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我以為今天午餐只能吃酸薑片的時候,一把熟悉的聲音忽然傳到了我的耳邊。
 
「小紫。天從。」
 
那把熟悉的聲音從課室門傳過來,直呼叫我們的名字。
 
我和小紫轉頭望過去,馬上就看到她。
 
「媽媽!?」
 


沒錯,站在課室門口那邊,並呼叫了我和小紫的人,正是媽媽。
 
媽媽身穿着短袖上衣和長裙子,站在那邊對我們兩個笑了笑,這是一個「能夠見面真是好呢」的笑容。
 
我和小紫先放下準備要交換的午餐便當,然後走到媽媽那邊去。
 
小紫很是吃驚,完全沒有想到媽媽會在學校裡出現,她懷疑着迷糊的媽媽是不是搞錯了「家長教師發長日」的日期。
 
「媽媽,妳怎麼會在這裡的呀?」
 


「那個呢,是這樣啊,因為我好像給錯了午餐便當,所以現在把真正的午餐便當帶來啊。」
 
話後,媽媽從手提着的袋子裡拿出一個便當盒子,並交到小紫的手中。


 
小紫立即打開盒子,一陣飯香隨即撲出,當中還有玉子豆腐配免治豬肉的香味。
 
媽媽似乎在過來之前,為小紫的飯再翻熱一次,所以味這會這麼香。
 


雖然保溫的便當盒子也能讓飯保持着可吃用的溫度,但比起翻熱了的,卻是相差了很多。
 
「小紫,剛剛不是說交換嗎?所以這個飯是我的了。」
 
「才不要跟你交換呢,哥哥。」
 
我有點壞心眼的想換個剛翻熱好的午飯,因為這看起來好味多了。
 
媽媽專程帶飯給小紫,甚至很貼心的為小紫進行了翻熱,小紫開心得把媽媽抱住說多謝。
 
看到女兒似是撒嬌的抱住自己,媽媽瞬時泛起了幸福的紅暈。
 
我很是想提點她們兩個一下,這裡是學校而不是家裡,所以這種溫馨的母女情就別在這裡做吧。
 
「小紫,天從,難得有機會,要不要一起在學校吃午飯啊?」


 
媽媽又從手拿的袋子中拿出了另一個飯盒,在拿出的同時,她也這麼問道。
 
想要拒絕應該是不可能,再說,媽媽似乎早就有打算跟我們一起吃午餐,證據就是她連自己的午餐都準備了。
 
她現在是以家長的身份來送飯給子女,跟子女一起在學校吃午餐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沒問題,就跟大家一起吃吧。」
 
在媽媽的面前,小紫已經變成了一個小女孩,想要與媽媽黏在一起,這真的好有童年光景的感覺。
 
小紫已經把媽媽帶入午飯團隊之中,並為大家互相介紹。
 
遠看着媽媽站在同學們當中,一臉幸福的笑容,這時我才想起,其實媽媽一直是很憧憬學園生活呢。
 


「喂,天從。」
 
突然,一心在我後方出現,他拍了拍我的肩頭,並叫了叫我,一時把我嚇了一下。
 
「怎麼了?」
 
「你幾時有個姊姊的?為什麼都沒聽你提起過?」
 
「你姊姊好漂亮呢,你看看你自己的衰相,難道你不覺得自己是在醫院撿錯回來的嗎?」
 
這刻連家寶都走了過來插了句話。
 
有幾件事我想要說一下。
 

  • 我雖然不是很帥,但我也不醜,所以用「衰相」這兩個詞語形容我是大錯特錯。



 
  • 我是如假包換的媽媽親生子,也是小紫的親哥哥,不相信可以驗個血。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
 
「那是我媽媽!不是我姊姊!」
 
「你這傢伙說謊不眨眼!!」
 
他們兩個異口同聲的這麼說道,完全不相信那是我媽媽而不是我姊姊。
 
我不想理他們兩個,所以返回去吃午飯。
 
媽媽很快就與小紫的女同學聊天起來,都談論着女生的話題,特別是保養皮膚的話題。
 


「柳娘姨姨到底是怎麼保養的啊,好厲害呢。」
 
「姨姨看起來還像是小紫姊的姊姊啊。」
 
聽到比自己年紀還要小得多的女生這麼讚,媽媽開心得用手遮了遮自己的嘴。
 
小紫很是自豪,她一邊吃着熱乎乎的飯,一邊自豪地講話:
 
「有其女必有其母嘛,呵呵。」
 
她是在暗示自己跟媽媽一樣叫人覺得漂亮,還是在怎樣啊?
 
我吃了一口飯後,再望望同桌吃飯的男生表情。
 
天耶,他們的頭都低了下來,是害羞得低了下來,都不敢跟媽媽說上一句話,也不敢望一眼。
 
此刻我好像明白到,「沉魚落雁」中的沉魚到底是甚麼樣子了。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吃完了飯,而到頭來還是與同桌的人沒說上一句話。
 
通常在這個時候,我都會離坐,然後返回坐位把小說拿出來讀。
 
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媽媽在場的關係,我竟然有點不敢去拿小說讀,可能是怕媽媽知道其實我在學校是比較沉默寡言的那類學生吧?
 
又或者是,因為大家都同桌吃午飯,而我不單單一句說話也沒說過,而且還第一個離桌,感覺相當沒禮貌。
 
不知原因為何,總之我就是沒有離桌去拿小說讀。
 
但我也沒有發過一言,只靜靜地看着大家在談天說地,都講着女生的話題。
 
覺得自己完全是格格不入的我,無聊地望望四周,而這個時候,巫小翠剛好回到課室。
 
不知道她是吃完飯回來,還是回來拿個東西再出去,因為平時她不到上課的鐘響起都不會回來。
 
剛剛回來的她,視線馬上就落在我們這邊。
 
這不單單只是因為我們這邊算是吵鬧的一邊,更是因為我們這裡有一個與別不同的人。
 
巫小翠先是對出現了學校外的人稍微吃了一驚,但她沒有多理會,自顧自的返回坐位,想要拿個東西再離開。
 
「對了,天從,小紫。」
 
「嗯?怎麼了?媽媽?」
 
媽媽在這個時候忽然叫了叫我和小紫,我們兩個馬上回應。
 
「今晚有想要吃甚麼嗎?」
 
媽媽帶着笑容,歪着頭,雙手一合的問道。
 
「呀,我想要吃蜜汁豬頸肉呢,這個配飯一起吃超好味。」
 
「蜜汁豬頸肉嗎?既然小紫想要吃這個,那媽媽今天就特別料理吧。」
 
「好耶,謝謝媽媽。」
 
小紫把最後一口飯吃下,然後開心得雙手高舉,做出萬歲的動作。
 
「天從呢,想要吃甚麼都可以告訴媽媽啊。」
 
「其實我沒所謂。」
 
「那麼…嗯…金銀蛋波菜好嗎?」
 
「啊,好吧,我沒所謂的。」
 
真的,我自己沒有甚麼特別想吃,突然叫我想想今晚想吃甚麼,這還真是一個難題。
 
話題被說起,小紫還一口氣說着有甚麼甚麼是好想吃,甜品又想吃甚麼甚麼,一整個小女孩的模樣。
 
她越說越起勁,雙手都握成了拳放到胸口前,睜大那天真的雙眼猛說過不停。
 
在旁的同學們,都很羨慕我們有個這麼好的媽媽。
 
不過,在這個時候--------
 
「嗚!」
 
----------一陣叫人感到發寒的視線射了過來,直落在我的身上。
 
是巫小翠,我感覺到這是來自她的視線,她那憎恨的視線又向我投射過來了。
 
一時間我打了個冷顫,混身不自在,好不舒服。
 
我以為自己搞錯了,所以稍微轉一轉臉,但眼角中就看到巫小翠的確以憎恨的目光視過來。
 
雖然她的表情沒有再像第一次以這種目光射向我是一樣可怕,但也沒有好得到那裡去。
 
她望了望我,再望了望另一邊,而那一邊正是媽媽的那邊。
 
她的雙眼中,映進了媽媽那漂亮的臉孔。
 
然後在一秒過後,一下「哼」的聲音發了出來,巫小翠竟然發出了一下微弱的「哼」笑聲。
 
一瞬間,我的身體又在打了個冷顫,冷汗都從額頭慢慢地滴落。
 
那不像是自鳴得意的哼笑聲,那是不懷好意的哼笑聲。
 
我的大腦猛發出危險的訊號,身為男人的直覺雖然沒有女人那麼準確,但我的直覺在告訴我知道,將會有不好的事要發生。
 
雖然到現在還是沒有證據證明在開學的那件事是她搞出來,也沒有辦法證明她有搞出這種事的力量來,但大家都知道巫小翠是危險的。
 
而現在,她卻不懷好意的發出着哼笑聲,而且她的視線卻是落在我媽媽身上。
 
她到底想要做甚麼!?她到底在想甚麼!?
 
要是她傷害了我的家人,我可不會對她客氣!那怕她有異於常人的能力。
 
在一下哼笑聲之後,巫小翠已經找到她要找的東西,然後與我擦身而過,並獨自一人離去,離開課室。
 
而我,則緊緊地握着自己不斷透汗的拳頭,目送着她甩着螺旋卷雙馬尾遠離,最後消失在班房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