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明悕以插班生身份進到我班的第一天,平安的結束。
 
雖然在途中發生過一些風波,但一切總算順利。
 
特別是明悕的病,全日都沒有發生,這是一件好事。
 
我相信,到了明天,所有事情幾乎都會恢復正常。
 
班上的同學都會以即將到來的陸運會作為主題去交談,不會再講關於插班生的事情。
 


班上的男同學會恢復正常,不會對明悕有甚麼妄想。
 
至於小翠和明悕之間,也不會有所接觸,火星不會再一次撞上地球。
 
我將會專心於對小說進行校對,不會有甚麼麻煩事來煩擾我。
 
總之,所有事情,都會非常地正常。
 
甚至我和明悕之間的互動,都會很正常,就像是同學與同學之間的互動。
 


在小說和動漫中常見到的事情,例如女方會跑到男方家叫他起床、為男方準備午餐便當、或者各種叫人心跳加速的情況。
 
這些事情都不會發生,這種事情就留在小說世界去好了。
 
接下來的日子一定會是非常平常的渡過。
 
但這只是我以為。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翌日的朝早,大概在我床頭的鬧鐘即將要響起前的大概十分鐘左右,我的手機鈴聲響起了來。
 
這不是我不小心啟動了手機的鬧鐘功能,而確實地是某個人一天清早致電給我。
 
是惡作劇的小孩?還是不小心撥錯號碼的人?
 
或者是推銷?但那有這個起床時間撥號去推銷服務或商品的推銷公司啊?就算是推銷早餐,也實在太早了。
 
我睡眼惺忪地爬起了來,爬到手機面前。
 
大概是神智還不精醒過來,自己居然連對方的來電顯示都沒有看,就接聽了。
 
「喂……」
 
我沒精沒神地說,發音還因為呵欠而發得很不準。


 
「早晨啊,小從,這是morning call啊,嘟嘟!嘟嘟!」
 
「妳誰啊?不要玩電話。」
 
「我是明悕呀。」
 
「誰是明悕?」
 
「你的女朋友啊。」
 
「甚麼是女朋友……可以吃的嗎?」
 
還是神智不精的我,這樣回答過去,電話裡頭突然安靜了起來。
 


我以為玩電話的小孩終於厭了,不想再理我。
 
但這一刻的安靜,只是為了下一刻的咆哮而出現。
 
「起床啦!小從!!!!」
 
魂魄頓時歸位,我的神智頓時清醒過來,睡意也急速的退去。
 
這獅子吼不單單讓我清醒過來,還讓我發出受驚的慘叫,使得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走過來看我發生甚麼。
 
「哥哥從床上摔下來了嗎?」
 
「我倒希望是這樣……」
 
雖然睡到從床上摔下來是非常的醜,但總好比被獅子吼叫醒。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看到我沒事後,就快步離開,而電話裡頭的女生對我說:
 
「早安,小從,這是morning call啊。順帶一提,我是明悕啦。」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因為我離小從家很遠,所以沒辦法到你床上叫你起床啊,所以只好用電話。」
 
「不用妳叫,我自己也會起床。」
 
「咦?小從不是那一種會睡到死然後等女友騎在肚子上叫醒的男生嗎?」
 
「妳把我弄了個怎樣的角式設定啊!?總之,不要再叫我起床,我自己有設鬧鐘的。」
 


「可不行呢,因為我現在是小從的同學,所以有責任叫小從起床上學。」
 
「這不是同學之間會做的事情吧!」
 
「總之現在就去梳洗啦,等等在學校見囉。」
 
明悕留下了這句說話,就快速地掛了線,她好像完全沒有把我講的說話聽進耳中。
 
被女生叫醒起床,而且是明悕這一類的美少女,多少男生會感到開心。
 
但我並沒有這種感覺就是了,我反而覺得整件事那裡怪怪的。
 
被叫醒的我,接下來去了梳洗,然後吃過早餐,最後換上校服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上學去。
 
在上學途中一邊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閒聊,一邊前進,很快就遇上了上學大隊。
 
同時也遇到她。
 
「哇,好巧啊,小從。」
 
「妳在跟蹤我!是不是!?」
 
「小從好可惡,說得我像個變態呢。」
 
「我要報警!」
 
「好吧,讓警察先生把我們兩個鎖在一起,嘻嘻。」
 
雖然我知道在上學大隊中會遇到同班同學,或者學校裡的友人,實在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情。
 
畢竟大家都是要回學校去,都在走同一條路,相遇實在不出奇。
 
看啊,在那邊正是一心和家寶,他們兩個正用「啊,人生贏家呢」的眼光來望我。
 
但有沒有巧合到這個程度啊!?
 
不久前才在電話裡頭講過話,現在就在上學的路上見面,也太過巧合了吧。
 
「能夠和小從一起上學,真的好開心啊。」
 
「我可沒有這種感覺。」
 
「呃?那麼要讓我來取悅一下小從嗎?」
 
「救命……」
 
明悕一邊笑着對我說話,而我則是非常希望這刻有個男同學插入來和我聊天,把我救走,但當然並沒有這樣的男同學存在。
 
有的就只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她正流露着不滿的臉色。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眼神中不斷地對我說,叫我離開這個女生,說她不喜歡明悕。
 
雖然媽媽一直在眼神在向我表達,而我也清楚接收得到訊息。
 
但是,大家都在同一條上學的路上,我又如何能迴避呢?
 
再說,我根本不想迴避。
 
即使明悕現在的行動有些古怪,竟然會叫我起床,甚至非常巧合地在上學途中和我相遇。
 
但也沒甚麼關係,不至於要我迴避她。
 
而且明悕是我的朋友,性格又很好,更是我在小說上合作伙伴,我更加沒有理由要迴避她。
 
我也找不到自己會討厭她的理由。
 
我更是不明白為何媽媽會不喜歡明悕這個善良開朗的女生。
 
像小翠這種野蠻又不講理的人就算了,媽媽又不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為人溫柔和善,真不明白她為什麼會不喜歡明悕。
 
結果,從學校門前至到班房內的這段期間,我都和明悕在聊天着。
 
話題我不記得了,反正就是一些有的沒的的無聊話題。
 
我也試過邀請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起聊這些話題,但她卻不願意講話,不想要親近明悕。
 
就似一個討厭吃蔬菜的小朋友一樣,對蔬菜拒於千里之外。
 
回到課室後,我們三個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去,放下書包。
 
而之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就已經去了班上的朋友聊天,不過在聊天前,她對我說:
 
「天從,果然不太好吧,和別的女孩這麼親近,媽媽希望天從是個專一的男孩啊。」
 
留了這一句說話,也留下了感到莫名其妙的我,她就走去了和朋友聊天了。
 
「小從,小從,小從。」
 
「名字叫一次就好。怎麼了?」
 
「距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這個時候你都會做甚麼?」
 
「嗯,基本就是讀小說吧,不過今天想要補眠,因為某個人一大早就打電話來叫我起床。」
 
「哈哈,到底會是誰呢,真是相當貼心的人啊。」
 
「我可不覺得。」
 
「小從會喜歡像她一樣的女生嗎?」
 
「不會吧。」
 
「嗚…好失望。」
 
也不用立即垂頭喪氣吧,明悕的反應真的好像個小朋友。
 
就在我和明悕又開始聊些無聊的話題時,這個時候,突然在我背後傳來了一把聲。
 
「借過!!」
 
一把熟識的聲音在耳方響起,回頭一看,就見到小翠在我身後。
 
她非常無禮地直接叫我讓路,連一句「請」字都沒有。
 
雖然我真的在與明悕聊天時,不自覺得坐出了去,佔了些通路,但當下我是不想要讓路給她。
 
還好明悕對我打了個單了單眼,叫我不要生氣,讓路給小翠,我才按捺住火氣,讓路給她過。
 
誰知道她在通過了返回到坐位後,立即補上一句:
 
「她叫你做,你就做,真聽話,人形狗。」
 
「妳這!!」
 
我立即火大起來,不過明悕立即按住我,叫我冷靜。
 
「小從,別生氣,別生氣,別生氣。」
 
「巫小翠,看在明悕她的面子,我不和你計較。」
 
「哼,是啊,是啊,你就當她的狗去,狗人。」
 
這傢伙由昨天瘋到現在是嗎?她腦子裡都裝甚麼鬼東西啊。
 
真是完全搞不懂小翠這傢伙到底在想些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