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摺了三小?」
 
我對於自己用紙摺出來的四不象不禁嘆氣說道。
 
「比起摺紙青蛙,能夠摺出四不象,小從不是更厲害嗎?」
 
「不用安慰我了,明悕。」
 
我很感謝明悕的安慰,她真的很善良,不過我也是一個有自知自明的人。
 


「小從,果然是很在意小翠的事吧?」
 
看到我這個四不象的作品,也看到我現在心不在焉的表情,明悕對我這麼說道。
 
我嘆氣,同時搖頭,否定了明悕的說話。
 
說我在意小翠的事,怎麼有可能,有怎麼可能會因為昨天發生的事情,而導致我現在在醫院和小孩子們一同做小手工的這件事心不在焉?
 
是因為小翠和那個叫允行的男生在一起,使非常在意,在意到無法集中精神?
 


是因為小翠和那個叫允行的男生今天相約在一起,而我對於他們兩個現在正做着些甚麼事情都完全不知道而心煩起來,使我無法集中精神?
 
是因為小翠和那個叫允行的男生在一起而使我感到很不爽,在無處發洩之下就無法集中精神?
 
不。
 
這種事並非我無法集中精神的原因。
 
大概是我昨天沒有睡好,所以我今天在小手工上沒辦法集中到精神。
 


昨天晚上,我腦裡不斷地重複着小翠和允行在一起吵鬧吵鬧的畫面。
 
那個畫面既是吵耳,同時也叫我感到不滿,以及憤怒。
 
那個時候,小翠莫名其妙的以報復和宣戰的視線和我對上後,她就立即對充行這個男生說:
 
「充行,既然是這樣,我們必須要了解清楚對方,我要了解你是一個怎樣的男生。」
 
「哇!太棒了,我隨時準備好讓小翠大人了解。」
 
「好,既然如此,我們明天去約個時間見面,逛街,吃飯,聊彼此的事。」
 
「聽起來就似是約會。」
 
「隨便了。今天電話聯絡,我們討論一下行程,我可不想明天的行程被某些人知道。」


 
小翠這一句說話說到最後的時候,她瞥看了我一眼。
 
我當時的表情到底是個怎樣的表情,我實在不知道。
 
但我知道的是,當時小翠的臉上,是一張非常滿足滿意的表情。
 
她對我揚起了嘴角,不懷好意,當下我無法猜到她到底想要做甚麼。
 
在昨天晚上,我的腦裡就一直重播又重播這一個畫面,越是去想,心裡越是亂,也越是憤怒,也莫名其妙的有點傷感。
 
輾轉反側,久久未眠。
 
這晚的我,時不時就拿出手機,啟動網路功能,登入聊天程式中。
 


因為以前有和小翠一同為劇本進行合作的時候,所以我手機登錄她到我的聯絡人名單當中。
 
而當夜,我看到她的狀態為「線上中」。
 
這傢伙沒有朋友,我相信她在程式當中,聯絡人名單除了我之外,就可能只有家人。
 
我認識的小翠,是一個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她做每件都都有原因。
 
包括了她在「線上中」這一件事。
 
當是晚上十二時左右,她的家人應該早已經回到家中,所以她不可能用聊天程式去看家人聯絡。
 
而她當然也沒有在和我聯絡。
 
所以,她是在跟那個叫允行的男生聯絡嗎?


 
小翠和允行在聊些甚麼?到底由幾點開始聊天?有甚麼話題可以讓他們聊到十二時都沒去睡?
 
是在像白天的時候那樣吵鬧吵鬧的聊天嗎?
 
還是說他們兩個人在打情罵悄?就像一對情人一樣聊天?
 
我心中所提問的問題,並沒有得到解答。
 
在我身旁呼嚕呼嚕大睡的爸爸,沒有要回答我的問題。
 
早就睡覺去了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沒有要回答我的問題。
 
不知道是在偷偷於晚上玩電腦遊戲還是在看漫畫的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也沒有要回答我的問題。
 


問題無法解答,得不到答案的我,奇怪地感到心煩和不安,也開始瘋狂地胡思亂想,猜測可能會聊到的話題。
 
由話題,到用字,再到有沒有用上卡通表情或者顏文字,至到是否用語音聊天,以及有否傳送影像或文檔。
 
這種種可以想像的,我都在想像,在幻想,在猜測。
 
而我越是去想像,心情就越是亂七八糟,曾一度憤怒得想把旁邊的爸爸踢下床,叫他不要再呼嚕呼嚕打着鼻鼾。
 
最後,在程度中,看到小翠最後的上線時間為凌晨一時半。
 
小翠和允行,到底聊了些甚麼?為什麼可以聊到一時半?
 
當晚,我抱着這個叫我煩惱和不安的問題,終於入睡去了。
 
不過在剛才,這一個參加了明悕所邀請的小手工工作坊的我,又開始重新去想這些問題。
 
而這一次,我不單單是去想小翠和充行到底在昨晚聊了些甚麼。
 
我甚至在想,小翠和允行現在到底在做些甚麼?
 
小翠和允行在那裡?
 
在吃飯嗎?在聊天?在看電影?在海濱慢步?
 
還是說在計劃之後?計劃星期天還要不要見面?或者下週六?
 
抑或是小翠邀請了允行到她的家裡去參觀,帶允行去看她的秘密工作間,或者是允行帶小翠到他的家裡去玩?
 
他們在秘密工作間裡做些甚麼?他們在家中又玩些甚麼?
 
這種種幾乎要我瘋掉的猜測,令我的心得不到安寧。
 
煩惱、不安、憤怒、憎恨,一大堆的負感感覺完全把我的腦袋填滿。
 
最後,明明應該要摺出一隻青蛙,我卻摺出了一隻四不像。
 
果然,自己沒辦法集中精神的原因,會一直心不在焉的原因,是因為昨晚沒睡得好。
 
「小從,如果你是在意小翠的話,你就打個電話給她吧?」
 
「我沒有在意她,為什麼我要在意她。」
 
我回答過明悕的說話,然後望向自己摺出來的四不像。
 
這一刻,小翠那一張臭臉竟然重疊在四不像的身上去。
 
最可惡的是,她那一張臭臉,竟然是一張笑得很燦爛很開心的臉。
 
而當然,笑得這麼燦爛和開心的原因就只有一個。
 
「允行。」
 
我輕聲讀出原因,輕得連明悕都沒有聽到。
 
下一刻,我把自己的作品撕掉去。
 
讓小翠那張因為和允行在一起而露出笑容的表情,伴隨着四不像化為碎片,散落到桌面去。
 
「呃?小從,怎麼要把它撕爛啊?」
 
「寫錯字,就應該要用象皮擦擦掉。」
 
我話是這麼說,沒有管明悕到底有沒有了解到我在講甚麼。
 
「小從,你真的這麼想嗎?」
 
明悕把我撕掉的紙碎片收集起來,堆到她的手上去,並同時對我說。
 
我笑了笑,然後回答:
 
「擦掉錯字,小學生都知道應該要這樣做了。」
 
「是這樣沒錯啊,不過,錯字除用來擦掉之外,還可以用來檢視自己呢。」
 
「檢視自己?」
 
我不明白明悕的說話,她突然間就像愛恩一樣,說出一些聽起來很深奧的東西。
 
明悕對我微笑,同時把堆在手中我紙碎片放到她的袋子裡去。
 
「小從知道嗎?錯字的出現,是有原因的啊。」
 
「就是不小心寫錯。」
 
「也是因為自己對這個字了解不深,或者是對這個字搞錯了甚麼。」
 
「吓?」
 
「簡單來說,一個錯字,可以讓我們知道自己對它其實還不夠了解,了解得不夠清楚,我們可以用這個錯字來看到自己呢。」
 
「……………」
 
「字寫錯了,不緊要,但要記得把錯字改正啊,小從。」
 
明悕很溫柔地對我說,她看起來就似個幼稚園老師,而我就是她的學生,被她照顧的小孩子。
 
雖然我不是很明白她在講甚麼,但我還是對着她點頭。
 
看到我點頭了,明悕就真的像個幼稚園老師一樣對我微笑,非常的溫柔。
 
而隨後,她繼續在摺紙青蜻,說是要送給我這一位小朋友。
 
我看着她很熟手地在摺,我以為自己可以很專心地看着她怎樣把一隻紙青蛙摺好,但不出幾秒,我又再去想小翠和允行的事情。
 
同時我在想。
 
雖然說寫錯字可以擦掉重寫,但如果本來就不會寫那一個字,即使全力去寫,也必然會寫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