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與巫小翠對決後的一星期後,現在正是上課時間。
 
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依然坐在我身邊,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則繼續在家裡做家務或玩玩線上遊戲。
 
順帶一提,巫小翠的小說繼續連載下去,目前是學校裡的飯後話題,不過此事與我無關。
 
雖然是這樣,不過沒有人知道《2㎡的戰爭》其實是巫小翠所寫的,畢竟小說欄裡並沒有提及作者的名字。
 
這一節課是數學課,今天老師捧着一大疊紙進來。
 


數學老師把那疊紙放到教師桌時還發出了「咚」的一聲,可見那疊紙的重量。
 
「各位同學,今天有兩個消息要宣佈,一個好的,一個壞的,大家想先聽那一個?」
 
老師這麼問道,班中的活躍份子家寶立即叫道:
 
「就聽關於老師與某女同學的誹聞消息吧。」
 
「家寶同學,你把你剛才說的那句罰抄一百次。」
 


「甚麼!!」
 
班上頓時一陣笑聲。
 
返回正題,老師先把所謂的好消息告訴我們。
 
「好消息是,今天我們不上課。」
 
一聽到數學老師講這句話,班上的同學都一陣歡呼,像是沒有人記得還有一個壞消息。
 


「老師,壞消息是你剛剛是開玩笑嗎?」
 
一心立即追問道,而老師則搖頭。
 
「壞消息是,今堂突擊測驗。」
 
頓時,班上沒有人再發出歡呼的聲音,所有人都安靜,一臉死灰色的。
 
現在班上的氣氛就猶如所有人的某親人過世了的一樣,非常凝重。
 
「老…老師,你今天好帥耶。」
 
「一心,就算你稱讚老師也改變不了突擊測驗的。」
 
「別玩啦,老師,你這個玩笑開太大了,來來,我們正式上課吧,同學們把課本翻開啊。」


 
「家寶,老師我似在開玩笑嗎?」
 
糟糕了,看來老師是真的打算進行突擊測驗。
 
雖然我數學有基本的底子,平時上課也留心聽課,但對於突然的測驗,還是感到害怕和不安。
 
不安並不是我在擔心我自己的成積,我反而是擔心我旁邊還懵然不知發生了甚麼事的媽媽。
 
「天從?突擊測驗是甚麼?」
 
能問出「甚麼是突擊測驗」的媽媽,才是我不安感覺的來源。
 
她正豎起一隻手指放在臉頰上,雙眼往上轉來轉去,努力思考着突擊測驗是不是新醬料的牌子名。
 


過了幾秒後,民怨四起,怨聲載道,沒有任何一個人想要來個數學突擊測驗。
 
就連平時都默不作聲的我,都加上一句話,希望老師放下屠刀。
 
但老師就如暴君,莫視民怨,推開「突擊測驗」政策。
 
結果,測驗卷開始派發,大家開始收拾心情,正面面對這次突擊測驗,班上的大家都靜下來了。
 
測驗就如同考試,每個學生都得分隔開來坐,桌子與桌子之間要有一個地磚的距離。
 
這刻媽媽才明白到,突擊測驗其實就等同於小學生的默書,終於懂得緊張了。
 
任誰都不願意,但測驗卷終是派到了面前。
 
數學老師宣佈可以翻開測驗卷並開始作答後,大家都集中精神於卷中去。


 
填上了名字,我就開始閱讀題目。
 
看完了題目後,我不再覺得害怕了。
 
老師雖然拿層刀大開殺戒,但那把刀鈍得厲害,切豬肉都不知能否。
 
我的意思是,在卷上的題目,基本上都是課堂上講解過的題目。
 
只要上課有留心聽課,基本上到懂得解題了。
 
我偷偷張望四周,看到一心和家寶已經伏在桌上睡覺,很明顯他們上課都沒聽課。
 
有些同學已經提筆如飛般作答,信心十足。
 


也有的一臉似懂非懂,正在思考中,部份人的表情十分苦惱。
 
巫小翠現在的表情是怎樣,我多少有點在意,但因為她坐我斜後方,所以我無法偷望。
 
比起巫小翠,其實我更在意媽媽現在的表情,所以我偷望去她那邊。
 
出乎我的意料,媽媽的表情是一臉輕鬆,完全是提筆如飛的那類同學。
 
上邊的問題難道她都懂?我很是好奇。
 
「羅天從同學,請集中於你的測驗卷,特別是你的目光。」
 
「對…對不起。」
 
數學老師眼太銳了,我已經不算太明目張膽地偷偷張望,但都被發現。
 
媽媽的作答我真的好好奇,但在沒辦法偷窺的情況下,只好作罷,我還是專心於自己的測驗卷好了。
 
作答了一個課堂的時間,在下課鐘聲響起後,數學老師前來收卷。
 
有些同學請求老師給多一兩分鐘時間,有些則直接交卷,而我和媽媽都是直接交卷的人。
 
收好了卷後,數學老師宣佈下課,在下一個課堂會把已經批改好的測驗卷會派回給各位同學。
 
數學老師離開了,同學們都鬆了一口氣,大家都討論着剛才的測驗卷的作答內容。
 
「喂喂,小紫。」
 
我在叫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嗯?天從,有甚麼事了?」
 
「妳剛才的測驗題都懂嗎?」
 
「嗯,我都會啊。」
 
我頓時被嚇了一嚇,一臉難以置信的。
 
媽媽的學歷才小六畢業,而且已經有好多年沒有上學,再接觸就已經是中四的數學了。
 
她竟然會說「都會」,這真的叫我沒法相信。
 
「那些X項和A項都找得到嗎?」
 
我怕媽媽誤會了我的提問,畢竟她有些小糊塗的,所以我重新提問一次。
 
而她點了點頭,確確實實的回應我:
 
「找到啊。」
 
她很是高興,一臉「我好厲害呢」的開心表情。
 
我不是不相信我的媽媽,或許她其實在讀書方面很厲害,但我想起了一件事,想要求證一下。
 
接着我從書包裡拿出了厚厚的數學教科書,並翻出了一道很簡單的題目,然後向媽媽問道:
 
「這道問題的答案是甚麼?」
 
這是一條很簡單的問題,是關於畢氏定理的問題。
 
直角三角型的底是五,高是十,斜設為X,求X。
 
「這問題好簡單啊。」
 
媽媽笑了笑,然後把數學教科書拿了過來,並豎起手指直接指在一個位置。
 
「X就在這裡!」
 
她把手指指在三角型斜邊上的X,並這麼說道。
 
接着我問另一條,然後她又指着題目上的X說:
 
「X在這裡。」
 
「這條呢?」
 
「在這裡。」
 
「這條呢?」
 
「X是在這裡。」
 
接下來再問了大約三題,然後我肯定了一件事。
 
要是測驗卷能夠給負分數,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定可以拿到負100分。
 
「唉。」
 
我無奈地按住自己的太陽穴,用力地嘆了一口氣。
 
在我面前的媽媽則是很開心的為自己拍手掌,一臉「我都會呢」的表開心表情。
 
我不是很想把事實的真相告訴這位天真單純的媽媽知道,免得她的快樂破滅,不過她明天就會知道真相了。
 
媽媽有着小紫的身體,換句話說,她是在代替着小紫,以小紫的身份在學校內生活。
 
然而,只有小六學歷的媽媽,面對中四的題目,根本是摸不着頭腦,而且還搞出這樣的答案。
 
除了巫小翠外,沒有人會知道在大家眼前的其實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沒有人會相信眼前的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所以,媽媽這一切的行為會影響小紫在學校的成積,也影響着小紫在學業上的表現。
 
這次只是測驗,要是考試的話,小紫的成績單將會好看。
 
成績單這麼好看,就會影響到將來的升學,或是尋找工作的機會,這對小紫的未來有一定的影響。
 
要是這是小紫本人搞出來的問題,我還可以接受,但並不是。
 
這是巫小翠因為調換了媽媽和小紫的身體後所搞出來的問題,而不是小紫自願的。
 
身體調換的情況再這樣持續下去,小紫的未來一定會出問題。
 
這一切都會惡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