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明悕離開了天台,回到樓梯間。
 
兩人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我走在明悕前邊,牽着她的手,引領着她走路。
 
同時心裡暗在罵巫小翠這個野蠻妖女。
 
這傢伙到底有甚麼毛病,無原無故就對明悕發脾氣,而且還對明悕講出非常過份的說話。
 
今天早上,小翠還是非常地正常,和平日無異樣。
 


但剛才卻是瘋了一樣,整個人失去了理智和常性,對人破口大罵,毫無理由。
 
現在回想起她的那張臉,真想一個巴掌打過去,要她冷靜,然後向明悕道歉。
 
「咦?」
 
突然間,被我牽住手引領走着的明悕停下了腳步,連帶關係,連我也停了下來。
 
我回望明悕,同時叫起了她的名字。
 


「明悕?怎麼了?」
 
誰知道,我這一聲,讓明悕的心靈防線崩塌。
 
當下,明悕的臉上泛紅,紅到耳根。
 
她雙手掩臉,盡量讓雙手把她正在哭泣的臉龐遮住不去讓我看,在那白晢的一雙小手後邊,一陣陣哭泣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明悕……」
 


我看着明悕哭泣,心裡頓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雖然我有面對過媽媽和小紫哭泣時的經驗,但她們兩個是我家人,情況比較好處理。
 
然而明悕她,只是我朋友,而且是一位女性朋友,我是應該要用甚麼方法去安慰她才對?
 
果然只能選擇無動於衷嗎?
 
羅天從,面對一個哭泣中的少女,你身為男生竟然選擇無動於衷?
 
我想起了承澤在面對愛恩哭泣時的情況,他是用怎樣的方式去安慰愛恩。
 
雖然男女受受不親,我和明悕之間的關係,也沒有像承澤和愛恩一樣好。
 
但當下顧不上那麼多了,我只希望,明悕不要介意我這樣做,而我這樣做的同時也希望不要被其他人見到,特別是愛恩她。


 
這一刻,我拿出了勇氣,走到明悕的身旁,然後很輕的很輕的把她抱在自己的懷中去。
 
明悕的體溫,當下非常清楚地感受得到。
 
而自己的心裡,這一刻實在是一陣狂亂,能夠被讀出的每一種情感,都參雜着一些然後交織出一股莫名其妙的情感,這是一個沒有名字的情感。
 
更叫我感到莫明奇妙的是,一種的只有男性才有的生理反應,竟然在蠢蠢欲動。
 
這是為什麼?這是因為看到一個少女楚楚可憐的模樣,使男生產生了想要保護她和安慰她的感覺,使男生作為男生的每種能力-------不管是否用得上-------都發動起來?
 
這是作為正值青春期的男生會有的反應,還是只不過我是我經驗太淺,所以機能亂動起來?
 
我不知道答案,但我努力控制自己,但不出幾秒,我變得更慌。
 


因為被我抱在懷中的明悕哭得更厲害。
 
她的臉埋到我的胸口上,雙手緊緊地環住我的腰,整個人緊緊貼住我。
 
當下我真的被嚇到,沒想到明悕的反應比剛才更厲害。
 
就似是得到了一些呵護和溫柔,然後就想要更多更多更多,整到覺得滿足為止。
 
在被嚇到的同時,我也感到非常地害怕,我害怕明悕會察覺到我的生理反應,會讓她覺得尷尬。
 
我甚至害怕會不會因為明悕這激進的舉動,而令生理反應進入下一個環節或情況。
 
所以當明悕靠過來,我就努力後退,嘗試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但可笑的是,我現在正抱住她,我又能拉開多少距離呢?


 
她靠過來,我退開;我退開,她就靠過來;兩人的攻防重重複複地進行着。
 
當下,腦裡頓時重播起我和小翠在海蝕洞互相取暖的場面。
 
我看着自己和明悕之間的攻防,心裡起了一種「這樣做真不應該」的後悔感覺。
 
自己竟然覺得,現在和明悕這樣進行攻防,非常對小翠不起。
 
但為什麼我會覺得對不起她?明明我和她沒有甚麼關係,而且她竟然以那樣的態度來對明悕。
 
「小從是笨蛋啊!」
 
突然間,在我懷中的明悕對着我不滿地叫道。
 


她保持環住我腰間的姿態,以還是淚水汪汪的一雙眼亮眼睛望着我的臉,說:
 
「小從到底是不是想要安慰我的呀?」
 
「呃……是的。」
 
「但你又一直在逃避。」
 
「對不起。」
 
「明明都已經這樣抱住我了。」
 
「對不起。」
 
「哼,我要告訴愛恩知道你抱過我這一件事,看她要怎樣對付你。」
 
「不!不要啊!這件事真的千萬千萬千萬不要讓愛恩知道!」
 
必死無疑!必死無疑!必死無疑!
 
我無法想像被愛恩知道我和明悕有如此親密的舉動,我到底會被處怎樣的刑,而我相信到時候,死亡是最輕的懲罰。
 
「小從是笨蛋!超級蠢蛋!大傻蛋!」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請妳原諒我!不要對愛恩說啊,拜託!」
 
說起來又是很好笑,我現在居然還抱住了明悕,而明悕還是環住我的腰間。
 
我們嘴巴上上說的話,卻和我們的行為不一,兩人好像打從開始就沒有想過現在應該要先拉開距離。
 
或者,因為我聽到明悕說要告訴愛恩知道,已經嚇到身體僵硬了。
 
而接下來,明悕對我說:
 
「好吧,我不告訴愛恩知道也是可以,但小從要答應我一件事。」
 
「喺!」
 
「再給我一分鐘。」
 
話後,明悕又靠近了來過來,整個身體都貼到我身上去,臉也埋到我的胸口前去了。
 
我抱住她,她也依靠着我,我兩只保持這樣的姿勢,沒再對話,仿如在享受的一樣。
 
當下我真的覺得在這一刻時間就似是停止了一樣。
 
「小從……」
 
把臉埋到我胸口前的明悕,時不時就輕聲地叫我名字。
 
一分鐘後,我們兩個坐在樓梯間,並未返回課室。
 
起初,我們兩個並排坐着,而因為剛才的擁抱,所以都尷尬得講不出話來。
 
但後來,待尷尬的氣氛稍微散去後,我重新再對明悕道歉,為自己的無禮。
 
不過明悕看起來沒有在意,她用紙巾擦着臉上的淚痕,同時對我說:
 
「其實是我要多謝小從才對。」
 
「多謝我?」
 
「嗯,是啊,因為小從真的好溫柔。」
 
「才不是這樣,其實我很粗魯。」
 
被明悕這樣一說,我不禁臉紅,同時害羞得搔着自己癢癢的臉頰。
 
「明悕,妳不會對愛恩說吧,這件事。」
 
「嗯,不會啊,我不是說過了嗎?」
 
「唉,我放心多了。」
 
「真是的,小從都不顧後果呢,都沒想到對我這樣做之後會有甚麼後果,甚至也不想想我會有怎樣的心情,小從是笨蛋。」
 
「對不起。」
 
「嘻嘻,好啦好啦,姊姊沒在怪妳呢。」
 
明悕對我笑了笑,當我想到她露出笑容後,自己多少是安心了起來。
 
如果小翠破壞了明悕開朗的笑容,我絕對不會放過她。
 
「不過,明悕,妳真的不要再接近小翠了。」
 
不是我事後孔明,在明悕要和小翠見面的時候,我已經預感到有事會發生。
 
事情並沒有扯到巫術魔法,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要是明悕再與小翠接觸,很難保證巫術魔法之事不會發生。
 
我很擔心明悕,而經過剛才的事情,明悕也清楚地明白到我在擔心她的事情,而她對我說:
 
「其實,自己真的被小翠她嚇到,不過,我是明白小翠為什麼反應這麼激動。」
 
「妳明白?」
 
「有些女生的事情,就只有女生會明白的啊,像小從這樣的大笨蛋是不會懂的。」
 
這是真的,有些事情,無論女生再怎樣對男生講,男生都不會明白,唯有女生才會明白。
 
既然明悕說我不會懂,那麼我也不再追問,雖然我挺好奇她到底明白到甚麼。
 
「總之,這一次呢,我想要確認的事都確認到了,而我也認識到小從常常提及的小翠。」
 
「和我說的一樣吧,那是一隻怪獸,臭嘴巴,潑婦。」
 
「小從不要生她的氣啦,其實小翠她也不是想要這樣的呢。」
 
「妳就是那麼善良,明悕,明明她都這麼對妳。」
 
我就和明悕繼續坐在樓梯間,一直閒談下去,直到小休的鐘聲再次打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