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中學,就像之前介紹過的一樣,是一間由香江政府直資的名校,佔地相當的大。
 
內有提供各種不同的選修課,設施也是應有盡有,不過就是沒有游泳池,所以男生赤裸上身,女生穿校園泳裝,這種場面還是看日本動畫吧。
 
佔地面積到底有多大,老實說我不知道,但是應該有一個半標準足球場那麼大了。
 
在校園的四周,都會牆壁包圍,如同護城牆,這是阻止外人進入,也是防止學生偷走而設立的。
 
因為校園的佔地面積真的不算少,就算有校園保安巡邏,也有走漏眼的情況,讓校外人闖進或有學生逃走。
 


這已經是在我還未入讀前發生過的事了,聽說當時真的有學生能逃過保安的巡邏而成功逃學,或是有流氓闖進來結交中一女生。
 
另外,校牆的每一邊都設有入口,所以每個學生不必固意從正門進入,這設計對學生來說是相當貼心。
 
在校牆的後邊就是校社,分為新翼和舊翼,兩邊是相連着的,從天空看會看到「﹁」的形狀。
 
在左邊的是新翼,而在右邊的就是舊翼,同高六層。
 
新翼主要是課室和禮堂,禮堂設在一樓,而在舊翼的則是社團用的活動室,以及教職員室。
 


至於那些特別的設施,如運動場、網球場、園藝區,則是分佈於學校內的四周。
 
這就是我的學校香江中學了。
 
順帶一提,我們學校的男生校服是白襯衫和黑長褲,女生則是白色的上衣加紅色格子裙。
 
我和小紫來到了學校門前,學校的鐵閘早就被校工拉開,歡迎學生走進學園。
 
在兩旁有校園保安維持,各學生在經過的時候都不忙向他們說聲早,而我和小紫也是一樣。
 


「啊!保安先生!早上好!」
 
「妳今是還是精力充沛呢,羅紫蘭同學。」
 
大概是因為小紫為總之活力滿滿,所以就連校園保安都知道她的存在,對她特別有印象。
 
穿過了校門,然後穿過在新翼前方的田徑運動場,我們就來到了新翼,接着踏着樓梯向班房進發。
 
我校是年級跟層數成正比,年級越低,樓層越低,年級越高,樓層越高。
 
雖然我是中四生,不像中六的師兄師姊要走六層,但平時不做運動的我,還是覺得走四層樓梯是很辛苦的事。
 
與我相反的,小紫完全不把這四層樓梯當作一回事,她一臉輕鬆,像是在說「拿來當熱身都不夠」的一樣。
 
進到了自己的課室之後,我們便找了個位置坐下來,然後把書包掛在書桌旁邊。


 
位置是隨便找的,反正之後班主任都會重新編位,現在隨便坐就好。
 
很喜歡跟我在一起的小紫,當然也選擇跟我坐在一起,在我旁邊的她看到我剛走完樓梯的模樣,不禁取笑着我。
 
「哈哈,哥哥你看看你,好弱好弱。」
 
「喺…喺…妳最強了。」
 
在我們一問一答的期間,班上的同學也陸續回到了課室。
 
一整個暑假沒有見面,大家都長高,髮型也不同了,不過有些情景還是沒有改變。
 
「小紫姊,早安啊,我超想妳!」
 


「小紫姊,我的暑假作業都寫好了,要抄我的嗎?」
 
「小紫姊,吃早餐了嗎?要不要一起吃?」
 
剛進來的幾位女生,立即一窩蜂的湧到小紫身邊,小紫姊甚麼的跟她聊起來,並坐在她的身邊。
 
我之前說過,小紫在班上很受歡迎,也很受女生的愛慕,而這幾位女生就是愛慕者中其中幾位。
 
這時又走進來幾個男生,他們也是一樣,一下子就衝到小紫身邊,放下書包坐下來。
 
「小紫,今天還要一起吃王啊!」
 
「妳的裝備到底怎麼搞來的,PVP被妳打超痛。」
 
「小紫今天日任也拜託你帶路囉。」


 
男生們一靠近來,就開始跟小紫聊着線上遊戲的事,一言一語的向小紫襲來。
 
通常這些電腦遊戲的話題,都是男生與男生之間的話題,很少有女生,但小紫卻是不同。
 
因為她有男孩子的性格,所以也會跟正常的男生一樣玩電腦遊戲,所以很自然跟男生倒有話題,受到男生的歡迎。
 
在這班男生的眼中,小紫已經不是一個女生了,已經被視為同樣的男生,所以交談起來才會這麼如流。
 
只是回到班上不久,不論是男同學還是女同學,都已經以小紫作為核心的圍過來。
 
因為這是日常的校園情景,小紫已經可以做到應付自如,同時跟男生講話,也同時跟女生講話。
 
我有點受不了這種熱鬧,最主要那些同學不是找我交談,所以我只好從書包中拿出未讀完的書本,閃到還未有人坐的角落位置去,離開群眾。
 


小紫忙於交際,就連我已經走開了也不知道。
 
坐到角落去後,看到自己的妹妹是如此很受大家歡迎,而我身旁就只有一本書為伴,這個對比叫人真心酸。
 
不過這種校園日常情景已經還我習慣了,我還是打開我的書本,開始閱讀起來。
 
「喂喂,羅天從。」
 
就在我大約讀了十頁左右,有人叫了叫我。
 
我抬頭一望,就看到與我混得挺熟的兩個男同學,他們分別是一心和家寶。
 
與他們兩個的關係,說是朋友,又太超過,但只說同學,也似乎小瞧了我們的關係,應該說我和他們是「生意」上的長期顧客。
 
看到他們兩個的出現,我就知道我的客人要來取「貨」了。
 
我走回到掛上了書包的那張桌子,取回了「貨」,然後帶回來交給一心和家寶。
 
「多謝惠顧,五十元。」
 
我先把「貨」放到桌子前,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這是我一貫的做法,免得有人收「貨」了又不給錢。
 
「都老顧客了,就打個五折啦。」
 
「我比一心要好,給我個一折就夠。」
 
還真會討價還價呢,還不想想是誰為他們寫作文工課啊?
 
為了不讓老師發現,我可是花了很多心思來設定文筆風格和用字,甚至刻意調整筆跡的呀。
 
單靠這些心思就已經把他們提出的要求彈回去了。
 
「我是鐵價不二啊,這次是寫暑假週記,一週五元,每編四百字,不多不少,收你們五十元,相比同行我已經是跳樓價了。」
 
「好啦,這裡五十元。」
 
「喺,五十元。」
 
「謝謝惠顧,今天還請多多指教。」
 
他們兩人放下五十元後,就從我那邊取了「貨」接着便離去。
 
一瞬間,我就賺了一百元了,這一百元我立即收到錢包中,袋袋平安。
 
我稍微計算一下今天有可能會賺到多少錢,我的書包裡還有七件貨,七件都是暑假週記,也就是我應該能再有三百五十元進錢包裡吧。
 
也就是說今天的錢包會有四百五十的進帳,感覺相當不錯呢,稍微每週幫別人寫一下四百字就有錢賺了。
 
我的收費比別人的更平便,一般的八百字寫作功課每篇十元,四百字週記和專題報告感想每篇五元,英文免談,課堂寫作請自求多福。
 
偶爾我還會幫忙做罰抄的生意,不過收費就貴多了,一篇二十元,所以很少人會找我做罰抄。
 
正因為我這麼便宜的收費,這種十元五元當作掉了的收費,才會讓我生意興隆。
 
再看一會書後,又有幾個同學走近來,向我取貨,而我也按照原則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很快地,所有貨物都售出,如我所料的一樣,錢包裡增加了四百五十元了。
 
我算了算一下手上的紙幣,的確是四百五十元,沒有少沒有多,而在我進行交收的時候,小紫那邊聚集的人還是很多,也越多越來。
 
再次看到與她在那邊談笑甚洽的同學們,再看看我手上的四百五十元,莫名其妙地那種心酸感又來了。
 
正當我想要甩開那種感覺的時候,上課的鐘聲終於響起,響起的鐘聲為我甩走那種心酸的感覺。
 
因為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有一個叫作「開學禮」的集會在禮堂舉行,低年級的設在下午舉行,而高年級的設在上午舉起。
 
所以在我們聽到了鐘聲之後,我們都離開課室,向着禮堂前往,準備集會。
 
「開學禮」一如往常地一樣悶,這應該不論是名校還是普通學校都是一樣吧。
 
努力撐着眼睛,渡過了「開學禮」的集會後,大家又再次回到課室。
 
所有同學都齊集在課室後,班主任就進了來,快速地為我們安排好坐位,以由高至矮的排列。
 
「呵呵,竟然坐哥哥的旁邊。」
 
「正確來說,是旁邊的那一行,我們之間是有條走廊的。」
 
是的,小紫就坐我旁邊的那一行,只要我把頭轉向右邊,就可以看到她臉容。
 
而坐我左手邊的,只是一個混得不熟的同學,他也不是我的客人之一,只是個普通不過又不顯眼的同學。
 
各個同學都對班主任安排的位置不太滿意,這是常有之事,有誰會不想跟好朋友一起坐。
 
正當大家對位置不滿地說來說去時,班主任叫我們先安靜,他有事要宣佈。
 
「各位同學,相信大家都有聽說過,今年會有一位新同學加入這班。」
 
新同學…這件事小紫在今早的時候跟我提及,原來這是真的。
 
班主任打開了課室門,然後輕輕地說了句「請進來」,接着就把新同學帶着來課室。
 
此刻的我還未知道,我的命運之輪,就是由這一刻開始運轉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