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方法,說到底要多謝幼羚她。
 
要不是她挑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這個舉動,沒有她的那一句說話,我都想不到。
 
要贏過一個人,就要在他善長的領域上贏過他,這樣才算是贏。
 
當時她不是說這一句話,而是類似的,但意思相差無幾。
 
我相信唯有贏過巫小翠,讓她的自尊受挫,知道她比不上我,她就會服輸的解除巫咒。
 


因此,我也要學幼羚一樣挑戰她,挑戰她最善長的領域。
 
那就是「寫作」!
 
巫小翠是一個作家,雖然她目前好像未有再寫新的小說,但寫作一定是她最善長的事。
 
年僅十三歲的天才女作家,她所寫的<<巫能為力>>在北方紅遍一時,在南方也有其書的影子,我班的中文老師更是書迷。
 
所以只要我贏過她,在寫作上贏過她,她就會服輸,到時候就會幫媽媽和小紫解除巫咒。
 


我會在挑戰之中下這樣的勝負約定。
 
幼羚會輸給小紫,其中一個原因是小紫實在太強,但另一個原因是,幼羚對網球是沒多大的認識。
 
但我跟幼羚不同,我常常都做寫作,為各個同學做寫作的功課,技巧說不上是高超,但至少從沒被老師發現過大部份同學的作文都是我寫。
 
好說我也有基本的底子,而且也常讀小說,要跟巫小翠比過高低,絕不像幼羚一樣被秒殺,我多少都有機會。
 
比賽的舞台我也有裡有數,就是校刊的小說欄作家招募。
 


既是比寫作,也是比巫小翠最善長的小說,以這個作為舞台,實在太適合。
 
我跟家人相量過這個方法,爸爸說是好方法,媽媽和小紫也贊成。
 
最後在沒有其他的方法之下,我們就決定採用這個「以下犯上」的方法,向巫小翠作出挑戰。
 
隔天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回到學校後,我就等着巫小翠的出現。
 
在看到她走進班房時,我差點就立即要向她下戰書。
 
但想了想,要是被一心和家寶聽見了,說不好又會被開賭局。
 
被其他同學知道,也可能會對整件事造成各種影響。
 
為免發生甚麼意外,而嚇跑了巫小翠,使我的計劃行不通,我決定在更少人的地方向她宣戰。


 
可是,在學校裡有比早上的班房更少人的地方嗎?
 
有,我知道有這個地方,而且巫小翠似乎每天下午都會去那裡。
 
是學校天台。
 
到了午飯的時間,我扮作平時的一樣和媽媽跟小紫的朋友吃午飯,一臉若無其事。
 
當時的心情實在是太緊張,所以飯其實也沒吃到幾口。
 
午飯過後,我就走上天台去,向巫小翠作出挑戰。
 
媽媽說想要跟來,但我知道如果她跟過來,小紫的朋友也會跟過。
 


我擔心又會造成不必要的影響,萬一把巫小翠嚇跑就麻煩了。
 
而且,發出宣戰,就是要在單對單的情況下嘛,在配上天台的情場,十足小說裡的情節。
 
因此,我讓媽媽幫我做一件事,就是跟小紫的朋友待在一起,別讓她們上天台去。
 
媽媽認為自己在這件事上可以出一分力,便很有朝氣地說了句「我明白了」,然後就照我說話去做。
 
接着,我就一個人,帶着緊張極了的心情,向着天台走去。
 
在前往的路上,我想起了一件事,萬一她不接受,那我不就是沒戲唱了嗎?
 
然而,現在想到這一點已經太遲了。
 
我人已經身在天台,而巫小翠也果然在這裡。


 
「巫小翠!我要挑戰妳!我在寫作上挑戰妳!」
 
接着,我在天台向巫小翠宣戰的一幕便上演了。
 
上課的鐘聲響起,在天台上休息着的我也緩緩動起身子,返回課室去。
 
在課室中,一切依舊,沒有人談論我和巫小翠的比賽,也沒有人為我和巫小翠的比賽開賭局。
 
我和巫小翠的寫小說比賽,像是沒有發生過的一樣。
 
然而,我知道是發生了,獨自坐在課室角落的巫小翠正向我投來敵人的目光。
 
經歷過眾多事,我現在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害怕她,害怕得不敢望她。
 


我也瞪了過去,也投了個敵視的目光。
 
互相對望,互相瞪望,要不是班主任已經拿着點名簿進入課室,我還不記得返回坐位。
 
回到坐位後,媽媽向我問道事情怎樣,我就說巫小翠答應了。
 
恢復原狀的希望已經來到,媽媽都表現得高興,期待我的成功。
 
小紫和爸爸也很是緊張我這邊的情況,所以都傳來了手機短訊,而我在課堂上也偷偷回覆過去,說明了情況。
 
聽到了好消息,小紫和爸爸已經不用文字訊息,直接用語音訊息,我差點就在課堂上廣播了。
 
小紫、媽媽、爸爸,一家人都對我寄予厚望,期望我成功贏過巫小翠。
 
此刻的我,明白到背負着重要到影響別人一生的事情是有着怎樣的感覺。
 
那是一種叫人連氣都喘不過來的感覺,氣管像是被甚麼東西緊緊地握着,呼吸困難。
 
放學之後,我讓媽媽先回家去,而我則和巫小翠一起到校刊部應徵,並詢問詳情。
 
校刊小說欄是專門連載校園學生寫的小說,內容除了色情和血腥之外,大致都可以寫。
 
遞交文稿只接受電腦軟體,因為總不能要別人照着手寫稿一隻一隻字輸入。
 
電腦軟體文稿只能為Micosoft Word文檔,而且格式也有所規定。
 
文檔邊界為程式預設的「窄」,即上下左右都為一點二七公分,至於字體沒有限制,但最好是新細明體,文字大小為十二號。
 
連標點符號在內,字數為二千五百至三千五百字,而且必須要寫在五頁軟體內定的A4紙,最多只可以寫六頁A4紙。
 
這樣的規定是為了小說欄不會太長篇以致影響了整個校刊的排版,也不會太短讓內容太空,或使作者隨便完結一集。
 
身為應徵者的我和巫小翠,必須要以照格式進行寫作,不可以用自創或另類格式。
 
另外,因為我們是在應徵階段,提交的稿子有特別的要求,分別為故事稿兩篇,以及大綱。
 
我們得要先寫故事的兩個章節並提交,而提交的大綱,則要說明故事人物的設定,故事的背景,整部故事的大概內容,及未來的故事發展等等。
 
聽着聽着就覺得這一些都好煩,比起學校的寫作工課還要煩上多倍。
 
「說明到這裡結束,請問還有問題嗎?」
 
負責向我們講解的校刊部學生成員提問着我和巫小翠。
 
巫小翠以沉默作為回應,以示沒問題,而我則點了點頭。
 
「很好,那麼希望你們能夠在本週日下午三點前提交文稿吧。」
 
「本週日下午三點?」
 
我有點吃驚,沒想到截稿時間是在幾日之後。
 
現在已經是星期三的放學後,合指一算,距離截稿時間大約只有三日半左右。
 
「不能給多點時間嗎?還是說這是考驗?」
 
就這點時間,想要定好個大綱都難了,所以我希望能夠掙取多一點的時間。
 
負責說明的學生一臉苦惱,不斷地搔着後腦杓。
 
「說是考驗倒又不是……其實在開學日,校刊部的小說欄就已經開始進行寫手招募,而截稿時間早就定下來了,沒辦法更改。」
 
「你的意思是,我們太晚起步了嗎?」
 
「你可以這麼說。」
 
這下麻煩了,因為比其他人晚了起步的關係,我所剩下的時間變得非常少。
 
要是我在開學日當時就已經向巫小翠挑戰,那我就有足夠的時間進行寫作。
 
「不能通容一下嗎?」
 
「哎呀…我雖然也想要通容,但是校刊部是大型的社團,有一定的規舉,不是說要改就改的。」
 
因為是關於校刊,所以校方都非常重視這一個社團,規舉也比一般的社團要多。
 
負責老師和學生人數,跟田徑部有過而無不及。
 
當中更涉及印刷商之類的事,已經是談到金錢交易,所以規舉不單單只多,更要嚴守。
 
「就再給一天,給多一天真的不行嗎?」
 
「對不起,真的不行啊。」
 
「讓時間推遲到下午五時可以嗎?」
 
「對不起啊。」
 
我想要再力爭一點時間,好讓我有更多的時間能夠進行寫作,而就在這時,巫小翠已經轉身要走了。
 
她在轉身時,「哼」笑了一聲,並對我說:
 
「有這麼多時間求人,還不要爭取時間來寫作吧,笨蛋。」
 
我一時語塞,無法反駁,因為她說得太對了。
 
然而,被自己的對手這麼一說,被自己的人生後輩這麼一說,我就是不甘心。
 
「呀,等等,如果你們還有其他事要問的話,可以找我啊,我是香江中學校刊部的小說欄的副編,我叫念慈,這是我卡片。」
 
叫念慈的男學生,遞來了卡片,我和巫小翠都收下。
 
卡片上有他的名字,學校名,社團和負責位置,在背面更有聯絡方法,有板有眼的。
 
接過了卡片後,巫小翠就已經轉身離去,消失在我們的視線內。
 
關於文稿的說明,到此結束,我和巫小翠的寫小說比賽已經開始,而我得要在三天半的時間內寫出作品。
 
我得要開始寫我的小說作品了,而現在,我要先面對一個問題。
 
到底我要寫甚麼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