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回到課室了後,幾個小紫的朋友便一湧而上,說着昨天網球比賽的事。
 
昨天的網球比賽幸好有小紫的幫助,事情才得以完滿解決。
 
稍微想像一下如果當時小紫不在場,情況將會是一團糟,想一想都使我一額汗。
 
幼羚最後是怎樣,她有沒有和英秀在一起,有沒有交往,我就不清楚了,接下來是她自己的事。
 
平時回到課室,總會看到巫小翠一個人坐在靠窗的角落位,她一直是比我還要早回到課室。
 


不過,現在那個位置,卻是空無一人,巫小翠還未回到課室。
 
她是怎樣了,寫小說寫通宵,所以睡不醒?
 
真是的,我怎麼會去想敵人的事情,巫小翠到底是甚麼原因而不像平時一樣早早回到課室,完全不關我的事。
 
自己的小說都還未有零的突破,還有空去想敵人的事?
 
我拍了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清醒一點,然後和媽媽走回坐位,放下書包。
 


接下來媽媽開始和小紫的朋友聊天,她們最近都聊得很熟,話題也聊得越來越多。
 
而我,則獨自一個人坐在書桌前,思考着關於小說的事情。
 
我拿出紙和筆放到書桌上,打算想到甚麼好主題就先寫下來,或者做個心智圖。
 
不過,一直想到上課的鐘聲響起,那張紙依然是雪雪白白,筆倒是在我的手指間轉來轉去。
 
我思考到入神,就連家寶在派回賭注都不知道。
 


派回的賭注似乎是「單打局」的賭注,而不是「雙打局」的賭注。
 
因為當時情況的改變,所以賭局變得不成立,算他們還有良心,把賭注都派回來。
 
在上課鐘聲響起後,老師帶着點名簿進來,然後開始點名。
 
這時我才發現,巫小翠還未回到課室,莫非她真的睡不醒?
 
在我有這個想法的時候,剛好點完名,老師就這麼說道:
 
「巫小翠同學今天請了個病假,那麼今天請一位同學為她整理好功課和筆記吧。」
 
頓時班內響起了哇言和私私的細語。
 
對於大家來說,巫小翠是怪物一樣的存在,怪物是不可能會生病,大家都是這麼覺得,所以才有這反應。


 
我聽到老師這麼說的時候,也是想要一起哇言。
 
但我想了想,事情應該跟班主任說的不一樣,請病假只是個逃學的藉口。
 
巫小翠並沒有生病,她只是把握時間,進行寫作,不想把時間浪費在學校的課堂之上。
 
距離截稿日只剩下兩天半左右的時間,時間可以說是非常的小。
 
在學校裡,根本沒有心機去寫作。
 
一來是學生在沒有申請之下不能帶電腦上學,要用電腦只能到電腦室,但得要排隊輪候,輪到自己的時候上課鐘聲都響了,還寫甚麼作?
 
二來是學校的引誘太多了,根本沒辦法把精神集中於寫作之上。
 


正因為這兩個主要原因,巫小翠才會請病假,讓自己在家中集中精神應付寫作。
 
而且,不上學,她就有更多時間進行寫作,是完整的兩天半。
 
但在上學的我,減去了上課的時間,可能只剩下一天左右。
 
一瞬間,我感受到我和她的差別在那裡。
 
巫小翠果然是一個作家,為了專心於寫作,連學也不上,全副心機就在於寫作上
 
反觀我自己,還在這裡聽着課,想着每個每個同學的事,一心和家寶的賭局,幼羚和英秀的戀情,媽媽和小紫朋友的對話。
 
這就是專業和不專業的差別了。
 
對於寫作的態度,自己在這一刻完全輸給了巫小翠,我就很不憤地咬着嘴唇。


 
「怎麼了天從,不舒服嗎?」
 
「不…我沒事,只是有點不甘心。」
 
媽媽不是很明白我到底在講甚麼,不過她卻跟我說「如果小說有甚麼可以讓我幫上忙的話,隨時也可以找我」。
 
我很感謝媽媽對我說出這一番話,可是我又不太認為她會幫得上我。
 
雖然是這樣,但她的說話讓我知道,如果自己一個人不行,就找其他人幫忙。
 
想要得到寫作的意見,我認為問他會比較好,那就是我們班的中文老師。
 
中文的問題問中文老師,沒有甚麼比這個更適合了吧?
 


於是,我一邊上課,一邊想關於小說的事,並在小息的時候邀約了中文老師在午飯時見面,他說沒有問題。
 
最後,在午飯時間草草地吃過午飯,我就和中文老師在教師室見面了。
 
「羅天從同學,有甚麼事要找老師?」
 
中文老師為我找了個椅子,給我坐下來,那是辦公室用的椅子。
 
「其實是這樣的,我有些關於寫作的問題想要老師給個意見。」
 
「啊,其實寫作不外乎四個字『無病呻吟』。」
 
「吓?老師,那是甚麼意思…不…我不是問字面意思,是內裡的意思。」
 
「就是說你對那篇文章的標題沒有感情,那就要編個情出來。」
 
「那不就是假情嗎,老師?」
 
「誰會管你是真情還是假情,只要你把感情扯上,明明不掛念家人,卻說到很掛念家人,明明很憎恨那個人,卻說是他讓你明白人生道理。」
 
「這也太假了吧。」
 
「不這樣做可不會拿到好分數啊,想要在寫作上拿到好分數,就要無病呻吟。」
 
這一點我是很懂,因為現在學校的寫作,或者是考試的寫作,目的只為求分數。
 
到底學生是不是有想父想媽,是不是學到甚麼道理,根本不會管。
 
老師只會管文章有沒有扯到情,有沒有用甚麼修辭技巧,內容有沒有離題。
 
正因為現在的寫作教學是這個樣子,不在乎情,只在於理,我才能有生意可做。
 
這就好像古時一種叫「駢文」的文體,有韻為文,無韻為筆。
 
「老師,這點事情我明白,不過我其實是想問關於寫小說的事。」
 
「寫小說?」
 
「是的,我參加了校刊部的小說欄寫手招募。」
 
「很好,看到自己的學生對中文寫作有興趣,我很高興,現在的人太不像樣了,明明都會寫中文會說粵語,卻是寫一大堆英文和講英文,結果連自己本國的文字也不懂幾個,中文的成績不斷下滑,這就像是說英文的人英文卻不合格,比國外的人看到都笑死了,而且………」
 
接下來省略了中文老師數百句的說話。
 
「所以,老師啊,我其實是想不到應該要寫甚麼才題而想問問你意見的。」
 
從中文老師對英文一事滔滔不絕的講話中,我不好意思才插上一句,把他的說話打斷。
 
從中文老師一連串說話之中,我可以明白到他對只重視英文而忽視本國語言中文的人是感到相當氣憤。
 
聽到我的提問,中文老師才停了下來。
 
他想了一想,然後這麼一句話來回答我:
 
「太陽底下無新事,天下文章一大抄。」
 
「無新事,一大抄?」
 
「就是說,你現在想到的題材,過去數十數百數千年早就有人想過寫過了。」
 
「所以,老師你是想叫我去想一些以往沒有人想過的題材嗎?」
 
「啊,不是,我意思是,你應該要參考別人的寫法,看不同的小說,把各種你認為適合的題材抄下來,再融匯在一起,變成另一件事,所謂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吟詩也會偷嘛。」
 
我大概明白到中文老師想要給我個甚麼意見了。
 
他的意見就是要我參考別人的小說,從當中尋找可以用上的題材。
 
再配合自己的故事,加以修改,變成另一個面貌,成為自己的題材。
 
曾有人說過,想要寫作寫得好,就只需要做兩件事。
 
多讀和多寫。
 
這絕對是不二門法。
 
「老師,那麼我應該要參考怎樣的書才對。」
 
「這本吧,<<巫能為力>>,這是你班的巫小翠同學的著作啊。」
 
我現在才記起,中文老師是巫小翠的書迷。
 
我竟然問他應該要參考甚麼書,問這個問題的我實在有夠傻。
 
接下來,老師像個傳教士一樣,猛地告訴我巫小翠的文筆和故事的鋪排是如何好,如何的巧妙,如何的生動。
 
我不想聽那麼多,大腦自動把一切都省略了。
 
事後,我回到課室,想了想關於中文老師的說話。
 
我覺得他是說得很有道理的,我應該要參考一下別人的題材和寫法。
 
借用數十數百數千年前已經寫過的題材,融匯到自己的故事上去,變成另一個事物和故事。
 
巫小翠寫的<<巫能為力>>,其實也有參考的價值,但我個人不喜歡她就是了。
 
所以,為了參考其他作品,我決定了在放學之後,去附近的書店走一轉。
 
閱讀市面的書,以市面的書作為參考的對象,我相信應該是能夠幫到我的。
 
距離截稿時間只剩下兩天左右,我動作得要快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