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後上學日最後一天,這一天是將會進行聖誕節崇拜,即是聖誕節週會。
 
今天過後,就是聖誕節假期。
 
每個同學想到再見面,就要等到下一年的一月去了。
 
長達好幾天的假期,大家都恨不得週會立即結束,然後去展開假日活動。
 
話雖如此,但其實有更多人期待週會上的期中一個部份,那就是戲劇社的舞台劇表演。
 


之所以會有受到期待的原因,是因為去年在初中級聖誕節週會上,於舞台劇環節,出現了個爆點。
 
沒錯,就是我和小翠的那一幕。
 
當時的那一幕實在是有夠爆炸性,因為誰都沒有想到當時「真愛之吻」的一幕,真的會被我和小翠演出來。
 
所以,今年有好多同學,都對戲劇社的舞台劇表示滿有期望。
 
可惜的是,即使由小翠負責編寫的劇本再好,但沒有去年那樣子的爆炸場面,所以反應不太好。
 


那是當然的吧,因為那一次爆炸性的一幕,是我和小翠因為意外而出現,並不是我們刻意要去演出。
 
總之,今年的舞台劇雖然劇本挺不錯,但反應就是比去年的差就是了。
 
週會結束後,聖誕假期正式展開。
 
至於我,也開始為禮物的事情而作好準備。
 
我就用了一天時間去細想應該要送大家一個怎樣的禮物,把想到的禮物都列在清單上一一檢視,就好像把靈感和點子寫下來,然後決定如何運用。
 


在聖誕節派對要交換的禮物我已經準備好了,我自己目前在準備的禮物是出自自己想要多謝一直以來伴着我走的大家的禮物。
 
愛恩、承澤、明悕、田居社長、媽媽、爸爸、小紫……
 
我想要送一份禮物給他們,感謝他們在這一年多來的關照和指教。
 
爸爸說過,物輕意義重,送禮物最重要是心意,而不是禮物的本身。
 
但我還是希望,在以禮物去感謝他們的同時,所送出的禮物也適合他們所用。
 
我看着自己列出的禮物清單,在衡量過自己的財力和能力後,很快就選出了我認為適合大家的禮物。
 
然後,在平安夜的那一天,我穿起了冬天衣服,外出去購買禮物,讓我在聖誕節當天送給大家。
 
而很快地,禮物準備好,時間也來到了聖誕節當日。


 
當日我們一家人吃過早餐後,就各自開始活動去。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和爸爸一起在看電視台準備好的聖誕節特別節目,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就在她的房間裡玩着電腦遊戲。
 
至於我,也開始我的感謝送禮計劃,開始把我的禮物送出去。
 
計劃是偷偷摸摸地進行,因為我想給大家一個驚喜。
 
這種偷偷摸摸的行為,除了讓我覺得自己有點像個小偷一樣,就是讓我覺得自己活像個聖誕老人。
 
其實我是不是應該在晚上從窗戶爬進大家的家裡去,再穿起紅衣和掛上白鬍子,然後再送禮物給大家比較好呢?
 
首先,我想把第一份禮物送給一個和我感情最好的人,也一直待在我身邊的人。
 


唃!唃!唃!
 
敲門的聲音響起,而房門後邊傳來了媽媽聲音。
 
當然,說話的聲音是媽媽的聲音,但實際上在講話的人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
 
「進來啊,門沒有鎖。」
 
得到了妹妹大人的應許,我才膽敢推開她的房門,進入了她的房間。
 
「小紫,能不能講幾句話?」
 
頭戴耳機同時盤起裸足在玩電腦遊戲的她,剛剛完成了一場對戰。
 
她脫下了耳機,轉身臉向我,說:


 
「嗯?有甚麼事嗎?想要跟妹妹說心事?」
 
「不,我不是為了說心事而來……呃…其實多少算是心事吧。」
 
「所以到底是甚麼?」
 
「就是,那個啊。」
 
我把收藏在褲袋子裡邊的小禮物拿出來,然後遞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面前去,並說:
 
「小紫,這個,是送給妳的。」
 
雖然是親妹妹,而且從在媽媽肚子裡就待在一起,但我還是覺得有些害羞。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看到了我遞來的小禮物,忽然就呆了起來。
 
她緊緊地盯着這一份禮物,而這一份禮物,是一個紅蘿蔔髮圈,是用作把頭髮綁起。
 
「是不是不喜歡?」
 
我心驚膽跳地問,因為如果小紫不喜歡的話,我實在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聽到我的提問,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才回過了神,說:
 
「沒啊,沒有不喜歡。」
 
「這樣就好了,我還擔心小紫妳會不喜歡。」
 
「怎麼會不喜歡,哥哥送的我都喜歡。」
 
聽到妹妹如此說,作為哥哥的我是由心底裡笑出來。
 
還是有點害羞的自己坐到小紫的床邊上,拿出些勇氣,對小紫講話,說:
 
「小紫,一直以來,謝謝妳的照顧。」
 
「哥…哥…?」
 
「哈哈,其實我這個哥哥也挺沒有用的吧,明明是哥哥,但從小時開始,卻由小紫妳照顧着。」
 
想到自己小時候的光景,想到那個只要被欺負就要找小紫保護的那個我,自己就不禁搔起後腦杓苦笑起來了。
 
「不過,小紫,哥哥現在已經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
 
雖然有時候面對好多自己不熟識的事情,自己多少是有些害怕,但是,當我想到小紫妳的身影,就覺得是有了些勇氣。
 
小紫妳真的好厲害,比哥哥要強得好多,面對夢想,妳總是勇往直前,就算身敗名裂所沒所謂,實在是很厲害。」
 
在校際網球比賽一事之中,我是清楚看到小紫是如何去追逐她的夢想。
 
就算小翠讓她和媽媽的身體調換,但也無阻小紫去追逐她的夢想,去成為學界的冠軍。
 
即使知道讓媽媽去代表她去出戰,必定會輸得一敗塗地,但為了自己的夢想,還是要衝。
 
就似是在寫小說一樣,唯有不放棄,才能夠完成一部屬於自己的小說作品。
 
要是因為遇到困難就放棄,那麼不單單只是寫小說,任何事情都只有失敗。
 
堅持不一定會取得成功,但放棄,就注定得失敗。
 
雖然在校際網球比賽中的一戰,是可惜的落敗。
 
但我相信,小紫不會放棄,她一定會在下一屆取得冠軍,把對手輾壓着取勝。
 
我對這個面對夢想就不會放棄的妹妹很有信心,我是期待再一次在網球場上看到她的英姿,聽到她「無駄無駄無駄」「貧弱貧弱貧弱」地叫喊。
 
「小紫,放心吧,哥哥一定可以贏的,在香江文創上,然後,讓小紫妳,再次在妳的舞台上比賽,讓妳實現妳的夢想。」
 
「笨蛋!笨蛋哥哥!!」
 
話聲還未落下,我就突然被緊緊地抱住。
 
不單單只是被抱住,她還順着撲過來抱住我的勢,一下子把我壓在床上去。
 
我的頭突然就撞到了床去,而身體也被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壓住。
 
說真的,原來媽媽的身體是這麼重,我覺得自己的內臟好似要被擠出來了。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突然抱住我,臉埋在我的胸口前,還對我說:
 
「為什麼,為什麼啊,哥哥是笨蛋,都把人家搞哭了,笨蛋,笨蛋,莫名其妙地搞些甚麼感動場面,哥哥是不是有絕症啊,我不要哥哥離開我,不要,如果哥哥有絕症,我就要用替身治好哥哥,我不要哥哥有事啦!笨蛋!嗚嗚……」
 
「我沒有絕症,我只是在送妳聖誕禮物呀。」
 
「真的?沒有絕症?」
 
「沒有。」
 
「那你為什麼突然要對我講那些說話啊?」
 
「吓?因為那是我想對妳講的話,所以我才會對妳會嘛。」
 
誤以為我得到了絕症而在交付身後事的小紫,當下為她的誤會而嘟了嘟嘴,最後爬起來,坐在床上擦擦眼淚。
 
「笨蛋哥哥。」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讓妳誤會。」
 
「不過,哥哥啊,謝謝你,謝謝你這份聖誕禮物,不過我都沒有為哥哥準備甚麼呢,而且,哥哥送我的髮圈,似乎是跟髮夾是一套的?」
 
「是啊,我會在香江文創上贏過小翠,然後為妳和媽媽恢復原來的身體,到了那一天,妳就可以和髮夾配在一起用了。」


 
「哥哥啊,我覺得你真的變得不再跟以前一樣了呢。」
 
「嗯,這一年多裡,發生了太多事。」
 
人是有了經歷才會長大,而這一年多裡,我真的經歷了好多事情,也有些事在轉變。
 
就好像以前我是被小紫照顧的一個,幾乎沒做過哥哥的事情。
 
但在這一年多裡,在校際網球比賽上,也在攝影事件上,我終於做到一個身為哥哥應做的事情了。
 
「哥哥你知道嗎?」
 
「嗯?」
 
「有時候,真希望我和哥哥你是沒有血緣關係,這樣說不定我們會變成情侶。」
 
「我不認為會。」
 
因為,正因為我們是兄妹,才會有這樣親密的接觸。
 
要是我和小紫不是兄妹,沒有血緣關係,我想我根本不會去接觸她,她也不會接觸我。
 
打從在媽媽肚子裡就和我在一起的小紫,也是和我所想的一樣,苦笑了一聲後也回應了我一句「也是呢」。
 
「總之,小紫,哥哥會幫妳實現夢想。」
 
「嗯,那麼,身為妹妹的我就拜託哥哥了啊。」
 
我摸了摸這個妹妹的頭,雖然目前這個頭是媽媽的身體,而不是小紫妹的身體。
 
「小紫,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啊,哥哥。」
 
我們兩兄妹互相對望和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