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寫了三小?」
 
為了應付與巫小翠的小說寫作對決,小紫讓出家中唯一的一部電腦給我,好讓我進行寫作,以恢復她和媽媽的身體。
 
我把自己的睡房收拾了一下,擠出空間來容下小紫讓出來的電腦。
 
小紫的電腦桌面,讓我以為自己按到了放電腦系統的文件夾,不禁讓我流下了汗水。
 
不知道這是小紫的特色,還是女生們用電腦都是這樣?
 


得到了小紫讓出來的電腦後,我就開始進行寫作。
 
然後寫了幾個小時後,我就不禁說出了這句帶有台灣用字的話來。
 
就正如我自己所說的話一樣,我到底是寫了三小………寫出來的東西,我連叫它作文章也不敢。
 
「哥哥,進度如何囉?」
 
小紫叩了叩我的房門,然後走進了來。
 


我看了看電腦的螢光幕上自己寫的東西,再看看小紫,馬上就按下了視窗右上角的交叉。
 
天…我寫的東西連自己妹妹都不敢給她看。
 
這時她望着我,是以不太好的眼神望着我。
 
「我說啊,哥哥,你剛剛是用我的電腦偷偷看不見得光網站?」
 
不見得光的網站,不用說也知道是些甚麼網站。
 


「那…那有啊!我剛剛一直在寫小說。」
 
「是嗎?可是我見你剛才慌慌張張的把某個視窗關掉呢。」
 
「那是Word的視窗,那是Word的視窗,那是Word的視窗。」
 
「真的嗎?」
 
「不騙妳。」
 
小紫繼續用很可疑的目光望着我,我竟然被自己的妹妹懷疑自己上那些網站。
 
「嘛,算了,諒你也不敢。對了,晚飯煮好了,來吃晚飯吧。」
 
小說一點進展也沒有,而且剛才寫的東西,已經在我沒有儲存之下關掉程式而不再存在於世上。


 
勉強再寫下去是沒有意思,再寫下去就只會變成「這是四小」「這是五小」。
 
自己的大腦空空洞洞,主題、背景、人物設定、故事鋪排…這些都沒有想到。
 
雖然截稿時間距離現在只剩下三天半左右,時間是十分的少,但在大腦空洞的情況下,就算不吃晚飯也寫不出甚麼。
 
所以,還是先讓大腦休息一下,去吃個晚飯。
 
或者,吃完個晚飯,靈感就會湧出來,靈感總會在不經已間湧現的。
 
把電腦的螢光幕關上,然後走出自己的睡房,來到客廳就已經見到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把一碟碟的飯菜放到餐桌上。
 
爸爸也在這個時候剛好回到家中,於是大家又聚在一起用晚餐。
 


在吃晚餐的期間,大家都關心着我寫作的情況,猛地向我提問關於我寫的小說。
 
「天從寫的小說,媽媽很是期待呢,是愛情小說嗎?」
 
「哎…不…不是愛情小說。」
 
「是講述美食小說?標題是辣醬皇?」
 
「不…不…不…也不是講美食的小說。」
 
「我剛剛有看到,是十八禁系列,對吧,哥哥。」
 
「這是真的嗎?天從?自己的兒子竟然寫十八禁系列的……」
 
小紫惡作劇的一句話,讓媽媽顯得有點擔心,媽媽應該是擔心着我的將來。


 
她「嗚嗚」的雙眼中,我可以知道她已經把我的未來想像成「有超大肚子和一臉鬍渣並專門寫小女孩情色小說的單身中年大叔,餘生將會因違反兒童保護條例而在牢獄中渡過」。
 
「不要,我不要自己的兒子是這樣啊。」
 
「媽媽,妳看電視劇太多了。」
 
這麼豐富的想像力,媽媽不當作家是不是有點可惜?
 
說到十八禁,我想起了一件很奇妙的事。
 
之前我見過一張喪屍電影的海報,裡邊是一班喪屍和一個身穿性感內衣的女人坐同一班巴士。
 
在海報中可以看到,那位女士的胸部相當豐滿,在性感內衣的襯托下,更顯性感,上半個胸部都露出來了。
 


但奇妙的是,海報中的主角喪屍的醜臉被加上馬賽克,沒有人清楚看到喪屍的臉。
 
相反,那個露出了上半個的胸部,卻在海報的中間,清清楚楚的映入眼中。
 
這到底是胸部電影?還是喪屍電影?
 
不讓醜陋的喪屍於海報出現,卻讓引人入性的胸部於海報出現,又是出於怎樣的想法呢?
 
回想起這段回憶,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吃完了晚飯。
 
媽媽和爸爸還有小紫,還在談論關於我寫小說的事,討論着要寫怎樣的題材才能夠贏過巫小翠。
 
從家人的言行舉止中,我明白到她們都對我滿有期望,很希望我可以贏過巫小翠。
 
我要回應她們的期望,不想辜負她們,所以我要寫出比巫小翠更好的小說。
 
但是,我的腦袋卻因為這個原因,而拉扯得很緊。
 
我到底要怎樣寫才能贏過巫小翠?到底要怎樣寫才能讓媽媽和小紫恢復過來?
 
要寫怎樣的故事呢?故事要有怎樣的背景呢?背景中要有甚麼的人物呢?人物的性格呢?性格讓人物們發生了甚麼事呢?
 
想着想着,在電腦前寫着寫着,我已經寫出「這是十三小?」了。
 
結果,這一日,這一晚,我的小說進度完進是零。
 
翌日,我因為昨晚太過用神寫小說的關係,使得小紫要使用暴力才把我叫到起床。
 
之後就一邊梳洗,一邊想關於小說的事,然後就一邊吃早餐,一邊想小說的事,接着一邊和媽媽一起上學,一邊想小說的事。
 
滿腦子都是寫小說的事,但無奈我還是甚麼都沒有想到。
 
對於寫小說的一切,我可是無從入手,不知道應該由人物開始設定,還是先設定背景。
 
果然要在三天半內擠出一部能贏過巫小翠的小說是不行嗎?現在的時間只剩下兩天半了,如果今天還是進度零,那麼我…………
 
「天從,小心呀。」
 
磅!!
 
「哎…呀…好痛…」
 
想小說的事想得太過入神,走路不看路,直撞上燈柱子,整個人屁股向後着地。
 
整張臉痛得極了,鼻子還嗅到了血的味道,應該是流鼻血了,眼鏡還撞得掉到地上去。
 
看到我出了意外,直撞上燈柱,用臉跟燈柱接吻,還吻出了鼻血,媽媽很是擔心的走了近來。
 
「天…天從,沒事吧。」
 
說沒事就假了,我都痛到眼水都擠出了來,還流了鼻血。
 
我沒有回答,想要先拿出紙巾擦去流出的鼻血。
 
但在這個時候,媽媽已經很溫柔地用從裙袋拿出的紙巾為我擦鼻血了。
 
這個情況,就像回到了小時候,不過我因為痛楚的關係,沒心情去享受溫馨。
 
而且自己都是個中四生了,有能力照顧自己,要是被別人知道在這個年紀還要媽媽幫忙擦鼻血,臉都丟到地核去了。
 
不過從旁人眼中,只看到小紫為我擦着鼻血,畢竟現在在我眼前的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謝…謝…」
 
忍住撞上燈柱的痛楚,拾起了眼鏡,我自行站起了來,向媽媽的溫柔道謝。
 
「天從真是的,走路時都想着寫小說的事,走路時一定要看路啊。」
 
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豎起了一隻手指,而另一隻手則插着腰,這是媽媽標準的訓話姿勢。
 
「天從應該要試着放鬆一點啊。」
 
「放鬆!?」
 
「是啊,放鬆,別讓腦子拉得太緊,媽媽有時想不通事情時,都會做一些令自己輕鬆的事情啊。」
 
「現在那是可以做令自己輕鬆的事情的時候呀!」
 
媽媽頓時被我的叫喊嚇得顫了一顫,溫柔訓話的表情瞬時變成了不安的表情。
 
要是我還有時間做令自己輕鬆的事情還好,但距離截稿日只剩下兩天半。
 
能贏過巫小翠的小說,我到現在連背景都沒有想到出來,這怎可能叫我還去做令自己輕鬆的事情?
 
這個可以讓媽媽和小紫恢復原狀的機會,可能就只有一次,我必須要贏過巫小翠她。
 
我想要救我的家人,我不想辜負家人對我的期望,我也想生活可以變得像以前的一樣正常。
 
可是…我應該要怎樣做…我應該要怎樣寫我的小說,我要怎樣寫龐贏過巫小翠的小說?
 
「對…對不起,我不應該講話這麼大聲。」
 
我向媽媽道了個歉,而媽媽立即就原諒了我。
 
「不緊要的,天從,你的心情媽媽是明白的,但也別給自己太多的壓力啊,如果媽媽有甚麼可以幫得上忙的話………」
 
「行了,我自己會有辦法。」
 
「是這樣啊,不過聽聽別人的意見,或許就有新的想法也說不定呢。」
 
聽到這裡,我覺得媽媽可能是說得對。
 
自己一個人在苦惱要怎樣寫,而且又寫不出了甚麼,還不如去問問其他人的意見。
 
可是又有誰能給我意見呢?
 
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繼續前進,向着學校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