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把新同學帶進了課室,那位新同學就站在課室講台的正中間,受着大家的注視。
 
「她就是我們這班的新同學,那麼,請介紹一下自己。」
 
「巫小翠。」


 
新來的同學,名叫巫小翠,是一位長得比得嬌小的女生,目測身高只有中一中二生的高度。
 


她的髮型很是特別,是螺旋捲髮型,而且是雙馬尾式的綁在左右兩側。
 
學校應該不批准這種特別的髮型,但我猜她應該是特別伸請過,所以才能以此髮型上學。
 
小紫也是一樣,因為特別伸請,所以不用女生的校服上學,而是穿男生的。
 
她的臉孔也比較特別,看起來不像是本地人,那種感覺像是祖國內地人士的臉型。
 
雖然我是這樣描述,但並不表示不好看,應該是很她還算挺漂亮的。
 


她的一張小孩臉,以及那很特別的髮型,讓人覺得她是那種活潑動人,又不會太怕生和害羞的女生,但實際上好像又不是這樣。
 
從進來到現在,她都沒有跟班上任個一位同學有任何的眼神交流。
 
她的雙眼就一直緊緊地盯向地面,就好像發現了地面有甚麼特別的事物一樣,因為頭也是低了下去。
 
她的說話聲應該還有着小女孩的稚氣聲,這我聽得出來,但是她剛才卻用很沉穩的感覺,介紹自己的名字。
 
在這種場面上,通常都對自己的事介紹多一點,例如是從那一間學校轉過來,喜歡的事物和討論的事物等等,最少也說一下年齡。
 


但她卻完全沒有,單純地說過了自己的名字就算。
 
她的外表與她現在的行為,根本程相反,她就像是很討厭這個地方呢。
 
班主任看到她這麼冷淡的自我介紹,搞得氣氛尷尷尬尬的,便開口打完場,補充說道:
 
「巫小翠同學是北方人,而且只有十三歲,但希望大家能好好照顧她啊。」
 
班主任一邊苦笑一邊說道,此刻大家都感到吃驚,所有人都為之一震,甚至有人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巫小翠原來只有十三歲?這不是小六或者中一的年紀嗎?難怪她會這麼嬌小。
 
可是,為什麼會直升到中四?
 
這太不可思議,難道這個女孩是所謂的神童,天才型學生?


 
神童學生,這東西聽就聽得多,電視上也見過,但真人卻從未見過,我甚至認為在我有生之年都應該不會遇到。
 
但真是萬萬沒想到在這裡,就在我的面前,就真的出現了一個。
 
班主任的一句補充,引來全場的哇言,大家都開始對巫小翠她議論紛紛。
 
正常的人,面對大家對自己是神童的哇言,應該都會感到自豪,但在眼前的巫小翠卻沒有這個反應。
 
她依然是低着頭,眼睛只望着地面,雙手交疊在身後,一點覺得開心或自豪的感覺也沒有。
 
看到大家都開始吵鬧起來,班主任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靜。
 
當大家安靜下來後,班主任就開始為巫小翠安排坐位。
 


就在之前的坐位重編的時候,班主任其實早就決定好巫小翠的位置,在班房中就只有一個位置空着。
 
那是在我身後兩個位置的右手邊的一個位置,那裡就是班主任決定巫小翠要坐的位置,跟小紫是屬同一行呢。
 
這個位置或許是有點古怪,因為巫小翠個子嬌小,或許會看不到黑板,作筆記會有點困難。
 
但可能是這個關係,老師想她主動問同學借筆記,以此與其他同學搞好關係,所以才特意安排。
 
到底是班主任出於貼心還是出於愚蠢,到底是何種理由我就不去猜了,總之那就是巫小翠的坐位。
 
班主任指了指那個坐位,巫小翠便穿梭於走道中快步通過,來到位置之後安靜坐下來。
 
「就此,關於新生和坐位的事結束,接下來是派發回條通告及其他事項。」
 
接下來班主任就開始進行班務的工作,而我們全班同學也開始忙於接收回條通告。


 
別以為開學的第一天會跟平時的不一樣,只會上半日學,我們這所名校與別的不同,第一天就得上全日課。
 
當然,新的教科書才剛派發,筆記書和業作本也是一樣,所以第一天當然不會教書。
 
各個科目的課堂也只是老師先見面,認識一下,以及交付各項上課事情。
 
就這樣上午的課堂完成了一半,現在來到十五分鐘的小息時間。
 
剛才課堂的老師回收完暑期作業並離開課,大家就立即自由活動,大部份人向着同一個人走近過去。
 
這人並不是小紫,而是新來的同班同學巫小翠。
 
不知道這班同學真的很照顧新生,還是太過熱情,圍過去的人最少也有十二名,就連小紫也圍了過去。
 


旁觀着的我,看到這一個情況,一時間還以為大家都要欺負新生,情況實在嚇人。
 
其實我也打算過去自我介紹一下,畢竟新生可能很需要我的「服務」,但看大家都圍過去後,我就把這個想法打消了。
 
「小翠,可以叫你小翠嗎?我叫嘉麗啊。」
 
「妳是北方人啊?是那個地區的?北京嗎?北京雞卷好味嗎?」
 
「小妹,要不要當哥的女朋友?」
 
「妳有沒有玩電腦遊戲啊?要不要我帶妳衝等?」
 
「對網球有興趣嗎?妳可以叫我小紫呀。」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不斷用說話去把巫小翠掃射過不停,真像是想用語言把她淹死。
 
因為太多人圍了過去的關係,我看不見巫小翠現在的臉是甚麼表情。
 
我只知道在大家吵吵鬧鬧大約十秒左右,所有人都因為一句說話而安靜。
 
「閉嘴!滾開呀!」
 
這並不是有甚麼校園惡霸出現在其中,這句話反而是那邊的主角怒吼出來的說話。
 
一下猛然站立的聲音「咚隆」響起,這聲音伴隨着巫小翠怒吼般的叫聲一同響出,所有圍過去的同學都不禁驚呆。
 
接下來的一秒,巫小翠把圍過來的幾個同學用力推開,從同學們的包圍中衝出了來。
 
她像是一隻脫兔的一樣,猛然狂奔,在兩行桌子之間的走廊奔走而過,向着課室奔走出去。
 
就這樣,大家發呆的一起望着巫小翠這一連串動作,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課室之中。
 
每個人面面相覷,全然不知剛才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在無奈之下,大家自然地散去。
 
「嘖嘖,甚麼啊,突然發脾氣。」
 
小紫很不爽的回到自己的坐位,坐下來之後向着我表達對她的不滿。
 
「一看就知道是妳嚇跑她吧。」
 
我有點壞心眼的開玩笑道,小紫當然連聲說道這根本不是她的問題。
 
的確是這樣,巫小翠的會有這樣的反應,一定是與小紫無關,但我也不認識是與其他同學有關係,就是說這是巫小翠自己本身的問題。
 
從巫小翠剛才的反應看來,這個女同學不可招惹,還是保持一段關係比較好。
 
小息的鐘聲又再響起,示意小息完結了,同學們各自各返回坐位,之前奔出課室的巫小翠也從課室外回來。
 
才剛回來,本來還有在吱吱喳喳聊天的同學瞬時安靜,全部都望向着巫小翠。
 
她現在就像風雲人物一樣,吸引着眾人的目光,全課室安靜得只聽到巫小翠返回坐位的走路聲。
 
巫小翠沒有與任何一個有目光的交流,她只緊緊地望着腳前的地面,低着頭的回到自己的坐位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在小息的時候突然發脾氣大罵起來,所以坐她旁邊的那個同學立即退避三舍,連人帶桌向另一邊退去。
 
在她前邊的同學也不敢接近她,在她後邊的同學又不敢接近她,她瞬時成為了班上的一座孤島。
 
這一刻我覺得她真是可憐,才第一天上學,才過了第一個小息,班上的同學已經遠離她,這樣下去她或許會交不同朋友吧?
 
然而巫小翠看起來一副「你們想怎樣就怎樣的」表情,她伏在桌子上,蒙頭大睡,不理一切。
 
看到巫小翠沒有異樣,大家又再繼續吱吱喳喳地聊天,直到老師到來。
 
這一課是中國語文及文學課堂,進來的是一位年輕的老師,這位老師在中三的時候已經任教過我們這一課,看來今年還是他教課。
 
因為老師與大家都互相認識,所以無謂的自我介紹也不作了。
 
然而老師卻出奇地做了一件事。
 
「請問那位是巫小翠同學?」
 
老師進來之後把一切都整頓好,然後第一件事竟然是先找巫小翠她。
 
老師現在的表情既認真又嚴肅,像是要進行訓話或是見校長的一樣,與平時上課全然不同。
 
他一問,所有同學都不約而同地望向班上的一座剛才被獨立出來的弧島,這一刻老師就知道誰是巫小翠。
 
到底老師為什麼進來之後第一件事就要找巫小翠?而且表情是這麼認真?
 
是巫小翠之前也對老師大呼小叫嗎?從剛才小息的行為,我不禁就向這邊推想,而這麼想的話現在一切也就說得通。
 
老師走到了她的身邊,巫小翠望了望他,輕聲說:
 
「怎了?」
 
這還真是很沒禮貌的一句,身為一個學生,怎可能對老師如此無禮,聽到她這一句話後,老師的表情更是認真。
 
「妳問我怎了…妳問我怎了?」
 
此刻,老師的雙肩在震抖,這是憤怒得震抖嗎?
 
老師猛地從身後拿出了個東西出來,然後向着巫小翠猛遞過去!
 
「巫小翠老師,我是妳的書迷,請妳為我簽個名啦。」
 
老師猛地從身後拿出了個簽名板和簽名筆,然後向着巫小翠猛遞過去,請求着親筆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