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吃早餐時覺得會有麻煩的事發生,而結果只我所料的一樣。
 
麻煩的事情,首當其衝的是我。
 
「天從,這道題目到底要怎麼解?」
 
「這是因式分解,首先這樣,然後這樣。」
 
「啊啊,為什麼這個和那個可以合在一起?」
 


「因為這個括號是代表了乘號。」
 
「可是,乘號不是X嗎?為什麼會變成了括號?而且為什麼這個+10的換了過來會變成-10?還有還有啊,有果式分解嗎?有因就有果嘛。」
 
連續幾個課堂,我都沒辦法集中精神聽老師講課,就是因為媽媽。
 
媽媽下定了決心要做小紫平常做的事,於是她為了像小紫一樣要有個正常的成績,因此非常努力地讀書。
 
然而,媽媽的學歷只有小六程度,對於中四級的數學一概不懂。
 


為了求得答案,媽媽只好問一個她最熟識的人,那個人就是我。
 
不論在甚麼課堂,她都問着我各種數學問題,當中也包括了不相關的問題,都害我完全上不了課,筆記也沒做好,只好問其他人借來抄抄。
 
老師在黑板前有他的講課,而我又在媽媽身旁有我自己的「講課」。
 
一時間,我以為自己在幫課堂的老師做配音,也懷疑着現在我是個學生還是老師。
 
總之,被媽媽一直問着問題,而又一直教導她,我完全上不了課。
 


直到放學了,我還不知道今天到底上了甚麼課,甚至午飯吃了些甚麼。
 
媽媽這麼認真和努力,我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我只知道,如果要幫媽媽由小六程度追上中四程度,接下來的一整個學期我都注定上不了課。
 
並不是我不想教媽媽她,而是我也有學業要顧,再說我也只是個學生。
 
一想到這裡,我就開始擔心着自己下次的測驗分數,以及在年底學校考試的分數。
 
「放學了,在回家去之前我去買個飲的,妳要嗎?」
 
「嗯,我要蘋果綠茶好了,不過呢,天從,回家之前還有件事要做啊。」
 
「不…不會又是溫習數學題吧?」


 
「嗯?不是啊,而是做小紫現在應該會做的事。」
 
媽媽歪着頭笑着說,而我則是一臉「該不會是……」的震驚表情。
 
果然,就如我所想的一樣,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去了女子網球社,去打網球了。
 
「小紫,妳不是要去補習的嗎?」
 
「哇,小紫,好久不見了。」
 
到了女子網球社,剛好遇上了女子網球社正在練習的成員們。
 
大概是因為她們太久沒見過小紫來到球場,現在見到小紫(媽媽)來到,她們高興得停下了練習,圍到小紫(媽媽)那裡去。
 


媽媽對小紫於女子網球社的成員並不熟識,甚至只見過一次面。
 
本來就怕陌生的媽媽,被她們這樣一圍上來,便慌了,整個身子都縮起了來。
 
我想要為媽媽解圍,所以開口說道。
 
但就在我即將要把一個音節從喉嚨裡發出的時候,媽媽突然捉住了我的手腕,並說:
 
「妳們好,因為比起補習,我還是喜歡網球,所以我回來了。」
 
媽媽很努力擠出話來,不過她的說話方式跟社員們認識的小紫大為不同,一時間她們都愣住。
 
要是是真正的小紫,面對剛才的提問,她一定會說「還講甚麼話,打球囉!今天誰先來?」之類的說話。
 
小紫說話的方式都很有活力,很有青春的氣息,跟媽媽文靜又溫柔的說話方式完全不同,簡直是一個對比,是一個相反。


 
社員們覺得有點不對勁,氣氛頓時變得古怪。
 
我想要插句話打完場,不過一位社員已經捉住了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的手,說:
 
「來,小紫,來打球吧。」
 
話後,媽媽就被拉到社辦裡去,進行更衣了。
 
剛才的對話,我實在是擔心,但接下來的事我更擔心。
 
打網球,除了那次與幼羚比賽時媽媽有打過之外,就完全沒有,這樣的媽媽可以應付到小紫的網球練習嗎?
 
我走到一旁的樹蔭下的椅子坐下來,平時我應該會拿本小說出來讀,但現在我卻擔心得沒有這個心情。
 


不知道是因為全球暖化,使天氣還是熱得很,所以我才流下着顆粒分明的汗水,還是因為我太擔心的關係呢?
 
是甚麼都好,過了一會之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已經從社辨出來了。
 
雖然說要做小紫做的事,不過衣着還是一如媽媽的風格。
 
我的意思是,媽媽現在正穿着裙子和短袖上衣,這一個穿着,叫社員們都眼前一亮。
 
小紫平時穿短褲,而媽媽則穿裙子,兩者都穿得好看,不過卻展現出不同的好感覺。
 
「小紫穿裙子還真好看呢,不過,我要發球囉。」
 
「喺,請多多指教。」
 
「嘿!」
 
一句話後,女社員便用力把球打出,發出響亮的拍擊聲。
 
媽媽立即作出反應,球拍揮出,不過這已經是網球落地的時候了。
 
「嗚…果然我是不行嗎?」
 
「小紫,妳怎了,太久沒打球所以生疏嗎?還是說嫌我的球速太慢了?好吧,那我要打出更快的球了啊。」
 
「呃?呃?呃!?」
 
女社員又再打一球,然後又是一球,再來又是一球。
 
球速越來越快,拍打的聲音也越來越響,女社員整個人像是燒起來,熱血起來。
 
「小紫果然很高要求,我這樣的球速還嫌慢不想打,既然是這樣,我要使出我的最高速球秘技了啊!」
 
「呃?秘…秘技?」
 
聽到還有秘技還未使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臉要哭出來。
 
女社員把球拋高,然後大喝了一聲,網球就被全力打飛出去,直向着媽媽飛奔過去,猶如一杖炮彈。
 
「哇!不要啦!」
 
媽媽投降般的大叫着,但那個網球還是猛飛過來。
 
在電光火石之間,那個網球已經「磅」一聲的落媽媽身前,並因反作用力彈了起來。
 
糟糕的事情發生,那網球並不是向着其他地方彈過去,而是向着額前,是向着媽媽的額前彈過去。
 
「天呀!!」
 
我當場被嚇得從椅子上彈起來,更嚇得大叫起來。
 
而在這刻,事情已經發生,回彈起來的網球直接撞上網媽媽的額頭,發出了響亮的撞擊聲。
 
應聲倒地,媽媽整個人向後一跌,一屁股跌到在地上。
 
所有人在這一場倒抽了一口氣,並沉默住,講不出話來,世界頓時安靜了起來。
 
四周安靜得猶如身在郊區一樣,只聽到大自然的聲音,以及在場每個人的心跳聲。
 
一秒,兩秒,三秒,四秒,五秒,這時媽媽才有了個反應,被球擊中的痛楚現在才清楚地感情得到。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那雙平靜的雙眼,慢慢地抖動,漸漸地水汪汪,嘴巴也緩縵地向下彎。
 
然後。
 
「哇嗚嗚…嗚…嗚嗯…嗚嗚嗯……」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就坐在那裡,像個迷路的小女孩一樣哭起來。
 
「哇哎!小紫,沒事嗎?妳沒事吧?」
 
「快!快點拿急救箱來!快拿來!」
 
「對…對不起,小紫,我不是有心的。」
 
女子網球社的成員們大為緊張,大概是因為第一次見小紫哭得這麼像個小女孩,認為事情嚴重了。
 
她們紛紛圍了上去,問着情況,試着安慰,更有人已經跑去找保健老師。
 
然而,怕陌生的媽媽,心靈的防線已經在那一球後崩潰,現在這麼多陌生人圍上去,心靈上更是害怕,哭得更厲害。
 
這下真是麻煩了,早知這樣就不讓媽媽來打網球啦。
 
我直衝到她身邊來,問着她情況怎樣。
 
誰知道,我才剛衝到過去,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突然地把我環頸抱住,然後在我的肩上哭泣。
 
這刻我不知道應該怎做才好,在我還在小朋友的時候,只有我抱住媽媽哭,而現在情況卻是相反。
 
安慰的說話我不懂,自小我傷心的時候,不是媽媽來安慰我就是小紫用拳頭來安慰我。
 
面對現在這一刻,一點安慰別人的經驗也沒有的我,真是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我多少是想對媽媽說「都幾歲了還哭成這個樣子」,但我知道在這個時候講這種話不太好吧。
 
這時我想起小說裡的情節,女主角在男主角身子哭泣着的時候,男主角通常都會擁抱過去,一句話都不說,只輕撫着女主角的頭髮,以作安慰。
 
小時候媽媽似乎也是這麼安慰正在哭泣的我,所以這個方法應該有效吧。
 
於是,我照着做。
 
一隻手抱住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背部,另一隻手則放到她的後腦杓,輕輕撫摸着她的頭髮。
 
起初似乎沒見效,不過過了一會,哭聲都漸漸變小,最後只變成單純的抽泣。
 
隨後,保健老師來到,也開始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檢查傷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