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來到了測驗後的第二日。
 
「各位同學,現在派回測驗卷。」
 
在數學課上,老師把測驗卷派回來,叫到名字就得走到教師桌前拿批改好的測驗卷。
 
排名不分先後,不久就叫到我的名字。
 
我拿到了測驗卷,然後返回坐位,坐下來之後就檢查一下分數。
 


看到了自己的分數,沒有甚至特別的驚喜,也沒有甚麼的失望,因為這是我認為自己應該會得到的分數。
 
不過坐在我身旁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卻對於我能拿到這樣的分數表示讚嘆。
 
她輕輕的對我拍了拍手,給了我掌聲,心情相當好,也相當輕鬆。
 
但我越見她輕鬆,自己的心裡就越是緊張,因為媽媽的測驗卷作答………
 
不出一會,測驗卷全部都派發完畢,就連應該是交白卷的一心和家寶都有被派回測驗卷,但唯獨是媽媽的測驗卷卻沒有被派回來。
 


「老師,那個,不好意思,那個測驗卷,還未派回給我。」
 
媽媽很有規矩地先舉手後說話,不過沒有換得數學老師的好心情。
 
「羅紫蘭同學,老師還想要問妳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呃?」
 
「羅紫蘭同學,妳今天放學留堂,跟老師解釋一下發生了甚麼事。」
 


聽到了留堂,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是一臉吃驚的表情,手不自覺地遮住了因吃驚而張大的嘴。
 
小紫在學校裡算是乖巧的學生,但現在卻被叫到留堂,除了巫小翠和我之外,全班也是一臉震驚。
 
媽媽望了望我,一臉難以理解,她的眼神在向我求救,向我問道「我是不是做錯了甚麼?」。
 
「說來話長了」我就以這個眼神回答過去,然後嘆了口氣。
 
接着,放學了,媽媽也去了數學老師那裡報到,我當然也跟了過去,以便照顧媽媽她。
 
不過因為數學老師要單獨跟她對話的關係,我只能在教職員室外邊等待。
 
良久,媽媽終於從教職員室出來了,測驗卷也被發還。
 
我看她到現在還是一臉不解,就知道她其實還不懂為什麼數學老師要留她堂。


 
總之,堂就留完了,我和媽媽也回家去了。
 
回到家裡後,就看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正在晾衣服,正做着家務。
 
媽媽到小紫的房間去,更換衣服,然後就坐在沙發上看兒童節目,而我則把測驗卷的事情告訴了小紫知道。
 
然後小紫就大叫了一聲:
 
「甚麼鬼!!!」
 
「噓!我耳朵好痛。」
 
「天啊,為什麼會搞成這樣啊。」
 


「媽媽學歷才小六程度,妳就別這樣吧。」
 
「雖然是這樣啊,哥哥,但也沒理由會這樣答吧。」
 
說完了這一句話,小紫把衣服一揚,然後掛到衣架上,再掛上晾衫杆上去。
 
這一連串的動作看起來有版有眼,跟媽媽平時晾衣服時的動作一樣,不過我發現了一個問題。
 
「小紫,我想問妳一個問題,我們家平時在早上開洗衣機,而現在是下午差不多四時,妳還在晾衣服,所以我想問……
 
「呃呃…你就放過我吧,哥哥。」
 
看來小紫已經知道了我想要問她甚麼問題了。
 
我猜小紫在早上開了洗衣機,然後又顧着做其他事,連衣服都忘記了晾,結果在我和媽媽放學時才想起來,急急忙忙地晾。


 
「我說啊,小紫,洗好了的衣服要趕快拿去晾,困在洗衣機裡太久,會有一陣的怪味,而且,牛仔褲得要翻過來晾,不然很難才乾透,還有這種衣服………」
 
「哥哥,我怎知道這麼多啊,平時家務都媽媽做。」
 
我忽然間講不出話來,因為我覺得小紫說得很對。
 
雖然「平時家務都媽媽做」並不是不會做家務或做不好的藉口,但在現在這個身體調換了的情況下,我覺得是不能夠怪責小紫。
 
平時小紫要做的事,就是上學讀書,以及練習網求,而不是做家務。
 
現在調換了身體後,會出現做不到,或者做不好的情況,其實是正常不過的事。
 
情況就像是媽媽現在做小紫平時做的事一樣,不論是打網球,還是讀書,都出現了一團糟的事情。
 


「小紫,那個呢,今天的晚飯材料呢?」
 
大概是兒童節目剛好播到賣廣告的時段,媽媽開始為晚飯做點準備。
 
但她似乎是發覺了有點不對勁,所以就走到我們這裡,問着小紫。
 
一聽到媽媽的提問,小紫頓時抽了一口氣,眼睛也瞪得大大。
 
看小紫的反應,身為她哥哥的我,就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她忘記了去買。
 
連洗衣服的事情她都忘記了,買晚飯材料的時又怎可能記得住。
 
「嘿嘿,對不起呢,媽媽,我忘記了。」
 
小紫一邊揚着衣服,一邊苦笑地說道。
 
媽媽多少是有點不滿,雙手插着腰,很小朋友地微微鼓起臉頰,說:
 
「這可不行啊,小紫,家務得要好好做啊。」
 
「呃?做家務好辛苦啊,而且我等等又要讀哥哥抄回來的筆記,這真的好辛苦。」
 
我覺得比起打網球這種運動,其實做家務算是舒適了,小紫根本是懶,不想做。
 
如果說又要做家務又要讀書是很辛苦的事,其實媽媽也是一樣。
 
被調換了身體之後,媽媽要早上起床為我和小紫煮早餐,然後又跟我一起上學,聽着她難以明白的課題。
 
下課了後,又要準備晚飯,之後就是洗碗,最後就是各種休息。
 
所以,其實媽媽也是要一邊讀書,一邊做家務,可能比小紫現在更辛苦呢。
 
「這不是藉口啊小紫,現在小紫妳是負責家中的事,而媽媽則是負責小紫在學校的事,所以小紫應該……」
 
「所以媽媽在測驗卷上也可以亂答了嗎?」
 
「呃?甚麼亂答了?」
 
「而且,媽媽說負責我在學校做的事,那麼現在應該是做着網球的練習,身體一定要經常做練習,才能夠保持敏捷的。」
 
「可是…那個…關於這一點…」
 
反正就是兩個人都不能把對方應該要做的事情做得好或做得到吧。
 
我心裡為着她們的話題做了個小總結,然後立即插入她們的說話當中,打斷對話,以免她們吵起上來。
 
「好了,好了,媽媽帶我去街市走一轉吧,那麼以後我也可以幫忙。」
 
「哥哥,你閉嘴!」
 
「天從,噓。」
 
忽然間,她們兩個人的矛頭都指向了我,我嚇得連忙閉嘴。
 
「媽媽,妳現在是有着我的身體,所以妳正是在當我羅紫蘭這個人,妳得要做我平時要做的事才對。」
 
「小紫,妳現在是有着我的身體,那個…妳正是在當我何柳娘這個媽媽的人,妳得要做媽媽平時要做的事才對。」


 
一股對立的氣勢在這個房間內漫延着,一股瓦斯的味道從媽媽和小紫身上傳出了來,一觸即發…不,或許已經爆發了。
 
她們兩人都認為對方沒有好好做對方本應要做的事。
 
媽媽沒有做到小紫平時做的事,例如測驗出一個正常的成積,以及練習網球的事。
 
小紫沒有做到媽媽平時做的事,例如各種家務,以及晚飯的事。
 
這些問題,全部都是因為身體被調換後才會出現。
 
最初被調換的時候,因為才開始了幾日,所以這些問題才沒有浮出來。
 
但是身體被調換的時間長了,這些問題已經一一可見,浮在面上了。
 
就好像一次露營,要渡過三日兩夜的露營,就算不用睡袋或帳幕,硬着頭皮也能撐過去,直接睡草地。
 
但是若果要露營一個月或是兩個月,沒有睡袋或帳幕這些東西,就難以支撐下去了,而問題也出現。
 
媽媽和小紫各不相讓,認定了對方是有問題的。
 
兩個氣勢撞在一起,都讓房間裡的衣服不自主地飄起來。
 
「小紫,要是妳不好好做媽媽平時要做的家務,媽媽可會生氣啊?」
 
「媽媽,要是妳再在測驗卷上考出這樣的成績,我也是會生氣的呀!」
 
真是麻煩了,身體被調換後就搞出這些問題來。
 
要是當時我能夠贏過巫小翠的話,她們兩個都能夠當回自己,做自己平時做的事。
 
可是我卻…………
 
嘖,現在並不是回想當時,並說自己有多不濟的時候。
 
「這…這樣吧!由明天開始,互相做好對方的事,小紫得要認真做媽媽的事,而媽媽也得認真做小紫的事,這樣如何?」
 
她們兩個瞥了我一眼,我馬上覺得冷汗直流。
 
果然女生在吵架的時候,男生是應該要閉嘴的。
 
「很好,那我們就約法吧!」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雙手抱着胸,同時一臉認真的說道。
 
「就依哥哥所說的一樣,明天開始,互相要做對方平時做的事。」
 
「嗯,小紫做媽媽我做的事,而媽媽我也會做小紫的事,一言為定。」
 
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雙手握成拳放到胸口前,也是很認真的說道。
 
阻止了她們兩個吵架固然是好事,但由明天開始,她們兩個將會做對方的事,我實在是不自覺的擔心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