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喇叭鳴叫起來,所有第一棒的選手幾乎同時起步。
 
在觀眾席上平來屏住了的氣息,現在得到了解放,打氣聲和叫喊聲激烈地響起來。
 
我放眼望去跑道那裡,雖然因為角度問題,還有接力賽的起步位,而沒有辦法肯定每個選手目前的順序。
 
但照我目前所看,愛恩是成功把握到起步的時間,首先彈出,領先在前。
 
然而愛恩始終不是運動的材料,領先了大概一兩秒,就已經被另一個社團選手超前,變成了第二名。
 


還好愛恩本來就很輕巧,即使她擁有着姣美的身材,但那些脂肪卻沒有為她帶來阻礙。
 
她就保持着第二位,不消一會就跑過了一半的路程。
 
而目前緊隨愛恩身後的,就是戲劇社的某一位社員,戲劇社目前是第三位啊。
 
愛恩即將要跑到承澤晰裡,完成第一棒,而這時我的視線落在承澤身上,為他擔心起來,同時緊張。
 
愛恩目前有第二位的優勢,但換到承澤身上,又是否能夠保持呢?
 


雖然田居社長安排了承澤跑直路而不是彎路,但以承澤的體重和能力,是否又能繼續保持第二位呢?
 
如果承澤能夠保持到第二位交棒,相信以第三棒田居社長的能力,絕對會把對手們拋離很多,甚至取回第一位。
 
這樣的話,跑最後一棒的我,就會變得輕鬆了,可以說是勝券在握。
 
說時遲那時快,現在已經是愛恩交棒給承澤的時候。
 
「跑!」
 


「喳!」
 
女王交棒同時下令,奴隸接棒同時遵命。
 
下一刻就見接力棒換到承澤的手中,現在已經是第二棒選手們的戰鬥時間了。
 
然而正如我所料的一樣。
 
「好機會!反超前!」
 
本來是第三位的戲劇社成員,在交棒過後,就順利地超越了承澤。
 
我相信承澤已經在爆發出他最大的跑速了,但他始終是能力有限,沒辦法跑得很快。
 
看着承澤要緊隨戲劇社的社員選手已經非常吃力,距離還被一點一點的拉開,真的不要妄想追回第一位了。


 
第四和第五位的甚至漸漸追上來,他們和承澤的距離越來越近。
 
過了五十米後,承澤的順位已經掉而第五位,不一會就被追過。
 
而第六位的社團選手,就和他不相伯仲,兩人在爭着第五位。
 
拜託你啊,承澤,至少保住第五位,不要包尾啊!
 
「承澤!!」
 
這一刻,愛恩為着承澤打氣,而不知道是否聽見了承澤一直喜歡的愛恩的打氣聲,他的小宇宙在這下燃燒起來。
 
「宅.男.之.魂!」
 


妄想大爆發,他簡直是像武俠小說的人物一樣在出招之前喊出招式名。
 
雖然承澤的行為叫同隊的我們感到尷尬,但對他來說,這種行為非常有效。
 
他的跑速瞬間上升,與第六位的社團選手拉開了距離,同時迫近第四位社團選手。
 
承澤這種爆發力不知道能持續多久,但是他不必再持續下去了,因為田居社長就在他眼前。
 
其他社團的選手先後交過棒,第三棒的選手也開跑了起來,而現在換成承澤交棒給田居社長了。
 
「拜託你了!」
 
承澤交棒同時大叫,拼盡他最後一分力把接力棒交到田居社長的手中。
 
而隨後,田居社長大叫出「啊啦!」的一聲,像小紫學漫畫人物一樣叫喊起來後,就爆炸般奔騰而出。


 
怪物!怪物!這是怪物!
 
在眨眼之間,田居社長已經搶回了第二名的位置,甚至緊迫在第一位………不!在電光石光之間,已經搶回第一位了!
 
「哇!田居哥哥好厲害啦!」
 
觀眾席上的少女同尖叫,而我旁邊的選手們都在尖叫,但兩者尖叫的原因完全不同。
 
然後,不消一會,田居社長這頭怪物已經拋離了第二位好幾個身位,拉開了非常多的距離。
 
再過幾秒,田居社長已經在我眼前不遠處。
 
這一百米,他到底用了多少秒來跑?有十秒嗎?看着他暴走般衝過來,我實在是有種想要逃走的感覺。
 


「羅天從!!」
 
進入了交棒的時刻,我從田居社長的手上順利地接過了棒。
 
同時刻,在男人與男人之間心照不宣的能力下,我感覺到田居社長對我說:
 
「跑吧!這是一場決鬥!」
 
心裡的聲音落下,我就已經跑出,拉開了與充行的距離。
 
「嗄!嗄!嗄!嗄!」
 
雙腳不斷向前交替,雙手前後前後地擺動。
 
現在已經是最後一棒,是決勝負的時刻,在我附近的觀眾席上傳來了歡呼聲和打氣聲。
 
實在嘈吵,實在是嘈吵,我自己完全聽不出大家在喊甚麼內容,如果閉上雙眼,我以為自己陷入了潑婦罵街大賽的裡頭。
 
當中,我聽到了明悕的聲線,但依然是沒有聽到她在喊甚麼。
 
不過她應該是在喊「加油!加油!加油!」之類的說話吧,畢竟現在就是喊這類似的說話的時候。
 
而她的人在那裡呢?我沒看到,視野裡完全看不到她。
 
廣播系統的喇叭我也是看不到,但它廣播出的聲音,我卻清楚聽到。
 
「比賽已經來到最後一棒!所有選手都接過棒了!全部都為了搶下第一位而追上來啦!」
 
我知道,我是知道的,這一刻我不應該向後望,我的雙眼應該只望着終點去跑。
 
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向後望了。
 
一瞬間,只是一瞬間,當我向後一望,我幾乎嚇得腳軟。
 
在我身後的是一班怪物,是狂牛,是失控的火車,他們就似是想要殺死我般瘋了的衝過來。
 
而更可怕的是!
 
「啊!這是甚麼!這是甚麼!這是甚麼!太快了吧!太快了吧!」
 
廣播系統裡頭負責講說話的人,看到這個場面也嚇到大驚大叫。
 
「明明只是個初中生,而且在第三棒的時候因為隊友跑太慢而包尾,但在這一刻卻反超前到第二位啦,他是一隻能夠跟阮田居匹敵的小傢伙耶!他是誰?」
 
「啊!他是…啊!他是叫充行耶!是田徑部的成員之一,聽說是新星,不過目前代表了戲劇社出賽。」
 
可怕!太可怕!非常可怕!
 
當下我才知道,原來我是在和這樣的怪物在比賽賽跑。
 
我之前還在他面前說一大堆甚麼拉筋的話,現在回想起來實在是笑死,班門弄斧。
 
「但是,小說寫作同好會的羅天從,已經接近終點了,之前阮田居為他贏得距離上的優勢,充行這新星可以追得上嗎?」
 
「有機會的,我看是有機會的,你看,羅天從跑太慢了!」
 
可惡!居然用廣播系統來取笑我!?
 
但是,事實就是這樣,我不是運動的材料,我沒能夠跑好快,我可能只贏承澤他一點點。
 
這刻我把視線望回到終點線去,那裡已經有好幾個工作人員,準備好拍快照。
 
而我距離終點,就只剩下不多的距離,如果我能夠跑快點,應該就可以在充行這死小孩趕過我之前衝線。
 
但是,這刻我感覺到自己的雙腳,仿佛裝上了鉛塊的一樣沉重。
 
身體更似是被綁上了車輪的一樣,動起來相當受到阻礙。
 
明明終點線就在我面前不遠處,但這個距離,就好像永遠都跑不到的一樣。
 
沒辦法了嗎?我只能輸嗎?
 
「你這個!白痴!!」
 
突然,一把熟悉的聲音傳到來耳邊。
 
四周的打氣聲吵過不停,廣播系統裡的人更一直在旁述,現場比起市集茶樓還要嘈吵,但是她的聲音我卻清晰見聽。
 
「這就是你的能耐嗎?真夠沒用!垃圾!廢物!這種能力竟然還想要參加比賽,說甚麼要贏的?發夢去吧!傻B!」
 
而最奇怪的是,即使我視線直望着前方的終點線,但我眼角裡,卻出現了她的身影。
 
「跑呀!你最會逃跑呀!跑不就是你的強項嗎?你這懦夫傻B!」
 
綁起來的雙緊尾螺旋卷髮,一張小女孩的臉孔,以及嬌小的身體。
 
「去死吧!巫小翠妳這傢伙!!」
 
當下我大叫一聲,然後不顧一切的跑跑跑。
 
竟然說少瞧我!?巫小翠妳這臭傢伙!我就跑給妳看!我要成為第一名!我要贏過妳的那隻狗!
 
快!更快!要更快!我要更加快!!
 
「這…這不可能…羅天從竟然在加速,太不可能了!」
 
「一百米短跑的講求爆發力,基本上剛起步就已經是全力速度,但是,這個叫羅天從的,速度竟然在上升,甚至繼續在上升!」
 
巫小翠!巫小翠!巫小翠!妳這個!妳這個!妳這個!
 
「我的天!羅天從的一直在打破他自己跑度極限耶,這種突然極限的情況我是第一次見!」
 
「如果照這個速度來看,羅天從是有可能在充行追趕上來之前跑到終點啦!」
 
巫小翠!我!我!我對妳!我對妳這臭傢伙!!
 
「追在後邊了!兩人就差一個身位啦!」
 
「我的天!這比賽太精彩了吧!兩個跑手加油啊!」
 
巫小翠,其實我對妳這臭傢伙!!!
 
突然,非常突然的一剎那,我本來應該是朝終點線望去的視線,突然變成了向地面望去。
 
而同一時間,我感覺到雙腳突然變得不靈光,甚至失控。
 
然後,一陣轟然巨響,巨響響起後不到一秒,我大腦發出耳嗚的「咇」一聲。
 
最後,一陣劇痛游走全身,特別是頭部,我還感覺到某些地方在擦傷流血。
 
到我回過神來,所有選手都已經衝線,只剩下我一個人還未衝線,由第一變成了包尾。
 
到了這時我才明白到,我由於大腦發出的訊號比身體接收到訊息還要快,使動作出錯,讓我右腳絆到了左腳。
 
我背朝天臉貼地的仆倒在賽道上的終點線前,明白到了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