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校刊小說欄的副編輯念慈說過,所提交過去的東西只是兩篇稿子和大綱。
 
但我從入讀中學就聽中文老師說過,即使考試只要求寫八百字,但也不是真的寫到八百個字就完結。
 
聽說這是分數的關係,又聽說這是態度的關係,是甚麼都好,我不打算只寫兩篇稿就遞交過去。
 
為了提高贏過巫小翠的機會,我打算盡我可能地寫,打算再寫兩三篇,把故事內容盡量展現到讀者的眼中。
 
巫小翠是個年輕的天才女作家,她才不可能只寫兩篇就遞交過去,這是她的敬業態度。
 


要是我只寫兩篇,在和她相比之下,就顯得我敷衍了事,也不太敬業。
 
截稿的日子是星期日的下午,在這之前,我來一個最後衝刺,盡我最大可能地寫作。
 
終於來到了星期日的下午時間,我拿出了念慈給我的卡片,寄了個附件電郵給念慈。
 
念慈很有責任感,在他收到電郵並確認過裡邊的文件檔都能開啟後,就回了我一封以示接收到了的電郵。
 
自己花了很多時間寫出來的小說,已經寄了出去,自己能夠做的事已經做了。
 


接下來結果是如何,就看上天了。
 
明天星期一回校的時候,校刊應該就會派發,只要看裡邊的小說欄,就會知道誰勝誰負了。
 
確認好這一切之後,我把電腦讓回給小紫。
 
一直沒電腦用的小紫,悶得快要瘋,一聽到我把電腦讓回來,就連跑帶跳的把電腦帶走。
 
我沒有理會她,因為我好累,現在最想做的事是睡覺。
 


接着,一覺醒來就已經是晚飯時間,吃完晚飯之後讀讀其他小說,然後睡晚覺,一天就這樣過了。
 
時間來到了星期一。
 
一如往常地吃過早餐之後,我就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同回校。
 
「天…天從…不要跑那麼快啊。」
 
「媽媽,妳太慢了。」
 
大概是因為我太心急想要知道結果的關係,所以在上學的步速比平時還要快。
 
跟在我身後的媽媽,都已經走得氣來氣喘了。
 
回到學校後,我第一時間就去尋找校刊。


 
雖然今天班上早會的時候,班主任應該都會派發了,但我實在是急不及待。
 
以往派發的校刊,都會很不在乎地掉到一邊去,但如今我卻想要立即把校刊擁在懷中,這個情況不禁令自己苦笑。
 
不想等班會派發的話,就可以在小賣部那邊拿取,當然是免費的,但數量有限。
 
雖然數量有限,但基本上會拿走的同學或老師不多,所以不用擔心會被拿光。
 
但今天似乎是例外。
 
「派完了?」
 
「不好意思,不知為何今天拿校刊的同學特別多。」
 


我帶着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走到小賣部,發現能拿到校刊的架子空了。
 
問了問小賣部的姨姨,才知道已經派完。
 
明明平時都沒人去拿,但今天竟然派完?我實在是無法相信。
 
是因為巫小翠嗎?如果今天的校刊派完,而原因是因為巫小翠寫的小說被刊登的話………
 
「天從?」
 
就在我想到這一點的時候,在我身旁的媽媽拍了拍我的肩。
 
「天從,你臉色好差,是不舒服嗎?」
 
到底因為我是媽媽的兒子,所以她才這麼容易察覺到我臉色不對,還是我現在的臉色真的不對,連旁人一眼都看得出來?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了媽媽知道,她多少是明白到我在擔心甚麼,她便告訴我:
 
「說不定是天從寫的小說太好看,所以校刊馬上就派完。」
 
「妳也太樂觀了吧。」
 
媽媽對我笑了笑,而我對於媽媽的過份樂觀嘆了口氣。
 
既然現在拿不到校刊,那就只好等待班會派發的那一份,現在只好先回班房。
 
往班房走回去,推門進去後,就看到了有好幾個人圍在一起,埋首在看甚麼。
 
媽媽很是好奇,而我則不想理他們,反正可能是在一起看誰的寫真集。
 


我和媽媽走到自己的坐位,放下書包來。
 
接着我想要尋找巫小翠的身影,但我發現她人並不在課室。
 
我的意思並不是她沒有上學,只是她本人不在課室,她的書包可是在這裡。
 
「小紫姊,小紫姊,妳看了沒有啊?」
 
就在我想着巫小翠是不是又一個人跑到天台去的時候,一位同班同學正叫住媽媽(小紫)。
 
媽媽已經與小紫的朋友聊得熟,而且媽媽現在是有着小紫的身體,小紫的朋友見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回到班房後會二話不說就過來聊天,可是件普通的事。
 
雖然是普通,但她們的對話卻引起了我的注意。
 
「嗯?甚麼看了沒?昨天的電視劇嗎?」
 
「甚麼電視劇?小紫姊越來越師奶了,我是說今期的校刊啊。」
 
一聽到校刊這個名詞,媽媽立即就望向了我,而我也望住了她。
 
「今期的校刊妳有?」
 
頓時我激動了起來,按住桌子就站起,在我坐位的椅子「咚」一聲的向後倒。
 
我走近了小紫的那位朋友,不過她立即就以鄙視的目光瞪向我。
 
「滾開點,戀妹變態!戀童癖!」
 
因為我買輕小說而產生的誤會,似乎到了今天都還未解開,當時我所帶給她的印象太強激了。
 
不過現在並不是要介意她對我的印象的時候。
 
「妳是不是有校刊,可不可以給我看一眼。」
 
「天知道你會不會傳染人。」
 
小紫的朋友立即就把雙手放到身後,本來應該是想要拿出來的校刊立即被收好。
 
「那個…請問可以讓我看看嗎?」
 
「當然沒問題囉,小紫姊。」
 
對我的態度如同對付病毒帶菌者,對小紫的態度卻是韓國男神啊?
 
我心裡的不滿吞了下去,因為我知道現在並不是要跟小紫的朋友吵這些事的時候。
 
而且跟小紫的朋友吵了,我自己也沒有好處,印象甚至變得更差。
 
我很感謝媽媽的細心和識時務,在媽媽拿到了校刊之後,我便貼上去一起看。
 
刊校每期的封面都不一樣,大概是因為這是新學期的第一本,所以封面是校門。
 
在封面的最頂上有着「香江中學」四個大字,在旁邊有個比較小的字寫着「第OOO期」。
 
往下看就可以看到很簡單的今期焦點簡短介紹,長度不超過十個字。
 
不過這些焦點的介紹,還只不過是「老師的話」「校長的話」等等。
 
接着,媽媽輕緩地翻開了校刊,正讀着目錄頁。
 
目錄頁也做得有版有眼,絕不馬虎,詳盡地示出每一個主題於那頁,就像市面上正式的雜誌。
 
「對了,小紫姊,看這頁,看這頁,這是今期的校園用流行飾物耶。」
 
小紫的朋友突然把校刊猛翻頁起來,心血來潮的她,馬上就翻出了關於校園用流行飾物的專題頁。
 
雖然學校裡有很多飾物不可以配帶,但並不是不能配帶飾物的。
 
這個專題就是針對着女學生們想戴飾物但又不想犯校規而寫,主要介紹很簡單的校園用飾物。
 
例如髮夾、髮圈、書包掛飾,甚至連女學生鞋的蝴蝶結也有介紹。
 
很多學校都有校刊,不過內容經常都是很正經百百的題目,甚麼「老師的話」「校長的話」,這種內容會讀校刊的學生十隻手指都數得到出來。
 
但加入了這些平易近人的專題,講講校園的配飾,以及其他學生想知道的事,這樣的校刊才不會太過正經和嚴肅,使得不受歡迎。
 
「打擾了!」
 
校刊親民是題外話,我看校刊的目的並不是要知道它有多親民的。
 
我抱歉地說了句話,然後一手從小紫的朋友手上搶過校刊。
 
她才剛翻過頁來給小紫(媽媽)看,但就立即被我搶走校刊,心中不滿地叫了我一聲「喂」。
 
她差點就與我大打出手,媽媽立即力勸,才沒有讓小紫的朋友真的生氣了來。
 
我沒有多理會她,我只想知道我需要知道的事。
 
要等她們翻到連載小說欄那一頁,也不知道是幾時的事了。
 
我立即跳過大量的頁數,直接翻到連載小說的那一頁。
 
翻到那一頁後,一段段的小說內容化身成文字,展現在我眼前。
 
我讀了讀,看了看,再望了望標題,然後立即衝出課室。
 
「天從,你要去那裡啊?」
 
一連串的舉動,只是在幾秒之內發生,發生得太過,把媽媽嚇倒。
 
更不要說在一旁的小紫的朋友,她是被嚇倒更是一臉「發生甚麼事」的表情。
 
媽媽立即就從後追上,喘着大口氣,甩着綁在後腦的馬尾跟過來。
 
我沒有理會她,也沒有回答她的提問,只直接跑出去,向着校刊部跑過去。
 
目的是為了確認一件事。
 
為什麼刊登的小說標題是《2㎡的戰爭》?
 
這並不是我寫的小說的標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