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來到了星期六,這是「家長教師發展日」舉行的那個星期六。
 
今天,我們一家四口都會出席「家長教師發展日」。
 
媽媽今天的心情很好,她是抱着家庭樂的心態出席這個活動,當作一家人去遊玩。
 
至於爸爸則是和我一樣,抱着沒所謂的心態出席。
 
而小紫,則是以「我是被迫的啊」的心態及感覺出席,遠看到她就知道她真的是被迫的。
 


她會有這種心態,可能是因為今天是星期六的關係吧。
 
星期六能夠做的事,比起平日可以說是更多,最簡單來說就是跟朋友玩線上遊戲。
 
星期一至五要應付學業之類的事,來到星期六卻還要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所以小紫才會一臉被迫的表情。
 
不過,就算她的表情再做得誇張,也逃不過一起參加「家長教師發展日」的命運了。
 
雖然我和小紫是以參加者的身份出席,但因為我們都是該校的學生,而且我校又是名校,所以我和小紫都得穿校服回去。
 


至於我們的家人,當然是穿便服出席,總不會穿西裝晚裝出席吧。
 
從家中步行到學校的我們四人,在校門前已經受着校工和保安的歡迎。
 
「羅紫蘭同學,今年又見妳出席呢。」
 
「我是被迫的呀!保安先生!」
 
「祝妳玩得開心囉。」
 


「嗚嗚嗚……」
 
跟保安先生打個招呼了後,我們就穿過校門,正式進入學校的範圍。
 
途經學校的操場,媽媽很是好奇的左顧右盼,感覺有點像個小朋友跑進了玩具博物館的一樣。
 
「天從,這個是甚麼呀?」
 
「媽媽,那是小紫經常會到的網球場,順帶一提小紫的社辦在那邊。」
 
「天從,這個又是甚麼呀?」
 
「這是園藝學會的有機種植場…媽媽,妳別拔走人家種的蔥呀。」
 
「天從,這個又是甚麼呀?」


 
「那是男廁,快出來!」
 
媽媽就是這樣,只要遇到有興趣的事物,就會好奇起來,東問西問的。
 
之前說過,媽媽對於學園生活是很憧憬的,她從未有過學園生活,所以對學園的一切都很有興趣,從而有了好奇心。
 
剛剛所經過的每一處,媽媽都在想像如果自己變回了學生,將會在剛剛經過的地方做着怎樣的行為,有怎樣的情景。
 
不知道她想像了甚麼,只見她的臉上一直露出幸福的笑容,似乎是發了個美好的白日夢。
 
我和小紫帶着爸媽向校社前進,穿過了各種校內設施後,終於來到了校社新翼,禮堂就設在一樓。
 
就算沒有人帶路,單靠着臨時掛起的指示牌,從未到過校學的人都知道要怎樣走才能到達禮堂。
 


但身為名校,當然要表現得有禮,所以還是會派出學生為家長引路。
 
「喂喂,天從,你是來替我班的嗎?我好感動呢。」
 
為我們引路的是同班同學。
 
「你的笑話真好笑,來帶路好嗎?」
 
「天從,這是你媽媽嗎?」
 
「呀啦,天從的同學,你好啊。」
 
「姨姨妳好。」
 
那個同班同學見到我媽媽,馬上就搭訕起來,他更向我投了個「你為什麼不早介紹你媽給我識」的眼神。


 
我沒他那麼好氣了,我只投回了一個「你敢打我家人鬼主意我可不會放過你」眼神後,就拍了拍他的肩頭,催促他盡職帶路。
 
踏着樓梯前行,隨着同學的帶路,我們都來到了禮堂的前邊。
 
禮堂內燈光盡開,裡邊的一切都清楚可見,遠眺禮堂內,就已經看到各個家長就坐了。
 
我們來到禮堂門口,義工學生為我們帶了個位,然後我們就就坐。
 
之後的事就乏善可陳,都是聽着校方的講坐,聽得我和小紫都想睡,連爸爸也一樣。
 
唯獨媽媽,很享受在禮堂聽講座,可能她覺得自己返回了學生的年代,現在在禮堂中聽着週會吧?
 
聽着聽着,等着等着,坐着坐着,講座終於結束。
 


大家都為學校的講師鼓掌,感謝演講,而我和小紫則是感謝他演講完結而鼓掌。
 
講座完結時,講師說在舊翼那邊的活動室有大食會為各位家長開設,等等會有義工學生招呼各位前來的家長。
 
留下了這一句話,講座的主持人就讓大家分批解散,離開禮堂。
 
「啊呵~終於完了啊!」
 
離開了禮堂後,小紫用力地伸了個懶腰,又是差點要打到我。
 
雖然講座時聽完了,但不表示今天的「行程」要結束,因為等一下還約見了班主任,講述升學的問題。
 
然而,約見班主任的還不只有我們,所以我們約見的時間被安排了一小時後。
 
總不能在學校四處游走一個小時吧,再者現在又不是開放日,所以有些地方沒有被開放,沒甚麼地方好去。
 
校方會為家長設了個大食會,就是讓家長在等待約見時,有些事情可以做。
 
既然校方有這樣的心思,我們也只好領情了,因此我們都向在舊翼的活動室走進。
 
活動室有兩個課室合併的大小,勉強容納到等待約見的家長。
 
在靠近牆邊的地方,放了椅子,可供坐下,另外還有些義工學生幫忙遞小吃,像是在社會派對中的那些服務生一樣。
 
另外,在活動室中間的桌子上,放了不同的到會食物,特色的食物也有,例如壽司。
 
如果臉皮厚,的確是可以在這裡當吃晚餐的一樣吃到飽,基本上是沒有人會阻止的。
 
來到了大食會,小紫已經不多想,她先拿過碟子,然後找了些東西來吃。
 
「真好呢,大食會。」
 
對於媽媽來說,校園大食會也是一件只聽說過但未親身試過的事。
 
媽媽開心的拍了一下手,然後就甩着烏黑的秀亮長髮,拖着爸爸的手找東西吃了。
 
我自己不是喜歡人多的地方,而且也沒有甚麼東西想吃,所以就打算隨便找個位坐坐就算了。
 
但當我要轉身找個位置坐下時,突然有人叫住了我。
 
「要不要吃迷你冰淇淋?」
 
那是一把女生的聲音,而她說話的聲調很平淡,像是根本不想說話而被迫說話。
 
我轉身望向聲音的主人,馬上就看到一個嬌小綁螺絲捲雙馬尾的女生在我眼前。
 
「嗚…!」
 
是巫小翠,我當場被嚇得發出低鳴的驚叫聲,她到底是甚麼時候在我附近?
 
剛剛那一句話,是她對我講的第一句話,認識了都快一個月,現在才講上了一句話呢。
 
我望了望她,她也望了望我,她的眼神是相當的不滿。
 
「你到底要不要迷你冰淇淋?」
 
巫小翠托了托掛頸式的托盤,裡邊芒果黃色的迷你冰淇淋隨之震了一震。
 
雖然我是不想吃,但可能被巫小翠嚇了一嚇,又或者可能會現場大食會氣氛的關係,我還是伸了手去拿一個。
 
但是,在這個時刻,我的心僵住了。
 
不是巫小翠對我做了些甚麼,而是我想起了一件事。
 
在不久前,媽媽跟我和小紫在學校裡用膳的那一天,巫小翠忽然對着我媽媽發出了一聲「哼」的笑聲。
 
這笑聲聽起來是不懷好意的,當時都令我一身冷汗。
 
而且之前巫小翠一直用憎恨的目光瞪着我,在開學日當日又使怪事出現,她的脾氣更是深不可測。
 
我擔心着,裡邊的迷你冰淇淋會不會有不對勁。
 
老鼠藥應該也不至於會用到吧,但瀉藥卻說不定。
 
以她的性格來說,會做出這樣的行為,絕對是有機會的呀。
 
我伸出去的手,正因為我內心的害怕而顫抖。
 
才剛想縮回去,並說句「不用了,謝謝」,巫小翠便搶先對我說話。
 
「少擔心,裡邊沒有下毒藥。」
 
這女的,她知道我在想甚麼呀!
 
是她有能力看穿我在想甚麼,還是我的表情上已經寫上了我內心的想法?
 
只見巫小翠邪惡般揚起了嘴角,向我笑了笑。
 
「妳…妳到底有甚麼居心啊?」
 
「哼嗯。」
 
她沒有回答我的說話,然後直接轉身離去,連迷你冰淇淋也不給我一個。
 
但在她轉身離去前,她向我留下了一句話。
 
「好好珍惜現在的時光吧。」
 
聽到了她這句話,我的心強烈地跳動起來,一種叫「不安」的感覺侵襲我的心裡。
 
額頭流出冷汗,手掌直霧汗,雙腳也微微地打顫。
 
可惡……妳到底想要做甚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