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膳時間結束後,就繼續時陸運會時間。
 
而在今天的下午,將會上演班級接力賽和社團接力賽。
 
首先會進行的比賽是班級接力賽,之後才會輪到社團接力賽。
 
在觀眾台那裡,已經看到不同班別的啦啦隊。
 
於初中的同學們可能是相識及交情還不夠深的關係,所以打氣聲很是微弱,也不夠投入。
 


另外我看得出有幾個隊伍,其實只是敷衍到場上比賽,湊個人數。
 
即使某個班別獲得大勝,也不會歡呼叫好,最多只是掌聲鼓勵。
 
所以初中級的比賽其實並沒有甚麼可觀性,猶如一個沒有波折發生的日常系小說,平淡輕鬆。
 
但來到了高中的班級接力賽,情況就顯得相當不同。
 
「加油!努力!加油!努力!加油!努力!」
 


打氣的聲音不斷地在耳邊迴響,從沒間斷過。
 
更有些班別出動了大鼓,以鼓聲增加氣勢,提升士氣。
 
另外更有些班級,全體都穿上了同一件衣服,這就是傳說中的班衫呢,可見大家是團結一致的。
 
氣氛瞬間就被大家的熱情和團結炒熱了起來,而因為啦啦隊的投入打氣,各個出戰的選手就更加盡力,以報答同伴們的支持。
 
所以,一幕又一幕精彩的比賽,紛紛送到大家的眼睛中。
 


既緊張,既刺激,更叫初中級的同學們大吃一驚,初中的同學們是沒想到師兄師姊會如此投入的呢。
 
不一會,就換到我所在的班級進行接力比賽。
 
這是最叫人期待的比賽,因為兩個人氣王會在這場比賽中出戰。
 
「田居哥哥!田居哥哥!田居哥哥!」
 
「小紫姊!加油啊!我們都支持妳的!」
 
沒錯,兩個人氣王就是田居社長以及小紫,不過在這裡只有兩個人知道在比賽場上的小紫,其實真正身份是我媽媽。
 
田居社長貫徹了冰酷的感覺,對於女生們的尖叫聲,充耳不聞,專心做着熱身的動作。
 
在比賽場上專心致,發揮出體育精神,拼盡全力與對手一決高下。


 
另外,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卻又緊張又膽怯,不過同時又很開心。
 
她也貫徹了迷糊的性格,在比賽的時候,接過了接力跑之後居然逆向跑,實在被她氣壞了。
 
不過班上的同學其實以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讓賽,所以才會做出逆向跑的事情,還說她太仁慈,實在被班上的大家氣壞。
 
結果,憑着田居社長這個主將,我們班和預料的一樣得到了第一名。
 
順帶一提,在六年級的比賽中,愛恩和承澤他們班只能包尾,非常可惜。
 
當班級接力賽結束了後,接下來就是社團接力賽。
 
我最害怕的時刻終於到了。
 


「小從,你放鬆一點啦。」
 
「不行啊,我太緊張了。」
 
在選手集合點上,我們在等待上賽道進行比賽。
 
身為我們的啦啦隊,穿得甜美可愛的明悕,說要為我們按摩肩頭,雖然不知道這樣是否有幫助,畢竟跑步是用腳的。
 
而當她在按我的肩頭時,就好像按到了鋼鐵的一樣,她都用力得使自己臉紅耳赤了。
 
「算吧,明悕,不用再按了。」
 
「不過,小從的身體還是很繃緊呀,這樣的話等等要怎麼上場跑呢?」
 
「又不是我想要繃緊身體。」


 
田居社長把最後一棒交給了我,最後一棒可以說是責任重大的。
 
是反敗為勝,是反勝為敗,就是看這最後一棒。
 
可是最後一棒居然是交到我這個從零開始的運動白痴身上,我肩頭上的壓有多大誰會知道啊?
 
即使我們隊上有田居社長這名悍將,但我也無法安心下來,無法不去緊張。
 
「別擔心,天從,我對你有信心。」
 
承澤對我說,不過他的說話叫我更加感到壓力。
 
「羅天從。」
 


這次換成愛恩對我說,她的表情似乎對我很感到滿意。
 
「你能夠感到壓力,表示你重視這場比賽,這是一件好事,我很滿意你的表現。」
 
「謝,謝謝…」
 
「可是,你並未盡全力去應戰,你的服裝已經告訴了我知道!」
 
愛恩豎起手指,直指着穿起了運動風衣以及長褲的我,同時表情從滿意變為不滿意。
 
我被她突然改變的氣勢嚇到,不禁倒退了幾步,撞到了還在為我按摩的明悕,使她停下了動作。
 
隨後,愛恩把手指指向田居社長,說:
 
「運動風衣及長褲會造成阻礙,你得全力應戰,像他一樣穿。」
 
這是命令的一句,但做着熱身的田居社長所穿的服裝完全是專業的比賽套裝,鞋也是一對跑鞋,我又怎麼可能做到他的程度?
 
「就算是命令,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啊,愛恩。」
 
我唯一做到的是,把自己的運動風衣脫下,以運動短袖上衣的姿態出戰。
 
「看吧,羅天從,你現在就是在戰鬥中做你能夠做到的事情,做能夠做到的事情,就是戰鬥的基本,即全力戰鬥。」
 
「呃……」
 
多少,自己明白到愛恩想跟我講些甚麼。
 
她其實是想要借用此事來對我說,叫我不必緊張,在比賽的時候做我能夠做到的事情,盡全力。
 
自己突然明白到愛恩的用心良苦,一時間叫我不知道要講出怎樣的話來謝謝她。
 
不過,即便如此,我緊張的心情還是沒有減輕過。
 
「羅天從,為了比賽,我也使出了全力。」
 
這一句話落下之後,愛恩也脫下了她的運動風衣,以及運動長褲。
 
脫下風衣還好,脫下長褲的時候真的被她嚇死,畢竟是脫褲子。
 
不過,原來愛恩在長褲裡還有一條短褲在穿着,害我以為她打算以人類最原始的狀態去比賽。


 
換成了超短褲的愛恩,因為一雙修長的腿而引來了男生們的尖叫聲。
 
還好愛恩的女王氣氛把情況壓了下來,不然等等就會失控。
 
「呵呵,其實我也是一樣。」
 
話後,承澤也換成了短褲和短袖運動服裝,不過並沒有引來女生的尖叫就是了。
 
「總之,在比賽之上,天從只需要盡努力就可以,愛恩的說話就是這樣。」
 
「對。」
 
愛恩簡單的一句,肯定了承澤的翻譯。
 
「愛恩、承澤,謝謝你們!」
 
雖然我在聽過他們的鼓勵後,並沒有減少到害怕和緊張的心情。
 
但是對於他們兩個作為朋友的貼心舉動,我十分感激,忍不住就向他們表情感謝了。
 
而當我感謝的聲音落下後,工作人員便宣佈新一輪的比賽選手可以到賽道上作準備。
 
愛恩她綁起了左長右短的長髮,然後拍拍承澤的肩頭,再來就是去她的起跑的位置作準備。
 
承澤清楚知道愛恩是用這動作來叫他加油,對於愛恩的不坦率呵呵的笑了笑。
 
「加油,天從!不論是在任何事之上。」
 
承澤對我比了個拳頭,在說過了意義不明的說話,也朝他的位置走去,準備比賽。
 
至於田居社長,他沒有對我說些甚麼,只是對我點了點頭,隨後也到他的位置上去。
 
看到他們都走到位置上,這下我雖然還是很害怕和緊張,但還得要硬着頭皮上了。
 
「小從。」
 
這個時候,明悕突然拉了拉我的手,對我說:
 
「沒問題的,小從一定沒問題的,我對你很有信心。」
 
「妳的說話,真像小說裡的對白呢。」
 
「是嗎?我有沒有像小從小說裡的女主角啊?」
 
「哈哈。」
 
我對明悕笑了笑,然後就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去,而明悕則在終點線等我,為身跑最後一棒的我打氣加油。
 
「沒問題的,羅天從,大家都在支持你,你一定能做到的。」
 
我對我自己打了打氣,給自己一點支持。
 
同時,我也幻想如果小紫在場,她會對我講些甚麼叫我加油,也幻想媽媽會對我講些甚麼。
 
不過,心中的那一種害怕的感覺,還是沒辦法減退很多就是了。
 
但無論如何,我現在都得上場進行比賽。
 
誰叫我把自己迫上了這一條路呢?
 
如果我當時能夠控制一下自己,我就不會被小翠那傢伙引到入這個局,都怪小翠不好。
 
但既然我要出戰出賽,而不是夾着尾巴逃走當一世子的懦夫,我就得要使出全力去比賽。
 
就像寫小說一樣,選擇了要寫小說,就要努力去寫,盡力去寫。
 
即使有可能寫得不太好,但也要盡力去完成自己的小說。
 
好!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