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啊,羅天從,加油啊,羅天從,你一定做得到的。」
 
為了驅走依然在心中的害怕和緊張的感覺,我不斷地在自言自語,給自己支持和鼓勵。
 
突然,在這個時候,一把熟識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你當然做得到囉,一個失敗者怎麼有可能做不到失敗者,對吧,傻B。」
 
原本眼睛望着地面,為自己打着氣的我,在聽到這一把聲音之後,就起頭,望向聲音的來源。
 


當下,小翠那張臭臉就映入我的眼睛去。
 
聽到她的話聲,看到她的臭臉,一股怒氣就直充上腦,使我以不好的語氣對她說:
 
「閉嘴啦!低能兒!」
 
「繼續講啊,繼續講啊,等小行他贏過你這白痴之後,我看你還能講些甚麼?」
 
「小行小行小行,裝甚麼熟啊,叫這麼親切,不知廉恥。」
 


「我要怎樣叫就怎樣叫,我們兩個之間的事,要你管?你輸了之後抱那個賤女人哭哭去吧,哈巴狗!」
 
「誰是賤女人?妳給我說清楚!」
 
「要指名道姓實在太沒趣了,你心知肚明了啦。」
 
小翠對我揚起了嘴角,她是在認為自己在這幾句說話之中給了我幾下重擊而笑。
 
下一刻,她撥了一下頭髮,隨後離去。
 


我叫她站住,把話說清楚,我要跟她理論到底。
 
但小翠卻對我說了句話,使我不得不讓她走,她說:
 
「有空在這裡吵吵鬧鬧,還不如去起跑的位置上熱身和報到,還是你打算當個小懦夫啊?」
 
我實在是被她氣炸了,嘴巴竟然這麼臭。
 
雖然是不甘心,但她卻說得對,我現在其實是應該要到起跑的位置報到,以及熱身,還有做好比賽準備。
 
但我就是不甘於成為這場吵架戰最先閉嘴的一個,所以在我與她擦身而過離去時,我還刻意叫她「滾蛋」,對她咋舌。
 
當然,她也以同一招回敬我。
 
接下來,我帶着火大的心情,走到自己起跑的剛位。


 
自己向工作人員報到過之後,就依指示到自己的跑道上去,作好準備。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怎樣,好死不死的,充行這死小孩跑的是我旁邊那條跑道。
 
這麼一來,我們在賽跑中的時候,實力的相差就顯然易見得多。
 
我應該是要害怕,應該是緊張,畢竟充行這死小孩就在的旁邊那條跑道。
 
但是,這一刻,我神奇地沒有感到緊張和害怕,我只是簡單地感到憤怒。
 
為什麼會感到憤怒?當然是因為在幾秒之前和小翠這妖女吵了一輪,使得我氣上心頭,怒火衝薰了頭腦,瞬間變得不懂害怕為何物。
 
「你好,多多指教啊。」
 


站在我旁邊跑道上的充行,一邊做着腿部的拉筋運動,一邊對我打招呼。
 
而我回應了一句:
 
「指教你個頭!」
 
甚至狠狠地瞪他一眼,把他嚇得打了個顫。
 
為給小翠的這個寵物一個「我不是弱者的印象」,我也開始做着拉筋的運動。
 
我看到了這死小孩的表情,他似乎對我的氣勢,感受到了壓力了。
 
「師兄,你這是在做手部的拉筋運動吧,可是我們是要賽跑。」
 
「你懂個鬼,小孩即是小孩,以為賽跑只需要用腳,但其實上至雙腳,下至口腔,都需要用到,根據英國研究、中國製造、台灣報導、南韓起源、北韓宣佈、美國力挺、菲國道歉指出,每一分一吋的肌肉和筋脈都會互相影響,肢體和肌肉可不是獨立的一個系統,人是一整體行動,而不是雙腳還雙腳動,雙手還雙手動,你懂嗎?我就知道你不懂?讀多幾年書吧!」


 
我送了一串說話給他,以顯自己是多麼的強大,給他一個前輩的威嚴。
 
雖然我其實不知道自己在講甚麼,而不知道講的話是對還是不對。
 
但總之,拋出一大堆東西,然後快速且充滿自信地講出,就自然叫人有「啊!聽起來這都是對的呢」的感覺。
 
「哈哈,師兄讓我長知識了。」
 
「哼!」
 
我沒有理他,我只繼續做我的熱身。
 
然後,不到一會,運動場上就起了廣播,提示各位觀眾現在正要進行的是甚麼比賽。
 


於這一輪進行比賽的社團,分別有「小說寫作同好會」、「戲劇社」、以及……隨便了。
 
而在觀眾席上,社團的成員都為正在比賽場上正準備開始比賽的選手打氣。
 
每個社員的打氣聲都參雜在一起,其實都聽不清楚大家在叫喊聲甚麼。
 
感覺就似是一班烏合之眾,瘋狂地大叫,並沒有內容。
 
我自己有在人群之中聽得到明悕的打氣聲,畢竟我和觀眾席的距離比較近。
 
但是也聽不清楚她到底在喊個怎樣的內容,因為真的很吵耳。
 
然而,有一個人的聲音,我卻聽得很清楚。
 
「小行!加油!小行!加油!」
 
天殺的!
 
巫小翠這妖女的打氣聲,我竟然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明明現在是一大群人在叫喊,為什麼都沒有把她的打氣聲遮去,我甚至可以清楚聽到她喊的內容。
 
可惡的巫小翠,這是用了巫術麼法的關係嗎?
 
還是說因為某些原因,我可以把她的聲音和群眾的聲音分離開?
 
不單單只是聲音,我甚至在我目前的位置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模樣。
 
我們的視線甚至在這一刻對了上來。
 
「等着輸吧!你這垃圾傻B!」
 
「準備好安慰妳那隻小狗狗吧!妖女!」
 
在視線對上的一刻,我們兩個就交換了這句說話。
 
我可以在觀眾席的人群中找到小翠的身影,我也可以在吵鬧的打氣聲中清楚聽到小翠的聲音,知其內容。
 
不過,充行這死小孩,完全沒聽到,也沒看得到。
 
我朝他望了望,就知道他根本在人群中找不到小翠的身影,可能連他的同班同學也找不到。
 
果然他只不過是一個小鬼。
 
「社團接力比賽第二輪比賽即將開始,請各位選手各就各位。」
 
廣播系統傳來了這一句說話,而這一句說話,使得我們這一班站在戰場上的選手神經繃緊了起來。
 
神經最繃緊的,應該是愛恩她。
 
放眼望過去,可以看到愛恩做着深呼吸的動作,調整着心情,可見跑第一棒的她是多麼緊張。
 
然後,隨着工作人員的指示,愛恩和其他選手,都來到了標示為白色的起跑線前,作好準備。
 
「準備!!」
 
第一棒區的工作人員高聲喊話,而同時間廣播系統也喊出這聲音。
 
在提示選手的同時,也提醒觀眾們比賽要開始了。
 
隨着工作人員的指示,手持接力棒的選手紛紛做出了起步的動作。
 
雙手按地,曲身向前,屁股朝天,雙腳是一前一後,大家的姿勢都很是正確。
 
看到他們的起跑姿勢,我就想起自己在體育課時學習這姿勢的情況。
 
當下我學了好久,才做得出正確的姿勢,可以說是班上最慢學會的一個。
 
相反,小紫看一次,就已經做到正確的姿勢了。
 
是啦,體育課是有在教起跑姿,接棒姿,以及其他的運動姿勢,就連體育課的考試都有在考,每次都考。
 
所以,即使我不是一個運動的人,但動作姿勢我是記得的,我並不擔心自己會犯規。
 
要是因為姿勢犯規,或者接棒時犯規,因而取消資格,這是太麼的不值。
 
………嗯。
 
這一刻我竟然有想到,希望戲劇社那邊出現動作犯規被取消資格,這麼一來我就可以跟小翠說「哎啊,多麼的可惜呢」類似的幸災樂禍說話。
 
不過,動作犯規的情況並沒有出現。
 
當所有選手做好了起跑姿態,而負責確定的工作人員巡視過並肯定沒有問題後,便對鳴笛手點頭示意。
 
鳴笛手肯定了指示,然後舉起手中的空氣喇叭。
 
瞬間,運動場氣氛整個凝住,大家屏息以待,等待鳴笛的一刻,氣氛可以說是非常地緊張。
 
不過,很神奇,我的緊張感並沒有很高。
 
因為我現在是滿腔的憤怒,畢竟巫小翠這個妖女她。
 
實在是可笑,愛恩和明悕她們,雖然對我說了好多鼓勵的說話,去支持我和鼓勵我,但並沒有讓我的緊張感和害怕感減少。
 
但小翠的幾句說話,就已讓我不再緊張和害怕,雖然取而代之是怒火。
 
「咇!!!!!」
 
就在我還於這時分心去想些有的沒的事情時,笛被鳴了,響徹雲霄。
 
社團接力賽開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