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早的陽光照進了爸爸的睡房,也即是我目前睡覺的地方。
 
爸爸的床始終是睡不慣,即使把自己平時睡的枕頭帶過來,也不是睡得很好。
 
難得爸爸已經起床上班去,那呼嚕呼嚕的聲音終於根絕在耳邊,但那個陽光卻在我睡得正好時似是要衝破我眼皮的照進來,實在可惡。
 
我翻了個身,把被子蓋過了頭繼續睡。
 
但就在這個時候,我的頭忽然一陣痛,像是撞上了些甚麼。
 


太奇怪了,爸爸的床是雙人大床,爸爸已經上班去,照理來說,我就要一百八十度平面轉身都不可能會撞到使我頭痛的東西。
 
我在被子裡搓了搓撞得痛的額頭,這一痛讓我睡意全消了,我馬上翻起被子,看看發生了甚麼事。
 
「嗚嘰!!!」
 
當場被嚇到差點摔下床的我,發現在雙人大床上,竟然還有一個人。
 
那人不是爸爸,爸爸也已經上班去,也不是外來人,更不可能像小說情節一樣突然有個美少女在我身旁。
 


「呼呵……嗯,早安啊,天從。」
 
「小…小紫?不…是媽媽。」
 
沒錯,在我床上的另一個人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特別的是她已經換上校服了。
 
「妳…妳怎會在這裡?而且是睡在床上?」
 
我以為自己在發夢,但我用力捏了自己一下,發覺是痛的。
 


「嗯唔…那個呢,其實媽媽是來叫你起床的。」
 
「叫我起床?那為什麼妳會睡在床上?妳不是應該拉扯我的被子,或者把我翻轉幾次叫我起床嗎?」
 
「嗯?那是媽媽我看到天從睡得一臉舒服。」
 
我臉頰馬上就紅了,雖然看我睡臉的人是我媽媽,但被人看睡臉這種事始終是叫人害羞死。
 
我剛才還在想為什麼今天會是媽媽叫我起床,因為平時都是小紫把我又推又踢的叫醒。
 
然後我就想起了昨天發生的事,媽媽和小紫答應了要互相做對方的事。
 
平時是小紫叫我起床,現在媽媽有了小紫的身體,所以就做小紫平時做的事,就是在早上叫我起床。
 
媽媽很從容地伸了個腰,再用手整了整頭髮,不迫地繼續說:


 
「看到天從睡得很舒服的,自己也不忍心叫醒,然後呢,看着看着兒子的睡臉,不知不覺就睡着了。」
 
「媽,拜託妳以後不要再看我睡臉,這樣好糗啊!」
 
「嗯嗯,對不起呢。」
 
媽媽正摸着綁起來的馬尾髮端,點着頭向我說抱歉。
 
無論如何,我現在被叫醒了,睡意也全部消失了,也是時候着手更衣梳洗。
 
我戴回了眼鏡,然後平能地看了看時鐘。
 
「天!現在竟然是這個時間了!?」
 


媽媽的回籠覺睡得太長了,在時鐘上的這個時間,現在應該要出門上學了。
 
我立即就奔出睡房,梳洗和更衣都在同時間進行,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則歪着頭雙腿合攏的坐在床上。
 
真沒想到自己竟然有這樣的行動速度,可以在梳洗同時更換衣服。
 
梳洗完後,我就從洗手間裡出來。
 
忽然間,一陣強烈的焦味直撲我的鼻子。
 
焦味是由廚房傳來,我瞬間以為那裡發生了火災,立即就衝了過去,然後我就看到……
 
「豈有此理!還不想想自己只是煎蛋,竟然想要難到我!」
 
我看到了廚房正上演一場人蛋大戰,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與數十隻煎蛋的大戰。


 
在廚房裡頭,小紫穿了數十件衣服,也戴上了泳鏡以及手套,給了我一個防疫人員的感覺。
 
我馬上就知道她是為了不讓油傷到自己,所以才穿成這樣,但正因為這樣穿,小紫現在是大汗淋漓。
 
環視着廚房的其他地方,煎蛋時所飛濺起的油,把四周都濺得髒兮兮。
 
牆上,爐頭上,抽油煙機上,醬油器具上,甚至洗碗盤和水龍頭上,全都是油跡。
 
另外,在料理台上,已經有一碟已經煎好了的甚麼。
 
我無法說那是蛋,我也不確定那是煎蛋,我只看到一堆黑色的東西在那個碟上。
 
只是望了一眼,我的大腦就聯想到癌症,我的胃正叫我逃走。
 


「啊啦!!」
 
就在這一刻,小紫一聲叫喊,一下拋鍋,在鍋上的煎蛋,黑面朝天的被拋起。
 
可能是有打網球的關係,小紫拋起煎蛋的時候立即讓我想起她打網球時的姿態。
 
被她拋起的煎蛋,就如網球一樣,向着對手飛過去,而我就是她的對手。
 
「哇呀!」
 
我大叫了一聲,反射神經使我向後一跳,我才沒有被那煎蛋擊中。
 
不過可憐的煎蛋直落在地面,已經判斷不可以食用了,一隻雞蛋就被浪費。
 
「啊,哥哥,早上好。」
 
「…啊…啊…早上好。」
 
「再等一下吧,再等一下就可以有早餐吃了。」
 
在跟我打招呼過後,小紫就繼續埋首於煎蛋中。
 
我看了看在料理台上被碟載着的甚麼,然後再看看小紫,再看看剛才落在地上的煎蛋,再看看現在的時間。
 
然後我立即叫了一聲:
 
「現在時間不早,我出門去了。」
 
話後,我就離開猶如戰場一樣的廚房,然後直拉着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的手直奔出家,趕速上學去。
 
「哥哥,你還未吃早餐啊!!」
 
在出門前我聽到小紫在大叫甚麼,但我不是聽得很清楚,她可能是在對煎蛋說話吧。
 
而我對她則回應了一句:
 
「別把我們家燒起來呀!」
 
之後我就和媽媽離開家裡,踏着上學的路。
 
因為媽媽遲了叫我起床,甚至和我一起睡着了,搞得上學的時間一團糟。
 
還好因為沒有吃早餐的關係,時間上多少是追回了來。
 
在前往學校的路上加快幾步,就已經趕上了上學大隊,把時間追平了。
 
「嗄…嗄…真是的。」
 
「嗄…天從…我們…那個…跑太快了…」
 
趕上了上學大隊的我和媽媽,把快速的步伐調慢了,然後喘着氣一起前行。
 
剛睡醒就發覺各種事情變得有點糟,害我現在才回過氣來。
 
因為我平時都有吃早餐的習慣,但現在卻沒有吃到,再加上狂奔了好一會,一種脫力的感覺便從胃部湧上了來。
 
「天從,我們還未吃早餐的啊。」
 
「我知道,等等去小賣部買個東西吃吧。」
 
「嗯,不過,為什麼不在家裡吃,小紫都在煮早餐了。」
 
要等小紫煮好早餐,都不知道要等到幾時了。
 
而且,我無法肯定小紫是在煮早餐,她似是製作癌症食品。
 
「唉。」
 
「怎麼嘆氣了,天從?」
 
面對總是有點傻氣呆氣的媽媽,我無話可說,只好沉默地一直走路。
 
到了學校後,我才發現剛剛趕着出門,連午飯飯盒都忘記了帶,小紫都不提一下我啊。
 
雖然說可以打個電話或傳個短訊通知小紫她,叫小紫帶午餐飯盒帶過來。
 
但是她應該有一段長時間要忙了,畢竟廚房發生了大戰,要處理屍體和清理現場都得花很多時間。
 
嗯,我還是不要為小紫添忙好。
 
我和媽媽回到學校後,就向小賣部走去,我訂了兩個人的午飯,然後買了兩個糯米雞,和媽媽坐到一旁吃早餐。
 
在這時,我發現了媽媽有點不對勁。
 
就坐在小賣部旁邊餐桌前的媽媽,她不是很輕鬆地發白日夢,或者是好奇地東張西望,甚至是在哼小曲。
 
反而是超出乎意料的,她正在讀書,不是小說,而是教科書,是數學教科數,她在溫習數學題啊。
 
我拿着兩袋熱騰騰的糯米雞,直奔向媽媽那裡,在把糯米雞放到餐桌前後,我第一時間把手伸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額前。
 
「啊?」
 
溫習得入神的媽媽嚇了一跳,回神過來的她,馬上就看到我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呀啦?怎麼了,天從?」
 
「妳是不是生病了,有那裡不舒服嗎?」
 
「被天從擔心了呢,不過,媽媽沒事啊。」
 
「沒事?妳都在溫習數學題目了,怎會說沒事啊。」
 
我放開了手,然後坐在媽媽身旁,開始吃着糯米雞,媽媽也放下了數學書,跟我一起吃早餐了。
 
吃了一口糯米雞,大概是吃到了早餐的關係,媽媽臉上帶了點幸福的感覺,然後對我說:
 
「其實呢,因為我要做小紫要做的事,所以自己得努力點學習呢。」
 
「妳們兩個,說要做對方的事,是認真的呀?」
 
「啊!我都很認真的呀。不過呢,數學題始終是看不懂。」
 
媽媽再吃了口糯米雞,同時皺起了眉,努力思考她讀到的數學題目。
 
甚麼叫百思不得其解,看媽媽現在的表情就知道。
 
「天從,你可以教我嗎?」
 
我快手快口地把糯米雞吃完,然後嘆了口氣,回答道:
 
「教妳不是問題,不過前題是妳要拿對的數學書,妳這本是下個學期用的。」
 
「呃?呃?呃!?」
 
看來媽媽和小紫說要做對方的事是認真的。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件好事,但我有預感將會有好多麻煩事出現。
 
要是身體調換的事被解決了,情況將不會是這樣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