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份聖誕禮物已經送出,表面上是送給爸爸和媽媽,但實際上是送給我這個家的一份禮物。
 
這份禮物是一本可以放入一百張照片的相簿,希望可以存起我們這個家每個開心快樂溫馨的時刻。
 
當巫小翠事件解決了後,我們這一個家會再回到正常不過的日子裡去。
 
到時候,想要拍下幾多個開心快樂的時刻都不會困難。
 
起初,自己是有點擔心自己所選的禮物,會不會不受歡迎。
 


但從小紫和媽媽的反應來看,自己所選的兩份禮物,是選得挺不錯。
 
這種感覺就似是自己所寫的小說對得上讀者的口味一樣,心情相當興奮和開心。
 
不過,到底是禮物選擇得適合,而叫媽媽和小紫都覺得高興?
 
還是禮物當中所包含的心意,都讓她們感到高興呢?
 
雖說小紫和媽媽所落下的淚,並不是因為她們傷心,而是一份感動,但始終,把自己家人搞哭好像不是一件好事吧,而且對象是妹妹和媽媽,就連爸爸也鼻頭紅紅。
 


可能,因為大家從來不會對自己身邊的人如此直白地表達心意和愛,所以當我用這種方式去感謝家人時,大家都受到了感覺而落淚。
 
要是從小到大,大家都把愛掛在嘴邊,以行動和話語來表達,應該就不會有這種感動時刻吧?
 
但相反,正因為我們大家都不會如此直白地表達心意和愛,所以才會這麼感動的場面。
 
「有點擔心之後的禮物會不會又搞出這樣的場面。」
 
我坐在開往聖本善私家醫院的小巴上,一邊望着改變中的風景,一邊自言自語。
 


還好今天是聖誕節的正日,所以乘坐小巴往醫院的人不多,小巴上就只有兩三個人。
 
所以聽到我自言自語的人,應該是沒有,不然大家都會把我當作神經病。
 
嗯…或者,正因為神經病,所以才去醫院,車上的乘客都對自言語的人都見怪不怪,所以才沒有反應吧?
 
現在,我為了送出第三份聖誕禮物而出發前往聖本善私家醫院。
 
在這間醫院中,就只有一位我的朋友在。
 
不是我的精神科醫生,我沒有精神病,雖然我曾經因為巫小翠事件而到過精神科。
 
是明悕,我的第三份聖誕禮物是想要送給明悕。
 
其實,自己是考慮了很久,才想通了要不要和明悕私下見面,是不是要送禮物給她。


 
畢竟明悕原來在某個時刻,對我萌起了意思,在不久前也向我告白過。
 
當然我是回絕了她,因為一直以來我都把明悕當作朋友看待。
 
結果因為我的回絕,使得我和她的關係有了個尷尬。
 
我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去形容這種尷尬,但我相信有經歷過和我類似事情的人,應該就會明白我所講的那一種「尷尬」了。
 
但最後,我還是決定了要跟明悕再見面,要把聖誕禮物送她。
 
雖然成不了戀人,但我和她始終是朋友。
 
再說,明悕在我面對香江文創小說創作上,幫了我很多的大忙。
 


不單單只是為我繪畫小說插畫,為我的小說增加了可觀性,更願意聽我的心事,讓我發洩自己的不安。
 
她甚至讓我明白到一個道理-------小說是一個願景板。
 
明悕她有也有寫小說,標題是《和男朋友一起的十件事情》。
 
在故事當中,明悕把自己幻想成女主角,希望能夠和她的心儀對象經歷不同的戀愛事件。
 
表面上是快樂的故事,但在最後,卻是一個生離死別的結局。
 
我和承澤,甚至是明悕的好姊妹愛恩,同樣不懂為何明悕的「願景板」會出現這一個結局,或者可能是她的怪病影響也說不定。
 
結果,明悕在「願景板」的願望,一一實現,包括最後的悲劇結局。
 
而我,私下把明悕的小說結局修改,把自己希望明悕會好起來並渡過關鍵一晚的希望投放到小說之中。


 
在那一天,我明白到,小說除了能借着故事去表達一個訊息之外。
 
也是能夠把作者的希望寄託上去。
 
希望某個人能安好,希望某個人能夠健康,希望某個人能夠一帆風順。
 
祝福某個人,為某個人祈福,為某個人祈禱。
 
小說是可以讓我們作者把希望和祝福都放到上去的一個媒介。
 
其實不單單只是小說,任何的創作都可以,無論是詩、詞、曲、甚至圖畫。
 
回想起在醫院中的義賣活動,當中小朋友們的手繪畫,其實也是有着這些希望和祝福。
 


希望能夠和爸爸媽媽一起生活,希望自己健康,希望能有一隻小狗。
 
正因為小朋友們的作品都充滿了希望和祝福,甚至只有他們才有的童真,所以即使畫得不好看,但也會有人願意買下來。
 
而我相信,願意買下來的人們,也是為小朋友們送上祝福。
 
但相反,當日的「娘娘」團隊,任何的作品都無法叫人感到那個希望。
 
反而叫人感到沉淪,沉淪在美色之中,叫大家不要自拔。
 
購買這些東西的人十分多,但買下這些東西的人,又是抱着一個怎樣的心態去買?
 
所以,即使繪圖再精美,這種賣弄女性把女性物化的東西也叫人覺得反感;
 
所以,明白事理的院長,不會收下「娘娘」那些污穢不堪的髒錢。
 
小說是一個寄託希望的地方,可以祝福別人,可以寫下自己的願景。
 
而不是一個賣弄文筆,甚至賣萌賣肉的嫖妓之地。
 
小說不應該是以這樣的方式存在,成為發洩欲望的便廁,它應該是一個願景板才對,是個有希望的地方。
 
「唏,朋友,你不打算下車嗎?」
 
就在我想着這些事情的時候,司機的話聲把我叫回神過來。
 
當下我才發現,原來小巴已經來到了終站,我得下車了。
 
「對不起,我自己沒有留意到。」
 
「唏,朋友,眼科走左手邊耶。」
 
司機開玩笑地跟我說道,我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其實司機是可以不叫我下車,讓我一直坐,讓我發呆。
 
但他並沒有這樣,就像我看到明悕那部小說的結局,也不會無動於終。
 
人類,其實是一種很有感情的生物。
 
「司機先生,聖誕快樂。」
 
「唏,朋友,聖誕快樂。」
 
簡單的一句話,一點點的祝福,已經可以讓世界更美好。
 
如果有一天,小說是一個滿載了祝福和希望的媒介,而不是賣萌賣肉的東西,我相信世界一定會更美好。
 
「明悕。」
 
「小從!?」
 
離開了小巴後,我去往了明悕的病房。
 
看到了我的出現,明悕又驚又喜,她是從來沒想過我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小從怎麼會來這裡啊?今天可是聖誕節呀,聖誕節是要陪重要的人一起渡過的呢。」
 
躺在病床上在繪畫新作品的明悕放下了手邊的工作,還打算下床來迎接我。
 
不過我比她動作要快,幾步就來到她床邊,不讓她走來走去。
 
而且,明悕在床上蓋着被子,應該很溫暖吧,不讓她離開被子是對的。
 
「明悕對我來說是重要的人,所以我過來了。」
 
「咦咦,這麼說,莫非小從終於明白我的魅力了?」
 
「呃?」
 
「可惡,小從超笨的,明明我是比較好的嘛。」
 
「對不起。」
 
我搔了搔後腦杓,同時道歉。
 
「愛恩沒有來嗎?」
 
「有啊,不過她在一個小時前就走了。」
 
愛恩果然和明悕是情同手足,我就知道愛恩在聖誕節都會過來探望明悕呢。
 
閒聊就到此為止,我在這個時候就拿出了送給明悕的禮物,並遞到明悕面前說:
 
「明悕,這是送給妳的禮物。」
 
「呃?呃!呃!!小從送我聖誕禮物!?」
 
「明悕,謝謝妳一直以來對我的幫忙,沒有了妳,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明悕收下了我送給她的聖誕禮物,而這一份禮物,是電腦繪圖板的保護套。
 
當然我沒有錢能夠買專業的保護套,這個保護套其實是一個比較次等的減價速銷品,但還是有一定的保護功效吧,我想。
 
「哈哈,小從超笨的。」
 
「嗯?」
 
突然,收下我送的禮物的明悕,發出了笑聲,這笑聲是帶着開心以及嘲笑的成份。
 
「小從啊,我的繪圖板是大號碼,而你的保護套是小號碼的啊。」
 
「甚…甚麼!?」
 
天,真是糗大了。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繪圖板也有分大小,為什麼我買保護套的當時那個售貨員沒有跟我說?難道因為這個保護套是速銷品嗎!?
 
「哈哈,小從真的很笨呢,不過,謝謝你,小從,這份禮物我還是很喜歡。」
 
「對不起,明悕,我真的很笨。」
 
「沒甚麼啊,反正小從和我本來就湊不成一對,就好像這個小號套子和我的板子一樣湊不成一對。」
 
「明悕,雖然我沒辦法和妳在一起,但我希望能夠和妳當永遠的朋友。」
 
「好啊,要永遠當朋友。」
 
明悕對我微笑,甚至主動地像個小女孩一樣,鉤起了我的尾指,和我做了約定。
 
「明悕,聖誕快樂。」
 
「嘻,聖誕快樂啊,小從。」
 
我和明悕互相對望同時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