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小翠拒絕了我的挑戰,我整個計劃一下子全毀,說真的,當時我差點被氣得吐血。
 
我回到了課室,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腦子空空如也,忽然間不知道應該要做甚麼才對。
 
巫小翠拒絕了我的挑戰,我接下來本應該計劃好要做的事現在無一件需要做。
 
我就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睛盯着黑板,腦子放得很空。
 


其實想一想自己這個方法還真的有夠傻。
 
這就跟釣魚一樣,就算我有再好的魚竿、魚鉤、魚絲、魚餌、以及各種上好的釣魚用具。
 
但只有那條魚不上釣,我工具再好也都成無用之物。
 
我是處於一個被動狀態,而巫小翠是處於主動狀態。
 
只有她不主動接受我的挑戰,被動的我沒有一日可以實行下一步計劃,走下一步路。
 


在上一次她所以會接受我的挑戰,應該是為了證明我和她的實力差距,以證明我是多麼的不自量力,在她的面前是多麼的渺小。
 
而現在,她在上一次已經證明過,沒有必要多做一次。
 
就算她想要再把我當氣水罐一樣踏平踩扁,但到了現在,她已經對我了無興趣。
 
因此,她才會拒絕我的挑戰,直接秒殺我,和我的希望。
 
我嘆了一大口氣,簡直是要把肺部的空氣都嘆出來。
 


向巫小翠作出寫小說的挑戰是我唯一能夠做到的事,而現在,我連這件唯一可以做到的事都做不到。
 
我實在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做才好了。
 
說甚麼不要輕易放棄,但這都是處於還有機會和可能性的情況才可以說的話。
 
在我眼前這個百份之百沒機會和可能性的情況,那有甚麼不輕易放棄之說。
 
這簡直是上天把我所有門都關上,窗也不給我開一個。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我覺得衪一定是對我開了個惡作劇。
 
先前還給我個希望,讓我有了重新向巫小翠作出挑戰的決心,猶如帶我上天空去。
 
但現在卻要讓巫小翠拒絕我的挑戰,這就是把我打回到地上去。


 
如果真的有神,我實在是想要問衪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還有我下一步應該怎樣走。
 
我暗自在心裡問着,不過神似乎沒有對我作出回應就是了。
 
反而對我有反應的是我媽媽,她看到我在發呆放空,便問我怎麼了。
 
我若無其事對媽媽說我沒事,然後又繼續放空發呆。
 
就這樣,我把向巫小翠挑戰小說以恢復媽媽和小紫身體原來的模樣的事放到一邊去,然後準備上課。
 
把挑戰小說的事情放到一邊去後,整個腦子空了很多,上課都專心多了。
 
在我斜後方的巫小翠,心情特別好,時不時就哼曲,甚至故意放聲哼給我聽。
 


我知道她想要暗示甚麼,就是說我在她的面對,只是個無能為力的人,渺小極。
 
我沒有理她,反正對她再講甚麼,罵她甚麼,只會被她視我為喪家犬之吼,她一定會更得意。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去,然後就是放學的時間。
 
巫小翠一如以往跟上放學大隊離校,而媽媽又去了女子網球社打網球。
 
女子網球社的成員覺得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退步了很多,所以猛為媽媽做着特訓。
 
她們當然不知道在她們眼前的是我媽媽,而不是小紫她,所以才會認為小紫(媽媽)球技退步了。
 
媽媽就在那邊打網球,而我就坐在一旁,望望天,望望地。
 
我覺得自己這樣廢下去實在是不行,既然寫小說這條路走不通,那我就只好走另一條路。


 
於是我又開始想想有沒有甚麼辦法可以讓巫小翠為媽媽和小紫解除巫咒。
 
但想了好久,直到社團時間完結為止,我都只想到挑戰巫小翠寫小說的方法。
 
這方法已經走不通,如果別無他法,那就只的沒有辦法。
 
不,辦法倒是有一個,那就是巫小翠所說的「那個」辦法,但當然我不會做。
 
「唉。」
 
甚麼方法都沒有,我不禁又嘆了一口氣。
 
社團時間結束,媽媽換了衣服,然後和我一起踏着回家的路。
 


回到家後,又是幫小紫收拾東西的時間,她總是有方法可以把家務搞得一團糟。
 
之後就是晚飯的時間,當然又是吃外賣了。
 
「哥哥,哥哥,我叫妳啊,哥哥。」
 
「呃?有甚麼事?」
 
「哥哥,你發甚麼呆了,你看你在吃甚麼?」
 
「哇…吐!吐!吐!」
 
我望了望自己正在吃的東西,馬上就隨口吐掉,那是外賣附送的薑蓉。
 
送飯吃還好,直接食用都使我立即吐掉了。
 
「啊,哥哥你怎麼了,都還未睡覺就發夢囉?」
 
「可能吧。」
 
我隨便地回應了小紫一句,然後確認過自己眼前的是飯而不是別的東西後,我就正式吃飯。
 
「嗯?天從今早還好好的,但到了下午就呆呆的,天從,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啊?」
 
「沒,別擔心,媽媽。」
 
「現在流行男生天然呆嗎?嘿嘿,哥哥你這叫天然傻。」
 
大家在吃飯時閒聊了幾句,然後,不知不覺就已經吃完晚飯了。
 
我把飯盒收拾收拾,而小紫就回到她房間去玩電腦遊戲,媽媽則在看了會電視劇然後去洗澡,大家各有各精彩。
 
收拾完飯盒後,我拿了本小說,躺在爸爸的床上閱讀着。
 
不過,當我看到一段段的小說內容,我就想起了向巫小翠挑戰寫小說的事。
 
難道真的沒有其他可以讓巫小翠解除巫咒的方法嗎?
 
我一邊讀小說,一邊在心裡猛問着這個問題。
 
但是,答案自己心裡很清楚。
 
是的,除了向巫小翠進行寫小說挑戰並贏過她這個方法之外,就沒有其他方法。
 
可是,現在巫小翠卻不接受我的挑戰,這個方法已經是行不通了啊。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到底還能做甚麼?
 
這一刻,我真的很想說一句「大人們都會有辦法」,然後把所有煩惱都掉到垃圾桶去。
 
然而我知道這是不行的。
 
這只是一個小孩子會有的想法,也是一個想要跳脫出狀況外的人才會有的想法。
 
媽媽和小紫是我的家人,我怎麼可以對家人見死不救?麼可以自己一個跳脫出狀況外?
 
話雖如此,但到底還有甚麼辦法呢?
 
還是說,有沒有辦法可以讓巫小翠挑受我的挑戰呢?
 
跪求對方接受自己的挑戰,這種好不正常的劇情都未曾出現在任何一本小說中,更何況在這個非小說的世界中?
 
想到這裡,自己頭都要大了,心情十分煩躁。
 
剛好媽媽都洗好澡了,於是換我進去洗澡,希望把這煩躁的心情洗走。
 
我想要把水調冷一點,好讓冷水把頭腦沖得清醒一點,然後能想到個辦法。
 
但一想到自己不像小紫是個運動派,而是個書生派,我就心說算了。
 
洗了個澡後,心情的確是好了很多,不過辦法還是沒想到,這使我不禁嘆了口氣。
 
從洗手間出來後,我到客廳倒了杯水喝,意外發現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竟然在看電視劇。
 
「有甚麼好看?」
 
小紫難得不去練功打怪,反而坐在沙發上抱着枕頭看電視劇,這使我不禁好奇。
 
「啊,哥哥,看啊,這是新番耶。」
 
「新播就是新播,說新番甚麼的,說得像在看動畫。」
 
「別太執着字眼啦,哥哥。」
 
小紫為我簡單地介紹一下這部新播的電視劇《你在大聲甚麼》。
 
這是一部喜劇,故意背景發生在古代某一個虛構的年代。
 
故事講述在一個國家中某一個鎮正在進行鎮長選舉,不過鎮民不滿國家提名的幾位鎮長,鎮民要自己提名。
 
國君當然不理會鎮民的要求,於是鎮民就用鎮民的方法來威脅國君,以達成他們的要求。
 
而故事就是講鎮民們以一連串古怪搞笑的舉動,來威脅國君。
 
「超有趣的啊,哥哥,你也一起看吧。」
 
「這麼無聊的劇,有甚麼好看?」
 
「看吧?笑一笑也好,輕鬆點。」
 
明明我都這麼努力在想辦法解開巫小翠的巫咒,但當事人小紫卻在看這麼滑稽無聊的劇,我又不禁嘆了一口氣。
 
這就是所謂的「皇上不急,太監急」嗎?
 
「小紫,小紫,小紫。」
 
就在這個時候,媽媽急叫起小紫,似乎有甚麼好重要的事要找小紫似的。
 
小紫本來想要回應一句「怎麼了啊?」,但媽媽已經走來了客廳。
 
媽媽走來了客廳找小紫,這並不是甚麼會使我和小紫在看到她的時候會發出如同見鬼一樣的大叫的事。
 
但我和小紫真的如同見鬼了一樣的大叫起來。
 
因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臉上,發生了不尋常的異變!