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來到了放學之後。
 
放學鐘聲響起的時候,我已經收拾好書本筆記及各種東西。
 
當老師離開課室後,我就急忙離開課室,跟隨放學大隊離校,前往附近的書店。
 
我叫媽媽先回家去,不用跟我在一起,但她還是跟在我的身邊。
 
她說或許可以幫得上忙,為我選個比較好的書作參考,而且她也想去書店走一轉。
 


媽媽跟不跟過來,其實我沒所謂的,既然她也想一起去,我也沒理由阻止她。
 
「不過,為什麼妳們也要在一起來?」
 
走在前往書店的道路上,我望着在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身邊的女同學們。
 
幾位小紫的朋友也跟了過來,說要跟小紫(媽媽)一起去書店。
 
「雖然你是小紫姊的哥哥,可是我們跟小紫姊在一起又跟你有何關係呢?」
 


「對呀,對呀,還是說你帶小紫姊去甚麼甚麼地方,而那個地方我們又不可以去。」
 
「嗚,噁心耶,戀妹情結,我要報警。」
 
我只是說了一句話,在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身邊的幾個女生便輪流炮轟我。
 
實在是沒她們那麼好氣,我只好閉嘴不說話。
 
她們跟不跟過來,其實與我無關,只要在我選書的時候不阻礙我就行了。
 


其實家中的小說,已經可以夠我參考。
 
但我認為,如果參考現在市面上流行的那些小說,說不定更有得益。
 
於是,我們幾個人便前往附近的書店了。
 
其實一路上我都沒有靠近過她們,她們也不想我靠近,我也沒有和她們的話題,所以我顯得只是碰巧走同一條路的人。
 
我沒理那麼多,只悶頭走路,不久就來到了書店。
 
單獨的書店,全高三層,門口沒設閘門,像是完全歡迎進入。
 
站在門口前,就已經可以看到裡邊的格局。
 
長方型的空間中,左右兩旁擺放了填滿書本的書櫃,在幾個書櫃前也有幾個書架,上邊放的是最迎推出的書,至於收銀處則在入口旁邊。


 
看至書店的最深處,是「Y」字式的樓梯,可通往第二層,而第二層往第三層的樓梯也是「Y」字式的。
 
來到了書店,小紫的朋友就拉着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小跑步的進了去。
 
她們像是逛街似的,那邊的書櫃走走,這邊的書櫃走走,這本書拿起來看一看,那本書拿起來看一看,心情相當輕鬆。
 
我不像她們,我不是來閒逛,我是有目的而來。
 
在媽媽她們進入了書店之後,我也進了後,立即就走到樓層目錄前,查看書本的資料。
 
第一層的書本大多數為最新推出、經濟、政治、科技、社會等等的書本。
 
第二層則是小說類,本地小說、內地小說、歐美小說、日本小說等等的書本。
 


而第三層則是旅遊、心理學、勵志、宗教等等的書本。
 
很明顯,我的目的地是第二層,因此我二話不說就走到第二層去。
 
來到了第二層,立即就見到一排排的書櫃背對背的站立,跟第一層左右兩邊排方的方式完全不同。
 
在天花板上,掛上了類別的牌子,標示相當清楚。
 
上至地區的分類,下至題材的類別,也標示清楚,十分方便客人尋找書本。
 
看着這整齊分類的標示版,我先朝最近自己的類別前進,那裡是本地小說區。
 
各式各樣的本地小說紛紛映入眼睛,一整個系列的,單本的,都可以在這裡找到,也有些比較舊。
 
快速地看了看後,我就去歐美小說區走了一轉。


 
歐美地區的小說比較厚身,頁數相當多,也有很多續集和前傳,更多數為玄幻和神話系,就像吸血鬼、人狼、魔法、奧丁、宙斯。
 
之後我也走了走內地小說區,那裡的書有厚的也有薄的,而且比較多是鬼怪和冒險系列。
 
再來就是日本小說區,那裡的小說比較小本,有厚身也有薄身,而且大部份的封面都有動漫風格的女角色。
 
稍微全區走了一圈,我開始決定着自己應該要買那些書作為參考。
 
本地有本地的好,外國也有外國的好,到底應該要選那個呢?一時間真的決選不了。
 
人就是這,在沒有選擇時就會抱怨沒有選擇,但有選擇的時候卻又不知選擇那個才好。
 
我在本地的、歐美的、內地的、日本的小說區走了好幾轉,依然是拿不定主意。
 


一旁的職員看着我走來走去,還以為我想要偷書,前來跟我講了幾句話。
 
走着走着,穿過本地區、越過歐美區、穿過內地區,我又來到日本小說區,這已經是走了幾多轉了?
 
再拿不定主意,就只會是浪費時間,距離截稿時間已經不多了,我不可以再浪費一分一秒。
 
既然拿不定主意,就用點指兵兵這個方法,為自己作出決擇。
 
「點指兵……」
 
就在我要開始點指兵兵時,這時候有個滿臉青春豆的帶眼鏡的青年走了過來。
 
他身穿着的上衣很引人注意,因為在那上衣上印着了個身材姣好的動漫女角色,那女角色正以比基尼視人,一雙豐滿的胸部像是要從衣服中蹦出來。
 
他望了望我,我望了望他,然後他低下了頭,似是有點害羞。
 
接着,他走近了一個書櫃,然後做出叫我吃了一大驚的動作。
 
我心直呼土豪,因為那個青年一下子把十二本的日本小說全數拿走,整個書櫃的一部份立即空下了來。
 
不單單只是這樣,他還到各個書櫃拿了好幾本走,也從「最新推出」和「熱門連載」這兩區拿了好幾本。
 
實在是土豪,到底他帶了多少錢來買小說?
 
他手頭上現在捧着的小說,全部都是日本小說,我知道這些小說通稱為「輕小說」。
 
被他捧在胸口前的日本輕小說,那裡到底有多少本?我數了一數,當場呆住。
 
一會兒後,那個青年便到第一層去結帳,我想收銀的職員會忙翻了。
 
看着青年的背影消失在眼前之後,我才從驚呆中緩過了來。
 
到底這位青年帶了多小錢,我實在是不想知道,我唯一想知道的是,到底他買的那些小說有甚麼的吸引力,可以讓他土豪買?
 
要是他買一整個系列,還可以說因為那個系列有吸引力。
 
但現在那位青年是買不同的系列,因此我認為他是被「輕小說的魅力」吸引着。
 
我自己也有讀過輕小說系的小說,但都不曾發覺魅力的所在。
 
是因為封面的動漫風格嗎?
 
記得自己第一次要買的小說的時候,都是買輕小說系的小說。
 
因為自小就已經在電視機看動漫,而在林林總總的小說中,輕小說系的小說又有動漫風格,出於熟識感,當然是會在眾多小說中選輕小說系。
 
在自助餐中,雖然有好多食物可以選擇,但是在最初開始的時候,都會由自己最熟識的食物開始,而不是選奇奇怪怪未曾見過的食物。
 
熟識感?是因為熟識感嗎?
 
輕小說系的小說可能有更多的吸引人的地方,但熟識感應該是其中一點,這錯不了吧。
 
或者,熟識感是我可以贏到巫小翠的武器。
 
我可以寫一些大家都熟識的事物,從而讓讀者產生共鳴,這樣的話讀者就會被我吸引住了。
 
想要知道讀者們喜歡讀甚麼,就應該要看看「熱門連載」和「最新推出」,而且要選輕小說系的。
 
看到那個青年的土豪買,我就知道最有吸引力的是甚麼。
 
以輕小說系的小說作為參考,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想到了這裡,我已經沒有再多考慮甚麼,然後我就走到「熱門連載」和「最新推出」的兩個書櫃前,拿了好幾本走。
 
自己有些零錢,而且家寶他們也把賭注還我,所以我還能付得起錢。
 
以看封面和標題進行選擇,我拿了好幾本,數量當然比不上那位青年,但我手上的都不算少了。
 
有幾本是以學園為主題,也有幾本是以冒險作為主題,有幾本是新推出,有幾本是連載中的最新集。
 
選擇好了後,我就回到第一層去,準備結帳。
 
來到了第一層,剛好碰上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和幾位小紫的朋友。
 
她們似乎是要告訴我知道這裡已經被她們走到悶而想要離開,打算到第二層通知我時,我碰巧又下來結帳。
 
「我們要跟小紫姊去其他地方玩,你聽到………啊,你買了很多書呢。」
 
一位小紫的朋友正要通知我,但此刻被我手棒着的一堆輕小說吸引了注意力。
 
「果然,男生就是要買這種書耶。」
 
「哇,小紫姊,妳看看妳哥哥,竟然買這種書,女角色都在封面賣肉呢,超色情。」
 
「這個都露內衣內褲,那個連乳首都要露出來了,妳看啊小紫姊,這本附送的書籤有個被倒滿了白液的小女生…好噁心…都不知道是牛奶還是那些…」
 
「小紫姊妳得小心,這本書是講戀妹的,我聽班上的男生說,這本甚至是把妹妹的同學納入後宮,超變態。」
 
整班女生在我面前吵來吵去,拿着我選的輕小說說東說西,真想問她們吵夠了沒。
 
我對她們有點不滿,一手把她們把來研究的輕小說搶回來。
 
重新把輕小說放到懷中,我準備走向收銀處,但在這時我留意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表情。
 
她的表情相當複雜,既是因為兒子要努力寫小說而買了好多參考小說的認真而開心,也有因為買的小說都「那個樣子」而感到擔心和不安。
 
「天從…這些書…真的要買嗎?」
 
我看看自己懷中的輕小說,再望望媽媽的表情,我很是明白她在擔心甚麼,她一定是擔心兒子的心理健康。
 
要是自己有個女兒,突然買一堆時下的寫真集,說是要參考拍照姿勢,學如何用牛奶倒在身上,我一定會非常擔心。
 
對於媽媽的提問,我點了點頭,然後一旁的小紫朋友已經把媽媽拉開,也遠離我,對我露出「噁心,別近來啊」的眼神。
 
這種眼神好不舒服,但我不好理會,自己就去了收銀處結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