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我們以為有某個甚麼追星族或是瘋狂支持者衝進了班房來。
 
明明身為老師,但現在卻表現得跟個小孩子一樣,所謂的敬業精神到底跑到那裡去呢?
 
跑到那裡去我倒是不想知道,我反而對老師對巫小翠說的話感到了興奮。
 
老師在巫小翠的名字後邊加上了「老師」這一個尊稱,這通常都是對作家們的尊稱,另外剛才老師也說自己是巫小翠是書迷,所以巫小翠是一個作家嗎?
 
十三歲就能出道成為作家,我以為這是小說裡的情節,但原來這是真的,在我眼前就有個這樣的人。
 


巫小翠的真正身份到底是甚麼?越是去揭她的身份,越是去了解她,就越是被她嚇到。
 
先是十三歲就轉到名校讀中四的神童,然後是出道的作家………這都讓我驚呆了。
 
老師擺出了一臉不好意思的表情,依然請求着巫小翠的簽名。
 
巫小翠瞄了瞄老師的臉,打量了一下他的全身,然後接過了簽名用的紙和筆,隨隨便便地簽下了名字。
 
接着她就把簽名紙和筆交還回去,老師接過了後,高興得像個孩子求到爸爸買玩具的一樣。
 


大家都望着老師那開心極了的表情,對他投來了「你是小學生嗎?」的目光,但誰都沒看到巫小翠現在的表情。
 
先假設巫小翠真的是個作家,並成功出書,那麼自己的書迷找自己簽名,應該是會感到高興的事,但在巫小翠的臉上,卻找不到與開心有關的表情。
 
她只微微地低着頭,把視線落在自己的桌子上面,談不上傷心,但也談不上開心。
 
隨後,她就坐下來,並把當前課堂的教科書拿出來,隨便翻弄,就連老師對她的謝意也視之不理了。
 
我對她很是不解,完全無法理解她的言行舉止,她有太多謎團了。
 


得到了親筆簽名的老師,全身飄飄然,像是地心吸力沒有在他身上發揮作用,他走到課室的講台上,興奮地說道:
 
「各位同學,我們應該跟巫小翠老師好好學習寫作的技巧啊!」
 
老師的第一句說話,就是傳教士的第一句說話。
 
「巫小翠老師的作品《巫能為力》是北方紅透的作品,在南方也很受歡迎的啊!」
 
現在老師他正開始向我們講述巫小翠寫的作品有多好多好,聽他這麼說,果然巫小翠是已經出道了的作家。
 
根據老師傳教般的說法,《巫能為力》是一部講述北方巫術世家興起和沒落的故事。
 
故事充滿了不可思議的部份,讓讀者親如其境,進入了個巫術世界。
 
雖然是魔幻的作品,但卻非常真實,不像是虛構出來,令人認為北方裡真的有存在過這個巫術世家。


 
用字雖然不算華麗,但卻很有實在感,沒有令人覺得是故意去用出華麗的語句,以巫小翠的年紀來說,已經是超群了。
 
我自己也有讀過這一部叫作《巫能為力》的小說。
 
不過我卻沒有覺得這部小說像老師說的一樣這麼誇張,老師是巫小翠的書迷,自然有言過其實之疑。
 
但說真的,那的確是一部很棒的小說,劇情緊湊,而且伏筆巧妙,真的好厲害,絕對是與精彩扯得上關係。
 
我讀小說的時候,都不會去留意作者是誰,所以在聽到巫小翠這名字的時候,根本沒有反應。
 
沒想到,她不單單只是個北方來的神童,另外也是已經出道的作家,甚至是《巫能為力》這部紅遍南北的小說的作者。
 
我們班來了個猛人啊!!
 


知道了巫小翠原來是這麼猛料的女生,大家都不禁哇言,一臉驚訝,包括了我在內。
 
大家都開始細語地討論着巫小翠,也開始私私地稱讚着她,大家都覺得她好厲害,非常耀眼。
 
「那麼,巫小翠老師,請妳以後多多指教,也請妳多多指教我。」
 
最後,老師以這一句話,作為這件事的句號,巫小翠是個有名作家的事就到此為止。
 
然而,巫小翠她,依然沒有因為大家覺得她很厲害而開心過,她只是依舊地翻弄着課本。
 
不久,課堂完結,又再來到了小息的時間。
 
老師帶着愉快的心情離開課室,然後大部份的女生和男生,都一擁而上,向着巫小翠那邊聚集過去。
 
這個情況就跟上個小息時一模一樣,大家都因為她的「特別」而想要認識她,親近她。


 
「小翠妳原來是個作家啊,好厲害啊!」
 
「小翠妳有沒有寫愛情小說啊?」
 
「寫小說是先訂大綱,還是一邊想一邊寫的,小翠姊?」
 
「實在說,我也有讀過《巫能為力》這部小說,真的好棒呢,沒想到原來是妳寫的。」
 
「我哥哥也有讀過啊,還向我推介,不過我對讀書沒興趣啦,如果有電影或漫畫就好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就像之前的一樣想要用語言來把巫小翠淹沒。
 
之前還是叫她作「巫小翠同學」,但現在知道她是個名作家,很多人都改口叫她的名字,裝熟扮親,這叫作世態炎涼嗎?
 


現在眼前這個情況,真的跟上個小息時一模一樣,而接下來發生的事,也是一模一樣,只是對白不同而已。
 
「你們好吵呀!別再跟我裝熟!走開!」
 
咚隆的一聲隨即響起,那是巫小翠猛然站起讓她坐的椅子後衝的聲音。
 
在這聲音落下的一刻,她用力地拍打一下桌面的聲音響起,之後才是她本人的怒罵吼叫。
 
吼叫聲落下,巫小翠撞開了人群,然後直接奔走出課室,消失在我們的眼前。
 
所有人又一次呆住,對於巫小翠又再一次發脾氣起來,大家都臉臉相覷,無言以對,情況又是跟之前的一模一樣。
 
不歡而散,大家各自各返回坐位,或者去跟其他朋友聊天,從巫小翠的坐位遠去。
 
而我的妹妹小紫,則是一臉不滿和氣憤的返回坐位坐下,在坐下時更發出響起,可見她很不滿。
 
「誰惹到妳了?」
 
我明知故明地向小紫說道,同時開始翻開我還未讀完的書本,準備繼續。
 
「你明明都知道的呀,哥哥。」
 
小紫微微地鼓起臉頰,散發出小男孩不滿的氣息,雙手抱胸地對我抱怨道:
 
「真是的,她人到底是怎樣的呀?又無故地發脾氣,這種女孩誰與她合得來?以為自己是個名作家就很了不起,所以就不想跟我們這些人講話嗎?這麼厲害還不如去找家教啦,到底是不是每個作家都是這樣的怪相怪脾氣呀?哼哼。喂,哥哥,你有聽我在說嗎?」
 
「哎?甚麼事?」
 
「呀!!你根本沒在聽我講話,哥哥!!」
 
看到小紫氣得快要抓狂的樣子,我的內心不禁一笑。
 
之後我和她就各自各活動,小紫繼續跟朋友聊天,而我又繼續讀我的書。
 
不經不覺,小息時間很快就過去,表示小息完結的鐘聲便響起。
 
聽到這個鐘聲,同學們都返回去自己的坐位,做好準備上課,而巫小翠也已經返回課室,回到她自己的坐位上去。
 
經過剛才的那個小息,大家對巫小翠又更加不敢靠近,連人帶桌的以巫小翠為核心的散開。
 
巫小翠的四周空間相當廣闊,相反我與其他同學的空間相距越來越狹窄,要我再肥多幾圈,我就會被夾到得動彈不得。
 
這樣子看過去巫小翠那邊,就是一副可憐極了的景色,她在班房上已經被孤立成自己一個。
 
但這又能怪誰,她那莫名其妙的脾氣,都把大家嚇走,這是她自找沒趣。
 
不過巫小翠好像沒有在意這一切,甚至視之不理,伏在桌子上去。
 
就在這個時候,有兩個男生向着巫小翠走過去,他們兩個是一心和家寶。
 
「嗨,巫小翠同學,能不能借幾分鐘來講幾句話啊?」
 
一心裝熟地舉了舉手,發出了一聲「嗨」,裝熟的技巧還真相當高,應該說很不要臉。
 
伏在桌子上的巫小翠,瞄了一瞄一心和家寶,然後像一隻對食物沒興趣的貓一樣別過了臉。
 
這似乎並不是不想理會一心和家,反而是在說「有事快說」的那種態度。
 
一心和家寶看到巫小翠有意聽他們兩個的說話,便露齒一笑,接着低聲下氣,以求人的姿態對巫小翠講話:
 
「是這樣的,妳是一位大作家對吧,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想要勞煩小翠大人,以後照顧我們的中文作文耶。」
 
「當然不是白做的囉,我們會付錢錢的,價錢的話只要比那邊的羅天從便宜就好。」
 
一心和家寶望了望我,告訴了巫小翠誰是羅天從,巫小翠此刻望了望我,然後又沒趣地別開了臉。
 
他們兩個!說到底都是我的老顧客,但竟然因為來了個作家,因此而背棄我!
 
「不知道小翠大人意下如何呢?」
 
「一元。」
 
在家寶問道後,巫小翠如此回答。
 
她的回答竟然是一元,這個根本是爛價,她的回答立即讓全班哇言,連一心和家寶都因為這個價而嚇了一跳。
 
「果然是大作家,真夠豪邁,一篇中文作一元,比起那邊的羅天從要豪邁多了呀。」
 
如果巫小翠一元一篇中文作文,想要跟她搶生意,就唯有比她更便宜,這樣的話不就是以毫來計算嗎?
 
再說,別人是大作家,而我只是個作文稍微了得的中四學生,就算我收費以仙來計算,也沒有人會光顧我啊!這樣下去的話,我的財路就會被斷。
 
然而,我的擔心似乎是有些多餘。
 
「聽清楚了沒,我說一元,是一個文字一元。」
 
兩小翠在這刻坐直了,並瞪着眼望向一心和家寶,她的眼神瞬時把他兩嚇得退後。
 
「一…一個文字一元?開麼玩笑!這樣的話一篇作文不就是要八百元嗎!」
 
「太過份了,這根本是搶吧!別以為妳是作家就很了不起!」
 
一心和家寶露出了憤恨的表情,牙關都因漸漸激動起來的情緒而震抖起來,但巫小翠卻很冷靜地回應了一句:
 
「垃圾。」
 
「妳…妳說甚麼啊!」
 
「垃圾!我說你們兩個是垃圾!自己不想做的事就給別人做,給不起錢又在那邊吵來吵去,你看你們跟個垃圾有甚麼分別,自己的功課要自己做,付不起錢就給我滾,垃圾!廢物!」
 
巫小翠的嘴巴還真是有夠毒,明明才第一天見面,她就好不客氣地稱呼他兩個為垃圾廢物。
 
她的憤罵,一時間讓一心和家寶變得無地自容,被一個只有十三歲的女孩子這麼罵道,他們在班上的大家面前丟盡臉了。
 
「妳有膽再說一次!」
 
「跟你們這垃圾說話,說一次已經是過量,你兩的存在簡直是對世界的污染,快滾出地球好不?」
 
「別以為妳只有十三歲而且是女孩我們就不敢對妳對粗呀!」
 
此刻,家寶的忍耐到達了極限,被個十三歲的女孩如此痛罵道和瞧不起,他已經是忍無可忍。
 
家寶一手抓住了巫小翠的螺旋式雙馬尾的其中一邊,突然的一下拉扯,讓巫小翠發出了感到痛楚的
叫聲。
 
在一旁的一心,已經捲起了衣袖,準備教訓巫小翠。
 
這下糟了,因為巫小翠的脾氣,整件事一下子變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