍,都沒有留意到消息的傳出?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插班生這件事。
 
對於插班生,我只想到小翠和田居社長,然後就是想到和他們所擦出的火花。
 
難道這次,又要來一個會擦出火花的插班生?為什麼這個世界會有這麼多的插班生啊?而且好死不死偏偏是我這一班?
 
這次來的女生是魔劍士?還是從軍過的女戰士?
 
這一瞬間,一種不好的預感在我心頭湧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