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廚房出來的媽媽,手捧着我們今天的早餐,放到我們眼前的飯桌上去。
 
基本上,我和小紫每一天都會吃過早餐然後再上學,這是從小就被媽媽強迫而約定俗成的事。
 
媽媽說,要吃早餐,身體才會健康,也會有精神,還說我和小紫還在發育中,怎能不吃早餐。
 
「媽媽早!」
 
小紫充滿朝氣地對媽媽打招呼了後,便好不客氣地進食早餐了。
 


今天的早餐是太陽蛋和煎香腸,另外還配上烤吐司,是一個很普通的歐式早餐,大概是因為今天是升上中四的第一個日子,所以媽媽還特別準備了炒麵呢。
 
「哇哈,竟然還有炒麵呢,不客氣了啊!」
 
看到炒麵的小紫,就像個發現糖果一樣的小朋友,她立即就拿起筷子,把炒麵大束束的夾起來,然後大口大口地放進口裡。
 
「早,小紫,妳是女孩子,應該要注意點儀態啊,知道嗎?」
 
炒麵上有加上甜醬,因為小紫狼吞虎嚥的關係,搞得嘴邊都是甜醬,媽媽看到這樣,便很貼心地拿起紙巾為小紫擦了擦嘴。
 


這刻的小紫就如同一個小寶寶的一樣,在被媽媽擦嘴的時候把頭扭來扭去,還發出微微的「嗯唔」聲音,看到就覺得搞笑。
 
「可是,注意儀態很麻煩嘛,我不喜歡。」
 
「這樣的話會沒男孩喜歡,會嫁不出去啊,小紫。」
 
「這樣的話我不就可以陪着媽媽了嗎?」
 
「哎呀,這個女兒真是的。」
 


媽媽一不小心就露出了幸福的表情,也坐了下來,與小紫開始閒聊着,而我也跟媽媽說聲早後,就開始食早餐。
 
我的媽媽全名是何柳娘,如果用四個字來形容她,那便是賢妻良母。
 
為人很溫柔,不過又有點迷糊,而且對於陌生不熟識的事,就很容易感到害怕,有時候甚至會淚水汪汪的。
 
媽媽常跟我們說要好好享受校園生活,因為校園生活是一去不返的,這可能也是因為她沒有經歷過,所以才希望我和小紫享受校園生活吧?
 
是的,我媽媽沒有讀過中學,她的學歷只有小六畢業。
 
這並不是她成績不好而無法繼續升讀,而是當時家庭經濟不好,沒辦法供媽媽繼續讀書。
 
為了幫補家計,媽媽也只好放棄學業,投身於簡單的工作中。
 
所以,她對於中學的校園生活充滿着憧憬,也很希望我和小紫會珍惜現在的中學校園生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只有小六畢業的程度,所以她有點迷糊的感覺就由此養成。
 
當她為爸爸生兒育女後,便當全職的家庭主婦,照顧起大家。
 
媽媽她有着一頭黑亮的長髮,長髮有點點睡翹翹的。
 
另外,她有着一張與真實年齡不相符的臉,很是漂亮和年輕。
 
媽媽的真實年齡到底是多少,我沒有去留意過,但她有我和小紫這兩個讀中四的兒女,年齡都不會少得到那裡。
 
但她的外表看起來,還只不過是二十八歲左右,真的很年輕,有時還被誤會她是我的姊姊。
 
如果問媽媽這是為什麼,她會說「世上只有懶的女人,沒有醜的女人」,這一句話竟然讓我覺得她有點聰明。
 


大概可能是生下了我和小紫,所以媽媽的身材也算豐滿的,與同年齡的女性相比,只會讓人覺得不公平。
 
總之媽媽就是漂亮到讓鄰居也羨慕和妒忌我爸爸就是了。
 
「天從。」
 
我把煎蛋切開為蛋黃和蛋白,並一塊塊的放到口中吃時,媽媽叫了叫我。
 
「在學校裡也麻煩你照顧好妹妹啊。」
 
她帶着溫柔的微笑,把這個難題交給了我。
 
「哈哈,媽媽妳說錯了啊,應該說小紫麻煩妳在學校照顧好哥哥才對。」
 
此刻的小紫,已經把香腸和煎蛋吃畢,開始為吐司加上牛油。


 
她的進食速度真的非常快,一點女孩子的儀態也沒有,相反我卻是慢慢地一口一口的吃,比她更像個女孩,我們在出生時的性別是不是調換了?
 
這就是我每一天的日常生活情景,沒甚麼特別,就很平凡。
 
一家人一起享用早餐,爸爸偶爾也會在一起,我們就是這麼平凡,沒有特別。
 
吃過了一如以往的早餐後,我就開始換上中學校服。
 
在換好了校服,並收拾好上學需要的東西後,我和小紫從媽媽手中取過午餐便當後,便踏出家門,朝學校前往。
 
我們家距離學校很近,用步行就可以,相當輕鬆,也省了車費。
 
我和小紫就讀同一間中學-------香江中學。
 


香江中學是公共學校中的名校,佔地面積大,選修課多,環境優良,設施應有盡有。
 
雖然與私立中學中的名校-------杏壇中學-------相比是細少了幾圈,但香江中學勝在是香江政府直資,免學費,所以很有名。
 
一路走着,就看到同校學生們的蹤影,有的是新臉孔,有的是師兄師姊,大家都朝學校走去了。
 
「喂喂,哥哥,聽我說!聽我說!」
 
在我開始留意着學校有那些新生在加入的時候,小紫用手肘撞了撞我,得到了我的注意。


 
「我們班有新來的轉校生,你知道嗎?」
 
「是嗎?我沒聽說過。」
 
「那你現在就聽過啦,不過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這點倒是沒消息。」
 
就算是可愛的女生,還是帥呆了的男生,對我來說都沒關係吧,我只想繼續讀我還未讀完的書。
 
我在班上算是文靜的一個,有空閒時間時,我都會閱讀各種書,雖然是這樣,但因為我「兼職」的關係,所以與同學們也算熟。
 
然而相比起我妹妹小紫,她簡直是班內的人氣王,既受男生歡迎,也受女生歡迎,也受鄰班的男女生也歡迎。
 
我們的人氣相差的程度,是會讓人吃驚地說一聲「原來他是妳哥哥啊!?」的程度。
 
基本上,我和小紫的個性就是完全地相反,她是動,我是靜。
 
有時候我甚至懷疑,她到底是不是我妹妹,是不是醫院搞錯了甚麼呢?
 
「哥哥今天也來看我練球吧?」
 
小紫把話題一瞬間換了另一個,這簡直是以九十度來換話題,一時間我都反應不來。
 
「才開學第一天,就要開始練球嗎?」
 
之前提及過,小紫在網球上的成績優異,因此她受女子網球社招募,成為了女子網球社的一份子。
 
所以小紫說的練球,當然是指網球。
 
「那不是當然的嗎?練習這回事呢,要每天都做,才能保持着水準。」
 
小紫很得意洋洋地雙手插腰,在我這個哥哥面前一臉自豪樣。
 
「而且啊,參加校際比賽的最低資格是中四級,而我現在剛剛好呀,在校際比賽中贏取冠軍,是我一直的夢想,所以我得更努力練習。」
 
「喺,喺,請加油。」
 
「所以,身為哥哥的妳,是不是應該要支持妹妹的夢想呢?」
 
「我來不來看妳練球,也不會對你有甚麼影響吧?」
 
「反正放學後哥哥還只不過是宅在房間看書,還不如看我怎樣帥帥的擊球,喝!喝!喝!」
 
越說越興奮的小紫,忽然就揮動起手來,做出各種擊球的動作,我差點就被擊中了。
 
從小到大,面對小紫我只能當被動的那一邊,我總之會被她拉着走。
 
而這次也不例外。
 
「好吧,我就像平時一樣去看妳練球了。」
 
是的,其實在小紫加入了女子網球社之後,她就常常把我拉到社裡去,說要我看她練習。
 
因為我就如她所說的一樣,在放學之後都回家閱讀書本,所以在網球社裡讀還是在家裡讀,基本上都一樣。
 
所以在沒甚麼藉口之下,我總是會去看小紫練球,因此也跟女子網球社的成員有點熟,不過是「生意」來往的那種熟。
 
聽到我會如常地去看自己練球的小紫,頓時高興得發出了「好耶」的聲音來。
 
她甚至興奮得跳了一跳,她綁在後邊的馬尾也因此而擺動得厲害。
 
「哥哥,再問你一個問題啊。」
 
「嗯?」
 
「如果我和媽媽交換了身體,而恢復原來的方法是跟其中一個做親密行為二十次,那哥哥會選擇有媽媽身體的我,還是有我身體的媽媽。」
 
這到底是甚麼胡鬧的問題,兩個人的身體又怎可能交換起來,這裡又不是魔法小說的世界。
 
不,應該是說,話題怎麼又九十度的轉彎了?明明剛才還在講網球社的事。
 
「不知道。」
 
我像是連想都不願去想的回答道,非常地冷靜。
 
「怎麼會不知道,到底哥哥喜歡我還是媽媽比較多?」
 
「妳這樣講搞得我像個妹控加戀母似的………我喜歡爸爸比較多。」
 
「哇,好噁心耶。」
 
就這樣,我和小紫有說有笑的,一同踏着上學的路,向香江中學前往去。
 
而這也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是平凡不過,沒甚麼特別的日常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