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藥味充斥在我和小翠之間,我們兩個正以猛獸的目光對望。
 
小翠這傢伙到底在想些甚麼,這一刻我沒辦法猜得透。
 
但不論這妖女到底想到做甚麼,我的計劃始終一樣,不會改動,這就是以不變應萬變。
 
「明悕,我們來一起坐好嗎?」
 
不甘示弱的我,立即別過了與小翠的對望,然後對明悕講話。
 


「呃?我們不是一直都坐在一起的嗎?這幾天我都坐小從你旁邊啊。」
 
「這是主動和被動的關係,明悕的中文水平還是有待加強。」
 
「小從,聽說我中文成積比你要好呢。」
 
「是嗎?那麼以後要明悕多多指教我了。」
 
「總覺得小從今天超古怪的。」
 


「所以要和我坐在一起嗎?明悕?」
 
「可以呀。」
 
話後,我和明悕就一同坐下來,坐到對方旁邊去,成為鄰坐。
 
我和明悕親密的舉動和言語,對小翠有沒有反應呢?
 
當下我再一次把視線術回去小翠的身上去,確實是看到她的怒容,但反應沒有像早上那麼激烈。
 


難道是起了抗體嗎?這樣的一般招式已經沒有辦法迫使小翠發瘋了嗎?
 
小翠沒有太大的反應,不過愛恩卻起了大反應。
 
「羅天從,注意自己的身份。」
 
愛恩不滿地對我說了這一句話,然後就坐在了明悕的另一邊,還把明悕的手臂給抱住。
 
她這個行為簡直是在對我示威的一樣,警告我不要隨便接近明悕。
 
承澤留意到我了解出愛恩的說話,所以就沒有為我翻譯,他只坐到愛恩的另一邊,偷偷在笑。
 
「小行,快坐下,快坐下。」
 
「是的,小翠。」


 
小翠就似是要展開反擊的一樣,帶充行這死小孩來到我對面的位置坐下來。
 
就是拖着他的手,把他按到坐位上去,而且全程是帶着可愛的少女微笑,作狀到極點了。
 
「來啊,小行不要亂動。」
 
「呃?小翠?這樣太奇怪了啊。」
 
「要是等等吃飯的時候把校服弄髒了就麻煩,所以要圍上紙巾,好好保護校服啊。」
 
巫小翠這傢伙,甚至為這死小孩細心的圍上餐巾。
 
太過份,除了我還在小孩子的時候被媽媽圍過餐巾之外,其他時候就沒有過。
 


我不是很想要試圍上餐巾這種事,畢竟以一個青年人來看,這件事相當丟臉。
 
但被女孩子幫圍上餐巾,又是另一回事呀。
 
巫小翠這妖女,居然為這死小孩圍餐巾,主動提供服務,實在太不知恥了。
 
「哼。」
 
當下這百份之一秒,我可到小翠的嘴角上揚了起來,對着我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可惡的巫小翠,她的這一記攻擊不簡單,可是我一定會找機會雙倍奉還。
 
接着,我們等到田居社長擺脫了一眾粉絲回到活動室後,就開始與戲劇社的各位一同用午膳。
 
而在用午膳時。


 
「喺,這是小從的特殊便當啊。」
 
明悕依然為我準備了另一個午餐便當,而這個便當其實是醫院的病人餐。
 
我自己本來就有帶午餐便當,所以我最近都叫明悕不要再為我準備甚麼便當。
 
但她就是沒有聽進耳裡去。
 
不過,就因為她沒有聽,我現在才有機會向巫小翠這傢伙反擊。
 
「呀~」
 
我張開了口,同時發出「呀~」的一聲。
 


「嗯?怎麼了,小從?牙痛嗎?」
 
「不是啦,我想要妳餵我啊。」
 
天啊!我竟然講出這樣的說話,而且是對一個女生說。
 
實在是太害羞了,而且也很丟臉。
 
我竟然要求一個女生餵我吃便當,太無賴了。
 
不過,這都是為了向小翠反擊,所以害羞這種事,以後再害羞就好。
 
「小從,你真的好古怪啊。」
 
「明悕不願意嗎?」
 
「也不是啦,只是,沒想到小從突然間會這麼主動。」
 
沒錯啊。
 
根據日本輕小說的公式,這一幕一定是由女方主動地叫我張開口,然後發出「呀~」的一聲餵食。
 
也根據過往的劇情發展來推測,男方一般都會逃走,或者旁邊有好幾個女生會出手阻止。
 
「所以啊,明悕,呀~~~~~~~」
 
「小從真是的,呀~~~~~」
 
當下,我閉上雙眼,並把明悕餵來的食物吃下。
 
自己閉上雙眼,其是在讓小翠知道,我非常享服這一件事之外,就是為了逃避愛恩尖刀般的憤怒目光。
 
剛才一剎那,我留意到愛恩目怒兇光,幾乎想要殺死我。
 
要不是承澤有辦法為我轉移愛恩的注意力,我可以在剛剛閉上眼睛的一刻,就要長眠不起了。
 
接下來,當我把明悕餵來的食物吃下後,我再次張開眼睛。
 
「覺得怎樣?」
 
明悕對我問,但我第一時間並不是去思考如何回答明悕的提問。
 
我當下立即做的事情是望向小翠,看她的表情。
 
太棒了!巫小翠的表情是一張火山要爆發的表情。
 
她咬牙切齒的,一隻手更握成了拳頭,我覺得她可能就要氣得發瘋,又要來一次翻桌了。
 
看到她這張怒不可遏的表情,我心裡暗爽。
 
但暗爽的感覺持續不了好久,因為暗爽立即被憤怒取代。
 
「小行,你看看你啊,太不小心了呢。」
 
小翠帶着笑容,甜聲嬌氣地對那死小孩說話。
 
甚至拿出一張紙巾,為那個死小孩擦嘴巴。
 
「小行已經這麼大個人了呢,要小心注意吃相啊。」
 
「嗯嗯,謝謝妳,小翠,妳真的很好人,好像我媽媽呢。」
 
「討厭啦,像小行媽媽甚麼的,哈哈。」
 
婊!!!!!!
 
這傢伙真是爆婊了!!!!!
 
要是沒有法律,我一定要用拳頭把她湊飛,要她別在那裡裝模作樣。
 
扮甚麼可愛,扮甚麼純情,賣甚麼萌,完全是個婊子的所作所為。
 
不知恥,不知醜,一點道德都沒有。
 
看到這死婊子的言行,我已經運剛剛自己被餵食了甚麼東西都不清楚了啊。
 
現在滿腦子就只有想要衝過打這妖女兩三個巴掌的想法。
 
該死的妖女巫小翠!!
 
妳為了那個死小孩已經成為了該死的臭婊子了嗎?賣萌賣可愛?幾時改為賣肉啊!!
 
我緊緊地瞪着小翠,心裡憤怒得要爆炸。
 
雖我是在憤怒,憤怒着她和那個死小孩所做的一切,但我並不打算就這樣憤怒下去,我決定反擊。
 
「啊,明悕,妳的嘴角啊。」
 
急中生智,在明悕沒看到的一瞬間,我迅速把手指沾起了一粒飯,然後快速地把這粒飯黏到明悕的嘴角上去。
 
這是在我的視覺中所看到的事情,但在旁人眼中所看到的,並不是這樣。
 
旁人眼中所看到,是我把明悕嘴角上的一粒飯拿了下來,只有我才知道事實是我把一粒飯黏到明悕的嘴角,然後扮替她拿下來。
 
「明悕妳的嘴黏住了飯呢,真像個小女孩,和我妹妹有點相似呢。」
 
「要小從幫我,真的不好意思,哈哈,超害羞的呢。」
 
「要注意點啊。」
 
話後,我就把這粒飯放到口中,並吃下。
 
「哇哇,小從,你怎麼啊?」
 
「嗯?甚麼事?」
 
「就是,那個,把我嘴角黏住的飯吃下這件事啊。」
 
「啊,粒粒皆辛苦,不要浪費農夫的心機。」
 
「這樣…有點似是,間接接吻……小從是笨蛋!」
 
沒錯,我就是知道女生都會認為這是間接接吻的一種,所以我才會這樣做。
 
當然,我不是要做給明悕看,而是要做給小翠看。
 
所以當我在吃下這粒飯的時候,動作是特別誇張,還帶着甜密密的感覺去做。
 
我瞄了瞄小翠那一邊,心裡又暗爽起來,她現在是憤怒得把一雙木筷子折斷了。
 
對啊!生氣吧,巫小翠!妳這傢伙應該要被惹到發飄的!
 
然而,我暗爽的心情,只持續了好一會,很快又被憤怒的心情給佔了。
 
當然小翠這妖女又在跟充行那死小孩卿卿我我,都看得我火燒三丈,幾乎要咆哮。
 
不甘示弱的我,當然又借明悕來反擊,結果我又是一陣暗爽。
 
同桌的大家對於眼前這一切都是一臉不解,但相反,田居社長卻看着我和小翠,同時在暗地裡偷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