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眼中,正真的小紫現在是出場了。
 
她回到了自己的舞台去,準備在這舞台上發光發熱,揮灑汗水。
 
但是在旁人的眼中,只看到一個女士衝入網球場亂入。
 
「阿姐,妳搞甚麼了?」
 
「別搗亂啊!」
 


觀眾們開始感到不滿,也開始叫囂起來,希望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盡快離開球場,別阻礙比賽。
 
要是他們知道小紫與媽媽調換了身體的事,就不可能會有這樣的反應了。
 
雖然觀眾這麼叫囂道,但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卻完全聽不進這些的說話。
 
她眼睛只直視着幼羚,在媽媽臉上溫柔的眼睛裡有着戰意,手握的球拍還堅直的指向着幼羚。
 
我多少想要把小紫拉回來,但我太清楚這個妹妹。
 


在現在這個情況下,除非我把她打暈,不然是阻止不了她,然而我跟她動起架來,暈的人會是我。
 
對於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亂入進來,幼羚感到一臉愕然。
 
對於小紫說的那一句話,更是不解。
 
「大嬸,妳誰啊?入學校前有登記為訪客嗎?」
 
幼羚好不客氣地稱呼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為大嬸。
 


小紫沒有反應,反倒是一旁雙腳合攏坐在地上的媽媽對這稱呼感到十分不滿。
 
當下,出於反射條件,小紫立即就報上名來。
 
但是她現在才想起自己有着的是媽媽的身體,並不是自己的本體,所以改口說:
 
「我是羅紫蘭的媽媽。」
 
「啊,是阿姨,妳好,所以呢,就算妳是羅紫蘭的媽媽又如何?」
 
「嘖…古有花木蘭代爺爺從軍,現在就有媽媽為女兒出戰啊。」
 
我說,花木蘭是代父從軍,要是被中文老師聽到,一定被氣死。
 
幼羚笑了一笑,不知道是從小紫講錯話,還是她後邊說的那句。


 
「媽媽為女兒出戰?是妳女兒太不中用,還是妳太怪獸家長了,阿姨?」
 
可能是因為幼羚本來就誤會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讓賽,所以怒火中燒,讓她的話聽起來太不客氣。
 
「要妳管,趕快給發球,我跟妳打。」
 
「阿姨,這可不行。」
 
「吓?為什麼?」
 
「我是在挑戰妳家的女兒羅紫蘭,並不是在挑戰妳。」
 
就這一句話,幼羚說到了重點,一時間讓小紫啞口無言。
 


的確,現在是幼羚在挑戰媽媽(小紫),而不是在挑戰小紫(媽媽)。
 
所以即使小紫她亂入要代替媽媽去比賽,幼羚根本是不會理會。
 
「所以,阿姨,妳就讓開吧,不然等等發球傷到妳就好不了,我看妳一張美少婦的臉,妳也不想讓這張臉留下疤痕吧?」
 
幼羚的一句,再加上一旁的觀眾對於比賽被打斷而不滿叫囂起來,使得小紫受着退場的壓力。
 
幼羚不接受由自己代替上場,小紫實在是好不甘心,不甘心得咬着薄桃色的下唇。
 
現在正是我把小紫拉離網球場的好時機,但我更知道,我這個男孩子氣的妹妹,才沒有這麼容易放棄。
 
「雙打!」
 
「嗯?」


 
「我們來一個雙打!」
 
我妹妹就是這樣子,只要還有一絲希望,也不會放棄。
 
不知道這種性格是在體育上練回來,還真的是她的男孩氣養成,然而我覺得這是小紫本人其中一種魅力所在。
 
「雙打的話,妳就可以一邊和羅紫蘭比賽,同時身為媽媽的我也可以加入比賽。」
 
「阿姨,妳為什麼就是想要加入比賽?」
 
幼羚好不明白媽媽(小紫),為什麼會那麼執着。
 
聽到比賽突然改為雙打,旁觀的大家竟然沒有反對,甚至贊成,猛在叫「雙打雙打」的,十分興奮。
 


大概是因為現在上場的是母女組合,美少婦加上班內最受歡迎的女生,這種母女組合出戰肯定有看頭,所以大家才會異常興奮。
 
看到群情激動,幼羚與她幾個朋友相討如何是好,是不是真的要改為雙打。
 
相討了半刻,她們得出了個結論。
 
「沒問題,雙打就雙打。」
 
幼羚一定是認為媽媽(小紫)這種家庭主婦,不要說網球,連羽毛球都沒打過,唯一會做的就是跟其他大嬸搶平價貨。
 
因為有這種認知,所以她們認為媽媽(小紫)不足為懼,隨便派個同班同學都能贏。
 
然而,知道實情的我,現在是放心得呼出一口氣了。
 
聽到幼羚接受了,小紫興奮得發出了「Yes!」的一聲,隨後她們開始着手於雙打的準備。
 
球拍能按人數分配,不過衣服並沒有適合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的碼數,所以小紫沒辦法更衣。
 
現在的小紫,是身穿媽媽平時穿的便服,短袖的上衣,以及一條長到小腿的裙子。
 
幼羚找了個朋友幫忙,她那個朋友換上了運動裝,一切準備就緒。
 
待一切準備好了後,比賽再次開始。
 
雖然現在換成雙打,但比分卻沒有重新記算,現在的比分是幼羚她們贏一盤,而小紫她們則沒有。
 
只要幼羚再贏一盤,她們就會贏出比賽,所以小紫她們絕對不能失手。
 
然而我倒是不太擔心這一點,因為現在上場的是真正的小紫。
 
「阿姨,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羅紫蘭妳也別再給我放水!」
 
「嘻,有多少本事即管拿出來。」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完全是一臉從容不迫,自信十足的樣子。
 
媽媽的身體會有這種表情,實在是難得一見。
 
外表柔弱但內裡堅強,這種反差的感覺,叫我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小紫,我要怎樣做啊?」
 
「媽媽,接下來都交給我,妳就在一旁為我打氣就好。」
 
「嗯。」
 
如果有人問安心的表情是怎樣,那他就一定要看看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了。
 
小紫就是小紫,就算換了柔弱外表的身體,她依然有着強勁的氣勢,既可靠又叫人安心。
 
「第二盤!第一局!開始!」
 
隨着主持人一心的哨子吹響,幼羚開始了發球。
 
「砰」的一聲,網球瞬間被打出,越過了網,向着媽媽那邊飛去。
 
「太慢了!」
 
「砰」的一聲又再響起,在回過神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零比十五。
 
這速度快到叫人呆住,幼羚和她的朋友都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只知道小紫她們先贏一分。
 
「哇!這個阿姨好厲害耶!」
 
報完分的一心,以旁白的身份這麼大叫道。
 
厲害?錯了,這不是厲害,這只是小紫平時的熱身水平而已。
 
比賽又再繼續,幼羚再次發球,然後是零比三十,之後是零比四十,最後是破發球局。
 
「開…開甚麼玩笑……」
 
這一下,幼羚臉到青了,她的朋友更是青,因為她由頭到尾連網球邊都沒摸過。
 
「哼哼。」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得意洋洋的笑着。
 
「好,稍微熱了點身了,應該不會抽筋,該是認真的時候了。」
 
小紫這麼一說後,做出了叫人吃驚的動作。
 
她竟然把長到小腿的裙子用力一撕,在左側把裙子撕開,讓裙子變成旗袍下擺的型態。
 
接下來,小紫把下擺全部摺起,直到變成了秘書裙的那種長度和型態。
 
這簡直是換了件秘書短裙的一樣,媽媽身體的雪白大腿,此刻顯露無遺,在旁的男觀眾不是噴臭血就是哇言及拍照。
 
「小…小紫,怎可以這樣啊!」
 
「媽媽,別慌張,接下來全交給我應付好了。」
 
「嗚…我的身體都被看光了…而且…那是我最喜歡的裙子啊…嗚嗚…」
 
媽媽似乎很介意她的腿部被看着,而且是被一群男生。
 
雖然裙子短得跟秘書短裙一樣,不會太過短,不算是色情的那一種,但少女情懷如媽媽的,應該就會覺得很尷尬和害羞了。
 
即使現在媽媽不是在她的本體中,但都變得臉好耳赤,整張臉紅得像蘋果。
 
「好了,現在換我來發球了。」
 
現在換成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發球,幼羚和她的朋友臉又青得更厲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