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書店買完書後,我就立即回到家裡去,媽媽也跟我一起回去。
 
回到家裡去,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看到我棒了一大堆書心感好奇,便問我買了些甚麼。
 
我回應了句「沒甚麼」,然後我就到自己的房間裡去,關門研讀。
 
房門外傳來小紫的一句「搞甚麼神秘啊?」,我沒有理她,只集中精神把一本本的買來的輕小說迅速讀一次。
 
因為時間的關係,以及小說數量的關係,我都是跳頁看。
 


連載的小說,因為我沒有讀過之前的幾集,所以全都看不懂,在研讀時只留意文筆。
 
最新推出的還比較可以看故事內容,不過我是跳頁來讀,故事內容只是大致知道。
 
一次過讀這麼多的小說,我大腦都快要受不了。
 
還好在小說中有着插畫,才讓我大腦得以舒緩一點。
 
看到那些插畫,其實多少是回想起在書店時小紫的朋友所說的話,不過很快又從腦海中退下來。
 


比起考試前讀書,我現在是勤奮多了,要是自己能用這個狀態去應付考試,要拿個名列前茅不是沒可能。
 
讀着讀着,剛好在吃飯前已經把買回來的輕小說讀完了五分四左右,再差幾頁就全部讀完。
 
用「讀」這個字實在不合適,因為我都跳頁,硬要用上動詞,用「看」或「閱」這個字比較好。
 
坐在飯桌前,我看着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把一道一道菜遞到飯桌前,而一旁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則高興地等着吃飯。
 
要是我成功贏到巫小翠,這樣的場面應該以後都看不到了。
 


吃着晚飯,我因為一邊思考着小說的事情,所以連自己吃了甚麼都不知道,草草就吃過。
 
媽媽和小紫有像平時一樣閒聊,爸爸今天要加個班,所以沒能一起吃晚飯。
 
吃過了晚飯,我回到房間去,把買回來的輕小說最後的五分一快速看完。
 
接着我去洗了個澡,在洗澡間開始分析着輕小說的事,或者做個小總結。
 
買回來「研看」的輕小說,我發現了幾件事。
 
第一件事,故事裡的男主角大部份都是很弱,而且也笨笨的,對於女角色的心意是完全不懂。
 
第二件事,故事裡一定有大量的女角色,男女角色的比例差非常大。
 
第三件事,基本上女角色們都會圍着男主角走,對男主角都有意思。


 
第四件事,男主角通常都有個妹妹或者姊姊,而妹妹或者姊姊都喜歡男主角,是可以導致亂倫的喜歡。
 
就算沒有親妹妹和親姊姊,也會有義妹義姊,或者表妹表姊,而同樣是很喜歡主角。
 
第五件事,通常都會有個年紀很小的女角色。
 
第六件事,經常會出現提到換衣服和裸露的場面。
 
第七件事…………………
 
數着數着,發現十隻手指也不夠用,那些公式化一樣的場面和劇情,已經超出手指的範圍,似乎要加上腳指。
 
總之,基本就是有一大堆女角色喜歡主角,為了爭寵而各出奇招。
 


無論是校園系的,還是冒險系的,都不外乎是這樣了。
 
另外,如果是關係到小學女生或者好年輕的少女,都會有更有趣的劇情和「有趣的劇情」。
 
我剛才是看輕小說,而不是讀輕小說,所以只發現到這些基本。
 
但明白到這些事已經足夠,我可以把這些事情偷來用,然後轉變成另一件事。
 
買這些輕小說的確是值得,我的大腦被靈感之泉濕潤到了。
 
洗澡過後,我連頭髮也不吹乾,只用毛巾隨便擦了擦,眼鏡的不洗洗,就直接衝回房間,開始動手寫作。
 
敲打鍵盤的聲音不斷地響起,有了靈感就是特別不同,寫作起來更得心應手。
 
大綱、人物設定、故事背景、未來走向等等的事情,花了大半晚的時間已經做好。


 
望了望房間內的時鐘,現在時間還早,可以讓我進行故事內容的寫作。
 
自己在心裡說了一句「我今天沒極限」後,我就開始進行着故事內容的寫作。
 
敲打鍵盤的聲音又在我房間內不停傳出,我正依照校刊部小說欄的稿子格式進行寫作。
 
進度很不錯,回讀自己寫了的好幾段,我都沒有脫口說出「這是三小」的說話。
 
配合着我從輕小說裡了解到的東西,加上自己平時的寫作能力,一頁頁的頁面都被我的文字填滿。
 
大腦被激發起來,根本是停不了下來,內容越寫就越多,速度也越來越快。
 
「『只要我這樣做,你就會喜歡我了嗎?大哥哥。』『說着說着,眼前的小女孩竟然把內褲脫了下來』……」
 


「哇呀!!」
 
就在我寫得熱起來的時候,媽媽的聲音忽然從身後傳來,她正讀出我寫的內容。
 
我立即就被嚇到,一張臉到青了,慌忙用手遮住螢光幕。
 
回頭一看,就看到媽媽在我身後,不過她其實是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
 
「哥哥,你怎麼這麼慌張啊?」
 
「不…不…我那有慌張。」
 
「嘻嘻,果然哥哥是在寫那種小說嗎?」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正以不懷好意的眼神望着我,她現在的表情是「不知道我告訴媽媽知道會怎樣呢」的惡作劇表情。
 
我看了看自己寫的小說內容,再看了看小紫。
 
接下來的一刻,自己的臉都紅得像個蘋果一樣。
 
我是怎麼了?竟然因為自己寫的小說內容而臉都紅透?
 
「不是妳所想的那樣,我不是在寫那種小說。」
 
「甚麼小女孩的,甚麼內褲的,呵呵。」
 
「嗚…小紫,妳誤會了,這都是為了贏過巫小翠她啊。」
 
「所以就要寫那種小說嗎?嗯嗯,我明白了。」
 
「妳根本不明白。」
 
小紫遮嘴偷笑,一臉邪惡。
 
「話說,哥哥你到底寫了個甚麼小說啊,真的是那種小說嗎?不會吧,真沒想到自己哥哥是這樣的人。」
 
「不…不…這是關於男主角被小女孩倒追的校園系小說。」
 
「小女孩………」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正半瞇起眼對着我,我完全明白到她現在的想法。
 
我可以肯定,她認為我是一個戀童癖。
 
「嗚…因為我看到以小女孩或者是小學女生作為題才的輕小說比較有話題性,所以我才依樣畫葫蘆而已。」
 
「小女孩…小學生…輕小說…?」
 
小紫望了一望我買回來的輕小說,因為時間的關係,我看完之後便掉在床上,沒有收拾。
 
她走到我床邊,拿起了其中一本。
 
那本輕小說的封面是一個正要脫連身游衣的小女孩,金黃色雙馬尾的小女孩正吐出了舌,一臉跳皮。
 
小紫望了望封面,然後又望了望我,我很是心慌的嚥下了一大口口水。
 
接着她又把床上的另一拿輕小說拿了起來,那是一本有個小女孩閱讀書本的封面。
 
小紫翻開了小說來,一不小心便讓一張書籤從小說裡掉出了來。
 
她拿起了書籤,望了一眼,臉頰就泛起了紅,而我則是很驚慌的又吞下了一大口口水。
 
因為那是一張有個小女孩躺在白色的床上,身上穿的上衣被打開,而身體被倒上了白色液體的書籤。
 
小紫翻過了書籤的背面,這次看到的是同一個情景,不過這次那位小女孩只穿藍白間的內褲,而上身只用手指遮去乳首。
 
小紫的臉頰又變得更紅,而我也變得更慌。
 
不知道為何,我現在有一種感覺是自己偷偷收藏的十八禁書本被家人發現了,心裡很是虛。
 
是因為小紫現在是有着媽媽的身體,所以我才會有這樣的感覺?
 
還是因為那些輕小說的內容和封面的關係?
 
在我再嚥下一大口口水後,小紫就把拿起來的輕小說放下,也把書籤放回書本裡去。
 
「我只會運動和玩線上遊戲,對於寫作的事一點都不會,但如果這些題材真的可以讓哥哥你的小說贏過巫小翠,那就學着用吧。」
 
聽到小紫忽然很理性的這麼一說,心驚膽跳的我一下子靠到椅背上去。
 
雖然聽到這樣的回答感覺是有點尷尬,就像被家人發現了十八禁書籍之後,被說了一句「畢竟是青春期,每天一次就好了,太多會傷身啊」的一樣,但多少都叫我安心。
 
小紫說完了這句話後,便說其實是想要看看我的情況如何,知道我有進展了後,她就要離開繼續玩電腦遊戲了。
 
不過,在她離開我的房門前,留下了這一句話:
 
「雖然我的確是不懂寫作的事,但這種事情我也是知道不太好吧?」
 
留下了這句話後,她就離開了我的房間,媽媽的身影就消失在我眼前。
 
看到小紫離開了房間後,我按住猛跳的心臟呼出一口氣,然後面向螢光幕繼續寫作。
 
我看着剛才寫的幾段內容,那是關於小女孩為了求得男主角的歡喜而脫內褲求愛,而男主角當然是當場逃離。
 
「小女孩…脫內褲…求愛……」
 
我細閱了自己寫的內容,再看看剛剛被小紫翻開的輕小說,再想了想剛才自己的表情,然後再回想起小紫的那一句說話。
 
「可是小紫,唯有用這熱門的話題性題材,才能夠贏過巫小翠,吸引到讀者的。」
 
自說自話了後,我就繼續埋首寫小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