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的同學,頓時被聲音奪去了注意力,大家都停下了手邊正在做的事情,全部望向聲音的來源。
 
我望過去,就眼一個女生站在課室的門口,樣子很是普通,就是每個班裡都會有的普通女學生。
 
她的樣子很是生氣,不對,她的樣子是在尋仇般的生氣。
 
在她的身旁還有兩個女生,像是她的左右護法,樣子也是普通,沒有特別。
 
「羅紫蘭是誰!給我出來!」
 


她又再次叫喊道。
 
「是,我是。」
 
一把女聲回應過去,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站立起來,面對着課室門前的女生們。
 
我當場就吃驚得傻了,那三個女生雖然不知道是想要來幹甚麼,但一看就知道不是來請吃飯。
 
既然她們是來找人,但又不知道那人是誰,媽媽根本可以不用回應,讓她們沒趣,然後自行回去。
 


然而,媽媽卻在這刻如實回應,她的小糊塗在這刻發病得很不是時候。
 
我想要立即把媽媽拉坐下來,也發出亂叫聲把她回應過去的聲音打亂。
 
但太遲了,那三個女生,特別是叫話出來的那個女生,已經發現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了。
 
「妳就是羅紫蘭嗎?」
 
「是的,請問有事找我嗎?」
 


媽媽似乎還未察覺到那三個女生的惡意,依然像平時一樣有禮地回應。
 
在她身旁的女生們早就察覺到,她們全部站起,擋在媽媽(小紫)面前,似要保護她。
 
三個女生穿過課室門,直走過來,完全沒有一絲的怯意。
 
「我叫幼羚,是五年級的學生。」
 
三個女生中像是大姊的那個女生叫作幼羚,她就是在課室門大聲叫話,尋找媽媽的那個女生。
 
媽媽出於禮貌,點了點頭,溫和地作出自我介紹。
 
但在她想要發出第一個音節時,幼羚豎起手指,直指向媽媽。
 
在媽媽身旁的女生,心怕幼羚想傷害媽媽(小紫),全都「大」字一樣張開雙手,保護媽媽(小紫)起來。


 
「昨天放學時間,妳可記得有個叫英秀的男生來向你表白過?」
 
「英秀嗎?讓我想想啊……」
 
竟然要想想!?可憐的英秀,你在表白完的第一天後就被忘掉了。
 
「呀,我想起來了,英秀就是昨天電視劇中為主角擋子彈的那一個吧?」
 
「妳…妳…羅紫蘭!妳太過份了。」
 
這次我也不幫媽媽了,竟然過份到把昨天向自己表白的人誤當成電視劇的配角。
 
幼羚很是生氣,氣得豎起的手指都收回去,變成了拳頭中的一隻手指。
 


「羅紫蘭!跟我一決勝負吧!」
 
就在幼羚氣到極點似的時候,她下定了決心似的大叫,接着講出莫名其妙的話。
 
媽媽一時愣住,不知道要做出怎樣的反應才好,在一旁的我也是一樣。
 
說甚麼一決勝負,現在是那一部青春熱血小說啊?是不是在拍真人秀了?鏡頭在那?
 
「英秀是我一直暗戀的同班同學,但在昨天,他竟然突然就跑來向妳表白。」
 
「啊………?」
 
「我很是傷心,但我決定勇敢振作,為了從妳手上把他奪回來,我要挑戰妳。」
 
聽着聽着,大家都很清楚現在發生了甚麼事,這很明顯是愛情爭奪戰。


 
不過,媽媽根本對英秀沒有意思,甚至忘記了他,所以現在只是單一方的爭奪戰。
 
只要告訴幼羚知道媽媽根本沒有理過英秀,我相信這場戰爭就可以避免。
 
「不好意思,請聽我說句……嗯!?」
 
我想要解開誤會,但話都未說完,我的口就被人用手按住,使我發不出坪來。
 
望望按住我口的那個人,是家寶,他到底在做甚麼?
 
「不好意思,這男有神經病,我先把他帶走。」
 
家寶把在媽媽身旁的我拉走,拉到一旁去,更示意我別阻礙戲情的進展。
 


昨天我已經阻礙了戲情發展,當時在場看戲的人已經很不滿了,所以現在家寶絕不讓我出手阻礙。
 
家寶拉走了我,媽媽和幼羚的對話繼續下去。
 
「羅紫蘭,我要挑戰妳,我們就用網球來比賽吧!」
 
「網球?」
 
瞬間,在場所有人都笑了起來,大家都是笑着幼羚不自量力。
 
小紫打網球的實力,全班都知道,即使集合班上運對最好的兩人來跟小紫比賽,在二對一的情況,小紫也未曾輸過。
 
正因為這樣,所以大家才會笑幼羚不自量力,幼羚絕對會戰敗,如果小紫真的在這裡的話。
 
大家並不知道,在他們眼前的,其實是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根本不是小紫本人。
 
媽媽對網球全無認識,連球拍都未曾揮動過,若果真的要比起來,輸的人顯而易見。
 
所以,在場內就只有我一個人笑不出來。
 
其實巫小翠也沒有笑,因為她根本沒有理過現場的事。
 
「你們就盡管笑吧,只要我贏了,你們就笑不出來。」
 
突然間,幼羚向着每個發笑的人大叫。
 
「挑戰對方不善長而自己善長的領域,贏了也不覺得光彩,唯有贏過對方善長的領域,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戰勝!」
 
幼羚的這一句話,其實並沒有說得很大聲,但是她這一句話,卻在我腦海內不斷地迴響着。
 
猶如爆水管的一樣,一種名為靈感的東西,因為聽到了這句說話而爆出來,一發不可收拾。
 
乾燥的大腦,被這靈感之水浸濕,一個想法立即在我腦海內浮出來。
 
我想到了一個辦法,一個可以解決媽媽和小紫被調換身體的辦法,這應該會行得通的。
 
這個方法就是………
 
「我接受。」
 
忽然間,小紫的聲線響起,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握起放在胸口前的雙拳,正面地回答過去。
 
「我接受妳的挑戰。」
 
媽媽向着幼羚回答,接受了她的挑戰,而幼羚在這刻笑了笑。
 
「很好,羅紫蘭,今天放學後,我會在網球場等妳,若果我贏了,妳就不得再接近英秀他,而我輸了的話……」
 
幼羚沒有繼續說下去,她沒把話說完,就轉身回去,帶着與她同行的兩個女生離開班房。
 
在她們離開了後,全班都安靜了起來,直到一兩秒過去,才響起這樣的聲音。
 
「一陪十!一陪十!買幼羚贏的一陪十!買羅紫蘭全勝的一陪二!贏一盤輸一盤的一陪三!」
 
不知何時已經準備好賭注桌的一心,正大叫起來,似乎是跟他一黨的家寶立即附和地大叫:
 
「這根本穩贏!我買羅紫蘭全勝!」
 
買定離手,家寶把一張紅色的紙幣放到賭桌上去,眼見立即有人開賭,也有人入局,班上的大家都紛紛下賭注了。
 
天啊,怪不得當時家寶要阻止我,不讓我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幼羚,原來是為了開賭局!
 
家寶,一心,你們太笨了,這回我要讓你們輸錢輸到跪下來。
 
「一張紅色的!我買幼羚勝!」
 
全場只有我一個人買幼羚勝,大家都對我呆了眼。
 
「天從你這就不對,小紫可是你妹妹,你竟然買外人贏。」
 
一心對我說訓話,我沒有回應他,心中暗說有些事你不懂,這次我要贏個爽了。
 
不對,我竟然被他們兩個人搞得賭局影響,現在不是下賭注的時候。
 
「妳搞甚麼了,怎麼會接受幼羚的挑戰?」
 
我衝到媽媽的身邊,一臉震驚的對她叫話。
 
「呃?可是,我看到她是很有決心的啊,所以呢,我就接受了。」
 
就因為這個原因?唉,我都要暈了。
 
「我說啊,妳會打網球嗎?」
 
我提出了問題,媽媽想了想,然後她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呃!!!???」
 
我的天,她現在才記得自己根本不懂打網球。
 
媽媽慌得很,雙手都無意義地猛揮動着,超級慌張的,而我在她身旁頭痛起來。
 
「怎麼辦啊?怎麼辦才好啊,天從?」
 
「妳自己想辦法吧。」
 
「呃?不要,不要,我要怎樣做啊?」
 
媽媽一張想要哭出來的臉,看到她這張臉,本來不想理她的我,也只好出手想個辦法。
 
「唯今之計,就只能找小紫幫忙。」
 
「是找我幫忙嗎?」
 
「我是在說真正的那個,即是在家中有着妳身體的那個。」
 
雖然我不知道找小紫可以讓她幫得上甚麼忙,但現在網球是她最善長的運動,她應該會有辦法的。
 
希望是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