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這是一個小說的世界,根據劇情,我應該是贏了巫小翠,然後把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恢復過來。
 
但這裡並不是小說的世界,我輸給了巫小翠,完敗下來。
 
輸的不是文筆,不是輸在她會用的華麗詞句,不是輸在她會用的修辭手法,不是輸在她會用的甚麼對偶對仗句,而是輸在故事和所帶出的訊息。
 
對於巫小翠的小說,念慈和負責校刊小說欄的老師進行相討時也有提及過。
 
但念慈說,關於我的小說,他是隻字未提。
 


我可想而知其實我的小說根本是不入流,和巫小翠的小說根本沒有比過。
 
離開了校刊部後,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回到課室。
 
巫小翠雖然比我早離開,但在課室裡卻沒有見到她的人影。
 
我已經是她的手下敗將,等等在班房內相遇時,我也不知道怎麼去面對她。
 
回到課室後,我沒理其他事,直接就坐回自己的位置,矇着頭,伏在桌面上,把頭堆於雙手的環抱中。
 


實在是搞笑,現在的我就像是一隻受驚的駝鳥一樣,把頭埋於沙中,正在逃避着一切。
 
「天從,沒事吧?」
 
陪在我一旁的媽媽,看到我現在這個狀況應該是很擔心。
 
我感覺到自己的短頭髮被掃過,媽媽應該是在摸我的頭髮,希望能夠安慰我。
 
但在此刻,我只想要一個人靜靜。
 


媽媽很是擔心,她沒有跟小紫的朋友去聊天,反而安靜地坐在一旁,陪伴着我。
 
我很是感謝媽媽的溫柔,不過我這刻完全是不想要說話。
 
我覺得自己沒有臉去見家人,我給了媽媽和小紫希望,讓她們有所期望,但我卻辜負了她們…我真是…我真是…
 
「喂喂,羅天從,你要救救我啊。」
 
「順便也救救我!」
 
在我想要安靜的時候,一心和家寶的聲音便在我身旁響起。
 
班房就是這個一個地方,即使你很傷心很難過想要靜一靜,依然有人在吵吵鬧鬧,甚至來打擾。
 
我沒有回應,以沉默來表示不想要理他們,但他們卻不懂意思,繼續說:


 
「我收到消息,今天中文課有作文功課。」
 
「所以拜託你了,來來,小小意思。」
 
我感覺到有甚麼紙張之類的東西從我的手肘位擠了進來。
 
寫作…又是寫作…想起來都覺得煩……
 
不過,自己的寫作能力,能夠做到的,就只有為同學寫作。
 
賺賺零用錢,在作文考試裡拿個高點的分數,然後有人問起就炫一下。
 
說甚麼寫小說,說甚麼去投稿,然後去和其他人比較甚麼的,我就這樣得過且過好了。
 


寫小說不像是學校的寫作工課,沒有格式,沒有範例,評分時也不會因為用了甚麼修辭手法而加分,也不會因無病呻吟而有更好的評價。
 
寫小說這種事,以後別搞我。
 
我收下了一心和家寶擠進來的錢,他們兩個開心得「耶」了一聲。
 
「天從哥好最人了。」
 
「天從哥,你今天好像特別帥呢。」
 
這種奉承的說話,我就當沒聽過好了,反正都假的。
 
在一旁的媽媽,不是很明白現在發生了甚麼事,不過她沒有必要明白。
 
接着過了一會,班會的鐘聲響起。


 
同學們都返回坐位,我在沒再伏在桌子上,巫小翠也返回了課室。
 
她的坐位在我的斜後方,返回坐位的時候必須經過我。
 
在與她擦身而過時,她如我意料中笑了,是在嘲笑我這個不自量力的人。
 
她雖然沒有說話,但我知道她心裡是這麼說:
 
「嫩!只有這種實力就來挑戰我,你看看你,現在輸得徹底了吧,哈哈。」
 
我不想像隻喪家犬一樣叫,我沒有理她,讓她隨便笑個夠。
 
然後班主任來到,他捧着一疊校刊進來,並找了個同學進行分發。
 


現在拿到校刊又有何用?是為了讓我更加確認自己完敗的事實嗎?
 
我翻開了小說欄的那一頁,看了看小說的標題,的確是巫小翠寫的《2㎡的戰爭》,內容也是對。
 
很好,沒有錯,我依上天的指示確認過我完敗了的事實。
 
這時我的電話收到了來自小紫的傳來訊息。
 
「哥哥,贏了沒?」
 
小紫對我有了期望,但是我辜負了她,上天又一次讓我確認我辜負了大家的事實。
 
我偷偷地拍下了小說欄的標題,然後傳給了小紫,最後把網路功能關上。
 
接下來課堂上的事乏善可陳。
 
課堂上巫小翠都懶理我這手下敗將,沒再笑我,直接無視。
 
午飯時間,我依然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以及小紫的朋友一起吃飯。
 
我沒有加入她們的對話,只聽着她們聊天的內容。
 
本以為她們又會聊那裡的蛋糕好吃,那部韓劇的男主角好帥,或是誰與誰在戀愛等等的話題。
 
但出奇地並不是,她們今天聊的全都是關於《2㎡的戰爭》。
 
「裡邊說啊,早睡對皮膚好啦。」
 
「嗚…早近追看韓劇啊,看晚了,現在皮膚都差了。」
 
「妳還有黑眼圈呢,小熊貓。」
 
「今晚試着學小說裡的女主角用的方法睡覺。」
 
「妳們說啊,女主角為了考試考到好成積的目的是甚麼?是為了某班的帥哥嗎?」
 
「妳這少女戀愛風格過時了,現在興攻略可愛的學弟。」
 
「所以這部是講用睡覺來攻略學弟的小說嗎?」
 
聽着聽着,不知不覺間午飯便當便吃完了,我收拾好飯盒後便自行離去。
 
坐回到自己的椅子,我開始為一心和家寶爬格子,寫好他們要的作文功課。
 
寫的時候我再提醒一下自己,別再去想寫小說的事。
 
這些事不是我做得來的,我還是乖乖地做着別人的寫作工課。
 
午飯時間結束了後,又是上課的時間,然後不經不覺來到了放學的時間。
 
我和媽媽打算跟隨放學大隊回家,但在這時,班房外邊有着幾個女同學在等待。
 
我認得她們,她們是女子網球社的成員。
 
她們看到老師離開了課室後,便走了進來,來到了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身邊。
 
「小紫,妳沒事吧,最近都沒見妳來打網球了。」
 
「這很不像妳,明明以前妳每天都來的呀。」
 
「校際網球賽的練習不做了嗎?小紫妳是不是那裡不舒服。」
 
自從媽媽和小紫的身被調換了之後,唯一一次打網球,就是和幻羚比賽的那一次。
 
平時小紫常常去打網球,幾乎是沒有斷過,每日連續去打。
 
而現在已經有一個星期沒有去過了,社員們的擔心很是正常。
 
她們一人一句,媽媽一時不知道要怎麼回應好,媽媽先慌張地苦笑幾下,然後說:
 
「那…那個呢…其實我…那個…最近很多功課要做,對,很多功課要做。」
 
媽媽有怕陌生的性格,對於和女子網球社的成員不熟識的她,顯得相當慌張。
 
「對不起,各位,其實我和小紫最近參加了個補習班,現在正是時候去補習了,再見。」
 
我站了出來為媽媽打完場,然後立即把她拉走,免得社員們追問。
 
快步地前進,終於趕上了放學大隊,離開了學校,朝家回去。
 
「天從…對不起,要你幫我。」
 
「客甚麼氣,妳是我媽媽,我幫妳很正常。」
 
「嗯…要是身體能恢復過來的話,就不會這樣了。」
 
「……………」
 
「對不起呢,天從,媽媽在亂說話而已,別介意。」
 
「不,我沒在介意,我已經想通了。」
 
經過了今天,我明白到想要在寫小說的方面贏過巫小翠,是沒可能的事。
 
再說自己也不是寫小說的料,自己的寫作能力只能用在為同學做作文功課上,賺點零用錢。
 
要幫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身體,只能靠着另一種方法。
 
是甚麼方法可以幫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身體,我不知道,不過應該會有。
 
總之就是別再指望我會再用小說來挑戰巫小翠就是了。
 
「是嗎?這樣媽媽就放心了。」
 
媽媽安心得輕按住胸口,輕士呼出了一口氣。
 
接着,我們一邊回家一邊閒聊其他事情,不久就回到家裡去了。
 
挑戰巫小翠的事,就此結束,但我們面對的問題並沒有解決。
 
不單單沒有解決,情況還惡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