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治療為目的而來到我們班上的明悕,並沒有搞甚麼大事件來。
 
例如像小翠一樣被大家排斥,又或者像田居社長一樣在最初插班到來時把大家嚇到。
 
明悕就似一般學生一樣,上課,舉手答問題,抄筆記,也時不時和同學講幾句話,以及指導一下我功課上的事情。
 
簡單來說,她就和一個正常的學生無兩樣。
 
她的出現,也沒有對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產生任何影響,我的進展沒有快,也沒有慢。
 


話雖如此,但在生活上,是有了些影響。
 
「小從,我又為你準備了便當啦。」
 
「小從,放學之後能不能帶我在附近走走啊?」
 
「小從,小從,小從,你覺得這件連身裙怎樣,這是我設計的,畫的不錯吧。」
 
「小從,我都把問題答對了,覺不覺得我好厲害?」
 


自從明悕來到了我班上後,她的話聲好多時都會在我耳邊響起。
 
明悕和我的親近程度,使得班上好多男生都為之不滿,當然,男生們主要是不滿在我身上。
 
另外,我們兩人之間的親近程度,也使得愛恩對我起了妒忌的心。
 
明悕和我越是親近,她就越是把我罵得狠,甚至想把我揮出明悕身邊。
 
而在我班上中的某個人,不單單想要把我揮出去,她甚至連明悕也想要一拼趕走。
 


是小翠。
 
自從明悕來到我班後,我和她的吵架,就沒有一刻停止過。
 
「吃,都吃,都可以吃,吃你和她的殘廢餐去啊!」
 
「對呀!去附近走走!找找殘廁去啊!那種地方有夠大,她這種女人最愛去了!」
 
「八七分,不能再高,這種垃圾還真的只有你這馬屁精才會說好看啊!」
 
「讚啦,快讚她啦,你這隻人形狗!」
 
小翠對我和明悕的態度,沒有一刻是好。
 
我和她的吵架,也沒一刻是停,不論在課堂上,還是小休上。


 
有好多時候我是幾乎動怒到想使用暴力,以封住她那張臭口,但每一次,明悕都會阻止我,叫我原諒她。
 
明悕人這麼好,我實在想不通為何小翠要針對她,每每對明悕作出攻擊,對她亂吠。
 
我更不明白為什麼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不喜歡明悕。
 
雖然媽媽沒有像小翠一樣,對明悕說些難聽的說話,但媽媽總是叫我不要跟明悕這樣來往。
 
總之,在明悕到來我班後,感情生活就出現了起伏波動。
 
開心、憤怒、妒忌、無奈、不滿……這等等的情緒及感情,都飄出來了。
 
這幾天,我就於這情感情中浮浮沉沉。
 


而終於,來到了星期五這一天,本週的最後一日。
 
這一天,我們幾個人「小寫會」的成員,一如以往的眾集在戲劇社活動室當中,大家把桌子拼合了起來,準備吃午飯。
 
「小從,昨天嬸嬸煮了入口即溶的薯塊啊。」
 
「我就說,不要再為我準備午餐,我自己本來就有準備。」
 
「哈哈,小從每天都這樣說,但最後還不是都吃光了?要吃飽飯才有精神啊。」
 
我還想要找些藉口拒絕明悕的午餐便當,但愛恩已經在我對面狠狠地瞪着我,示意我不能拒絕明悕的好意,而且要感激。
 
當下,我只好嘆氣,然後收下了明悕為我準備的午餐便當。
 
我相信,當下一次量體重的日子到來,我一定會發現自己比對一次重非常多。


 
在這之後,我們開始了用膳。
 
古語云「食不言,寢不語」,唯有帶着安靜的心境,才能夠體會到食物的美味。
 
而為了能夠達到體會食物的最美味,更有人以這種方式進行蟬修。
 
但於這個時代,對於我們一班年輕人,對於能不能吃出食物的美味,我們更着重吃的時候開心不開心。
 
所以,在用膳的時候,我們都聊天起來,而明悕對大家說:
 
「對了,明天星期六,醫院有一個小手工工作坊啊,不如大家也來一起參加好嗎?」
 
天真的明悕,已經幻想到我們所有人一起做小手工的場面,開心的表情隨即流露在臉上。
 


不過,田居社長一個冷水潑了過去,他立即說:
 
「我明天要兼職。」
 
成年人即是成年人,田居社長已經在做兼職了。
 
既然田居社長要當兼職,那就沒辦法到來參加,會分輕重的明悕也沒有強迫他,只是說了句可惜。
 
雖然田居社長沒辦法參與,不過愛恩和承澤都會出席。
 
所以即使冷水潑上去了,明悕臉上還是有着開朗的笑容。
 
至於我。
 
「我想我……」
 
「小從也會來吧,呢,一起來吧,做小手工啊。」
 
我還未說完,坐在我身旁的明悕已經捉住了我的手,在對我講話。
 
少女的一雙眼,正發出着請求,就似是請求爸爸買這個小熊玩偶送她一樣。
 
「小從,可以嗎?和我一起?呢?」
 
面對這樣的一個女孩的楚楚可憐的請求,那裡還會有男孩抵抗得了?
 
這刻我是明白到,為何男朋友面對女朋友買這個買那個的請求,即使最初拒絕,但最後也會答應。
 
我也明白到,為何一位爸爸總是對女兒狠不了心,但對兒子卻可以。
 
所以,我投降,說:
 
「嗯,我也和明悕一起去吧。」
 
「好耶。」
 
看到明悕的笑臉,我便有一種覺得自己做了件非常對的事情,即使自己其實對小手工沒興趣。
 
氣氛瞬間變得很好,開心的氣氛瀰漫在我們之間。
 
不過。
 
「裝可愛,裝天真,裝模作樣,不知所謂。」
 
就在剛剛明悕得到我的答應而喊出「好耶」的一刻,小翠進來了活動室。
 
才剛進來,就已經聽到明悕的那一句話,小翠就立即是一臉反感的表情。
 
「滾一邊去吧!妖女!」
 
「不用你叫我也會走開,看到你這種對每個女生都搖頭擺尾的人形狗我恨不得馬上就走啦,跟你在吸同一樣的空氣,噁心死。」
 
開心的氣氛因為我和她的對話瞬間破滅,這傢伙真的很好破壞氣氛呀。
 
小翠像是看到嘔吐物一樣別開了視線,然後走向活動室的深處,和現任的戲劇社社長交談。
 
我猜他們大概是在討論聖誕節話劇的事情吧。
 
去年聖誕節有話劇表演,今年也不會例外,小翠是和戲劇社社長討論話劇沒錯了。
 
除了話劇的事情,她還可以和別人講甚麼?
 
一想到她永遠沒朋友,只能獨自一個,我就心爽了,真有夠活該。
 
小翠在那邊繼續和戲劇社社長討論話劇的事情,而我們就在我們這邊繼續用膳以及閒聊,大家互不相干。
 
她有她和孤獨當朋友,我有我和明悕還有大家當朋友,我們兩個就似不同世界的人。
 
大家是不相識的。
 
見面也只不過是萍水相逢的事情。
 
然而,我曾聽說過,其實每個人的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是有原因的,是有意思的。
 
也有一種說法,在我們身邊出現的每一個人,都是被我們自身吸引過來,不管我們是有意或無意把他們吸引住,而他們會出現的原因,是為了讓我們體驗到一些事。
 
不過,這種講法能不能適用於萍水相逢的人呢?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這刻有一件突如期來的事情發生。
 
「巫小翠!哇!哇!哇!是巫小翠啦!」
 
就在我們這邊吃完午飯,而小翠那邊都要討論完話劇內容的時候,一把人聲突然傳出。
 
這是把聲音聽起來很年輕,而且非常興奮,就似是發現了大明星一樣興奮。
 
而更重要的是,這是一把男生的聲音。
 
這一把聲音,我從來沒有聽過,他肯定不會是「小寫會」的成員,也不會是「戲劇社」的成員。
 
當然,這一把聲音的主人,更不會是我的同班同學。
 
這一把男生的聲音,得到了我們所有人的注意。
 
當我們把臉轉過去,男生已經飛快地衝到小翠身邊,我們都未能夠看清楚他的臉孔到底是怎樣。
 
他就猶如看到一張百元鈔票在地上一樣,行動的速度何其迅速。
 
因為男生的行動太快了,小翠就連施法自保也來不及,就已經!!
 
「巫小翠,我好喜歡妳的啦!」
 
就已經被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