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的陽光從窗口照進來,讓睡房變得光亮,陽光更照在我的臉上,使我從睡夢中緩緩醒來。
 
早上好,該是時候起床了,附近公園的小鳥吱吱喳喳的唱着歌,歌的內容似乎是這樣了。
 
留心一聽,還能聽到氣車在馬路上行駛的聲音,工人們都開始工作了。
 
這是一個很普通不過的早晨,就跟平時一樣,也與很多人的早晨都一樣。
 
不過其實這是我升上中四後的第一個早晨,但還是很一般的早晨。
 


「嗯………」
 
從窗外照進的陽光,使我的眼睛微微睜開,也使我懶懶洋洋的發出了「嗯」的聲音。
 
在微微地睜開了眼睛後,第一個映入我眼裡的影像,便是一個女孩與我眼睛成水平線並在我床邊進着我的景象。
 
「早晨啊,哥哥。」
 
她很精力充沛地帶着笑容對我講話,神彩飛揚的她,就像是睡了一覺飽的小孩子一樣有精神。
 


半瞇着眼睛的我,看到了她,也聽到了她的聲音後,選擇反過身來,再稍睡多一會。
 
「呀,不要睡啦!起床啦!」
 
這刻我的身體猛被搖動着,當然是被她搖動,這個情況就像有個女兒要叫醒爸爸一樣。
 
「給我再睡多一會吧……」
 
「不行呀,哥哥,快點起床!」
 


她果然還是不讓我繼續睡,雖然過去這十多年來她都是不讓我賴床,我多少是有了心理準備會出現這結局,但我還是抱有希望,希望她會有一天給我睡多一會。
 
她使出全力,一下子把我的被子拉走,即使我再怎樣用力抓緊抱子,但始終如一的被她搶去。
 
「來啦,起床!起床!起床!」
 
她又再猛烈地搖動我,我此刻簡直是身處在地震之中。
 
真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殘忍,明明學校就在家附近不遠處,為什麼不讓我再睡多一會。
 
被她這麼一搞,我的睡意早就被搖到不知道裡去了,整個人都開始清醒了來。
 
「我起床就是了…拜託放過我…」
 
「嘻,那麼快點去梳洗啦,媽媽快要把早餐煮好了。」


 
留下了這一句話後,她就甩着馬尾,帶着愉快的心情走出了我的房間。
 
聰明的她當然知道,如果把被子留在我床上,我一定會繼續偷睡,所以她把我的被子也帶走了。
 
可惡啊,本來還打算真的再睡一下。
 
被這樣叫醒的我,坐在床上,擦了擦眼睛,在打了一個呵欠之後,便朝洗手間出發,進行梳髮。
 
我的家不算很大,就三房一廳,跟很多人的地方相差無多,跟在漫畫和動畫中主角住家的完全不同。
 
通常在這個時間途經洗手間去梳洗時,總會聽到媽媽在煮早餐的聲音,而今天也不例外。
 
招呼還是等一下再跟媽媽打,帶着那剛睡醒的樣子去跟人打招呼似乎不太好。
 


步進了洗手間之後,我便進行着一般的梳洗工作。
 
在洗手上盤上的鏡子之中,反射着我-------羅天從-------的樣子。
 
我的名字是羅天從,是中四生。
 
我有着一頭散亂的短髮,亂中有序,散中有聚,跟平常人剛睡醒的那種散亂是全然不同的。
 
這是我比較喜歡的髮型,我大可以用定型噴霧固定髮型,但我比較喜歡自然的。
 
別人說我的髮型看起來有點文學少年的味道,但又不會過份到變成書呆子,合到好處。
 
我對此沒有甚麼意見,總之我覺得這髮型是我喜歡的就行了。
 
自己臉孔沒甚麼特別,不過我有近視,所以得配帶眼鏡。


 
如果問我有甚麼特別,我覺得應該是自己的皮膚比較白,跟好多男生都不一樣,應該是因為我不常到戶外去的關係。
 
我喜歡閱讀,特別是小說,當我有空閒的時候,都會在家中閱讀小說。
 
或者因為我喜歡閱讀小說的關係,我寫作也算是了得,在班上同學們的作文工課都是由我來一手包辦,這當然是收費的。
 
幫班上的同學完成作文工課,以此賺一點零用錢,也不算過份吧?
 
別以為這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其實這很簡單的,因為作文的題目都離不開抒情文、議論文和記事文。
 
而且題目都千篇一律,換湯不換藥,抒情文不是「檸檬茶」就是「菊花茶」,記事文不是「我的所見所聞」就是「我的患得患失」,議論文管他標題是甚麼,不離題都可合格。
 
寫抒情文,就是無病呻吟,把所有事情都拉到親情上,這是最容易合格和得分,寫記事文和議論文,不離題就可。
 


面對這種了無新意的題目,我根本只需要先用容易得分的格式寫好自己的作文工課,然後搬字過紙,稍作修改,便能完成。
 
香江政府總是說甚麼創意,甚麼創意教育,如果真的那麼有教意,作文題目又怎會這麼千篇一律呢?
 
雖然我寫作是不錯,但我其實很討厭寫作,這是因為改正的關係。
 
在小學時,有一個功課叫作「騰文」,意思是作文改正,例如改寫錯字,改正句子語法錯誤等等。
 
而每一次做騰文的時候,除非沒有任何的錯,否則學生都得把自己的作文重抄一次。
 
以前的我,老師要求四百字,我總會不小心寫到八百字,甚至更多,結果,當騰文功課一到,我就自討沒趣。
 
所以由我知道有騰文這樣的工課存在後,我就討厭寫作,因為我知道得每次都得把自己的作文重抄一次。
 
到中學後,這種功課依然存在,所以我到現在還是很討厭寫作。
 
把自己檢視完一番後,已經是梳洗好的時候。
 
完成了梳洗之後,整個人都精神了,我步出洗手間並來到了客廳,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的新聞報導。
 
「哥哥,你怎還未去換校服啊?」
 
這時,我的妹妹走到我旁邊並坐下來,並把上學時的背包放到地上。
 
望一望她,就看到她已經換好了校服,一副整裝待發,急不及待想要回校去的樣子。
 
「穿校服吃早餐,很容易把校服弄髒的。」
 
「只有哥哥才會這麼笨笨的把校服弄髒耶!」
 
「知道妳身手敏捷了,小紫。」
 
「呵呵。」
 
她是我的妹妹,羅紫蘭。
 
本應該稱讚她作小蘭的,但她說這名字聽起來好老套,而且十個女生有五六個也是類似的名字,所以她要求別人叫她小紫。
 
我和她是雙胞胎,也是同一間學校,甚至是同一班。
 
說起來有搞笑,聽我媽媽說,起初爸爸他以為媽媽只懷上了一個孩子,誰知竟然是一次兩個,這完全是超出爸爸的財力預算,使他又驚又喜,但好像是驚比較多。
 
因此,爸爸只好更努力工作,賺更多錢來養育我們兩兄妹。
 
爸爸說,雖然工作很辛苦,但當看到我和小紫慢慢地成長,再辛苦都是值得的。
 
我沒有當過爸爸,所以我不明白這是甚麼的感覺,或者在將來以後,我應該會感受得到這感覺吧。
 
正因如此,雖然爸爸早出晚歸,與他相處的時間不多,但我們還是很喜歡他,也很尊敬他。
 
小紫有着綁成及肩馬尾的髮型,看起來充滿了朝氣和活力。
 
樣貌還算不錯,有一雙同樣是活力充沛的大眼睛,讓她的樣子看起來更加有朝氣活力。
 
然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身材不算很好,就是發育不好的意思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少了一些脂肪的關係,讓她的身手更為敏捷和靈活,大腦反應也很快。
 
從小開始,在運動上我是完全比不過她,甚至在電玩上,我即時反應也比不上她,就連比氣力也是,今早她輕易就搶走我被子就是最好的證明。
 
我唯一比她優勝的是,我學業成積比她好而已。
 
小紫有着很高的運動天份,在運動上有着很好的成積,特別是在網球上,或者是因為常常跑動的關係,她的雙腿更盡修長,腿部曲線也漂亮。
 
神奇的是,即使她是室外型的運動女孩,但是皮膚卻是其他室外型運動女孩來得白晢,就像正常的女孩一樣。
 
正因為她運動了得的關係,她總是散發着男孩子的氣息,也常常玩電玩,所以在班上很受男生歡迎。
 
也因為這個關係,她也受着女生的愛慕,這就是所謂的男女通吃嗎?
 
小紫穿的校服有點特別,她不是穿裙子的,而是穿長褲,跟男生一樣,這可能是她有男子氣的關係?
 
「妳還是用這個紅蘿蔔髮夾呢。」
 
打量着小紫,我留意到她還是配帶着那個紅蘿蔔髮夾,她把那個髮夾夾在瀏海的左邊。
 
「因為是哥哥送我的嘛。」
 
「但妳不會覺得這很稚氣嗎?」
 
「怎會啊,我很珍惜這個髮夾的啊,哥哥送的才不稚氣啦!」
 
小紫很是緊張,緊張得整張臉變得認真,並靠近向我。
 
這個紅蘿白髮夾是有着段故事的,在小時候,小紫很害怕與我這個哥哥分開,只是在課堂上分開坐,她都會想哭出來。
 
所以小時的某一天在她嚷着要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我送了她這個紅蘿白髮夾。
 
我說這是我的替身,把髮夾帶在身上,就等同我跟她在一起,結果直到現在她還帶在身上。
 
我真不知道面對這樣的妹妹要覺得感動得哭,還是要覺得好笑。
 
就在我哭笑不得的時候,媽媽的聲音從廚房中傳出了來。
 
「要吃早餐囉。」
 
在媽媽的聲音響起之後,我和小紫立即坐到飯桌前,準備吃過早餐然後再上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