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份聖誕禮物已經送出,是送給一個和我一直在一起的人。
 
我送了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一個紅蘿蔔髮圈,這是一個剛好和她的髮夾配成一組的飾品。
 
這份禮物除了是寄託了我對小紫的謝意之外,也是在對她說一件事。
 
我是借了這份禮物,對小紫說我一定會為她恢復原來的身體。
 
因為這份禮物用在媽媽身體上,是不會好看。
 


唯有用在小紫的身體上,才能配搭得宜。
 
和小紫一直以來的相處,讓我學會了一些事情。
 
就是對於夢想的堅持,對一個目標的努力。
 
小紫,謝謝妳讓我在妳的身上學到這些事情。
 
把第一份禮物送出之後,接下來就是送出第二份禮物。
 


這一份禮物有點特別。
 
特別的地方不是在於它的外表,也不是在於它的價值,而是在於它的收件人。
 
「爸爸,媽媽。」
 
我把這一份聖誕禮物小心收在我身後,不想被爸爸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發現。
 
本來正在聊天的他們兩個,在聽到我的呼喚聲後,就把注意力集中到我身上來。
 


「嗯?天從,那個,有甚麼事嗎?」
 
「有事嗎?天從?」
 
因為緊張的關係,自己很自然地就去搔搔臉頰。
 
緊張算是正常吧,雖然是面對自己的家人,但說到送禮物這回事,多少依然是有些緊張。
 
我自己甚至在向爸爸媽媽拜早年的時候,也會覺得很緊張,也覺得害羞和尷尬,所以現在會有緊張的感覺也實屬正常。
 
說到底,我自己本來就不是一個厚臉皮的男生。
 
當下,我用苦笑把自己的害羞和緊張壓下去。
 
同時,我拿出勇氣,對爸爸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講話,說:


 
「呃……爸爸,媽媽,我有一份禮物想送給你們。」
 
話聲落下後,我便把收藏在身後的禮物拿出來,遞到他們的面前去。
 
「天從!?這是……」
 
看到這一份禮物,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感到非常吃驚,吃驚得雙手去遮住張得大大的嘴巴。
 
至於爸爸,也同樣是吃驚,吃驚得愣起了來。
 
大概,爸爸和媽媽都沒有想過,會從我的手上收到禮物,所以才會那麼吃驚。
 
記得以前在小時候,每到爸媽生日的時候,都會和小紫一起送禮物給他們。
 


特別是在母親節,必然會送給媽媽小禮物,例如小手工或者一張離奇古怪的畫。
 
但隨着我和小紫都長大了,生日禮物也沒有再送,母親節的禮物也沒有再送。
 
我不知道小紫是否因為她的男孩氣,所以沒有再做出送禮物這種事情來。
 
但我自己,是因為覺得有點難為情,畢竟我都長大了,不是一個小孩子,懂得甚麼叫害羞。
 
而且,對於男生來說,「我愛爸媽」這件事是心照不宣,不會直白和直接的表現,這部份和女生非常不同。
 
因此,在長大後,就再沒有送過爸媽禮物,而爸媽也沒有要求過我送他們甚麼。
 
也因此,於這個情況下,再一次收到禮物的他們,而且是沒有要求的情況下收到禮物的他們,才會這麼吃驚。
 
「這是,哈哈,這是送給爸爸和媽媽的禮物,是一本可以放到一百張照片的相簿。」


 
沒錯,我說的這份特別禮物是相簿。
 
從外表看起來,這本相簿沒有很特別,跟一般照片沖曬店買到的相簿分別不大。
 
但特別地方,在於這一份禮,不單單只是送給一個人或兩個人。
 
而是送給我的這個家。
 
「爸爸,媽媽,謝謝你們一直的照顧,謝謝你們給了我這一個家。」
 
其實我真的好幸福,是一個幸運兒。
 
因為我有這一個可以讓我無憂無慮的家,可以讓我無論做任事都可以的一個家。
 


我知道,有很多人的家庭和我不一樣。
 
有些人的家庭是在貧窮線之中,能夠有兩餐溫飽已經要感恩,根本來不及談論夢想這回事。
 
而在這個家庭下長大的孩子,所經歷的童年也是非常的不一樣。
 
至少,他們未必能夠上學讀書,過不了多姿多彩的校園生活。
 
為了幫補家計,完成了最低限度的學位後,就要投身社會,開始工作。
 
在這個環境之下,又有那一個孩子,能夠談論夢想,又有誰能夠講理想?
 
對啊,就好像我媽媽一樣。
 
她沒有經歷過中學的校園生活,完成了小學之後,就已經因為要幫補家計而工作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過這樣的經歷的關係,所以媽媽特別愛我和小紫,努力讓我們過一個很好的童年,努力照顧我們。
 
即使我和小紫都長大了,也是非常的愛我們兩個。
 
卻不像我和小紫,因為長大了而覺得難為情的不敢送禮物給媽媽或者爸爸。
 
當巫小翠事件發生了後,我就更加明白到爸爸和媽媽是有多愛我們。
 
爸爸曾為了恢復媽媽和小紫的身體,四出尋找幫助,曾經打算放棄一份高薪工作以爭取更多的時間尋找幫助。
 
而媽媽,真的不必多說。
 
每當我遇到困難時,媽媽都會想要盡力來幫忙我,雖然有很多時候是幫不上忙。
 
每當我遇到挫敗的時候,媽媽都似個天使一樣,用一雙羽毛般溫柔的雙手把我抱住。
 
讓我哭,讓我傷心,讓我發洩,然後再讓我重新振作起來。
 
甚至在好多不容易留意到的地方,也看得出媽媽是非常的愛我和小紫。
 
在攝影事件當中,小紫離家出走以及險些失身的這兩件事當中,都可以感覺到和看得到。
 
至於自己最有印象的一次,便是在和田居社長對歧的時候。
 
當時田居社長怒不可遏,幾乎想要對我動粗,非常可怕。
 
我當時知道小翠一定會救我,所以也沒多麼害怕,可是,沒有小翠保護的媽媽,竟然在當時擋到我前邊去,像母雞一樣去保護小雞免受麻鷹的襲擊。
 
所以,媽媽真的好愛我們,就算身體被調換了,她對我和小紫或者爸爸或者公公的愛,都絕對不會改變。
 
我可以肯定,爸爸他也是一樣的。
 
與宅男對某個女角色的愛相比之下,家人給我的愛是完勝的。
 
那一種只要把角色的臉畫得醜就會失去的愛,根本不稱得為愛啊!
 
我真的有一個很好的家,一個可以讓我無論做甚麼都得到支持的家,一個可以讓我無憂無慮去追逐夢想的家。
 
「爸爸,媽媽,我能夠有這一個家,真的好開心,謝謝你們。這本相簿,我希望能夠放滿我們一家人的照片,每個開心的時刻,讓我們時時刻刻都能夠記得我們有這麼美好的一個家。」
 
說着說着,自己不禁有一股男兒淚想要湧出來。
 
至於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早就哭過不停,輕輕地抽泣着,而當然這是因為感動而落下的淚水。
 
而鼻頭紅紅的爸爸,他站起來,走到我身邊,摸摸我的頭,說:
 
「天從是長大了。」
 
「爸爸……」
 
「士別三日,挖目相看,而天從經過一年多之後,竟然長到叫爸爸都懷疑這個是不是親兒子。」
 
「太誇張了啊,爸爸。」
 
「知道嗎?我已經期待天從成家立室的一天,成為別人的爸爸。」
 
對於成為一位父親,我想自己還未準備好。
 
不過,我相信自己有一天會做好準備的,然後在那些日子,我相信自己會有更多對於一個家的體會。
 
「天從,那個,謝謝你。」
 
當爸爸的話聲落下之後,就換成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對我說話。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另外把這一本相簿珍重地抱住,努力地從感動中對我擠出說話,說:
 
「媽媽我,一定會和爸爸一起,把這本相簿填滿的,這是一個幸福家庭的相簿啊。」
 
雖然媽媽現在的身體是小紫的身體,但是,笑容卻是發自媽媽的心底之中,是屬於媽媽專有的笑容。
 
即使小翠再怎麼調換,有些事情就是換了不了來。
 
「媽媽,我一定會在香江文創上贏過小翠,然後把媽媽和小紫的身體都恢復過來,不過,媽媽以後就要變回一個家庭主婦了,難得媽媽妳現在可以活在憧憬的校園生活之中。」
 
「嗯,雖然校園生活是很開心,大家也都好人,可是,我還是喜歡當家庭主婦,照顧好天從和小紫。」
 
不知道是不是回想起我和小紫成長的過程,從踏出第一步,到會講出「媽」「爸」兩些單字,在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臉上,便浮現出幸福的笑容。
 
「能夠看着子女健康長大,就算沒有活在憧憬的校園生活中,媽媽也會覺得很開心啊。」
 
這就是作為父母的想法,我自己是有點不能理解。
 
但我是清楚明白到,爸爸媽媽是有多愛我和小紫這兩個他們的孩子。
 
而我,也很愛他們,很愛我這一個家。
 
「爸爸,媽媽,聖誕快樂。」
 
「「天從,聖誕快樂。」」
 
我和爸爸媽媽對望微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