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網球場變得無比熱鬧,在這裡聚集了很多人,不過大多數都是我們班的人。
 
幼羚那個班級的學生也來了觀戰,聽說他們也有加入一心和家寶的賭局。
 
與幼羚的網球比賽局數的規則跟正常的網球局數一樣。
 
而盤數則為三盤,最先勝出兩盤的為勝,然後其他規則也跟正常的網球比賽一樣。
 
在各個觀眾的目光底下,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和她的挑戰對手幼羚,已經換上了網球服和運動裝。
 


幼羚因為不是女子網球社的成員,所以並沒有網球服,她現在穿的是學校的基本運動服。
 
相反,小紫本身就是女子網球社的成員,所以她有網球服可以穿。
 
不過………
 
「她竟然是穿短裙裝啊!!」
 
與我一起在鐵絲網最前排看比賽的小紫露出了震驚的聲音,雙眼瞪大,臉頰通紅。
 


雖然在小紫身體裡的是媽媽,而不是小紫本人,但眼見自己的身體穿着短裙,小紫本人都覺得害羞了。
 
媽媽是個標準的女性,認為女生就是要穿裙子,所以現在選擇穿裙子實在不出奇。
 
然而,因為小紫以前往未穿過裙子,所以上衣和裙子出現了兩種顏色的情況。
 
上衣因為經常穿也經常洗,所以比較深色,但裙子卻從未穿過,顏色更為光鮮。
 
新舊對比一下子出現在媽媽那裡,真想叫她多少注意一下這樣的穿法很古怪。
 


距離比賽時間還有十分鐘,幼羚那邊開始做着熱身運動,而媽媽則來到我和小紫這邊,聽取小紫最後的教導。
 
「媽媽,妳真的沒問題嗎?」
 
「放心啊,小紫,媽媽沒問題的。」
 
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露出二頭肌,表示完全沒問題。
 
但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很清楚知道,這絕對會有問題。
 
「媽媽,別太過勉強自己,盡力就好了。」
 
連我也擔心着的說道。
 
媽媽打網球的經驗,還只不過有在午飯時進行過的基本練習,我真很擔心。


 
小紫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後,便開始和媽媽進行網球的複習,握球拍的方式,擊球發球的方法,規則等等。
 
十分鐘內把這些說完,不知道媽媽有沒有記得,總之比賽在這刻開始。
 
「各位觀眾!先生和女士,小朋友和大人,歡迎觀看今天的五年級的幼羚與四年級的紫蘭之間愛情的網球對決,我是旁白及主持人,來自香江中學的一心。」
 
不知怎樣當上旁白及主持人的一心,正為着各位觀眾介紹比賽的選手,也講着比賽的規則。
 
另外他還說家寶在發球前都還可以為大家「服務」,意思是還可以下賭注。
 
隨着一心的介紹,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和幼羚,一同踏進了比賽場區。
 
雙方走到網前,先禮後兵的打個招呼,互相說了句多多指教。
 


「羅紫蘭,為了我的愛情,我一定要贏過妳。」
 
幼羚的這一句話充滿了火藥的氣味,旁觀的人們也可以感受得到。
 
媽媽雖然性格有點迷糊,但她現在也感受得到了。
 
兩個選手互相打個招呼後,便向着底線走去,準備開始比賽。
 
我和小紫只能在鐵絲網外向媽媽做個握拳的動作,叫她加油。
 
在這場比賽中,我和小紫可以做的事也做盡了,現在只能在一旁為媽媽打氣加油。
 
小紫比身在比賽中的媽媽還要緊張,緊張得在下一刻就抓住了鐵絲網不放,牙關也死死地咬着。
 
我叫她別那麼緊張,當心會暈,不過她已經聽不進我的說話,只專心地望着媽媽的比賽。


 
看着自己的身體與別人比賽,而控制自己身體的人竟然不是自己,這種奇妙的感覺相信只有小紫才能明白了。
 
「第一盤!第一局!比賽開始!」
 
作為主持的一心宣佈比賽開始,家寶那裡的「服務」也停止。
 
「看我的!」
 
幼羚以叫聲加強自己的氣勢,然後立即把網球向上一拋,下一刻「砰」的一聲全力打出。
 
然而,這一球太慢了!
 
其實應該不算慢,只不過是小紫平時打出的球速太快,在相比之下,幼羚的實在太慢了。
 


對小紫來說,這種球速,根本就是要送分給她。
 
「媽媽!好機會!一擊把她秒掉吧!」
 
小紫緊張得大叫起來,她差點就作出本能的反應揮動自己的手。
 
她已經不理會自己現在的身份與媽媽現在的身份,稱呼甚麼的都掉在一旁去,旁人聽到她的大都聲都覺得奇怪。
 
媽媽聽到小紫的呼叫,便連忙看過去,看看發生了甚麼事。
 
「喂!別望過來啦!」
 
我傻眼了,現在不應該望過來啦!媽媽!
 
話聲才剛落下,打過來的網球已經落地反彈,媽媽才刻才發現網球已經從自己身邊擦過了。
 
「天呀!!!!!」
 
在我一旁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氣得猛搖動鐵絲網,而我則按住太陽穴嘆了口氣。
 
旁觀者都傻眼了,就連主持人一心都忙記了報分數,還得要幼羚來提醒他。
 
「十…十五比零。」
 
網球的分數計法有點古怪,一般來說都是「零」「十五」「三十」「四十」來計數。
 
「呃?怎…怎會…嗚嗚…」
 
被對方領先了,媽媽現在是超級慌張,還望向我和小紫求救。
 
我看到她眼淚凝眶,真是差點就要哭出來,說真的,我好擔心她。
 
第二局再開,依然是由幼羚來發球。
 
幼羚再次把球拋高,然後用力打出去,青青黃黃的網球隨即向着媽媽那邊飛過來。
 
這一球比剛才的一球要快上一點,但始終對於小紫來說是慢,又是送分的球。
 
「哇…哇…飛來了…嘿!」
 
球飛過來,媽媽一下用力揮拍。
 
「三十比零!」
 
「天呀!!!!!」
 
一心如實報分,一旁的小紫瘋了一樣的大叫,鐵絲網都快被她搖下來了。
 
剛才的一球,媽媽可以說是閉着眼去打,像是要打噁心的蟑螂一樣,試問這樣還能打得中球嗎?
 
比賽再開,接下來也是由幼羚發球,
 
「四十比零!」
 
一心如實報分,一旁的小紫又在大叫,而我則是沒眼看下去的嘆了口氣。
 
「嗚嗚…這太難了…」
 
滿淚凝眶的媽媽,超級害怕的雙腳合攏的坐下了來,那種好想要哭的心情讓她的雙手握在胸前。
 
媽媽望向我和小紫,想要求救,但在這個時候,一把響聲正響起來。
 
「羅紫蘭!」
 
媽媽望向聲音來源,出於反應條件下,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也望了過去。
 
這刻只見幼羚非常的生氣,氣得雙手插着腰,差點就要掉球拍。
 
「妳這是甚麼意思!是在讓賽嗎?可惡,妳瞧不起我了吧!」
 
幼羚完全是誤會,媽媽並不是在讓賽,而是她根本不會打網球,她還有點運動痴。
 
這一點我完全明白,在身旁的小紫也明白,但幼羚和觀眾們卻一點也不明白。
 
「啊!羅紫蘭同學打算讓賽呢!難道她打算讓一整盤以作禮貌?這樣對下注的人太不公平囉。」
 
一心還在這刻火上加油,讓這個誤會變得更深。
 
有些買了「羅紫蘭沒有輸盤」的觀眾開始覺得不滿,但也有觀眾們對於「讓賽」表示興奮,因為這樣才夠刺激。
 
「那…那個,我沒有讓賽的啊…」
 
「羅紫蘭,妳要是再給我放水,讓我勝之不武,我可不放過妳!」
 
「嗚嗚……」
 
幼羚太兇了,兇得猶如獅子咆哮,媽媽被嚇得把淚水擠出了來。
 
接下來比賽又再開始,隨着每一次球拍揮打的聲音,一局一局隨之過去,而終於。
 
「五年級幼羚先贏一盤!」
 
在一整盤中,幼羚把所有局全贏下來,在毫不費勁下把整盤贏下來。
 
雖然她贏了,但卻氣得比之前還要厲害,沒辦法支持下去的媽媽,已經在擦眼睛了。
 
一旁的觀眾還是沒發覺到在他們眼前的其實不是小紫本人,還以為媽媽(小紫)還在讓賽。
 
以前看小紫打網球,打一局都可以很長的時間,但現在打一整盤的時間,連小紫打一局的時間都不到。
 
要不是現在比賽的人是我媽媽,我早就已經走開,不再看下去了。
 
「可惡呀!可惡呀!可惡呀!」
 
就在我要嘆一口氣的時候,我身旁的小紫又瘋了一樣的大叫。
 
她這一叫,讓她四周的人都退避三舍,以為有人精神病發。
 
看到媽媽平時溫柔閑熟,現在因為在身體裡邊的是小紫而出現了這種發狂似的模樣,我嘴巴都快要合不上。
 
我想要阻止小紫發狂下去,免得她會被保安趕走,或者變成動物園的猩猩。
 
但在這一刻,她大叫出一句話,然後隨即衝了出去。
 
「我受不了啦!!!!」
 
話聲落下,就見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衝入了網球場內,並一手搶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手上的球拍。
 
「來,妳這三腳貓,讓妳見識一下我和妳之間的差別!」


 
此刻,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舉起球拍直指向幼羚。
 
風瞬間吹過,媽媽身體的黑長秀髮隨風揚起,猶如平時看到小紫綁在後腦的馬尾。
 
在媽媽的身體中,完全散發出小紫靈魂的氣息,我好像看到小紫的身影出現在媽媽的身體上去。
 
雖然現在是身處在媽媽的身體裡,但我見慣見熟在網球場上的小紫,現在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