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我整個人打了一個顫,同一時間,心裡邊一陣悶氣猛湧出來。
 
我甚至有一種衝動,想要跳起,大叫一聲「甚麼鬼」。
 
還好靠着我的自控,才沒有做出這種事來。
 
「巫小翠啊,我真的好喜歡的妳啦!」
 
那一位興奮不已的男生,立即把小翠的一雙手掌捉住,表白的攻勢非常猛烈。
 


因為太過猛烈,而且又太過突然,小翠完全反應不過來。
 
在她反應過來時,已經是幾秒之後的事情。
 
那一刻,她用力甩開男生捉住她的一雙手,更退後了好幾步,拉開與男生的距離。
 
同時擺出一臉震驚和厭惡的表情,正視眼前的男生,說:
 
「我沒興趣玩惡作劇真人秀,走開!」
 


就和我所認識的小翠一樣,她立即以不友善的態度面對那位男生。
 
然而,可怕的是。
 
這一位男生不單單沒有被小翠不友善的態度嚇走,他甚至往前踏出一步,接近小翠。
 
看到一隻刺蝟豎起尖刺了,竟然還有人要接近?
 
豎起了尖刺的小翠,被男生預料之外的舉動嚇到,不禁再退後一步。
 


「果然是巫小翠啊,實在有性格!」
 
她甚至得到了對方的稱讚。
 
一直以來,像隻刺蝟一樣對每個人都豎起尖刺的小翠,只要把尖刺豎起,對方就會逃走。
 
但是,眼前這個人,不單單沒有逃走,甚至繼續進迫。
 
完全沒有遇過這種情況的小翠,陷入了慌亂之中,不知如何是好。
 
當下,她的眼珠轉了過來,望向着我,我和她的視線瞬間對上。
 
「哼!」
 
但在下一秒,她的眼珠轉走開去,不再和我的視線對上。


 
而接下來,她走到戲劇社新任社長的身邊,高聲地說:
 
「喂,現任社長,麻煩你叫這傢伙走開,趕他走。」
 
小翠選擇了找別人求助。
 
然而,她得到的是現任社長的微笑,以及一句說話,戲劇社現任社長說:
 
「巫老師,妳把自己的小粉絲趕走,不是很好吧。」
 
「甚麼小粉絲小蝦米?」
 
「就是他囉,他這幾天都有過來找你啦。」
 


戲劇社現任社長指了指那一位男生,小翠也依照手指指出的方向望過去。
 
被點名叫到的男生,興奮地揮動雙手,向小翠打招呼。
 
他在之後更自豪地從褲袋裡取出一個東西,那是一張卡片,不,應該說是證件卡。
 
「你好啊,巫小翠老師,我叫允行,是一年級的學生,『巫小翠老師粉絲會』的零零零零一號成員,同時也是會長!!」
 
巫小翠老師粉絲會!?而且是零零零零一號的成員!?更是該會的會長!?
 
這種東西,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很好啊,自從田居社長來到這間學校,除了「愛恩教」之外,還多出了「田居教」。
 
現在還來了一個「小翠教」。


 
我是不是應該要成立一個「天從派」比較好呢?
 
說真的,我雖然知道小翠是出道作家,她的《巫能為力》曾經紅遍一時,會有粉絲不足為奇。
 
但我完全沒想到,就連粉絲會都已經有。
 
因為粉絲會,就只有實力非凡的偶像明星才會擁有的東西。
 
而小翠這傢伙,竟然都有這種粉絲會,實在難以置信。
 
不要說我無法相信,在場很多人都難以相信,就連小翠本人都不敢相信。
 
所以,小翠立即說:
 


「馬上解散!以後不要來煩我!」
 
「對不起,我做不到!」
 
小翠當下想要再加一句「我管你啊?我才不要甚麼粉絲會,不要把我扯進來」之類的說話,但那個叫允行的男生,立即補充說一句:
 
「因為整個粉絲會的成員就只有我一個,所以沒辦法解散。」
 
他一邊說一邊苦笑,也一邊搔着後腦杓。
 
「既然沒辦法解散,你就給我彈到十萬八千里去。」
 
「不要,巫小翠師姊你不要趕走我,我好喜歡妳的啦!我讀過妳的作品,書店賣的,去年校刊連載的,甚至聖誕節舞台劇的表演,我看過了後就被妳深深吸引住。」
 
這個叫允行的不簡單。
 
他是個正值會崇拜偶像年紀的一年級生,去年與小翠有關的事情,照理來說他不應該會知道,畢竟去年這個叫允行的人,還是小學生。
 
但是,他知道,甚至看過,作為一個年紀輕輕的粉絲,他挺有實力。
 
「我覺得小翠師姊真的好厲害,明明是這麼年輕,但已經是出道作家,而且演出過叫人讚嘆的舞台戲,我知道那個舞台劇是師姊寫的,真的寫得非常好啊!最近的廣播劇劇本也是一流的!」
 
當年的那個舞台劇,我也有份寫,為什麼不提及我?
 
而且,廣播劇的劇本原著人我好嗎?小翠那傢伙只是翻譯為廣播劇劇本。
 
「我管你!走開!稱呼也不要一直換來換去!」
 
「那麼,我可以叫妳小翠嗎?」
 
「閉嘴,吵死了。」
 
「小翠,小翠,拜託妳讓我待在妳身邊,我是妳的超級粉絲,我為了找到妳,我來過戲劇社這裡好多次的啦,妳不要趕走我,拜託,小翠。」
 
「不要叫我名字!!你這傢伙煩死人了,閉上嘴巴然後死遠去!」
 
那邊的一男一女,就似是在耍花槍一般。
 
你一言,我一語,有來有往,仿佛是一對冤氣情侶的一樣。
 
看着這小翠和允行這樣的互動,之前已經湧出來的悶氣,就湧現得更加多,心胸感覺到一陣不舒服。
 
我以為最初生出來的悶氣,是因為允行的表白閃光彈引起。
 
當我知道他其實是小翠的粉絲,知道他口中的「喜歡」並不是指男女之間的喜歡,那個時候,鬱結在胸口的悶氣,應該是消失去了才對。
 
但現在,何解又會鬱結在胸口上?
 
是因為我看到小翠有粉絲而我沒有,所以生出悶氣?
 
是因為我覺得小翠一定沒有朋友,沒有喜歡她的人,所以生出悶氣?
 
是因為我看到,除了我之外,還有人會跟小翠吵吵鬧鬧的聊天講話,而且對方是我完全不忍識的一年級生允生?
 
原因到底是那一個?我看着小翠和另一個男生在聊着吵鬧着,同時思考這一個問題。
 
然而,繼續在胸口鬱結的悶氣,使我思考不了,甚至讓我有呼吸困難的感覺。
 
「小從,小從,有沒有聽到?」
 
「啊?」
 
「我剛剛叫了你好多次,你都沒聽到。」
 
明悕原來有在剛才呼叫我嗎?我完全沒留意到。
 
「我剛剛在講明天小手工的事情啊,你有聽到嗎?」
 
「我想,有吧,不過妳還是再說一次比較好。」
 
「就是沒聽到嘛!!」
 
「對不起。」
 
要不是小翠和允行在那邊吵鬧吵鬧,一唱一和的耍花槍,我根本不可能沒留意到明悕原來一直在跟我說話。
 
從剛才開始,直到現在,他們兩個還在那邊吵鬧吵鬧,沒停過。
 
不單單如此,還有些身體接觸,拉拉手,甩甩手。
 
「小從,很在意小翠那邊嗎?」
 
「啊……不,我沒在意。」
 
其實我很在意,很想叫他們閉嘴,也不要在那拉手甩手,看見了就莫明火,太吵耳了。
 
要和粉絲耍花槍就滾老遠去,她是把這裡當甚麼地方啊,她的家嗎?
 
我直瞪着小翠,看着正在和那個叫允行的男生在吵鬧吵鬧的她。
 
在耳邊是有響起過明悕對我講話的聲音,但是,憤怒的感覺或者其他不知名的感覺,讓我沒能把她的說話進耳中去。
 
我只是直瞪着小翠,就像她幾天前直瞪着我的那樣。
 
然後,在這一刻,小翠的視線再次和我對上。
 
她的視線,本來是一種尋求某個人為她趕走一隻討厭的蜘蛛的視線,但,當她和我的視線對上後,我察覺到,她察覺到我的憤怒,而她那個原本帶有請求幫忙的視線,瞬間改變起來。
 
「允行!」
 
「是的,小翠,我在聽。」
 
「既然你說你是我的粉絲會零零零零一號會員,那麼你就要跟隨我,和我在一起。」
 
「咦,明明剛才還在趕走我的。」
 
「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一起,要就說要,不要就說不要。」
 
「小翠大人現在是認同了我的存在嗎?太棒了!要要要要要,當然要囉!」
 
當下,和我視線對上的小翠,在她的眼神,是一種報復和宣戰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